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是与属灵的恶魔战   吴明宪弟兄讲章

(2011-10-23 22:32:41)
标签:

争战

诡计

杂谈

分类: 活水源泉

 

是与属灵的恶魔战   

吴明宪弟兄分享                                           

经文: 以弗所书六章10-19节

 

弟兄姐妹、平安!  今天我们要看以弗所书第六章10、到19节;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  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  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豫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  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儆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也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

 

保罗请求众圣徒为他代祷的,总是这一件事 – 第19节:【也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又参: 西4:3、帖后3:1)。  弟兄们,【福音】是个【奥秘】(又参: 罗16:25-26、弗3:3-4、西1:25-27),需要神赐给我们【口才】,才能传讲明白。  作基督徒这么长的一段时间,晨更和家聚会的分享除外,在主日讲以弗所书六章这处圣经,是第一次;事实上,这段圣经要讲得清楚,是非常困难的。  求神向我们施恩、释放这段信息,让我们读得深入、了解得正确,而不只是表面文字的印象。  一般来说,基督徒对这节圣经的领会几乎都是错的,也未曾见过讲道的人、讲得合乎真道(参: 提后2:15;另参: 彼后1:20);不论听的人、讲的人,虽然读了恐怕有一百遍之多,但是并不真知道祂说的是什么。

 

从第10节开始:【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祂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  保罗在以弗所书讲的是属天的奥秘,关乎教会的异象,是《历代以来隐藏在创造万物之神里的奥秘》(参: 弗3:9);讲到最后、这【末了的话】非常重要,告诉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在【争战】当中。  然而今天有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基督徒并不明白随时随地都处于【争战】当中。  人生既然是一场战争,我们也就必须打这场仗;但是如果连打仗的豫备都没有,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处于战场上,怎么打好这场仗呢?  神说、基督徒要得胜(参: 启示录2:11、2:17、2:26-29、3:5-6、3:12-13、3:21-22),可是根本不打仗,怎么得胜?  如果不知道随时都在【争战】,那么你一定都在打败仗。

 

然而自从我们的祖先夏娃,在善恶知识树底下接受魔鬼的引诱,便输了这场战争。(参: 创3:1-6)  请问,是属血气的、让夏娃吃了善恶知识树的果子吗?  不,使她犯罪的,乃是后面第12节所讲的【属灵气的恶魔】。  当那【属灵气的恶魔】向夏娃说话,夏娃便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于是那场战争、撒但是赢家。  首先夏娃失败了,跟着亚当也就失败了(另参: 提前2:14),从此全人类、个个都成为罪人(参: 罗5:12-14;又参: 诗14:1-3、诗53:1-3、罗3:10-12;另参: 约一1:8-10),都落在罪里。  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对仇敌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因为我们是被掳的。

 

希望今天坐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明白我今天所讲的道。  弟兄们,非常重要、一定要认识,基督徒总是在战场上的;人的一生,不是被掳、就是【争战】。  事实上,所有的人,在接受基督、得救之前,都是被掳的;被谁所掳呢?  我们原是被罪所掳的(参: 罗7:14;又参: 罗6:12-23;另参: 赛50:1、赛52:5、罗5:12);当人类先祖亚当、夏娃违背神的命令,吃了善恶知识以后,罪就住在我们身上,所以圣经说,我们是《卖给罪了》(参: 罗7:14)。  比方这架钢琴,买来之前、是属于别人的,可是买来之后,主权就归你们了;这样,原来的主人,没有你们的同意,就不能随意使用这架钢琴。

 

这里讲的是灵界的奥秘,我们必须了解。  在得救之前,我们是《卖给罪了》的,意思就是我们这个人的主权,已经转移给《罪》,《罪》就在我们身上作了王(参: 罗5:21)。  因此,《罪》是主人,而我们是《罪》的俘虏。(参: 罗6:16、罗6:19-20)  所有的人类,只要未曾经历圣灵、神大能的释放,就是罪人、作《罪的奴仆》;在这种光景之下,《罪》叫你往东、你就往东,《罪》叫你往西、你就往西 – 主人说去,你就得去,主人叫你死,你就得死,奴仆跟主人,是没有仗可打的。  整个辖管人的权柄,都在《罪》手里;在未得救之前,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光景。  但是得救之后,人的光景就不再一样了。

 

请看、弗4:8 所以经上说:『他升上高天的时候,掳掠了仇敌,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  原来人是神所造的,但是亚当犯罪以后,人就被掳、进到仇敌的国度 – 从此人就成为神的【仇敌】;直到主耶稣钉死十字架、复活升天以后,才把这些被掳的【仇敌】、【掳掠】回来,再归给基督。  因此、以弗所书这里讲的【仇敌】就是我们,被基督【掳掠】回来,成为【恩赐】、赐给教会。

 

再读一遍四章8节:【所以经上说:『祂升上高天的时候,掳掠了仇敌,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  第9、10节是批注、解释第8节的【祂升上高天】,所以跳过这两节圣经,直接读、弗4:11-12 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  以弗所书四章,指明人在得救之前,乃是被掳的光景、是被撒但掳去的,所以面对仇敌的攻击,不可能有还击的力量。  但是,当这些被仇敌掳去的人,被神用基督的宝血【掳掠】、救回来以后,就变成【恩赐】,【赐】给教会。

 

保罗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原来他是神的【仇敌】(参: 徒7:58-60、徒8:3、徒9:1-2、徒9:21、徒22:4-5、徒22:19-20、徒26:9-11、林前15:9、加1:13、腓3:6、提前1:13、提前1:15),当他蒙光照悔改以后,就成了【恩赐】、被神【赐】给教会;保罗正是第11节所说、是神赐给教会的【使徒】的【恩赐】,同时他也是神赐给教会的【先知】的【恩赐】。  保罗原来是神的【仇敌】,他是被掳的 – 跟众人一样、是被罪掳去的。

 

圣经举了一个例子,说明神将我们这些被掳的《抢夺》回来。  《人怎能进壮士家里,抢夺牠的家具呢?  除非先捆住那壮士,才可以抢夺牠的家财。》(太12:29;又参: 可3:27、路11:21-22)  《壮士》就是撒但,《牠的家财》就是所有作《罪的奴仆》的人;胜过撒但、将我们《抢夺》出来的,就是神。  当我们被神从撒但手中《抢夺》出来以后,就开始操练以弗所书六章这段【末了的话】;这是每一个基督徒一生中、实实在在的经历。

 

那么,为什么说这篇道、在今天的教会中不容易讲?  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有这经历的基督徒太少,教会缺乏榜样。  绝大部份的基督徒,自从得救开始,就像一滩烂泥似的。  很多人买了钢琴放在家里,从来不弹;是不是这样?  通常一百架钢琴卖出去,可以说没有一架琴是有人弹的,徒然摆在那里,过几年嫌它占地方,就当二手琴卖掉;极少数、之所以还有人弹个几下,也是因为良心的控告,此外,从头到尾这架琴就没动过几次。

 

每次看见人家家里摆的钢琴,我就想起基督徒。  基督徒,主权已经从撒但手中得到释放、自由了(参: 加5:1;另参: 约8:32、加2:4、雅1:25),可是就像人买了钢琴,可以随意支配、却完全不动它。  因此,以弗所书六章从第10节、到17节这段圣经,对教会而言,就像一本关起来的书;每次读这【全副军装】,根本不知道祂说的是什么。  今天我们需要神来释放这个【奥秘】,赐给我【口才】,向弟兄们把这个真理讲解清楚。

 

首先必须了解,当我们从《罪》里得着释放以后,与仇敌之间便开始有了【争战】;不错,我们从前作《罪的奴仆》的时候,是没办法打仗的,但是如今我们可以打仗 – 也必须打仗。  前面说了,最大的问题是,很多基督徒都不知道要打仗;既然不知道,每一次被仇敌攻击的时候,不战而败是想当然耳的结果。  看过布偶戏吧?  撒但就是那只藏在布偶里的手,牠要你左右摇摆、你就左右摇摆,牠要你捶胸顿足、你就捶胸顿足 – 你是毫无抵抗的力量;绝大部份的基督徒都是如此,绝大部份、到底是多少?  一万个、有一万个如此,两万个、看看有没有一个例外的?

 

坦白说,基督徒也很难有什么抵抗力;不要看你勤读圣经、很熟悉,对付仇敌的攻击,你完全不能还手。  但是弟兄们,事情不该是这样的。  第10节、读一遍:【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祂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  什么是【刚强】?  第11节:【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  弟兄们,魔鬼的武器不是别的,乃是【诡计】,就是用谎言和欺骗,来欺哄你。  夏娃跟魔鬼打的那场仗,输在哪里?  撒但拿着冲锋枪指着夏娃、说:『妳不吃善恶知识树的果子,我就打死妳!』  是这样的吗?  不是的,撒但打赢夏娃、所使用的武器,正是【诡计】。

 

先看一下、弗2:2 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  这【悖逆之子】就是我们。  圣经说,【邪灵】、撒但,乃是【在】我们【心中】【运行】的;所【运行】的,就是【魔鬼的诡计】。  跟魔鬼【争战】这么多年,对牠的【诡计】颇有些心得。  有时间、真想把牠在我【心中】如何【运行】的那些计俩写下来,就是一本教战手册;发生状况一的时候、牠说了什么,发生状况二了、牠又说了什么,发生状况三的时候、牠又说了……。  事实上,魔鬼【在】我【心中】如何【运行】,牠【在】你【心中】也是如何【运行】,都是一样的,就那几招。  魔鬼只有三钣斧头,使尽了、就退去了;我们看见牠跟主耶稣打仗,三招用完、都败在《经上记着说》(参: 太4:1-11、路4:1-13),然后《就暂时离开耶稣》(参: 路4:13)。

 

魔鬼虽然是《暂时离开》,但是主说:《这世界的王……牠在我里面是毫无所有》(参: 约14:30);《世界的王》就是撒但,牠在主里面是一无所有 – 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撒但无法【在】主耶稣【心中】【运行】。  既然牠不能【在】主耶稣【心中】【运行】,为什么就可以【在】我【心中】自由出入呢?  因为你毫不设防、是座《无门无闩》的城(另参: 耶49:31、结38:11),牠当然可以随时进来。  如果你全副武装、儆醒以待,牠一来,你就用【圣灵的宝剑】砍过去 – 每次来、你就砍,每次来、你就砍,多砍几次,牠也就不来了。  于是你也可以像主耶稣一样、说:《这世界的王……牠在我里面是毫无所有》。

 

当我读到这句话、《这世界的王……牠在我里面是毫无所有》的时候,才知道主耶稣四十昼夜禁食祷告之后,那场争战得胜的结果,就使得魔鬼从此无计可施,再也无法试探耶稣了。  第11节:【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  魔鬼的武器就是【诡计】,而且牠就依附在人的己里面。  请注意,仇敌现在就在你的己里面说话,让你觉得丧气、下沉。  往往会让你感到伤心的,不过是一句普通的话,但是仇敌就利用这个话、加以解释扩大,就把你的伤口撕裂;其实对方的话,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儿子就说了一句这辈子最伤我的话。  我一直要他努力练琴、好好表现;坦白说,这给他很大的压力。  那次他有一场演奏会,预演那天,全家准备出发,到了楼下厅堂,他对我说:『爸爸,你可不可以不要参加?』  这么重要的场合,儿子不希望我参加,因为我坐在那里,会给他压力。  事实上,那一天令我愤怒的,并不是儿子说的话有多么大逆不道,而是我必须面对一个事实,就是我给儿子很大的压力。

 

常常我们说了很多话,给孩子很多不必要的压力;儿子的话,表明了这是我的一场败仗。  我所给他的压力,对孩子有没有帮助?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第12节:【因我们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弟兄们,【空中掌权者】、魔鬼,牠来的时候,是戴着面具、化了妆的,你绝对看不到牠的青面獠牙 – 然后隐藏在你的己里面,让你传达许多负面的压力给身边的人。  最近我常在思考这场属灵的战争。

 

其实想一想、『爸爸,你可不可以不要参加?』  这句话哪里有多可怕?  这句话很不礼貌吗?  他只是问我、可不可以不去参加他的演奏会 – 这个话有多么大逆不道吗?  并没有。  可是当儿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姐姐立刻冒出冷汗,他的妈妈更是大大吃了一惊。  我还算有修养,安静地转身上楼,预备不去就是了。  刚才说,不是儿子的那句话让我愤怒,让我愤怒的,是发觉原来我做得非常不好。  他那句话的意思就是,只要看我坐在那里,他拉琴、就一定拉不好,一定失常。  所以,我的在场,不是给儿子鼓励,只是给他无法承受的压力。

 

像这种情形,如果要找借口,把愤怒发泄在孩子身上,也是很有可能的;很多父母亲都会这么做,指责小孩忘恩负义、把一切的过错都推给他。  但是,立刻要面对的事实就是,只要我坐在那里,儿子的琴就拉不好;我不会帮助他 – 我只会帮倒忙。  弟兄们,这就是【争战】,是一场基督徒必须【靠着主,倚赖祂的大能大力】才能得胜的【争战】。  那时我转身上楼,是真地不想参加他的演奏会了;最后作妈妈的叫儿子自己来请爸爸一起出门 – 他上楼来找我,可是他真希望我去吗?  他还是希望我不要去的。  可是我相信,如果不去,那天儿子会更惨,因为除了原来的压力,还另外再加上一重更紧迫的压力;想一想,我还是去了。  然而我必须面对事实,我是一个给人压力的人;于是我在神面前悔改,这几年,我努力改变自己,不要给人压力 – 也愈来愈努力留意,在我【心中运行】的【恶魔】,又在耍什么花招。

 

几年过去了,现在儿子在上海音乐院,只要考试,他都希望我这个爸爸参加、听他拉琴。  为什么?  因为不论他拉得如何,我都称赞他哪里好,而且讲得有根有据;他自己呢,也讲得有根有据,但是都讲他拉得不好的地方。  当他讲哪里拉不好的时候,我就说:『一个人把一万个音符都处理好,只有一个音符有问题,表示这个人很有希望。  因为只要再多一点努力,把剩下那一个音符处理好,整首曲子就完美了。』  讲完,大家便有了共识。

 

我现在就是这样操练,跟儿子讲话、尽量挑好的说,并且引导他自己说那些好的部份。  :『上回你那场精采的表演,同学说了什么?  老师说了什么?  他们到底是怎么讲的?  你再讲一遍给我听。』  结果这次我回台湾,儿子从上海打电话来,开口就问:『爸爸呢?  爸爸在那里?』  什么事、都不问他妈妈,因为妈妈不懂他的事。  从他对我说、可不可以不要参加他的演出,到现在三、四年了,他跟我这个作爸爸的关系,完全不一样,他乐意跟我分享他的成功,也乐意与我交通他的失败。  这次跟他说、20号我要回台湾,他的反应是:『那么我考试、你不参加吗?』  我不能去听他拉琴,他很失望。  我心里就想,这场战争打得好,我没有在这地上白过日子。

 

弟兄们,这是属灵的【争战】;即便输,也要输得漂亮。  说实在的,跟撒但那个亿万年的老妖精斗法,就算每一招、你都出得对,也不见得打赢 – 但是,你会输得漂亮!  那个虽败犹荣,能让人佩服:『你怎么能输得这么漂亮?!』  打胜仗,只要努力、谁都可以,打输、却能打得这么从容优雅,才是真正的大师、master!  这场战争实在就在我们心里。  我们会有怒气,因为不知道【争战】的对象乃是【天空属灵气的恶魔】。  魔鬼总在我们心里扩大伤痕;其实儿子说:『爸爸,你可不可以不要去?』  这句话有什么了不起?  他说脏话了吗?  他骂你了吗?  既然都不是,何必气成那样?  旁边的姐姐听了、又为什么冷汗直冒?

 

前面说,【魔鬼的诡计】就依附在我们的己。  儿子说、爸爸你不要参加 – 这句话伤到哪里?  这句话伤到我的己。  人的己,是最碰不得的;伤到己,足以让一个人发狂,所有最伤心的事情,伤的都是己。  你们回去分析一下,就知道【魔鬼的诡计】、最终伤的是人的己;当一个人伤了你的己,你一辈子都无法原谅他。  还好,我们作基督徒的不一样 – 基督徒在这些事上,真的要活得不一样。  基督徒知道、这个己是不应该有的,所以就能对付这个己。  所以那一天虽然被儿子伤到我的己,最后还是去了他的演奏会,因为我知道,如果真不去,儿子的压力会比我不在那里、更加沉重。  所以我应该去 – 那个去,是一个舍己;但还只是一部份的舍己,还要继续操练,才能愈多的舍己。

 

魔鬼之所以能在你心里把火点着、激起你的怒气,因为牠是依附在你的己里面、在你的自尊上。  夫妻本来是不吵架的,但是如果一方叨念个不停,总有一天会吵起来;所以适可而止,不要念得太厉害。  特别要注意,这个叨念是从哪里来的?  看起来像是关心,其实是【天空属灵气的恶魔】戴了面具来的。  像我叨念儿子努力练琴,念到后来、他承受不了,就开口叫我不要参加他的演奏会。  我会不停地念,是因为魔鬼戴了面具在我里面说话,我就被骗了,以为这是父亲对儿子的爱;这是一个【诡计】。

 

请注意,圣经明白地告诉我们,魔鬼【在】我们的【心中】【运行】。  所以『魂』字的写法,就是『鬼』、『云』;中国的文字实在太属灵了,就说我们的心思、充满鬼话。  鬼就在你【心中】讲、讲、讲、讲、讲个不停,你就照章全收、一字不漏全说出口。  很多事情,牠一面叫你说出来,一面还提供理由、叫你非说不可;比方关心,就是一个非常充份的理由。  :『我是关心你、才说的!』  :『我是因为爱你、才说的!』  :『别人为什么不念你?  因为别人不爱你!』

 

弟兄们,需要操练生命。  我们会叨念,其实是中了依附在己里面的【魔鬼的诡计】;操练【抵挡】牠的【诡计】,就是我们的【争战】。  今天神要我讲这篇信息,我还跟神商量了一下:『主啊,这个道不容易讲,要讲到人听得懂、很困难。』  但是神要我讲,我必须讲;【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

 

再读一遍第12节:【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这节圣经明白地告诉我们,基督徒争战的对象是属灵的,而不是【属血气的】;正是那【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  我再说,这些【属灵气的恶魔】使用的武器,乃是牠的【诡计】。

 

弟兄们,要知道我们正在【争战】,而且【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  家里的狗很凶,并不是你【争战】的对象;你的老板很凶,也不是你【争战】的对象;妳的丈夫很难搞,他也不是妳【争战】的对象;你的儿子很麻烦,他仍然不是你【争战】的对象;因为神说、【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而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可是,在我们的生活里,敌人都是【属血气的】;丈夫的敌人就是妻子,妻子的敌人就是丈夫,儿子的敌人就是父亲,父亲的敌人就是儿子。  我们把仇敌都对着那【属血气】的人,所以作父母的想尽办法要跟儿女的关系好,却怎么都做不好。  父母跟儿女的关系要好,就要清楚【争战】的对象;圣经说,我们的仇敌是【属灵气的】,就是【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也就是那【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  如果敌人是谁都不清楚,怎么打仗呢?  再读一遍:【因我们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刚才说,在人得救以前,他的地位是被掳的,只能跟着仇敌走,对仇敌没有反抗的能力,就无所谓战争了。  但是信耶稣以后就不一样了,我们已经被神【掳掠】、归入基督了;从此,这人就进入战场、开始【与那些……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因此,当你成为基督徒、却不知道已经进入战场 – 也就毫无【争战】的时候,你这个基督徒的问题就大了。  其实弟兄们,我们每一天都在打仗,然而【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在上海跟儿子一起,我是天天都在打仗;如同圣经所说,儿子并不是我打仗的对象,那【属灵气的恶魔】才是我打仗的对象,事实上、现在我常常打胜仗。  我回台湾,儿子从上海打电话来,明明妈妈已经接了,他却问:『爸爸在哪里?』  以前不是,不论什么事、他只找妈妈 – 现在不一样,考试、考得好不好,他都喜欢跟我分享。  很多人把儿子当仇敌、把老公当仇敌、把老板当仇敌、……,错了,【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前面已经说过了,这个战场就在我们的心里。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我们与之【争战】的【恶魔】,在哪里呢?  就是刚才二章2节说的:【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  所有与之【争战】的【恶魔】,都在我们《心中》《运行》,能叫你忧愁、恐惧。  但是神的话、说:《……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参: 太6:34)  这就是【争战】;你能不能只担当今天的《难处》、不为《明天》《忧虑》?

 

在座有《忧虑》的、请举手?  好;先不要把手放下 – 你的《忧虑》是明天以后才可能发生的、再把手放下?  全部放下了,所以没有一个人的《忧虑》是为着今天的事。  仇敌在妳心里说:『都过了适婚年龄,妳还嫁不出去,很可怕呀,以后妳怎么办?』  上这种【争战】的课,大家都要诚实;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为着明天才可能发生的事而忧愁,会不会干扰了你今天的心情?  看到报纸、电视讲四十岁以上未婚的女人如何如何,心情就不好;妳以为那是媒体的报导,其实那是【天空属灵气的恶魔】的【诡计】。

 

主说、《不要为明天忧虑》,能够做到这一点,其实就没有《忧虑》了。  想今天的事就好 – 今天、你有什么《难处》?  担心今天会生病吗?  所以『今天』的《难处》有限,你只要把今天的《难处》处理好,一点都不难,怎么还会忧虑呢?  我在上海,常常有很多『今天』的《难处》;比方儿子早上起不来,该怎么办?  常常我叫他起床,等我出门上班,他又回去睡觉了,睡到上学迟到,老师打电话给我、我才知道。  神就说了,心里有怒气的时候,不要说话;所以我就把自己钉死,还是每天早上叫他起床,晚上问他,早上我上班以后、他有没有再回去睡觉?  他说没有 – 我就相信。  当我这么做了以后,儿子后来告诉我,他也觉得奇怪,叫他起床、他就不再想睡了,就老老实实地开始练琴,还说他发现早上练琴效果很好。

 

这几天我在台湾,照样、每天早上五点四十,就隔海打电话叫他起床。  第一天,他自己打电话来、说起床了;第二天,我打电话过去,叫他、他才起床。  我要说的事情是第三天;电话响了半天、响到停了都没接,我预计他还在睡觉 – 这时候撒但就在我里面发出许多对儿子的控告:『你看这个孩子,不在他身边,就懒散成这样。  马上就要考试了,打电话叫起床,响了半天都不接!』  于是再拨电话过去,响了几声、接了,我就说:『你在干嘛?』  他说:『我已经起来了!』  他哪里起来了?  他在说谎。  通常这时候父母的反应就是:『你哪里起床?  打电话都没人接。』  孩子就说:『你哪里有打?』  睡到电话响了都没听见,当然说你没打。  像这种对话是没有用处的。

 

神就说了,不要追究他到底起床了没有,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要他醒过来。  我就在心里奉拿撒勒人耶稣的名,叫撒但退去 – 然后问儿子:『上礼拜、小提琴预考,老师说你拉得很好,到底拉得有多好?』  述说自己的英雄事迹,总是一件喜欢的事;于是他便讲讲老师怎么说、怎么称赞。  我又问:『老师有没有说你拉琴、声音拉得很好听?』  他说:『有啊;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  我说:『没关系,你再讲一遍,到底拉得有多好听?』  他就说、声音拉得很优美;我说、这个太抽象了,你想一想、老师到底怎么讲的?  他只好把实际情形仔仔细细地再讲一遍。  就像这样,让他数算自己的好事,讲着讲着、就愈清醒了;到后来就问了:『爸,现在到底几点了?』  果然他根本就在睡觉,哪里起床了?  不然几点了、他怎么会不知道哩?  但是,当他问、几点了,就是真醒过来了;于是:『好、好、好,我起来了。』

 

通常我们叫小孩子起床、是这样的:『你看,天天都在睡懒觉!……』  孩子一听,心情就不好了。  所以我想好一堆儿子喜欢的话题,叫他起床的时候,就拿来用,让他讲、讲着讲着,他就清醒了。  我的目的是叫他醒过来,如果已经醒了,我又何必再叫他呢?  叫他的时候,我知道他还在睡觉。  可是,每次叫小孩子起床念书的时候,那【属灵气的恶魔】就在你里面说话;牠的功力有几亿万年,是个亿万年的老妖精,对付我们只有几十年功夫的人,坦白说,根本不是牠的对手。  所有的父母亲,叫孩子起床念书、做正当事的时候,魔鬼就先在里面先控告:『这孩子叫不起来,你看吧,一定还在睡觉!』  于是口里就说出来 – 可是讲这种话,一点都不造就人;本来孩子想起来念书的,你把话讲完,他气得要命、就不念了。  你影响了他的心情,他怎么能好好念书呢?

 

所以我不再用这种方式,改用他感兴趣的事情、来引导他。  比方:『你要努力,考到88分、就可以学开车;一个男孩子会开车很重要。』  本来他觉得我一定会反对他学开车,我就让他出乎意料之外;男生会开车、跟不会开车,是有一定输赢的,就跟小鸟有没有翅膀是一样的。  弟兄们,我们是【与……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不要在叫孩子起床的时候、一面心里已经有怒气,否则仗还没打、你就输了。  女儿劝妈妈不要发脾气,拿起电话之前、仇敌已经在女儿心里说了:『妳这个妈妈就是无药可救,尽做那些没用的事……。』  女儿心里便有了成见、加上怒气,这样一个电话打过去,对母亲就不会有帮助。  女儿应该想,妈妈喜欢听什么话?

 

跟任何人说话,一定要有建设性;没用的话、不要说,没用的事、不要做。  担心自己嫁不出去,有什么用?  这种事情不用担心;《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刚才我问你们,难处是明天以后的、手放下来,结果全部都放下来了。  如果下午要开刀、换心,那就是今天的难处了 – 神同意,为这一天的《难处》,你可以《忧虑》,这个担心是应该的,需要思考该怎么办。  今天的《难处》,你可以《忧虑》;但是人都不是被今天的《难处》压垮的,都是被《明天》、还有『昨天』的《难处》打败的。

 

很多事情、我们之所以打败仗,是因为魔鬼把昨天的事情扯过来、又把明天的事情拉过来,压在你身上,于是你便力不能胜。  只看今天 – 今天会有什么难处?  我知道你今天是有难处的,但是你知不知道、这是在打仗?  如果你想做出对的决定,就绝对不能被昨天影响;你的明天叫作『没希望』,昨天叫作『不公平』,于是一大堆的怒气在里面积着;这些干扰,就让你今天没办法做对的决定。  其实不必管昨天对方说了什么,《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参: 腓3:13);神不是说《努力》《明天》,而是《努力面前》。  《面前》,把《面前》的话、每一句都说对,人的一生就是这样的。

 

刚才我们弟兄提到NBA篮球、那个德国选手,儿子带我看那些比赛的时候、也看过他,看起来一点不出色,但是很厉害,偏偏到了关键时刻,就是发挥不出来。  这次他得到MVP,我从新闻上看到,还吓了一跳,怎么轮得到他呢?  按NBA来说,他三十几岁、年纪已经很大了,对这些职业选手来说,仇敌会不会让他觉得没希望了?  一定会的:『你不用努力了,运气又不好、年纪又大,没希望了。 ……』  这个德国籍的选手,的确运气都不好,别人二十三岁就拿到MVP,他三十三岁才拿到。  他就是这么晚才拿了MVP,但是又如何呢?  人生就是这样。  重要的是,人生就是不断地打仗。

 

弟兄们,生命中有一个奥秘;如果能够闪过仇敌的【诡计】,我们与人的关系会愈来愈好,我们的人生也会充满盼望。  再读一遍第二章第2节:【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  刚才讲的是我的小儿子,今天我的大儿子也坐在这里,坦白说,他小时候、我并不是个好爸爸,我常常任凭【心中运行的邪灵】叫我说什么、讲什么。  这【心中运行的邪灵】,是戴着面具的,让我们以为管教小孩、是因为爱他;其实并不是的,我们都被仇敌打败了,原来都是【魔鬼的诡计】、【运行】在我们【心中】的缘故,牠【运行】在我的【心中】,也【运行】在你的【心中】。  而且牠的【诡计】、第一就是让你感觉不到牠的存在。

 

你跟负责弟兄招手、请他过来,旁边有个人看不顺眼,嫉妒你跟他的关系好,就说你把负责弟兄当成小弟使唤。  这个嫉妒,就是从撒但来的,撒但【在】他【心中】【运行】。  他看你不顺眼不是今天,他看你不顺眼已经很久了;在教会里、弟兄姐妹互相看不顺眼,这是常有的事。  事实上,所有看不顺眼的理由,都是【运行】【在】我们【心中】的【邪灵】的【诡计】,可是我们并不知道。  开头我们讲了,基督徒得救以后,因为不认识圣经,面对仇敌的时候,就是一滩烂泥;所以仇敌叫他嫉妒,他就无法不嫉妒,因为他完全没有警觉性。  于是,看见你向负责弟兄招手,他就借着这件事情在教会里挑拨。

 

第一个,魔鬼已经胜过他了 – 再下来、就轮到你了,【邪灵】借着他出于嫉妒的话,也在你里面【运行】,你就生气了:『这个人实在很无聊,根本是挑拨离间!』  于是,他把你当作仇敌,你也把他当作仇敌。  家人也是一样,很多争吵都是这么起来的。  此刻你的心中有很多的怒气、很多的不甘、很多的怨怼;这都是魔鬼给你的 – 然而,让魔鬼能够藉题发挥的这个环境,却是神给的。

 

环境,神是怎么给的呢?  神是因为《爱我们》的缘故,特别量给我们的。(参: 弗1:5)  环境的确满了《艰难》和《困苦》的(参: 赛30:20-21),却是为了使你《得益处》(参: 罗8:28)而安排的。  这场属灵的【争战】、我们之所以打败,是因为不认识神借着环境所安排的一切美好的事情。  上礼拜我们提到英文的present,除了『现在』、『目前』,另外一个就是『礼物』的意思;这个涵意非常属灵,就是每一个『现在』都是一个『礼物』。  即便儿子对我说:『爸爸,我的演奏会、你可不可以不要去?』  这句话也是『礼物』。  你们听完我刚才讲的见证,同不同意、儿子给我的这句话,实在是个『礼物』?  的确是一份『礼物』,让我面对自己 – 一个必须面对的现实,看见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若是不肯接受当下的环境、是神在爱里为我们豫备的『礼物』,我们就学不到任何功课,到后来、就真地无药可救了 – 你这个基督徒,就白作了。  所以要起来这场属灵的仗(参: 提后4:7)。  常听见人说这样的话:『我老了,改不了了,不必改了。』  这么老了,还要改什么?  虽然看起来可以活到八、九十岁,可是再怎么说也七十几岁了,还需要改变什么吗?  到我们这个年纪,已经无法再有机会掌什么大权,就算改变得好,也不见得能有什么大的机会。

 

我们弟兄年轻的时候学声乐,连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在唱;他很努力。  学声乐也要打败魔鬼;牠就在你里面每天说个不停,说你不行、你没有希望了 – 至少讲了一百次,说不定说得还更多。  魔鬼就是这样,随时在你【心中】【运行】,只要一失败、练不好,牠就欺哄你叫你放弃。  就像刚才讲那个德国籍的NBA球员,在他拿到MVP之前、那么多年里,魔鬼有没有叫他放弃?  绝对有的。  第二年、才打第一轮就出局了,魔鬼就有办法叫你爬不起来。

 

有时候面对我们自己,真是很不堪;虽然难看,但是感谢主、那终究是事实 – 那个事实,就是神要在我们身上动工的原因。  因为我是这样的人,神就必须这样对付我;《乖僻的人,祢以弯曲待他。》(参: 诗18:25-26)  感谢主,当我们认识这是一场战争、一场属灵的【争战】,就知道打仗是不讲理由的,只能往前不能后退,因为输了就一无所有;所以一定要打仗,要改变自己。  因此这么多年以来,我愈来愈注意自己内心的活动,因为魔鬼的【运行】就在我的【心中】。

 

每当我的心思一动,就是这句话:《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4:12)  注意这个《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任何意念来了,我就在灵里鉴察,《察验……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参: 罗12:2),便知道这个意念是从神来的、或者是从魔鬼来的。  如果儿子跟我谈话,每一次都有好心情,我就是他的知己了;明白这个话的意思吗?  只知道你的优点、不知道你的缺点,这样的人就是你的知己;好朋友总是说你喜欢听的话,你觉得他们才是了解你、欣赏你的知己。  这些知己胜过生你的父母,因为父母虽然养你育你,可是尽说你不爱听的话。  所以,对你来说,父母亲没什么用,有用的是那些没生你不养你、只对你说好听话的人。  这样,我们为什么不努力作所有人的知己?  大家都投票选你作总统。

 

今天有很多的感觉,都是我们的障碍;其实成功并不难 – 把每一个人都搞定了,成功怎么会难?  不过是用点心、观察人家的优点罢了。  我们弟兄今天带诗歌,表现可圈可点;换了是我,女儿司琴拍子太慢、跟不上,可能就骂人了:『弹的是什么琴?  不会快一点啊?  我这边急得要命,妳在那里慢慢拖?!』  我们弟兄不是这样,他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我昨天没跟女儿练习好,所以今天配搭起来有些怪怪的、不够和谐。』  这个爸爸做得好。

 

弟兄们,我们在打仗,但是【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不是用拳头、不是用枪炮、也不是用刀剑,因为我们【乃是与……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所以要用的是【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  否则,没有人是撒但的对手。  第10节再读一遍:【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祂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  弟兄们,要【刚强】,不要老是打败仗 – 更重要的是,千万不能不打仗;我们常常没两下子就崩溃了 – 就生气了、就灰心了、就绝望了、……。  从这些怒气、灰心出来的话,一点用处也没有;这都是魔鬼在我们【心中】【运行】的结果,所以要【倚赖】神。

 

第11节:【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  【诡计】是什么意思?  换句话说,魔鬼的武器不是别的,乃是【诡计】,就是用谎言和欺骗,来欺哄你。  儿子该起床、没起来,你应该骂他 – 骂人是没用的,你要对【心中运行的邪灵】宣告:『撒但,退我后边去吧。』  要讲有用的话 – 当儿子该起床的时候,说一些能让他好好清醒过来的,就是有用的话;通常挑他值得称赞的事情来说,效果更好,因为不只醒了,而且豫备了一个好心情,可以好好练琴。  这样,我就达成任务了;要能够达成任务,第一就是开口叫儿子起床之前、不能接受仇敌的控告,说他趁家里没大人、每天都睡大头觉……。  魔鬼不只控告儿子今天早上、起不来,还控告儿子昨天晚上不睡觉、看电视;昨天加上今天,全部的控告加在一起、在你【心中】【运行】,于是你一开口就是骂人,只会有反效果、打个大败仗 – 全是因为魔鬼的【诡计】。

 

【抵挡魔鬼的诡计】,不是容易的;再读一遍第12节:【因我们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这里【执政的、掌权的】,指的是陈水扁、马英九、欧巴马吗?  既然前面已经说了、【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所以这些【执政的、掌权的】,并不是指着地上握有权势的人说的。  【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都是指着黑暗的天使(另参: 太25:41、启12:4、启12:7)说的,牠们具有【管辖】灵界的力量,而且在亚当以前就已经存在很久了,到底是多少万年、都不知道。  这处圣经讲得非常明白,就是:【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 – 乃是与【属灵气】的【争战】,就是那些【属灵气】的【执政】者、【属灵气】的【掌权】者、【属灵气】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

 

简单地讲,这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都是属灵的、黑暗的天使,都是魔鬼的《使者》;那曾经辖管三分之一宇宙的撒但魔鬼,就是《世界的王》。  弟兄们,【在】你【心中】【运行】的,乃是这些属灵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牠们正是我们【争战】的对象,而我们能够胜过牠,在于拆穿牠的【诡计】。  是的,能够拆穿【魔鬼的诡计】,这场战争你就打赢了。  既然叫作【诡计】,就必然戴着面具,所以千万记住,魔鬼【在】你【心中】【运行】的时候,是戴着面具的。

 

魔鬼戴的面具、长什么样子?  牠的面具就是爱、就是关心、一切良善的动机,好让你觉得理直气壮、言之有理。  我打小孩,因为我爱他 – 到底是因为爱他、还是因为他伤了你的自尊、还是纯粹你心情不好?  我们要仔细想一想。  你要操练分辨,现在冒起来的这股怒气、到底对不对?  我们【心中】实在有很多声音;即便我在这里讲话、你坐在下面听,你的里面还是有很多声音 – 你能不能《辨明》《心中的思念和主意》呢?

 

我们作基督徒,却是毫无警觉,任凭魔鬼【在】我们【心中】随意进出。  弟兄们,要认清我们的地位;当我们得救的时候,就已经被释放了(参: 罗6:18、罗6:22、罗8:2、加5:1;又参: 罗6:6-7),并且神已经【赐】给我们【全副的军装】,包括具攻击性的武器【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话。  但是,今天这整套属灵的【军装】,全扔在地上 – 基督徒完全不能【与那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然而,这是一场必须的【争战】,这场仗、不打是不行的。

 

第13节:【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  我们在这地上,会有一些【磨难的日子】,在这种时候,要【抵挡仇敌】;所【抵挡】的、就是【仇敌】的【诡计】。  有人跟我说,每次听道、听了半天,回去就忘记了,结果还是打败仗、非常沮丧:『作了这么久的基督徒,听了你讲的这么多的道,为什么每次仇敌攻击的时候,我总是失败呢?』  其实他这些话,也是魔鬼【在】他【心中】【运行】说的,根本就是一记回马枪、再刺一刀,叫他放弃算了,反正再努力也是没用的。

 

果真你放弃、不再努力,那才是真地输了。  所以我一听这个话,就知道、我也要跟魔鬼打这个仗了,因为魔鬼在他里面说,听我讲了那么多的道,还是失败。  如果是一般的传道人,听见弟兄姐妹这么说,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对了,这个传道人会沮丧,魔鬼也就在他里面说:『教了这么久,怎么还教不会呢?』  然后那个沮丧会转成控告:『为什么都不把我讲的道记清楚呢?』  这种话,证明传道人自己也被魔鬼骗了。

 

于是我问那个人:『以前你气弟弟一大早抽烟、会气多久?』  他说、至少三个月。  我又问了:『以前你跟家人吵架,一出门、心里就悔改了吗?』  不,他毫无悔改的心思,他只会继续生气,到办公室就跟同事说:『我那个弟弟最差劲了……』  可能过了几天、一想起来还气,总觉得自己很对。  我说:『可是现在你已经不一样了,一吵完架、出门立刻知道 – 唉呀,我被骗了!』  马上就知道被魔鬼骗了。  于是我就对他说:『你已经进步很多了!  早上失败,不到中午就知道悔改,已经很厉害了。』  真是这样,有的人至死都不知道悔改;搞不好有一天病到快死了,他弟弟在旁边问:『你有什么遗言?』  他就说:『请你以后早上不要抽烟!』

 

弟兄们,人是很麻烦的,要是没有亮光,就不会懂得回头。  所以我就告诉那个人:『你已经进步很多了。』  能够立刻知道错了,就很不得了了;这就是得胜的开始。  如果连错了、都不知道,那就糟了;很多基督徒,每天犯了很多错误、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自己都不知道。  魔鬼常借着我们的口,对我们身边的人说话;不要以为我们在台上讲道的人很属灵,常常讲的话、就让孩子受不了 – 魔鬼就借着我们的嘴巴,任意攻击别人。  我们的魂里面,住的就是那只鬼话连篇的鬼,于是《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参: 太12:34、路6:45;又参: 太15:18-19)。  这也是【魔鬼的诡计】。

 

希望今天这篇信息,对弟兄姐妹是一个光,能够照出我们真实的情形,到底我们这些基督徒的生活、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  好,直接看第16、17节:【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起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  什么是【恶者……的火箭】?  箭、跟火箭,有什么不同?  箭射出去、落下就停住了。  但是火箭射出去,不论落在哪里,哪里就延烧开来。

 

圣经这里说的是【火箭】;你有没有常被【恶者……的火箭】射中?  不过是一件小事,可是那把【火箭】射进来,慢慢愈烧愈大,你就愈想愈火,不一会儿就烧起熊熊烈火、不可收拾。  就像刚才说的,你不过是向负责弟兄招个手、请他过来,别人就说你拿负责弟兄当作小弟 – 听了这个话,你里面就冒起火来,而且愈烧愈旺;那就叫作【火箭】。  中了【恶者】的【火箭】,能不能修复?  当然可以,你们《彼此认罪》(参: 雅5:16;又参: 太5:23、太6:14-15、弗4:23、西3:13;另参: 太18:23-35)就行了。

 

生命中有很多事情,是我们无法预料的。  『西安事变』的主角张学良,他一生最恨的人就是宋美龄;为什么呢?  因为当时三十多岁、身为少帅的张学良、挟持了蒋中正,宋美龄就把蒋先生的日记拿去给他看,劝他及时回头。  张学良读了那本日记,知道蒋先生其实是决心抗日的,就亲自护卫蒋先生回去;没想到,才下飞机,张学良立刻被抓,后来国民政府迁到台湾、还不放过,把他一起带到台湾、继续坐牢。  后来蒋中正死了,其实宋美龄一句话,那时、张学良也就放了,可是并没有这么做,连儿子蒋经国死了,都还不肯释放他。

 

等李登辉当了总统,才放他出来,那一年他已经九十八岁了。  就这样,张学良在牢里度过六十余年、等于坐了一辈子的牢。  张学良后来信了耶稣,被放出来,也不计较、并没有说什么话;后来他活到一百零二岁,就死在夏威夷。  然而这六十几年的牢狱生涯,关键就在宋美龄身上;所以张学良和宋美龄之间,要说没有丝毫怨恨,实在是不可能的。  当张学良以高龄一百零二岁在夏威夷过逝的时候,还有一个比他年长的旧识仍然在世,就是宋美龄,那时她一百零四岁了、就住在纽约长岛。

 

说起来宋美龄很可怜,她到一百零六岁才去世。  她丈夫死的时候八十九岁、也算高龄,还活不过她。  后来她的儿子也死了,连她的孙子都死了,再就是服事她、而终身未嫁的侄女,都早她二十年就死了,只有她、宋美龄,仍然活着。  全地球上唯一走过和宋美龄相同世代的人,除了张学良,再没有了;宋美龄的存在,几乎对全人类来说、是毫无关联的。  这样,张学良的死,表示高龄一百零四岁的宋美龄、所唯一认识的人,也死了;那种孤寂真是够彻底了。

 

据说,接到张学良的死讯,宋美龄随即进了书房、关上门,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见任何人;她非常难过。  虽然这个人是她的仇人,却是地球上唯一认识她宋美龄的人;她非常痛苦,向上帝祷告:『主啊,祢为什么让我活这么久?』  长寿、却没有福气,不如不要活得太久,那样活得多苦?  多福,才需要长寿(参: 弗6:2-3;又参: 出20:12、申5:16)。  张学良死后两年,宋美龄也死了。

 

当我听到这件事、就想,我们在这地上,跟许多有血有肉的人相处过,如果朋友都死了,然后你孤孤单单地活了一百年,有一天看见自己的仇人远远走过来,你会怎么样?  你还会继续跟他吵架吗?  不会的,你跟他会相拥而泣:『还好,你还没死!』  就算是仇人,地球上仅存的一个彼此认识的人,那种心情真是百感交集、无法言喻。  今天我们在神的恩典之下,绝大部份的人不能明白这种事,不能真地认识《那人独居不好》(参: 创2:18)、到底是什么意思。    听了这个故事,你的感想如何?  宋美龄跟张学良,六、七十年的深仇大恨,更牵涉到国家民族的命运,谁知道张学良的死,会让宋美龄伤痛欲绝?  恐怕宋美龄自己也始料未及。  那么,何况我们跟孩子、家人之间呢?

 

【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  你看电视,说台湾失业率愈来愈高、经济愈来愈差……,接着就说:『银行业首当其冲,可能面临裁员的措施。』  这个话,对你就是一只【火箭】,射中你的心,随即烧出你的忧虑,继续听新闻在那里报导、说:『银行业开始变成艰苦工业。……』  你里面的焦虑愈发烧得愈来愈旺。  就以花旗银行为例,她现在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以前你到他们银行去,装潢非常精致优美,现在都是用木板随便钉一钉、刷上油漆就好了;为什么?  因为这家企业已经面临倒闭的危机。  以前台北市、花旗只有一两家银行,很跩、非常神气,现在开了很多分行,姿态也降低许多,人的骄气都没有了;可是这种改变已经有点晚了。  她曾经拥有一千七百多亿美金的资产,号称世界最大的银行,经过金融风暴,现在走到濒临破产的地步。

 

本来你看电视、心情还蛮好的,听到新闻报导银行变成艰苦工业,就开始担忧 – 【恶者】界着新闻报导,就把【火箭】射进你心里来了,那把火就慢慢延烧,加重你的焦虑。  这时候,魔鬼便跑到老婆那里去、在她里面说几句话,老婆就照单全收、过来把那些话都念给你听。  这下子、火上加油,不得了,两个人就大吵一架。  弟兄们,千万不要让这种情形发生,要认识【魔鬼的诡计】、并且拆穿牠的面具!

 

魔鬼撂倒我们,都不是借着单一的事件;牠就把这件事、加上那件事、加上前天的事、加上两个月以前的事,就有效了 – 【恶者一切的火箭】。  二十几年前、我在南京东路聚会,一位年长的弟兄、很认真,每天一大早六点钟,就从天母过来听我讲道。  有一天早祷会我就讲这个【恶者】的【火箭】;散会、他问我:『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没有这种经历?』  我听了很惊讶,这么一把岁数了,一定有这种经历才是;我就说:『你在生活里多注意就知道了。』

 

那时候正放暑假,他儿子刚从东海大学毕业,已经抽完签、八月份就要报到当兵了。  听我讲这篇道,是七月的某一个早上,说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恶者】的【火箭】,然后就回家了。  到家、一进门,儿子坐在客厅,两脚翘在茶几上看电视;作父亲的一看,就生气了:『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赶快念书?  看什么电视?』  儿子被他一数落,也火大了,就说:『爸,你怎么这么莫名其妙?  下个月我就要当兵,我现在不看电视、能做什么?』

 

父子俩就这样吵了一架,然后这个父亲就转身进房 – 一进房间,心里就:『咦,这不就是【恶者】的【火箭】吗?』  看见儿子翘着脚看电视,魔鬼一箭射进来,他心里就冒火、嘴上便说出来;然后那儿子也一样,魔鬼一箭射进他心里,心里也立刻冒火,口里便出言顶撞;这样,两把火骤然交锋,烧得又旺又烈。  第二天早上晨更,老弟兄一到教会就作见证:『我知道什么叫【恶者】的【火箭】了!』  原来他常常回家看见儿子、里面就是一个不顺眼,嘴里一定就念个几句。  父子感情念到后来,新愁加上旧恨,可以弄到恩断义绝;你信不信?

 

儿子都大学毕业了,你想这位父亲多大年纪?  少说也五十几岁了 – 活到这把年纪的基督徒,不晓得什么是【恶者……的火箭】,可见他一辈子被仇敌打得多惨?  那些【火箭】把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都烧光了、他还不知道。  像这样的基督徒,对【魔鬼的诡计】、【恶者……的火箭】毫无还手之力。  弟兄们,这场【争战】、你想不打都不行;即便不知道自己在战场上,可是仗已经开打,你只是一输再输、不停地打败仗罢了 – 最悲惨的就是,你已经一败涂地,还不认识那【恶者】的【火箭】和【诡计】。

 

【恶者】的【火箭】,可以借着各样事情在你里面说话:『神气什么?  昨天才升课长,今天就跩起来了?』  在我们【心中】,常有【恶者】射来的【火箭】,把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加以扩大解释,那把火就愈烧愈大。  对付这个【火箭】、该怎么办?  再读一遍第16节:【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  按着眼睛所看见的,仇敌就借着这个环境向你射出【火箭】;【信德】就是【信】,又是什么意思呢?  【信】就是你看这个环境是个礼物 – present、目前,就是『礼物』;所以说、《忘记背后努力面前》。

 

【火箭】把环境解释得很可怕、很负面,但是弟兄们,要《努力面前》,不要让【恶者】的【火箭】在你【心中】燃起火来;这个要靠着【信】,所以说【拿着信德当作藤牌】。  父母的一句话、老板的一句话,都会影响你的心情,让你感到沮丧、灰心;但是仔细想一想,那其实是件很小的事情,把它处理好,就好了。  事实上,这句让你感到沮丧的话,是不是神为你豫备好、叫你《得益处》的?  是的 – 当你有这个信心,就能把《艰难》当作《饼》,《困苦》也变成《水》。  靠着对神的信心,任何环境、仇敌都无法借着【火箭】把它解释得很可怕。  当你没有惧怕,才能思考、把事情处理好(参: 箴24:10)。

 

【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  借着报纸、借着电视、借着周围的人事物,【恶者】的【火箭】就传递一些讯息、射进你心里,使你生出怒气、不甘或是沮丧、灰心,让你不喜欢这个环境。  【火箭】射来的时候,也常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所以你更加难以处理。  但是,面对仇敌借着环境发出的控告、攻击,你要知道这个环境就是『现在』、『目前』,也就是神给你的一件『礼物』;你相信,这个环境就是『礼物』,你不信,这个环境就是【火箭】。  是『礼物』、还是【火箭】,其实是同一件事,却会带出完全两样的结论,端看你有没有这个【信】。

 

在神的话里,你有【信德】、【当作藤牌】,这个《艰难》和《困苦》的环境,就会变成你生命中的『礼物』;把《艰难》《当饼》、《困苦》《当水》吃喝下去,你属灵的生命就长大了。  但是你不信,这些《艰难》、《困苦》,就成了仇敌的【火箭】,使你没有平安、充满恐惧。  又或者那【火箭】会让你愤怒不满,而且牠会把昨天的事情拉过来,证明你生气的正当性,又把明天的事情拉过来、加以想象扩大,于是你就跟人起了非常剧烈的争吵。  夫妻像这样、多吵几次,就离婚了。

 

神在我们里面《运行》,都是按着祂的旨意(参: 腓2:13);祂的旨意、是不是《高过》我们的旨意?  《高过》多少?  《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参: 赛55:8-9);神的旨意、跟我们的旨意,差距有如天地之别。  所以,《天》所《拣选》的,《地》是看不懂的 – 当我们这些属《地》的看不懂《天》所《拣选》的,仇敌的机会就来了,把神《因爱我们》所《豫定》的环境,都解释成、神对我们不怀好意。

 

以管教儿子为例,很多时候我没有发怒,都是因为我相信神的《拣选》;儿子一定是神特别安排给我的 – 我应该看得懂,即便看不懂、也没关系,我就是顺服、接受。  神既然是在《爱》里为我《豫定》的,我就应当战兢领受;如果看不懂,就凭信心接受,便是【拿着信德当作藤牌】。  再读一遍:【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  仇敌把我们眼睛所看见的、解释得很有逻辑,真像如牠所说的一般;可是,我们有一个更高的眼光,就是以弗所书所说的,这些看起来困难的环境,都是神在《爱》里面、《拣选》给我的。

 

第17节:【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  什么是【戴上救恩的头盔】?  【救恩】就是主耶稣救赎的恩典,要把这个当作【头盔】【戴】上;【头盔】保护的是头,就是你的心思。  有了【救恩】作为【头盔】、保守你的心怀意念,那么当【魔鬼的诡计】、【恶者……的火箭】就无法进到你的心思;即便进来了,不但没有伤害,反而会转换成恩典。  这就是【救恩的头盔】,把仇敌的攻击转换成为恩典。

 

《……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祂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参: 弗1:4)。  在这个宇宙被造之前,神就《拣选了我们》,然后要《使》《我们》、《成为圣洁……》;请注意这个《使》、是个动词,表示《拣选》是起头,《使》就是生命操练长大,《成为圣洁,无有瑕疵》乃是结果。  别人都是挑你的《瑕疵》来攻击的,今天我们正在试炼的过程当中,有很多的《瑕疵》是必然的,所以必须经历【争战】,好能《使》我们《成为圣洁,无有瑕疵》。  弟兄们,神的《拣选》、不是出于恶意,而是《因爱我们­》的缘故,就《豫定》好一切的【争战】,要《使》我们成为《贵重》、《圣洁》,而不是成为《卑贱》(参: 提后2:20-21),而且这个《圣洁》是《在》神《面前》的,那是丝毫马虎不得,一点虚假也蒙混不了的。  所以不要听从仇敌的谎言,神的《拣选》是很伟大的,要《使我们在祂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

 

如果上帝来帮你挑选珠宝,你是听祂的、还是照自己的意思?  上帝叫你买祖母绿,你说:『祖母绿现在价钱又不好!』  结果买回来第二天,所有的珠宝都跌价,独独祖母绿价格飙涨。  我的意思是,神知道的事情、我们不知道。  你跟主耶稣一起到股票市场去,你是听祂的、还是听自己的?  神说哪一支会涨,你就买哪一只、就对了;有一个这样的神多好?  其实今世我们所遭遇的【争战】,就像这样,神叫你往左、你就往左,神叫你往右、你就往右,就是这么简单,于是这一生肯定成功得不得了。

 

儿子叫我不要参加他的演奏会,这个话、是神给我最大的恩典之一,是我一生中很大的《益处》,让我面对被伤害的自尊,必须承认、自己是一个给人压力的人;这是我必须面对的一件残酷的事实。  虽然是残酷的事实,但是对我生命的成熟,大有帮助;从那时候起,我努力操练、借着神的话改变自己,直到有一天,作妈妈的告诉我:『儿子打电话来只找你,都不找我讲话了。』  其实、严格说起来,我跟儿子的关系大幅改善,也就是这三个月。  这里有一个秘诀,就是绝不能让仇敌在你里面的控告得逞。  要知道,【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完全知道你的哪一根神经最敏感,牠专挑你最敏感的地方刺下去、叫你跳起来发火,于是你就把跟人的关系给拆毁了。

 

再讲我们家那只黄金猎犬,牠是我太太最爱的,关系好得不得了,叫牠『宝贝』;但是我跟那只狗的关系就不好了。  很奇怪,我这个人,小孩不喜欢、狗也不喜欢,还有,魔鬼也不喜欢我;好像不论我坐在哪里,都是百兽避疫的。  我坐在客厅,狗一定窝在距离我最远的角落,彷佛墙壁可以穿过去就好了,然后趴在那里,好像死了一样;有时候我看牠那个样子,真想发火,怎么养了一只这样的狗?  我说:『Goldy!  过来!』  牠一定过来,但是都不是走过来的 – 更不是跑过来的 – 牠都是趴在地上、蹭过来的;这样也就算了,一路蹭过来,后面就拖了一长线的尿,牠就吓到尿失禁。

 

对不起,我从来没打过牠,就不知道牠怎么那么怕我?  不只牠,所有的狗看到我都怕;有一次到朋友家去,他家的狗一看我来了,马上躲到桌底下去。  所以家里那只黄金对我的态度,实在让我非常挫折。  有一天、晚上聚会结束回家,那只狗一看到我立刻闪到旁边去;那时圣灵就跟我说话:『你实在没有基督的馨香(参: 林后2:14)。  假设你在地上遇到耶稣,到祂家里,你看祂家里的狗对祂的态度应该怎样?』  我说:『一定摇着尾巴、很高兴。』  圣灵说:『如果耶稣家里的狗一看见耶稣,立刻躲起来,你会不会怀疑耶稣的慈爱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会不会觉得耶稣有问题?』  圣灵又说了:『你要想办法对付这个事情,要跟狗改善关系。』  我就问主、有什么办法呢?  主说:『很简单,你就投其所好、就行了。』

 

投其所好?  那只狗最喜欢的就是狗饼干;家里的狗饼干都是我叫家人去买的,一大袋一大袋地买回来给牠吃。  从那天起,我决定只要见到那只狗,就给牠狗饼干。  第一天,牠看我手上拿着狗饼干,就靠过来 – 可是,牠一面又用非常怀疑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要喂牠吃毒药似的。  为了加强效果,我把一块狗饼干分成四片,丢一片、吃一口,丢一片、吃一口;总共两块狗饼干,分成八次吃,牠吃得很高兴。  第二天,我车子才开进院子,那只狗听见声音,就在门口等着了;我进门,看见牠的眼神仍然带着恐惧,但是尾巴缓缓摇摆,好像说:『你到底要干嘛?』  我又喂牠两块分八次吃的狗饼干。  第三天,我进门,牠就眼睛发亮、尾巴快速摇摆地跟着我,我又喂牠两块分八次吃的狗饼干。

 

就这样,从那时候开始,每次见到牠、就喂牠狗饼干。  本来跟妈妈跟姐姐坐在那里看电视的,一会儿妈妈摸、一会儿姐姐摸的 – 但是远远听见我的声音,立刻谁也不理了,跑过来乖乖等我进门,我就马上喂牠狗饼干。  现在,只要我在家,我太太怎么叫牠、牠都不过去;我坐在那里,牠就把牠的大脑袋放在我膝盖上 – 我太太在牠身上十年的努力,不如我一个礼拜的狗饼干。  家里这么多人,对那只狗而言,现在的我是绝对优势;只要我一出现,除了耶稣、牠眼里再没有别人,惟一看见的人类就是我,不管走到哪里,牠一定跟着我。

 

其实我对付那只黄金,跟对付儿子的方法是一样的 – 投其所好。  挑儿子的优点说、挑他精采的表现称赞;开口之前,我先思考要说的话,如果不能造就他,我就不说。  为什么不能作好人、说好话呢?  有一次在读者文摘上读到一段话,说我们对人应当心存仁慈,因为这个世界就像跑二十哩的马拉松,最后一圈还在场上的人,不论胜负,已经很值得奖励了;你不要再去挑剔他跑步的姿势了。  这是个辛苦的世界,当大公司的总经理、像非人的生活那么辛苦,作小公司的负责人、每天晚上也难得睡个好觉,爸爸在外面赚钱、很辛苦,妈妈在家里操持家务、也很辛苦,小孩子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也很辛苦,……。  世界、所有的人都活得很累,我们应当心存仁慈,在生活里尽量说些好话。  人总有优点;我的缺点很多,脾气不好、又……,但是,我也有优点的吧?  能不能也说点好的呢?  这样,在这个世界、是不是就能活得比较容易了呢?

 

请看、腓2:13 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  这就不是魔鬼【在】我们里面【运行】了。  今天我们在这里【立志】,要与我们的心和口立约,不要心存恶念、不甘、和火气,从现在起,要懂得欣赏神的安排、心存感谢,多说《造就人的好话》(参: 弗4:29),《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箴4:23)  要【戴上救恩的头盔】,千万不要让仇敌随意进出你的心思;让那进来的【火箭】、刺到这【救恩的头盔】时,就转换成为恩典。  神常常提醒我,一生中对我大有《益处》的,就是那年幼的儿子不懂事所说的真话 – 正因为年幼,他才会把真话告诉你:『爸爸,你可不可以不要参加我的演奏会?』  那把【火箭】厉不厉害?  射进来会不会冒火?  熊熊烧起、可以烧掉一片森林。  弟兄们,要【戴上救恩的头盔】,让仇敌射进来的一切恶念、控告,就在心思意念里转换成为恩典 – 在属灵上有好的操练,你这一生从此变成一个不同的人。

 

【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  【神的道】,就是【圣灵的宝剑】;当【救恩的头盔】将【恶者……的火箭】转换成恩典,随即回手再用神的话、给牠一【剑】,这是【圣灵的宝剑】,尽力多砍牠几下,到后来、牠也就不想再来找你麻烦了。  葡萄园没有警卫,大家都来偷;有了警卫,来一个、抓一个,来两个、抓一双,来十个、砍十一个 – 其中一个砍了两剑 – 牠就再也不来了。  于是,有一天见主的时候,主说 – 这次就不是我们自己说的了 – 主要称赞我们:『这《世界的王》在你里面,《是毫无所有》的。』

 

当《世界的王》在我们里面一无所有的时候,就能把好话说给身边每一个人听,让每一个人都得着造就。  不要小看这个影响力,效果是大得不得了。  弟兄们,【争战】是天天都有的,可是你对仇敌有没有还手之力?  牠只要一挑拨,你的怒气就起来了。  尤其姐妹最大的本领就是唠叨、念,本来人家不生气的,妳一直念念念、念到他生气为止。  嗯,坐在后面的弟兄频频点头 – 姐妹不要回头看。  我们作了基督徒,要明白仇敌对付我们,用的是【诡计】。  要能够向仇敌还手,必须倚靠主。

 

【你们要靠着主,倚赖祂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  倚靠主的提醒,鉴察里面是不是鬼在说话。  有些事情、我里面会有犹豫,不晓得该怎么做才是对的,就求问神;虽然有时候很久才回答,但是主总会给我们答案的。  比方圣经讲到格拉森那里有一个被鬼附的人,住在坟墓堆里,没有锁炼能绑得住他,因为他身上附了一个军团那么多的鬼。  主问他身上的鬼叫什么名字,回答说:《我名叫群,因为我们多的缘故》;有多少只鬼呢?  后来这些鬼要求主耶稣不要命令牠们下《无底坑》;看见没有?  鬼被赶了、要去哪里,得听耶稣的吩咐。  于是主就同意让牠们附到猪群身上,便整群猪都投到海里去、淹死了。  那时圣经说:《猪的数目约有二千》。(参: 太8:28-34、可5:1-20、路8:26-39)  可见至少有两千只的鬼,因为有些猪身上附的可能不只一只鬼。

 

那么《无底坑》是什么地方?  就是关锁邪灵的监狱;事实上将来撒但就要被关在里面一千年(参: 启19:1-3)。  就像我们的龟山监狱,只是关在龟山监狱里的都是像陈水扁那样的罪犯;《无底坑》里面关的,都是【属灵气】的黑暗天使、邪灵和污鬼。  事实上,这个格拉森人被鬼附的故事,告诉我们两件事;第一就是属灵的人可以靠着主、叫魔鬼退去,第二就是还可以奉主的名、叫牠下《无底坑》。  事实上还告诉我们第三件事;原来鬼最怕的,就是叫牠们下《无底坑》,只要关进去,从此再没有自由,只能等候永远的审判,然后就下《火湖》(参: 启20:11-15)了。

 

然而,主耶稣同意、不叫那些鬼下《无底坑》,让牠们回到水里去(另参: 太12:43),这件事情让我在赶鬼的时候、便有了犹豫。  因为当我奉主名赶鬼的时候,我不是叫牠退去,我是直接叫牠下《无底坑》的。  这样,我是不是太狠了?  怎么老叫人家下《无底坑》呢?  事实上,按照圣经、主耶稣虽然把鬼赶出去了,也的确没有叫牠们下《无底坑》。  因此,有一段时间,当我赶鬼的时候,就犹豫了、到底该不该叫鬼下《无底坑》?  于是我便只说:『我奉拿撒勒人耶稣的名,吩咐你退去,不可再回来!』  然而,在我内心深处却有一个不平安。

 

为这件事情,我想了很久,斟酌了很长的时间。  奇妙,有一天圣灵给我一个带领:『主耶稣是不会叫鬼下《无底坑》的。』  为什么?  因为这些鬼是神豫备好了、用来修理我们这些圣徒的,就让牠【在】我们【心中】【运行】,撕裂我们跟人的关系,做《偷窃、杀害、毁坏》的事(参: 约10:10)。  换句话说,这些鬼的被造,为的是要我们操练生命的 – 所以主耶稣不叫牠们下《无底坑》。  但是我们没有主耶稣的条件,所以只能赶快叫鬼下《无底坑》、那就对了,不然同一只鬼赶出去,又回来、那就累了。

 

想通了,从此我赶鬼,一定奉主的名叫牠下《无底坑》。  只要一察觉牠在我里面【运行】牠的【诡计】,就:『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叫你立刻下《无底坑》!』  弟兄们,邪灵来的时候常常是一群、不是一只的;你赶一只下《无底坑》,第二只随即补上来;再赶第二只下去,第三只又补上来;……魔鬼要挑战我们的信心,试图让我们以为祷告没有用 – 错了,绝对有用。

 

弟兄们,与仇敌【争战】,要认识【在】我们【心中】、有牠的【诡计】在【运行】;那是【属灵气的恶魔】。  所以我们一定要明白,基督徒随时都在打仗,应当下定决心,要好好地来打这场属灵的【争战】;用【信德当作藤牌】、【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倚赖】主耶稣基督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  并且,我们要彼此扶持、相互体谅,不要再被仇敌挑拨。  仇敌来,就是要《偷窃、杀害、毁坏》,而我们的己、加上愚蠢,就是自私,魔鬼就利用我们的自私,做各种破坏和拆毁的工作。  今天很多人都落在这种光景之下,就算家还没拆毁,你跟儿子的关系、跟朋友的关系、……一切原有的建造,却已经拆毁了。  要牢牢记住,【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感谢主,今天我们就分享到这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