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灵枢·天年第一讲_主讲:徐文兵  主持:梁  冬

(2016-06-29 14:52:49)
标签:

健康

分类: 国学类

灵枢·天年第一讲

播出时间:《中国之声》2009.12.12  23:00—24:00

主讲:徐文兵 主持:梁冬

文:黄帝问于歧伯曰:愿闻人之始生,何气筑为基,何立而为楯,何失而死,何得而生?歧伯曰:以母为基,以父为楯;失神者死,得神者生也。

参与整理:佩之、正清和、半弯月、猪光宝器、悄悄、晓杰、树没叶、天机锁、雪狐、yhlj、慧从卢溪;合稿一校:文清;二校:蓝色天空;三校:墨者;LRC制作:天机锁

 

梁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我是梁冬梁某人,对面的依然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徐老师,你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对,听众朋友的耳朵是雪亮的,所以说呢,还说兑水呢,哈哈哈!……

徐文兵:当然我们这个节目不知不觉,整整一年了!

梁冬:是呀!

徐文兵:嗯。去年也是,我记得就是十一月底,初冬的某个晚上,被梁冬拉到中山公园他的书房……

梁冬:对,录制了这个节目的第一期。

徐文兵:录制了第一期,到十二月六号开播!

梁冬:对,整整这么一年了哈。

徐文兵:诶!这期节目要播出,整整一年了。所以我们非常愉快地做了五十二期节目。

梁冬:非常感谢我们的听众朋友,那么热情的给我们的支持。而且呢,我得出一个结论:一个事情但凡是正确的,那么它就会很容易就开始,做事情也比较顺利!你看这个节目,也就这样认认真真地做下来啦,是吧!

徐文兵:对!

梁冬:很不容易啊!诶,那这个闲话少说,说回来,上一次呢我们讲完了之后呢,今天开始一个新的一章。以前呢我们大部份时候呢,都讲的《素问》里的文章,有上古天真呐!有四季调神大论呐,等等。那从这一次开始呢,徐老师为我们挑了哪一章呢?

徐文兵:呃!我们挑了一个《灵枢》的第五十四篇叫《天年》。

梁冬:《灵枢》哈!《黄帝内经》是分成《素问》和《灵枢》两篇的,两大篇哈!

徐文兵:两大部分,嗯!这个,……我们在最早介绍《黄帝内经》的时候就说过,这个《黄帝内经》呢是经过后人,特别是唐朝的太医令,叫王冰的这个编次整理,我们现在学的这个版本是按他编辑而走的。他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叫《素问》,第二部分呢叫《灵枢》。我们为什么跳着讲呢,就是作为一个我已经读过《黄帝内经》,而且行医、教学多年的人来讲呢,我是想给大家先做一个勾勒,做个鸟瞰!就是说,《黄帝内经》一共有一百六十二篇,分成两部分,每部分八十一篇,那么你按照它的顺序去读呢,你可能觉得就有点,……乱!啊,不知道这个方向和路径。按我们引导的方向去读呢!你就知道,我们在《黄帝内经》到底是在干什么!比如第一篇我们讲《上古天真论》是讲做人的道理,总结成两句话叫“亲近自然,回归传统”,或者叫“亲近传统,回归自然”,啊!我们是讲的做人要做什么样的人,而且他在揭示了现代人,啊,几千年来人性没有变,“以酒为浆,以妄为常”,这些错误,人人还在犯,啊,不能尽其天年的人有很多;第二篇呢我们讲的是什么?上知天文,讲的是《四气调神大论》,讲的是我们应该跟着天的、星球、日月的变化的规律去走;第三部分呢,我们讲了那个……《金匮真言》,《金匮真言》呢它是介乎于天地之间,又讲“天有八风”,讲季节的变化,又讲了东南西北(中)五个方向吹来不同的风,对你有什么影响。其实呢,从上知天文我们就过渡到了下知地理。到上一次我们结束的那个《异法方宜论》啊,完全就是在讲地理。那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梁冬:当然就有中知人事喽!

徐文兵:诶!中知人事,或者中知人和!也就说中国道家的传承告诉我们什么呢?人的身心健康,是和天有关系,和地有关系,那么更重要的是和人与人之间发生的这种关系,都会影响到你的身心健康,会导致你出现疾病!那么怎么治疗它也有相应的方法。那么我们就把它分成了三大块儿:天文、地理我们讲完啦,今天我们开篇就要讲中知人和,或者是中知人事!

梁冬:于是就是《灵枢经》的《天年第五十四》了。

徐文兵:啊,这个天年我们在《上古天真论》就讲过,什么叫尽其天年。

梁冬:对。

徐文兵:按中医的理论呢,就说:人的一寿是六十,六十岁一个甲子。

梁冬:对。

徐文兵:今年是我们新中国的……

梁冬:一寿。

徐文兵:诶!一寿。那么我们说的长寿,是吧,八十。到了一百岁,我们说长命百岁。

梁冬:对。

徐文兵:但是道家认为就是天赋给你的寿命叫天年,是多少呢?

梁冬:一百二。

徐文兵:是两个甲子,所以我们现在人到六十岁就退休了,就觉得好像自己整天没事干了,混吃等死,我们现在也做过一个统计,六十岁到六十五岁是什么?发病率是百分之六十,死亡率是多少?

梁冬:百分之三十?

徐文兵:百分之四十。

梁冬:哦,那么高!

徐文兵:就那么高,就这其实传达一种什么信息呢?很多人就觉得好像,退了就歇菜了,北京话。……

梁冬:人生就这样了。

徐文兵:诶,就完了,他如果学过《黄帝内经》之后,他就应该明白六十岁是人生的开始。什么叫人生的开始?就是说六十岁之前我为了父母,孝敬父母,为了养育孩子,为了奉献给国家,或者奉献给自己的单位。这是什么?贡献!为别人活着。退休以后呢?

梁冬:只能为自己活了。

徐文兵:为自己活着,或者说开始,人要是真能做到真是为自己活着的话,他应该是身心和谐愉悦的,是一个新的开始。

梁冬:嗯。

徐文兵:所以上次我们说,我陪着一帮八九十岁的老头老太太唱卡拉OK,人家心态就不是那种心态。

梁冬:嗯。

徐文兵:人家就不觉得好像我从六十岁我就开始就……就行将就木了,日薄西山了,不是。所以这个《天年》这篇讲的是什么呢?就是接着《上古天真论》那句话,啊!就是“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尽其天年”。那么我们就是《黄帝内经》在《灵枢》呢,……专门选出一篇专门介绍人这“天年”到底是怎么一个发生,发展,壮大,或者说衰亡的一个过程。也就告诉你到什么年龄段……

梁冬:该做什么事?

徐文兵:去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事。

梁冬:哦!

徐文兵:其实归结成一句话呢,我们说“中知人和”,要知两个。古人讲知己……

梁冬:还要知彼,是吧?

徐文兵:知彼!

梁冬:“彼”是谁呢?

徐文兵:“彼”就是下一篇我们想讲的叫《阴阳二十五人》

梁冬:哦!

徐文兵:了解你周围的亲戚,朋友,甚至你的敌人,然后要掌握跟他们相处的方法。但是在了解你的亲戚、朋友、敌人之前,你最应该了解的……

梁冬:先了解自己,是吧!

徐文兵:对。

梁冬:诶,说到这个地方呢,肯定我……我其实心里面是很期待啊,因为呢,可以让我们在很早的时候,比如像我才三十多岁就能够理解到整个人生的这个不同阶段啊。这应该是有一个更宏观的鸟瞰,不过我还是很好奇的,就是这个《素问》和《灵枢》到底有什么区别了?

徐文兵:《素问》我们以前也讲过,“素问”呢。要说这个“素”字呢,得说起中国人对哲学上的一个观点,我们经常说一个话叫:“素质”!

梁冬:啊!这个人素质很差。

徐文兵:啊,说你要看那个《疯狂的石头》里面那个人……

梁冬:注意素质。

徐文兵:“什么素质?”,啊,那个人。素质,我们经常说,但不知道这个素质是我们道家很高明的一个哲学概念。你看啊,有个超市叫“易初莲花”。

梁冬:嗯。

徐文兵:见过吧?

梁冬:好像是。

徐文兵:易初,易——《易经》的易,

梁冬:对,对对对。

徐文兵:初……

梁冬:开始的,初中的初。

徐文兵:初中的“初”,

梁冬:牛初乳,人初乳的“初”。

徐文兵:哈哈。“妾发初覆额,郎骑竹马来。”(李白的长干行第一句)没人想,有没有人想过“易初莲花”那个“易初”是什么意思?

梁冬:我以为是翻译的音而已啊。

徐文兵:不对,纯粹的中国话。

梁冬:啥意思了?

徐文兵:纯粹的汉字,这个易初莲花的大股东是个泰国人。是个泰籍华人,是一个真正的华人。是虽然入了外国籍,但骨子里留着中国的文化血液的人。易初啊,什么概念?易的那个状态,就是世界开始的那个状态,是混沌未分的那个状态。所以道家管“易”那个状态叫未见气也,连气都没有,是什么啊?用数字表达。

梁冬:就是负数啊?零,啊,零。

徐文兵:是零。“初”是什么状态?气之始也,是气开始了。是吧。然后下一个变化呢,下一个呢?就是第二阶段是“气之始也”,那么气凝固到一块以后就开始成形了,那么形的,……成为形那个开始叫什么?就是我们说的那个开始的“始”。

梁冬:哦!

徐文兵:那么,有形的东西,比如说我们现在说这个人,分子啊!质子啊!比如说我们讲的那个石墨是碳,金刚石也是碳,从形啊,就是那个组成它们的那个最基本单位是一样的,但为什么表现出来的那个功能、使用、性质不一样呢?

梁冬:那为什么不一样呢?稍事休息一下,马上回来。

广告片花……弘扬中国文化身体力行,义务工作群:87837295(黄帝内经_音频转文字)欢迎您的加入,请注明“志愿者”……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呢,徐老师讲到一个问题,那为什么都是碳分子,为什么这个不同的东西形态就千奇百怪,差别那么大呢?为什么金刚钻和铅笔就有那么大的区别呢?

徐文兵:就是说从最基本的组成结构上,就是说中国人说的那个“形”,它是一样的,都是碳,六个质子,六个中子,但是它这个就是它们分子间的结构不一样。我们都知道,金刚石,它是最稳定的一个六棱形结构。石墨是平行的,由于它之间分子内部结构不一样,导致它表现出来那个形状、状态不一样,我们就把它叫什么啊?“质”不一样,“素质”不一样。所以总归起来,道家认为世界上的事情,就这么四个阶段:我们看到的,有形有质的,这叫质。或者叫素质啊,这个阶段叫“素”;那么,再往下分,它们的形一样,虽然它表现出来是金刚石和石墨不一样,但是它骨子里的东西是一样的,这叫什么啊?这是我们说的那个“始”的阶段;再往前捯,不管什么物质,它最终就是一口气,这是“气”的阶段;最初级阶段叫“易”的阶段。所以,“易、初、始、素”四个阶段。所以,“易初莲花”是讲的什么啊?

梁冬:最开始。

徐文兵:世界的本源,零和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所以你看《素问》那个“素”,问的是什么啊?

梁冬:《素问》的是第四阶段。

徐文兵:诶!第四阶段那个。因为它问到人的经脉肉皮骨,这些有形有质的东西。从这问起,是吧?从这问起,我们看到人有臭皮囊,能看到肉眼看到的东西,能摸到的东西,这叫“素”。我从“素质”先入手,然后就到哪儿呢?

梁冬:到气。

徐文兵:诶,不是!……到“形”。它骨子里是什么?就是我们的那个“开始”的“始”,这是气的阶段,然后呢?再往前捯,我们说讲经络,讲气,最后回归到那个灵,就讲神。其实是倒推精气神。那么你看,这是第一部叫《素问》。也有人解释,我们说,最通俗的解释,就是什么啊?最基本的一些问题。互联网的话叫FAQ,这是《素问》,打基础的,那么《灵枢》呢?

梁冬:《灵枢》,“枢”是指枢纽嘛!对不对?

徐文兵:关键点,“枢”就是那个关键点。枢是门轴嘛,你想开门,或者你想关门,那个门轴卡着不动,你是开不开的。所以你掌握了这个关键点,就是什么啊?就是省劲了,有巧劲了,是吧?你推动那个枢,我们老说中枢神经,说这个枢密院,就是最中心的那个(地方)。

梁冬:机要部门。

徐文兵:机要部门控制开合的,这叫枢。那么,那个“灵”,我以前讲过,就是说人,有个巫在底下通过嘴做念咒语,做祈祷,然后呢祈求下雨,然后天上就下雨,这是灵的那个繁体字(靈)。就是说人和天神沟通的那么个结果。

梁冬:叫灵。It works。

徐文兵:啊……叫灵,那么,你怎么通过触及到有形、有质的东西,触及到无形的那个存在,形而上的人的神和灵,那个关键点在哪儿?

梁冬:就是枢?

徐文兵:叫《灵枢》。

梁冬:哦。

徐文兵:那么,《灵枢》是什么?通过刺激人的穴位,达到调神目的的这么一本书。所以,《灵枢》还有一个名儿,叫《针经》--针灸的“针”,经,也是经典的“经”。因为,它在《灵枢》,绝大多数篇幅里面讲的是经络穴位,和针刺的这些方法。所以,这是这两本书的区别。那么,《天年》这一篇呢,是在《灵枢》的第五十四篇,啊,它叫《天年》。但是,它尽管是,讲的好像是没有跟针灸穴位有关,但是,它也回答了我们人身的一个,……就是身体,身心发展一个最基本的规律。所以,我觉得呢,应该把它提前出来讲,知已——先了解自己,啊,我是个人。我们在《上古天真论》的时候,讲过人的性的、生理和心理发展的规律。啊,比如说,“女子七岁,齿更发长……”啊,“男子八岁,发长齿更……”是吧?这一个“七”,一个“八”,这么个规律。《灵枢·天年》,就是不管男女,按年龄分段,它大概是十年一个周期,给你讲,你的身体的变化和脏腑功能的变化,容易出现的毛病,以及怎么治。这就是我们说的。……

梁冬:按正常来说,应该有一百二十个……十二个节奏,因为天年是一百二十岁嘛!……

徐文兵:没错,书上就这么说的。

梁冬:按十二段。绝大部分人可能活不到十二段,是吧?

徐文兵:诶,“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

梁冬:耗散其真。对!说的就这个事儿。所以呢,今天呢,我们讲的就是《灵枢》经《天年第五十四》。开始了哦,啊。

徐文兵:诶,另外呢,就是加一句。我现在倡导一个口号呢,我提……就刚才我们说了,清静自然,啊,回归传统。另外一个,我就发现,就是现代人的生活出现疾病,或者导致过早的夭亡,其实是一个生活的方式问题。再往后推,你采取这种生活的方式,后面还有个什么?生活态度问题。再往后推呢,价值观的问题--啊,就说,你认为什么重要,或者什么不重要。所以,你看,我们道家的很多……《黄帝内经》不说了啊,整天都在告诉你怎么养生,……

梁冬:贵生,养生。

徐文兵:所以,其它道家一些书,都在讲贵生。所以,我现在还提出,我在不同的场合,跟大家讲课的时候,我就强调一个概念,叫贵生。这个什么叫贵呀?

梁冬:以什么什么为贵嘛。

徐文兵:对呀。

梁冬:对吧?

徐文兵:这个富和贵不一样。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我以前说过,我说,这个到饭馆儿,啊,把你们这儿什么菜最贵的点一遍--这人是叫富人,有钱。

梁冬:公款消费。

徐文兵:呵呵!

梁冬:哈哈!

徐文兵:不管是公款还是私款,这人有钱。但是,到了饭店以后呢,比如说,诶,我这,……今儿什么季节?我什么体质?然后呢,这个,我处在什么地方?然后点几个适应天时,适合地利,适合我人的这么一个菜。这个人叫什么?

梁冬:贵人。

徐文兵:贵人。所以,孔子说过一句话,叫“人贵有……”

梁冬:自知之明嘛。

徐文兵:“自知之明”。所以,我反过来说,有自知之明的人……

梁冬:是谓贵。

徐文兵:是谓贵人。

梁冬:嗯。有道理!

徐文兵:那么,贵的反义词是什么?

梁冬:贱!

徐文兵:就是贱人!

梁冬:对。

徐文兵:就是犯贱!我现在发现,犯贱的人太多。

梁冬:就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人!

徐文兵:没有自我。没有自我的前提是什么?根本就不了解自我。另外什么?就是认为自己不重要。

梁冬:还有的是根本不知道有个自己。

徐文兵:呵呵,不知道!

梁冬:就是很多人是没有刻意看过,“诶,有一个人是我!”

徐文兵:嗯。

梁冬:或者说,“我在哪里?”为什么,我,这个东西很有意思。

徐文兵:我从哪里来?

梁冬:对呀,你从哪里来(歌唱态)……

徐文兵:所以,他叫集体无意识。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不知道有个我,就说,连活这一辈子,都是庸庸碌碌的,就这么活下来。所以说,人贵有自知之明。这是我强调,就是说,唤醒中国人骨子里的那个什么?贵族意识。

梁冬:嗯。

徐文兵:我不谈说什么我在培养贵族,但是我说,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承,浸透在你的基因里。你走到哪儿,你都带着这个东西,需要是被唤醒。唤醒的第一件事儿,就告诉他们什么?人贵有自知之明。静下心来,关注一下自己,体会一下自己。我经常说,要恢复知觉。是吧?好多人没有觉嘛!吃什么……吃香的,喝辣的,最后到医院一查,胃癌--没觉,是吧?第二,就是无知,对自己根本不了解。啊,我就简单问个问题,我说:“你这身体不好,你是身不好,还是体不好?”不知道,不知道身和体有什么区别。所以,这是要有自知之明。有自知之明怎么办?学学《黄帝内经》,啊,学学中医。古人讲嘛,不知医为不慈不孝……不知医也不贵嘛。不知医,不了解自己,就容易犯贱。怎么犯贱呢?今儿流行什么?

梁冬:就跟着去。

徐文兵:跟风!墙头草嘛,没根儿啊。没根儿的东西就容易……今儿来个什么理论,就跟人去。你有根的话你就有判断,你就有鉴别,你就有取舍。没根儿的人就表现出来什么,来阵风就跟着走。今儿流行吃什么保健,就吃。前段深海鱼油,现在又什么海参,过两天又是蘑菇。所以这就是无知导致的。这是第一点,人要贵有自知之明。我们今天讲的“天年”,就是第一让你“知己”,就是了解自己好不好。很多人得病,不是别人害的,也不是细菌、病毒害的。谁害的?

梁冬:是无知害的。

徐文兵:自个儿害自己。

梁冬:无知致死!是吧?

徐文兵:自己害自己表现出来什么?有些人活得就是两张面具。他做人啊,说一套做一套,没办法。你说作为演员来说,我是在台上演一个人,下来还是我,没办法。但是很多人是什么,言不由衷,词不达意。然后白天做出一种表情,晚上是另一种心态。这叫什么?这就是叫心和意在打架。这是最可怕的一种生活方式。就是说,你体内有两个你,而且这两个你还在打架。这是一种什么?痛苦。

梁冬:这的确是一场痛苦。徐老师,稍微休息一下,让大家反省一下,你到底有多痛苦嘞?你看看自己,安静下来问问自己,身体里面到底有几个你?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徐老师讲到,这个人呐,很多时候之所以会得病,之所以自己把自己耗散致死,无知致死呢,是因为自己身体里面有好几个“我”,而且这几个我吧!还互相掐。

徐文兵:互相掐。

梁冬:这个克里希那穆提就讲过这个事情,人生的悲剧来自于一脚踩刹车,一脚踩油门。

徐文兵:哈哈哈……

梁冬:就汽车也这样嘛!是吧,你一个刹车,一个油门,那个比你飙很高的速度还要损耗你的车。

徐文兵:损耗特别大。这个表现在心理上的,比如说,有些人本来很痛苦,但要强作欢颜;本来觉得很搞笑,但又不敢笑。我记得有个人说某一个祸国殃民的人去世了,他特想笑,但是呢,当时那种环境,他又不能笑。所以这种情绪又在什么……压抑你的情绪,就是靠你的后天的意识--老是这个理性和你的身体的那个本性在冲突打架,是吧?还有的人就表现在躯体上。有些人表现的就是,干脆很直接,就自杀。有些人表现是什么,慢性自杀,慢慢折磨自己,把自己折磨死。还有人什么,整天处在这种内疚和自责的情绪心态里头。还有的人就是得病,叫自身免疫性疾病,自己分泌一种细胞:吞噬细胞、免疫细胞,把自己的细胞杀死。

梁冬:其实是自己的意识里面觉得自己不想活了。

徐文兵:这背后都有它的东西。这就是你说的,身体里面有好几个自己。有些人就是突然做出一件事,别人都觉得莫名其妙,但是,是他做的呀。这是我们说,一定要什么,……人贵有自知之明。自知之明呢就是说,恢复到了解到自己的肉体,就是我们的“素问”。了解到自己的气、能量,了解自己的心,了解自己的意。在这个基础上呢,我还强调一个就是说,第一,要贵自知,第二要贵生。把生命永远放在第一位。不要受那些腐儒的这种说教。“渴死不饮盗泉水”,该喝还得喝,它就是尿你也得喝,不能渴死。这是道家的观点。

梁冬:而且在道德观念上,千万不要觉得自己好像很糟糕,不小心喝了之后,啊呀!一辈子谴责自我。没必要,是吧?!

徐文兵:所以叫,要贵生。这个古人、道家的观点就是说,你要是拿自己的宝贵的生命去搏取一些身外之物的话,你就是拿那个宝贵的珍珠去打鸟,“以隋侯之珠射千仞之雀”。就是我说的作为唤醒人的贵族意识的第二个要素,叫“贵生”,生命第一位。最后一个,叫“和为贵”。

梁冬:贵和!

徐文兵:贵和。就是说,我了解自己了,但是呢,我能跟所有的奇奇怪怪、形形色色的人和谐相处,这叫和为贵。有些人走哪儿都是对立面,有些人走哪儿都制造矛盾,有些人走哪儿都拉一派打一派,有些人走哪儿都一团和气,这个走哪到哪儿一团和气的人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人,什么叫“和”,和的前提是不同,是吧?

梁冬:对。

徐文兵:我不同化别人,但是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虎狼丛中我也能立身,是吧,我就是跟这些豺狼虎豹在一块,我照样,……不会说我吃了它,它吃了我,我们还是那么……和的反义词是不共戴天,势不两立,所以这个三个要素啊,唤醒我们中国人骨子里的那个贵族意识。重复一遍,第一……

梁冬:自知之明。

徐文兵:贵有自知之明。第二……

梁冬:贵生。

徐文兵:不要被其它的什么说教闹的把生命给献出去。第三,和为贵。所以这是我们讲天年之前,就是说为什么要讲这一篇,大方向在这儿。

梁冬:哦,这是和天年有关,是吧?

徐文兵:当然有关。

梁冬:所以我以前有个同学叫陈天年的,我没想到他名字那么有文化。

徐文兵:嗯,有。将来咱们写本书,把这些所有的名人的名字给分析一下,把他的名,把他的字分析一下,然后出自老子哪?还是庄子哪?还是……

梁冬:易经啊。

徐文兵:易经啊,中国人是,……啧,有文化的。

梁冬:对。有些时候我常常都觉得很遗憾,是吧!所以我以后如果有小朋友的话,肯定叫,或者叫敦敏或者叫谨行,诸如此类,那肯定是要来自易经或者是……

徐文兵:《黄帝内经》吧。

梁冬:《黄帝内经》。

徐文兵:念了一年《黄帝内经》,还不从《黄帝内经》起个名?

梁冬:梁天年什么的。

徐文兵:梁天年,姓梁,名天年,字敦敏,号什么什么子。

梁冬:诶,咱们开始今天的这个话题哈,灵枢经,天年第五十四:“黄帝问于岐伯曰:愿闻人知始生,何气筑为基,何力而为楯,”楯,啊。

徐文兵:这个楯是木字边一个盾牌的盾,也有地方念sǔn,但我们这儿取它做(dùn)的那个音。这个还是黄帝向他的老师歧伯请教,他说,我愿,呵,愿,什么叫愿?

梁冬:I want.

徐文兵:就是各从其欲,皆得所愿,这个愿是带心的,是吧,发自内心的。

梁冬:发愿。

徐文兵:诶!起心发愿。这个愿还带个原字,它其实就想追寻世界宇宙的本原的那么个意思,这是个愿,愿闻人知始生,看看那个始,我刚才讲了,易、初……

梁冬:莲花。

徐文兵:始,素。始,始是什么?形之始也。

梁冬:对,就是刚从气变成形的过程,

徐文兵:诶,刚从一团气凝成了一个形,你要理解不了,你就想,一个无形的水蒸汽突然凝成个小水珠,也就那么个过程,所以说,什么叫始?就是形之始也。那么它在,就是成为人的,……人形的那一刹那,什么能量给它打下了基础?

梁冬:何气筑为基?

徐文兵:基,什么叫基?

梁冬:基是那个基础嘛,但是你看它这个是其土。

徐文兵:基是基还是础?基和础有什么区别?

梁冬:诶,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哦。

徐文兵:呵呵。

梁冬:我知道肯定是不一样的啦。徐老师这么一问,但是呢,我感觉呢,你看这个础呢,是有出。

徐文兵:诶。

梁冬:诶,基呢!是个土,所以是不是说。

徐文兵:而且土还埋在下面。

梁冬:所以说,是不是这个础呢!是呃!……是底部的出的土以上的那部分,而基呢!是土地下以下的那部分。

徐文兵:没错!没错!

梁冬:啊,真的这样啊!?

徐文兵:真的。我为什么说中国人都有慧根哪,就是说……

梁冬:我是中国人?哈哈。

徐文兵:你本身有遗传,但后来被蒙蔽了,我们自个儿毁自己的文化毁的比外国人毁的还厉害。这个基呀,我们一般叫地基,是埋在土下看不见的,但是你必须要打,地基夯,就是夯不实筑的不坚固的话,你这个房子盖不高,这叫基,土下面的那个。

梁冬:那段。

徐文兵:那段,础是什么呢?地上的那个石墩。

梁冬:压着它的那个。

徐文兵:诶,就是在基的上面有个础。那是个石头做的,石头上面立个什么东西?

梁冬:立柱。

徐文兵:立个柱子。那个柱子就是我们盖一个。

梁冬:大梁?

徐文兵:梁是横,梁是架在柱子上的,那叫梁。所以这个基和础就在这儿,有这么个区别,那么我们说哪个是阴哪个阳?基是阴。

梁冬:因为在地下嘛。

徐文兵:诶,在地下,础是阳。就相当于我们说根本。

梁冬:根和本又不一样是吧?

徐文兵:诶,根是埋在地下的,本是出土以后那个树干。末是那个树梢。所以说,黄帝问就是说,当人成为人的那一刹那,始生,成形的那一刹那,不是说我现在有胳膊有腿叫成形啊,它最早就是一个。

梁冬:应该是两个吧,起码是一个精子,一个卵子嘛。

徐文兵:那还不是你。

梁冬:什么时候?

徐文兵:一个精子一个卵子,那会儿还没你呢。

梁冬:对呀。

徐文兵:是它俩合二为一,成为一个,一个细胞的时候,那才是你。

梁冬:对。那这个所谓的人之始生,就是那个时间吗?

徐文兵:就是当它俩结合成一个的时候,合二为一的时候,你才叫始生。它是精子、卵子仍然还不是你。

梁冬:嗯。

徐文兵:那还不是你。就好像我们这么说吧,夫和妻,组成了一个家。对吧?那么他们俩离婚了,丈夫也在,老婆也在,什么没了?

梁冬:家没了。

徐文兵:家没了。家是什么?

梁冬:噢!

徐文兵:对不对?我们说,说精气神,神到底是什么?

梁冬:是个和合……

徐文兵:是个和合而成的东西。离开谁也不成,但它又不是谁。

梁冬:太对了,太对了。稍微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不是冬吴相对论。国学堂,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哈哈,差点说错了。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呀,徐老师呢,和我们讲到了一个话题,就讲到说,这个家为什么成为家?两口子一离婚就没有家了。所以这个家它是一个?

徐文兵:两口子还在呢!

梁冬:对!两口都还在,但是呢,他合在一起就有家,没在一起就没有家。这个东西我觉得经不起深想,一深想之后呀,人你发现你很不小心的触摸到了一个大问题。

徐文兵:啥问题?

梁冬:关于神的问题。

徐文兵:啊,就是。就是我们经常说神是什么?我不能,只能说神是一个合力。或者说是合作,脏腑合力产生的那么一个什么什么。……你说它是心?还是肺?我们说心藏神,不是说心就是神。肝藏魂,肺藏魄。只能说它那个,就好像一个东西有重心一样。

梁冬:嗯。

徐文兵:它那个重心在那儿。但是你不能说那个重心就是它。

梁冬:徐老师你什么时候明白这个道理的?

徐文兵:就是被周稔丰老师点破心结,然后开始静坐,站桩以后,慢慢开始明白的这个问题。

梁冬:好,那行了,何气筑为基,何立而为楯。

徐文兵:何立而为楯啊。就是黄帝问的,说明他已经有一定层次了。

梁冬:对!

徐文兵:他考虑的一个就是地下部分,立而为楯,这个楯呢,就是木字边,一个盾牌的盾。这个楯呢,就想当于我刚才说立在础,础上面的那个就是。

梁冬:木头,大桩子。

徐文兵:木头。大桩子。或者古代呢,把它当栅栏。就是你家要建个墙,先打个地基,然后呢,在地基上面插上那个木桩子。这个木桩子起一个什么?屏蔽和保护的作用。但是那个基是什么?基是根,是给你的一生提供源源不断,提供能量的那个东西。那黄帝就问,谁给他提供的是作为基,谁给他作为外在的屏蔽。

梁冬:黄帝问的这个问题很深刻啊!

徐文兵:很深刻。

梁冬:“何失而死,何得而生”

徐文兵:你看,读到这儿时我老想起刘三姐那个对歌,少数民族那个对歌,这个少数民族对歌都是什么黄河几道弯啊,什么什么什么。最后那个人答。黄帝就是在问,就是说判断一个人生死的标准是什么。你翻译成现代的话啊。

梁冬:就是失何而死,得何而生。

徐文兵:诶,你看就是。

梁冬:失去什么就死了,得到什么就生了。

徐文兵:但是,黄帝问的是一个什么?倒装句。

梁冬:何失而死,何得而生。

徐文兵:他强调的是什么?谁,你那么翻译过来了就是强调的动词。得失,是吧。所以他问,到底是什么是决定我们生死的最关键的,所以叫何失而死,何得而生。当孔子的学生向孔子请教生死的问题的时候,你知道孔子怎么回答?

梁冬:孔子都不敢回答。

徐文兵:回答啦。

梁冬:他说不知生,焉知死嘛。

徐文兵:未知生,焉知死。就是你说的,他不敢回答。为什么啊?

梁冬:因为这问题太大了。

徐文兵:因为他自己都没活明白。

梁冬:就是不知道没活明白,怎么知道死是怎么明白的呢。

徐文兵:我连活的事还没……,所以他不敢碰死的问题。而且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些东西他都不敢谈。

梁冬:其实孔子是个易经大师,但是他从来不讲这个东西。

徐文兵:我个人认为不是。

梁冬:哦,真的吗?我看的好像那个孔子对这个易经研究。

徐文兵:对啊,孔子说嘛,“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过矣。”证明什么啊?

梁冬:证明他以前不懂。

徐文兵:时间还不够呢,孔子学易经韦编三绝啊,把那个捆书那个牛皮绳都翻断了三遍。很下功夫,但这个东西不是一个,磨砖成不了镜,不是说你翻三绝你就能学通的事。所以我个人认为啊,孔子是不谈那个生死问题,或者说回避死的问题,他很巧妙地回避了,另外,孔子也不谈神。他说了,敬鬼神而远之,别碰他。这孔子他的一套教育传承思想和方法。所以说愣把儒家说成个教,说儒教和宗教,我觉得有点拔高,为什么啊,是宗教就要谈生死,就要谈鬼神,你如果不涉及,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或者不谈这个问题,那你不要称为教。所以我觉得孔子是被后人啊人为的拔高了,对照一下《论语》,再看一下《黄帝内经》,黄帝就这么问了,岐伯还就这么答了。

梁冬:岐伯怎么回答的呢?岐伯曰:以母为基,以父为楯。失神者死,得神者生也。

徐文兵:看看。

梁冬:有意思哦,有意思。

徐文兵:岐伯,你问得干脆,你问的倒装句,我回答得也干脆。我回答的是陈述句。黄帝问,哪股能量或者何气给我们的这个人筑为基呢?

梁冬:以母为基。

徐文兵:也就是说,你妈妈给你提供的那个精血,是构成你这辈子的那个精的那个基——根基。我们就姑且称之为根基,底子。你身体的那个屏蔽的那个气,保护自己那个气,就是说那个楯,像盾牌的那个盾,来自于谁呢?

梁冬:来自于父亲。

徐文兵:你父亲给你提供的那个精血。

梁冬:那男孩子女孩子都是一样的吗?

徐文兵:不管男女,所以我们,道家理论啊就是说我们从父母继承他的精、气和神。精气,作为有形的表现为母亲有个卵子,父亲呢提供……

梁冬:一堆精子!

徐文兵:数亿个精子。这个更有意思的是什么呢?就说我们都认为好像最后一个精子就是射中以后,然后成为一个受精卵。然后其他精子都死掉了。

梁冬:其实不是?

徐文兵:其实不是。

梁冬:那干嘛呢?

徐文兵:你知道间苗吗?

梁冬:哪个间?

徐文兵:就是离间计那个“间”,间谍那个“间”。

梁冬:不知道。

徐文兵:农民耕地呀,都是一个坑儿,埋两三粒,比如说玉米种子。等它发芽,长出苗以后,挑一个最壮的,把那个俩……

梁冬:给拔掉。

徐文兵:拔掉。这叫间苗。你知道吗?

梁冬:这个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这个道理是对的。就像那些风投呀,投了它十个公司,

徐文兵:哈哈哈哈

梁冬:哈哈,庸俗吧?

徐文兵:不庸俗!

梁冬:然后呢,发现那有那么两三家公司值得培养的,就继续保护,花大力气,其它就都干掉,或者就赶紧卖掉。

徐文兵:对,人受孕,不只一个。

梁冬:不只……是一颗精子。

徐文兵:不只是一个卵子受孕,啊,有的呢,就有两个,或者有三个,一般都是两个。然后在怀孕的过程中,人会选择一个强壮的、没有病的,留下来,让它长。还一个呢?间苗间掉了。

梁冬:那那个双胞胎是不是就是没被间掉的那个?

徐文兵:诶,双胞胎不是这样。双胞它有同卵双胞和异卵双胞。由一个受精卵--裂变,又变成俩,俩变成俩人,我一般的俩变成四个,四个变成八个,变成一个人。人家是裂变以后再裂变。变成俩,这叫同卵双胞。同卵双胞胎都是长得很像。这不是间苗,它还是由一个受精卵发育过来的。还有叫异卵双胞胎,就是……或者是多胞胎这就是说什么?同时有几个卵子受孕,但是没间苗。就这么生下来。我们现在看,现在不是治疗不孕症吗?好多西医都用那个促排卵的药,一用促排卵的药呢就导致很多人……很多人同时怀两到三个孩子。是这样。其实呀,每个人都是这样。就是同时有两个卵子受孕,然后母体自动选择一个强壮的留下来,那个就萎……掉了。你间苗时候是不是……你难道会有什么恻隐之心吗?你说:哎哟,我怎么不该间它。

梁冬:我的重点是说,他间苗他肯定是间一个最强的留下,但你这样的话呢,他可能本来是个男孩,被干掉的那个呢!诶,被保留下来了。那个女孩被干掉,这样的话呢……

徐文兵:你论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梁冬:对,这个不健康,我是说。

徐文兵:谈不上。我在小时候,我觉得小时候在我妈那个老家那个村儿里长大,很多经历呀,对我,对我影响特别大。我就跟着去锄地。锄地呢是很讲究那手法呀,又不费劲儿,你要掌握是什么又不费劲儿又把草锄了,又得把那个苗留下来,还得不……走路吧!还不能把那个地给人踩得……踩实了你还得留着那个……那个虚虚的那个土壤。我就是不会用锄头,我就给人用间苗。这是我亲自参加过,你把那苗活生生揪下来,你心里是有点不落忍。但是,为了能让那个苗更好地生长,那这些是必要的。还有那葵花,葵花上面长着一个头,结的葵花籽儿特别……粒儿也大也饱满。葵花长出五六颗头,你还不忍心,然后全……现在可以插花啊那玩意留着。你要指望它结籽儿就算了。

梁冬:是这样子的,啊哦!

徐文兵:噢!留一个——保一个。所以说:“何气筑为基  何气立为楯”,

梁冬:所以“以母为基,以父为楯”。

徐文兵:这就说明什么呀?一个人的寿命长短谁决定?

梁冬:母亲。

徐文兵:母亲。母亲决定的。一个人的活力是不是充沛、是不是能冲能杀能打?父亲决定的。所以外在流露出来的那个--父亲。根儿里面、骨子里的--母亲。

梁冬:所以看一个人,看他的灵魂深处要看他妈是什么人,

徐文兵:有人说嘛:“母亲的素质,决定着一个民族的前途。”

广告片花……

徐文兵:不论男性……男生和女生吧,他其实是一个肾的功能的一个体现,是呀!肾主封藏,但是呢?膀胱叫“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所以你看我们治疗女性这个不孕症的时候,我们一般老选用足太阳膀胱经的很多穴位,最有意思的叫昆仑穴,足太阳膀胱经的第六十个穴,在我们的脚的踝骨外踝的高点的后面,啊,就那个凹陷处--昆仑穴。还有最奇妙的一个穴叫至阴穴。

梁冬:在哪儿呀?

徐文兵:是我们脚趾头,小脚趾头外侧,就那个指甲那个角的那个外侧一点。这个穴叫至阴穴,是足太阳膀胱经的第六十七个穴,这个穴你知道能干什么吗?能校正胎位不正。

梁冬:噢?是吗?

徐文兵:啊!就是说,这个……女人怀孕了本来,怀孕的孩子是什么样--头冲下的。如果是横着的或者是头冲上的叫横生倒产,这将来要出问题的,啊,头冲下,这个位叫否卦。就是怀孕状态。一出生……

梁冬:头一转过来,泰卦。

徐文兵:啊,所以你要发现这个女人怀孕胎位不正,想矫正她子宫的胎位,你就用艾灸,灸她这个膀胱经的最后一个穴,叫至阴穴。至是冬至的至,阴是阴阳的阴。我们后背还有一个至阳的穴。

梁冬:在哪儿呀?

徐文兵:后背第七颈椎,第七胸椎棘突下,是督脉上的一个穴。你一灸这个至阴穴,大概也就十分钟到二十分钟,你再去做B超--胎儿转过来了。一个人子宫气化功能强不强?子宫是不是温暖的?我们现在很多人叫宫寒不孕,一把种子到在冰天雪地里,那不可能长。所以一个气化功能好的女人,就是你刚才说的这样。

梁冬:所以你看她生出来的小孩个个都是彪勇善战,是吧?所以这个以母为基呀,以父为楯。

徐文兵:这个“以父为楯”呢!就说了一个外在的表现。啊,我们经常说看一个人的孩子说像爸爸还是像妈妈?其实呢,提供你的精血的那个基最根基的是母亲提供的,这个“以父为楯”呢,这是说他的这个,这个外在的这种行为方式,特别是我们保护自己的这个叫“卫气”。

梁冬:嗯!哪个卫?

徐文兵:保卫的卫。啊,保家卫国的卫。

梁冬:在哪儿?卫气是在哪里呀?

徐文兵:卫气是在我们皮肤腠里之间的那个气。

梁冬:那个营,营气和。

徐文兵:营气是在血管里面走那个气。

梁冬:那荣气呢?光荣的荣。

徐文兵:啊!那个叫……荣和营是一个气。

梁冬:哦!荣和营是一回事。

徐文兵:我们叫营养和荣养。荣和营是一样的。

梁冬:哦哦,这样子。

徐文兵:这个卫气。所以这个如果这个人,说生下来弱智,如果人家孩子都同样……同一天生的人家孩子说话了,人家孩子开始这个。

梁冬:打酱油了。

徐文兵:啊哈,爬了,开始坐了,开始走了,或者囟门都闭合,他们孩子总慢一步。根儿上从哪找?从妈妈那儿找。啊,如果说这个人,就是说,啊表现出来的行为方式或者老得病,啊,老感冒,从父亲身上找。

梁冬:是这样啊。

徐文兵:这就叫以父为基……以母亲为基以父为楯。下面一句话是最关键的。

梁冬:失神者死,得神者生也。啧!

徐文兵:失神者死。

梁冬:这句话吧,我觉得中国字的有意思地方在哪儿呢?看着吧你也明白,你要翻译过来你看:噢,失去神的就……就死了。得到神的就生了,好像呢,它也能讲得起,你好像也明白了。但是呢?

徐文兵:那神到底是个啥?

梁冬:对!问题就来了。

徐文兵:这个神啊,我说了,是个合力,产生的那么一个就是说我们说五藏六腑一块工作,它会产生和谐共振或产生一个合力,或者是我们打着一个小火苗,点燃汽油,它产生那种光芒,那叫神。那么说没有温度或者没有油,这个神也不在。但是呢?你有温度或有油,没有人来给你点这一下,你的火也着不起来。所以这个神呢,就是我们说的那个超乎于物质之上,超乎于形之上、气之上的那个最早的那个推动力,啊,我们讲过“引申万物者”。就是它最早……所以《黄帝内经》有一篇文章专门……啊,讲什么叫神?它讲“两精相搏……”

梁冬:谓之神!

徐文兵:谓之神。就是说父精母血,父亲提供的精子和母亲提供的卵子--搏。

梁冬:接在一起。

徐文兵:合二为一的时候。我们经常“搏斗”,什么叫搏斗?肉搏。必须要接触嘛,是吧?合二为一的时候,在那一刹那,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那就是你的神。那么换言之呢,中医判断人死亡的标准是什么?失神。什么叫失神?我们经常说“失魂落魄”、“行尸走肉”、“魂飞魄散”,是吧?说的是什么?也就是说,你丢一个神或者丢一个魂,你不算死。你丢两个魂,你也不算死。你要把最重要的那个魂丢了。

梁冬:哪一个魂呢?

徐文兵:胎光。这是道家对……我们老百姓都平常说--“三魂七魄”嘛!那“三魂”到底是什么呢?告诉大家,“三魂”是三个代表着我们神的不同层次和不同功能的,这么一个什么什么……最重要的那个叫胎光。胎是胎儿的胎,光是光明的光。

梁冬:那另外两个咧?

徐文兵:另外一个叫“爽灵”,“shǔang”,爽快的爽;“líng”,灵魂的灵,就我们《灵枢》的这个灵。就是负责人的智力,啊,我们说这个人有悟性,有根器,有天赋,啊!这孩子很灵,很机灵,“爽灵”决定的。还一个叫“幽精”,“yōu”是幽暗的“幽”;“jīng”是精气神“精”。

梁冬:它负责什么呢?

徐文兵:生殖、性欲、情欲,它负责。所以这是以后我们会讲《黄帝内经》……会讲到人的魂和魄。

梁冬:那七魄呢?

徐文兵:你比如说啊,举个例子:你丢一个魂,你失恋了;或者你离婚了;你对女人没有兴趣了,你丢了一个魂。

梁冬:就是,就是“爽灵”?

徐文兵:“幽精”。

梁冬:噢,“幽精”。

徐文兵:反应慢了,反应慢了,一加一等于二;二加二等于四得掰一指头了,“爽灵”有问题。这俩丢了都没事儿……

梁冬:都还……还能活?

徐文兵:还能活。我们说这人神还在,“胎光”丢了……

梁冬:就歇菜了。

徐文兵:就是行尸走肉了。具体这个,大家可以看一下……网上可以搜到一个小说就叫《黄连·厚朴》。黄连,大家都知道黄连是个中药。厚,我们老接上厚朴中医学堂,那个字是朴素的“朴”,但作为中药来讲,它念“pò”,这本书。这里面儿描写一个老中医给人看病……

梁冬:就看神。

徐文兵:就看……那个人活生生来找他看病,他说你准备后事吧,你已经死了。为什么?那人最后要给他钱,他说对不起,我不收死人的钱。这是中医!

梁冬:噢。他看到是“胎光”走了。

徐文兵:他看到的是神走了,“胎光”没了。那个人还在,活在什么啊?意识还在。啊,还能算计,还能开会,还能吃,还能喝。

梁冬:就是那个什么“幽精”还在的呢?

徐文兵:“胎光”没了,其它可能还在。你看,你们把一个鸡的脑袋砍了,那鸡还跑两圈呢。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它留下那个魄还在。啊,魂没了,魄还在。

梁冬:刚才……,对,刚才徐老师就讲起来……你刚才讲三魂七魄,是吧?广东话这个俚语呢:三魂不见得七魄。平常就是这么说的,但是呢,大家都不知道七魄是那七魄嘞?

徐文兵:嗯,他这个故事啊……当时你看啊我看这篇……他还拍成电影了--这个《黄连·厚朴》,它原来是本小说嘛,后来拍成电影了。谁演的这个老中医呢?就那人艺那个朱旭,很……水平很高一老演员。当时我看这个电影的时候……

梁冬:电影叫什么名字啊?

徐文兵:就叫《黄连·厚朴》。

梁冬:有这么个电影吗?

徐文兵:诶,有有有。拍的非常好,我建议大家去看看。我当时看这个电影时候,我还不信中医,不信这个“气”呢。我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儿吹了,我说你说我们中医好,这东西也不能这么瞎编。等我后来跟着那个老师学……特别跟着周稔丰老先生学,入门以后,对气有体会以后,我才知道这是真的。就是那个老先生给人号脉说:你准备后事吧,你已经没了。你想啊,西医判断人死亡怎么判断啊?

梁冬:脑,脑,脑功……脑停止。

徐文兵:最早是判断心……心脏停跳,后来发现不对啊,好多心脏骤停人过了那么几十……十几分钟,啊……

梁冬:又重新跳回来了。

徐文兵:……以后,又活了。诶!送火葬场路上或者埋葬路上人又叫……敲棺材了。说这个标准不对。就发明一个,这叫脑死亡。啊,所以说一宣布脑死亡说,就跟家属商量,这个抢救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是不是我们把呼吸机关掉?这一关不就没了吗?其实那人早就没了。但后来你……就是那个在英国出车祸那个刘海若,已不……已经在英国什么这个那个治疗半天,认为什么?脑死亡了,就认为不可救药了,后来人家回到北京……

梁冬:对啊!宣武医院嘛。

徐文兵:宣武医院,然后……

梁冬:安宫牛黄丸。

徐文兵:安宫牛黄丸,包括一些退烧啊……先退烧抗感染,最后又醒了。好多认为被宣布脑死亡,交通车祸被爱心的老婆或者孩子呼唤而醒。就现在他们又得修订这个标准,所以它这个标准老在变。中医判断很简单:得神者昌,失神者亡;得神者生,失神者死。那么怎么观察这个神?

梁冬:那怎么观察这个神呢?就且待下回分解。谢谢徐老师!

徐文兵:再见!

梁冬:再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