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马驹进京记

(2017-05-31 21:21:50)
标签:

小马驹

河水洋洋

杂谈

分类: 妈妈日记
小马驹进京记

哎呀,一转眼几个月就这么过去了,好长时间没有给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打招呼了,小马驹在这里给大家请安啦!说起来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还真不少,让我一一道来。

首先是爸爸,他找到了一个新工作,这本来是一个可喜可贺的事情,妈妈却愁得不得了。为啥呢,这个工作不在墨尔本,而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要过去就必须搬家。爸爸妈妈为了这事儿商量了不知道多少次,总也讨论不出什么结果。后来还是妈妈比较有魄力,说,与其在这里空想,还不如过去看看呢!我一听,真是喜出望外,我还没有怎么出过远门呢,这次终于可以出去开开眼界,长长见识了。

“咦,说了这么多,你还没说去哪儿呢?”,这位看官,不要心急,你先站稳了,看看左右是不是有棵树或者电线杆子啥的,暂时先抱一下。我们呀,这次去的地方是京城,不过不是北京城,而是澳洲的京城堪培拉。哎,哎,哎,大家不要笑好不好!堪培拉小是小了点,好歹也是澳洲第8大城市咧,人口足足有三十几万呢!

爸爸妈妈好多年来形成一个习惯,不管去哪里,都喜欢开车去。按照爸爸的说法,自由自在,不用订票,不用看时刻表,说走就走,就像传说中行走江湖的侠客。当然啦,区别还是有一点的,那就是侠客们出门都不带钱,爸爸妈妈必须带着钱包才行。这次还有些小变化,以前爸爸妈妈出门都带着帐篷,看到什么山清水秀的地方就停下来住上一两天,爸爸说我的安全座椅太大了,帐篷放不下,这次出门只能住宾馆了。这让我有点小小的失望,想象一下,睡在璀璨的满天星斗之下,在鸟语花香的林间草地上醒过来,该是多么浪漫啊!

从墨尔本到堪培拉开车要一整天的时间,爸爸坐在前排开车,我和妈妈坐在后排,手拉着手,玩玩游戏(比如呀,我教妈妈数数,她数对了,我就鼓掌表示鼓励),吃吃喝喝,看看风景什么的。车子一会儿上山,一会儿下山,路边的草地一会儿是绿色,一会儿是黄色,草地上站着的一会儿是羊,一会儿是牛,一会儿又是马。到堪培拉宾馆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下了车,我左右看了看,到处都是黑咕隆咚的,只有远处一栋二层小楼,那就是我们要住的地方。仰头一看,哇,漫天的星星亮闪闪的,就像我摔碎的玻璃杯一样。这天晚上,我们胡乱吃了点东西就睡下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满屋子都是阳光,窗外的好多小鸟在叫。这就是我的堪培拉的第一印象。

爸爸妈妈后来决定搬家到堪培拉,做决定的时候爸爸还假惺惺地征求我的意见,我心知肚明,一句话也没说,爸爸于是就说我默认了(哎!等我学会辩论的时候,一定要把你辩得哑口无言,哼!)。爸爸妈妈和我在堪培拉又住了一个月的宾馆,每到周末就带着我到处兜,说是带我出去玩,其实目的是为了找房子,看了十几个地方,终于找到了一套全家都比较满意的:爸爸喜欢厨房,旧是旧了点,不过足够大,妈妈喜欢后院,虽然说不上精致,可是很宽敞。我嘛,最喜欢旁边马路对面的绿地,在上面跑来跑去的时候,感觉就像飞一样。

堪培拉的深秋很美,路边的树不是金色就是红色,地上落满一层厚厚的树叶,我最喜欢在上面踩一踩,哗啦哗啦响。城里的一家小饭店我也很喜欢,他们有一道菜是把小牛肉敲敲薄,裹上面包糠炸一炸,又香又脆。等上菜的时候,服务员叔叔会给我一个装满蜡笔的罐子,写写画画,时间过得很快。爸爸喜欢那里的一道三明治,妈妈每次都点意大利肉酱面,吃完总是说,味道还行,就是太咸了。

说着说着,树上的叶子也快落光了,堪培拉的冬天已经到了,天气预报说,明天清晨的温度是零下3度,看来我要把被窝裹紧一点儿才行。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