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国银河证券投顾付仲武
中国银河证券投顾付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106
  • 关注人气:10,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华社十问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一切都合理吗?

(2014-11-09 11:43:18)
标签:

股票

扇贝

獐子岛

冷水

最新价

分类: 财经新闻

银河证券开户请点击咨询  付仲武 13683062160

 

新华社十问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一切都合理吗?

来源:上海证券报

k线图一份突然来袭的巨亏公告把号称“国内海洋养殖第一股”的獐子岛[0.00% 资金 研报]推上了风口浪尖。市场难以相信:冷水团让超百万亩扇贝绝收,带来8亿元亏损。迷雾重重,疑团难解。真相究竟如何?新华社记者近日来到獐子岛,就市场关心的问题专访了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

一、冷水团能监测预警吗?

问:冷水团能预警吗?

吴:针对渔业的海上气象工作比较被动,大多监测预报暴雨、降温、台风等,一些渔业的风险没法识别,比如洋流、冷水团。哪里遭灾了出事了,谁也说不清楚。很多人也没有概念。

问:你们自己也做洋流监测,难道没有提前察觉到冷水团吗?

吴:我们虽然做监测,但没有高端的系统数据,海洋科学家都不能及时测出。北方冷水团是这个海域最重要的海洋气象,从历史上看也是对这边影响很大的一个海洋气象,贯穿黄海区域。但是,现在没有任何人监测。我们一家企业讲不清冷水团的事儿,大家都不明白,我们觉得很委屈。现在,冷水团说不清楚,底播增殖说不清楚,海洋牧场说不清楚。

二、为何其他养殖户没受灾?

问:附近的其他养殖户有没有受到冷水团的影响?

吴:冷水团这个事,应该找专家讲更明白些。

问:你们没听说其他养殖户的情况吗?

吴:我们有监测平台和数据,不应该说我们不知道海洋岛的情况。一开始我们也不知道冷水团就是这次灾害的主要原因,我们有监测平台,有科学数据,发现异常后就把数据提供给了海洋专家,他们根据他们的平台数据推测分析,判断是什么情况。

问:有人质疑,同在一片水域,别人的扇贝怎么没受灾?

吴:我们也不是所有水田都受灾,主要受灾区域在离陆地最远的地方。陆地附近就20多米深,受灾区域在40多米深,扇贝都在海底。

问:听说附近的海洋岛没什么损失?

吴:我们知道他们情况,是我们帮他们规划的,现在他们也要上市,还没成。

三、7.35亿元投入有没有?

问:大家质疑,獐子岛到底有没有7.35亿元的投入?

吴:这个百分之百有。

问:这个投入是什么概念?

吴:105万海亩,新海域每海亩7500个苗,老海域每海亩5500个苗,现在损失的苗每个8分钱。苗费、海域使用金、财务费用、看护费,总成本包括四项费用共7.35亿元。

问:总共投入苗的数量,你们算过吗?

吴:包括苗费等4项费用的损失,总共大概7.35亿元。

四、到底有没有播下那么多扇贝苗?

问:这么多苗,都是自己培育的吗?

吴:2011年这批苗,自己培育的占10%,从外边购买的90%;从旅顺、海洋岛、大长山、小长山这些地方购买,大都是当地渔民育成,我们集体收购。近年来我们也开始自己育种,并取得一定突破,自育苗比外面的价格便宜至少20%以上。

问:有人质疑,当年就没有播下那么多苗?播苗时有第三方机构在场吗?

吴:播种过程中都是自己公司的人,没有第三方机构在场。播苗一般都是70到100天左右。一箱一箱的小苗,开船出去,往指定区域倒。

五、为何一次性计提这么大?

问:为什么一次性计提这么大?

吴:我们发现没有了,就得核销啊。

问:这么大的量瞬间就没了,大家很难相信。

吴:在海底,死了大家都看不到。这个和农业的寒流很相近,比如大白菜,一股寒流,虽然马上就要收了,结果还是都不行了。

我要讲一下核销,100个苗播下去,我采20个就够本了,那80个核销了都没问题。如果没有这次灾害,按照我们过去的毛利率说,收入卖12个亿的时候,你们不会来问我,那么现在才8个亿的损失大家就都来问我?这个产业本来就是高产出、高投入、高风险的。投资者的钱都是老百姓的钱,现在亏了,老百姓跟着倒霉。我们都很疼。

六、隐性损失多少?  

问:假设这批货没问题,能赚多少钱?  

吴:正常情况下30%至50%的毛利,水域条件不同,产量也不同。如果亩产30公斤,我们就能保本。现在平均亩产40公斤。按照30%毛利来算,我们还有2个多亿的隐形损失在这里,就是即将的利润。  

问:那么连本带利,就将近11个亿的损失。  

吴:是的,你说的没错。

七、为何不是每季度都抽检?  

问:为什么在之前抽样检测没有发现问题?  

吴:我们有一个传统经验数值,100个苗,收成好的时候,能成活20个,收获16个。在成长的2、3年时间里,我们一年存货抽样检测2次,一般4、5月份一次,9、10月份一次。因为4、5月是产卵期,9、10月是高温之后,这是扇贝死亡最严重的2个时期。今年第一次检测还可以,而9、10月之后,发现很少,每亩2公斤,基本上没有回捕价值。如果打捞的话连船的油钱都补不回来。  

问:为什么不是每个季度都抽检呢?  

吴:农业有些听天由命的意思,其他季节没有那么必要去抽查。

八、盘点时会计师参加了几天?  

问:其他海产企业在播苗过程中有录像等监控手段,那么存货作为你们最重要的资产,你们应该是最重视的,你们怎么做的呢?  

吴:会计师只有在盘点的时候在场,他跟我们一起出海。因为受到天气等客观因素影响,会计师只能选几个点。我们选90个点,他只能跟几个点去盘点。我们10月这次大约花了一个月盘点,由于大浪等原因,会计师只有3天能下海去监盘。

九、以前有过类似灾情吗?  

问:以前有过类似的情况发生吗?  

吴:以前经常有小范围的灾情发生,但如果总体盈利,可以把受灾的小区域抹平,我们就不提了。但现在这100万亩大面积的,区域太大了,已无法摊销或平均了,必须要公告了。  

2011年公司利润扇贝占90%,风险太大,决定产业转型。目前有三大产业:海洋牧场、大洋渔业(加工贸易)、高原渔业(云南高原鲑鱼)。海洋牧场主要是扇贝、海参、海螺;扇贝比重正在不断下降,不能一品独大,否则风险太集中。2012年当时也尝试养鲍鱼,但遇到台风,造成1个多亿的损失,现在还在核销这个成本损失。

十、獐子岛会不会是下一个蓝田股份? 

 问:外面传言,大股东把钱挪用了,到底如何?  

吴:大股东是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是集体企业。  

问:有人说大股东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在做房地产?  

吴:对,他们在大连做住宅,还有商业地产。  

问:他们在本地涉及地产量大不大?  

吴:也不小,他们很多是通过股权质押融资,用股票质押给银行、信托、券商。这些事儿以及高管辞职等争议很大,我们不能理解。我们能够抗住这些压力,但很多人拿我们跟蓝田比,这没有依据,对我们不太公平。实际上我们的股东是老百姓,我们是老百姓的企业。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