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封丘文学
封丘文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55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封丘代表作家名篇之苏景义《扶贫褂子》

(2011-10-07 18:47:48)
标签:

杂谈

扶贫褂子
  苏景义
  宋水贵村是深山里的一个很小的村庄。这里山高坡陡,石头遍地,缺水严重。没有水,庄稼就长不好,所以村里普遍很穷。
  往年是初冬天冷的时候,上边才送扶贫衣物来的。而今年,上级说要加大扶贫力度,所以,刚一开春,市里就有一俩卡车载着城里人捐献的衣物朝深山里开来了。离宋水贵村还有三里,车就因坡陡路窄停在那里。村长发动全村男女老少出动,将衣物一件件扛上了山。
  送衣物的司机连口水也没喝,就要走。村里人感到过意不去,就派全村最老实的兴柱坐上车送司机一程。因为司机不认路,来时左拐右拐很费了些事。
  兴柱是天黑时回来的。兴柱找村长一是交差,二是要他应分的扶贫衣服。村长大狗就说坏了坏了,分衣服时大家乱抓乱抢,一急把你忘了。分衣服用的仍是往年抓纸蛋的办法,抓着毛裤是毛裤,抓着夹克衫是夹克衫。
  村长说,这不,就剩这件没人要的半截袖褂,你先穿着吧。兴柱看看那件灰不溜丢的破的确良褂,就有些恼,说:“这玩意儿既不挡风又不耐穿,我不要!”
  村长就许愿,说到天冷时,肯定还有扶贫衣裳,到时给你弄件大衣穿行不行?
  兴柱没吭声,接过那件破“半截袖“扭身走了。
  天气转暖。兴柱穿着那件半截袖在村头走,有人就打趣:“噫,这衣服一穿倒像个城里的干部。“兴柱头一扭:“你说的是球!”
  那天,兴柱穿着那件半截袖到镇上去。这是他几年来第二次到镇上去。去镇上要走30里山路,要不是饭锅漏得不能做饭了,他才不去呢。转了几个商店,都没货,让他晚几天再来。他又饥又渴,摸摸兜里买锅的20元钱,就进了一家小饭馆。
  他一进来,饭馆老板满面笑容迎过来,连说请坐请坐。他刚落座,一转眼老板就端来两盘菜:一盘牛肉,一盘猪蹄。他慌忙站起来,说不要酒菜,只吃碗烩面。老板说,大热的天,哪能光吃烩面,喝两口吧,并一伸手把他摁坐在了座位上。他一惊,心想这是遇上黑店了。他不常来镇上,听人说城里镇上有些黑店,进得店来,不吃也得吃,不把你兜里的钱掏净你难脱身。他伺机想逃,但老板一直在门口站着。后来,有过来个女服务员专门给他倒酒。兴柱心想逃是逃不掉了。与其说逃出门被抓回来挨顿打,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让吃就吃,吃饱喝足就说忘带钱了,挨顿打也赚个口福,他就吃起来,开始心里怯怯的,后来不管三七二十一,风卷残云,两盘菜一壶酒报销得精光。他抹抹嘴,就着几分酒胆,说:“老板,忘带钱了,今天记帐,改天一起付。”
  他想老板肯定暴跳如雷,但没想到老板却点着头对他说:“您说哪里去了,一顿便饭绝对不会收您的钱,只希望以后多来。”
  这把兴柱弄了个手足无措,他忘了是怎么离开那店的。路上,他摸摸吃得圆圆的肚皮,又摸摸一分未花的20元钱,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他想,肯定是老板认错人了。
  回村后,兴柱向村里要好的石头、树墩说了这事。说那牛肉可嫩,那猪蹄又烂又香,说得石头、树墩直咂嘴,羡慕兴柱有口福,竟遇到了这等美事。
  隔了几天,兴柱二次到镇里去买锅,令人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标价18元的一口铁锅,他掏出两张10元票递过去,对方只收了他一张,并又找给他两元!
  回到村中,兴柱把铁锅往家一放,就去找石头和树墩。他说你俩猜我花多少钱买了口大铁锅?石头说少说也得15元。兴柱说标价18元,可我只花了8元!石头和树墩都摇头不信,骂兴柱啥时候学会吹牛了。而且,连对上次免费吃饭的事都表示怀疑。兴柱急的对天起誓,又将两手拢起来,比划出一个圆圆的东西:“我要撒谎,就是这个!”石头和树墩不吭声了,看样子兴柱不像撒谎。但这事咋恁奇怪嘞?沉默了一会,石头说:“兴柱呀兴柱,你不还是从前那黑不溜秋的样子,所不同的是以前常光脊梁,现在穿了件褂子嘛!”听了石头的话,兴柱直摇头,树墩却站了起来,盯着兴柱看他那破褂子。然后说:“你这种褂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对了,去年二牛家来了个亲戚,穿的是你这种褂子,那人吹吹呼呼,说他在什么局上班,他说他最怕人请,因为酒喝烦了,肉吃腻了……”三人讨论了半天,终于认识到:看来这小破褂不简单,有点名堂呢,是件宝贝褂。
  兴柱说啥时候你俩穿上这褂子去试试。两人心里痒痒,说试试就试试。
  恰巧,没几天村上派人去镇上替公家买东西,这在过去是没人想干的事。这次石头却自告奋勇去。一早,他就穿上兴柱的褂子出发了。天黑一回来,就找兴柱汇报,说不错不错,不仅买东西便宜十几元钱,受到村长的表扬,而且进饭店吃了顿象征性交费的美餐。
  树墩来了,说下次轮到我穿了。三人就订立了保密公约,说即使对家人也不说。
  平时,就不经常见兴柱穿那件衣服了。而他们三人,去城里的次数却明显增多,那是他们轮流去镇上打牙祭解馋的。
  一晃半年过去了。一天树墩正在镇上一个饭店里吃饭,突然进来几个人,几个人穿的衣服和他的样式一样,不过要新的多。几个人等饭时,无意中问他是哪个所的,树墩胡诌一通,却诌出了破绽,人家就和他说些业务上的事,树墩当然就更说得不照号了。
  那几个人不吃饭了,围过来说他是冒牌货,要没收他那件褂子。树墩不给,说这褂子是借人家的,你们拿走,我回去咋交待?争执中就打了起来,一打事情就严重了。不一会来了几个派出所的,二话不说就把树墩的褂子扒下,戴上手铐给带走了。
  到了派出所,就让他交待同伙,诈骗次数等等。开始树墩什么都不说,他不想让兴柱、石头收连累。派出所的人就变着法儿逼他。不到半天,他就受不住了,就竹筒倒豆子,全倒了出来。但派出所的人还是不相信,说你这小子还怪会编故事哩。但他们也审累了,就仍下句:“明天再胡编,有你好看的!”然后走了。
  树墩被锁在小黑屋里,又渴又饿。时值秋天,蚊子又多,咬得他浑身是疙瘩。他骂道:“宝贝褂啊宝贝褂,你是害人、吃人褂啊!”
  此时,镇工商所长听说抓住个穿工商服搞诈骗的,也很重视,说查查那件制服的来历,是仿制还是正宗。经查那制服是正宗不是仿制,制服上的号码还隐隐约约看得清:55-66789。号码55开头是县局机关人员的制服号码。镇所长马上向上级做了汇报,局里一查底账,这件制服三年前发给局政工科吕科长了。
  局长就让局纪检委书记找吕科长谈话。吕科长见纪委查他三年前的那件制服,就有些奇怪,说那么破的衣服,谁知道仍哪里去了?书记就很严肃地告诉他,那件制服与一起案件有关,希望他一定实事求是,配合组织查清。吕科长一听,不敢小看这件事了,就当场打电话问他妻子。
  他妻子说:“春天向贫困地区捐献衣物,我不是凑数给你打进那捐献的衣物里了嘛!“
  事情真相大白了。
  树墩被放了出来。当他一瘸一拐回到村里,见了村长就哭。村长说别哭了,他们三个这半年也得了不少便宜,受点苦就算扯平了。树墩一瘸一拐没法干活,兴柱和石头就去帮他。树墩说:“都怨我,要是见他们进来我就走,不跟他们说那么多话就好了。”
  市工商局局长是个软心肠,他对副局长们说:“给人家扶贫呢,却扶出这么大麻烦,我看咱们去慰问一下吧。”副局长们都同意,说:“山沟里苦啊,连吃水都比油贵呢。”就买了两千斤大米,局长亲自带队上了山。
  山民们都很感动,村干部更是激动万分。他没宰鸡,摆上几盘山果,搬出过年才喝的劣质酒来,请局长喝。你敬我也敬,局长喝醉了。临走局长醉眼朦胧地说:“你……你们,有……有啥要求,尽尽尽管提!”
  村长也喝醉了,说:“没……没别的要求,就你那宝贝褂子,给我弄套……穿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