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桂香满园
桂香满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39
  • 关注人气: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纳雍 他的诗城

(2017-06-14 22:22:34)
                                    纳雍 他的诗城
                 

     收到他发来的邀请函,我还是有几分意外,这是一个诗歌的盛会,毕竟我不写诗,也很少关注诗,在我决意要去往那片对我来说充满太多不可预知的去处时,整个心思除了要见一见这位与我神交几年却未曾谋面的文友外,更多是带着一份外出游走的心情。纳雍这个名字一下随着我的思绪由陌生变得清晰起来,甚而开始想象起我们相见的情形。

  四月的雨总是不期而至,小城的熙攘沉寂在一片灰色的天空下,暗涌着一份诗意情怀。我怀着别样的思绪游离着,希望自己也能逢着他笔下的那份诗性,这样想的时候,心竟欢喜起来。去往枪杆岩的路上,窗外绿意盎然,群山巍峨俊美。独有一座石峰一直跟随我的目光,那是一座以一种决绝姿态独立的石峰,在天穹之下显得孤傲,我相信它一定是枪杆岩的风景,我无端猜测起它的过去与现在。就在我下车来抬头时,它又一次挺立在前方,那般坚定与不可动摇。后来才知,枪杆岩这个村就是因它得名。

   站在那间标注得有罗炳辉旧居的土屋前,我不敢太走近,一种近乎于萧索的气息席卷而来,虽说我对旧物有着天生的喜爱,此刻,当我对着这间土墙与茅草搭建的房子时,内心有一丝的悸动。遥想那风雨飘摇的岁月,这里的一山一水是怎样滋润着英烈们的灵魂,一草一木又是怎样被他们的目光温暖。这是一片洒满光辉的土地,枪杆岩在时空中见证他们一次次前行的身影。这里的人们将会一代代把枪杆岩的故事讲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我在一棵樱桃树下扑捉到他的微笑,那笑容跟他的诗歌一样从容,他眼里有着诗者的情怀,像一个纯净的少年。无论经历怎样的坎途,都会依旧抱有那份初心。我知道他曾离开这片土地,去经营他的诗歌与人生,一个人固守着对诗歌的信仰,《一首诗》的执着,他将家乡的符号幻化成字、排成诗。在字里行间舞蹈着诗意的灵魂,无半点低沉与落寞。他不断地写诗,写着家乡的大坪箐,梦中的鸽子花,我知道,他已将内心最圣洁的天地留给诗歌。每次收到他寄来的新作,我都会很正式地将书摆放在最显眼的位置,然后等一个阳光的午后取出来读。后来,他又回到这片土地,回到他的爱人、小孩、兄弟姊妹身边。在他告诉我已回故乡时,我知道,他的灵魂早已栖息在这里生根发芽。

纳雍,一个被人们称为诗乡的地方,这里的很多人一出生就被诗歌赋予使命,为了这使命,他们将诗歌的华丽与光芒,日常的烟火与纷争,都融进各自的骨髓。与诗守望、相拥取暖。

   当一曲《鸽子花开》响起时,我情不自禁想起他写的诗,“鸽子花一朵朵打开,春天变得生动起来。”此刻正好是春天啊!我还知道这里有条总溪河,总溪河边诱人的玛瑙红樱桃,惹醉了远方的诗人。我无缘见总溪河的水流向何方,去往何处。这条叫总溪河的河,跟这里的过往有着怎样的交集,给这里的村民吟唱过什么歌?还有那修建在万寿桥头的观音阁,在岁岁年年的时光中交替着怎样的宿命,这一切都有待时间来解答。

  看着把一首首诗绑架在总溪河上的诗人们,我在想,是总溪河的水孕育了这片土地上的诗情,还是这些诗情赋予了总溪河的灵性,我想都不是,是这里的人们有着一颗与生俱来的诗心,他们热爱这片土地的阳光雨露,享受着鸽子花的芬芳。这些从土里长出的诗歌,渲染了总溪河的时光,陪伴过他的花样年华。

  又是一个清凉的早晨,我就要离开纳雍了,我心中的鸽子花开在他诗歌的意向里,我此行无缘得见,还有那片叫大坪箐的湿地公园,也被他深深地用文字敲打。鸽子花是诗人们追溯这片土地远古的情结,大坪箐是他倾注生命的果实。这里的每一粒种子都是一首诗,在泥土里吟唱着,奔腾着,生生不息。

   在时间都安排好一切时,我必然是要以这样一种方式走近或离开。他的小城,无关风情与浪漫,只与诗意与情怀有染。在一片浩浩荡荡的诗歌方阵中,这样的离别也添了色彩斑斓的声色之欢。纳雍,别了,他的城,我的欢。



纳雍 <wbr>他的诗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