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律色君瞳
律色君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281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刘野:我希望自己无法定义

(2017-03-30 10:45:36)
标签:

转载

 成功不是偶得!

[转载]刘野:我希望自己无法定义

 

刘野:我希望自己无法定义

/Elisa

 

为刘野的作品做定位或许会有些难。他的作品没有加盖如蔡国强、岳敏君等人鲜明的“中国味道”和“批判主义”的邮戳,却能在国际上走出一条成功的路。

我们被梵高和高更式疯狂的艺术情感迫害太深,或者意淫出名后艺术家喜欢以冷漠示人的坏脾气太久,所以当你看到刘野,你会有点吃惊。跟他谈话,如同一场朋友间的谈话。他守时,得体,礼貌,总是带着笑容。

2005年开始,刘野火得一塌糊涂,他的作品的最高拍卖价格已突破千万元。不过你让他总结成名之后的新生活,他想都没想,画画,睡觉,看电影,再说能用所爱的东西来养活自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总有人愿意给每个季节做总结,正如总有人愿意给别人贴标签,艺术家刘野的标签之一就是卡通式的成人”,舞台在更改,帷幕拉开又关闭,这个标签以孤独或者冷酷的方式来给我们讲故事。不过关于这点,从小就接受系统古典主义教育的刘野倒是看的很开,其实是画家的创造物才启发出人们想出这个标签,没有画家的创造,就没有这个标签了,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艺术家的成果。

不过,他还是想做个无法被定义的艺术家。

 

 

“别太相信艺术家”

刘野是幸运的,画画近40年,他从来没有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的职业。在他眼里,拿起画笔只是他自己的爱好。不过,从另外一方面说,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刘野有时候是个能“骗人”的画家。

首先是外貌,这成功让他每个阶段的年龄都被别人误解为比实际年龄小,这已经成为了他的最大困扰之一;不能不提的还有他的作品。很多人曾经表示自己脑海中画家刘野应该是一位非常非常年轻的画家。“我挺渴望大家用一个正确的辈分或者年龄段来判断我,要不然,他看我的作品会有一个误读”。同样,一见面他就亟不可待地用“我年龄不小了”来介绍自己。

然后是语言。刘野会在说完“我在绘画上其实并不自信”后,在你不注意时又扔出一句“你说你以为我是贬低自己,其实我是在夸自己,你以为我在谦虚,其实我每句谦虚的后面都是狂妄”。从不自信到谦虚再到狂妄的过渡,就在刘野的言语之间实现了轻松跨越。不过,哪个才是真正的刘野呢?他会说,两个都是我。

关于语言上的矛盾,刘野说是因为成名后他听到的赞扬声太多,这就如同一个人吃糖太多以后,会希望品到一些苦的味道。“我觉得其实有时候被打击是我往前走的动力,太多的恭维有使我变得懒惰了,自满了,所以别人不说我就自己说说,什么不自信啊,狂妄啊,就想看自己能不能更好。”

不过,对于作品,他还是坚信语言是理解艺术的绊脚石,因为打动人的不是语言,而是作品本身。而作品,无所谓理解不理解,只有你能不能感受到他的力量。

 

……

 

[转载]刘野:我希望自己无法定义

 

首座:很多人说,您的作品确实有一种吸引力,第一印象可能觉得挺好看的,但是看的时间长了,会有一点悲伤的感觉,这是您想表达的一种东西吗?

刘野:其实每画一张画的时候,我想达到不悲不喜的状态,我不想表达明确的浪漫主义的情感,比如狂喜或者悲伤。我觉得对于一件艺术品来说,无表情状态是最佳状态。但是你不见得能做到,有一些潜意识的东西是你不知不觉带出来的。别说别人,我有时候画完以后,隔几年我看我的作品,我说这个怎么挺忧伤的,我自己都发现了。我悲观是对未来比较悲观,对当下比较乐观。具体每时每刻的生活,我都能体验出快乐,也希望享受这个过程。

   

首座:你最想听到的对您的评论是什么呢

刘野:我希望是无法归类。有时候我觉得我就像个狐狸一样,当前要给我一个命名的时候,我就从那个状态赶快溜走,所以我刚才说过我受的是古典主义教育,但大家喜欢用简单的卡通来给我做标签,说不定当有人说我古典主义的时候,我可能又到别的地方去了。创作最重要的是自由,你不能被外界强加给你的概念固定住。

 

首座:对你自己来说,有没有什么艺术风格是你自己喜欢的?

刘野:我没有不喜欢的艺术风格,只有不喜欢的艺术。艺术风格本身没有对错,什么风格都可以,但是具体每一个风格里都有很差的艺术,而且世界上99%的艺术都是垃圾,我们不管是在杂志上看到的,还是媒体上,99%是要被变成垃圾扔掉的。

 

首座:在面对媒体的时候,您似乎很少聊到家庭,所以您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挺深刻的,您说,女人嫁给艺术家是挺倒霉的一件事。

刘野:其实艺术家本质都是孤独的动物,特别孤独,怕被人控制,失去自由。可是人又不可能完全一个人,还是需要家庭,所以挺矛盾的。而做艺术家的妻子,需要很多的忍耐和宽容,这一点非常不容易。

 

首座:如果可以改变家庭的一件事情,那会是什么?

刘野:父亲在我24岁那年因为心脏病而去世。20多岁的男人正处在反叛的时期,所以我跟他有很多的争论,当时我没反应过来,但越到后来我越能感到那种过早失去父亲对一个人的影响。他是一个非常好的父亲,从我小时候开始就给我民主的概念,最生气的时候也只是用毛线球来砸我。所以如果可以改变,我希望父亲能够多活几年,可以看到我今日的成绩,我也会没有那么多的遗憾。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20100203月刊……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