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蟳埔民居及民俗文化保护的思考

(2015-06-28 11:25:10)
标签:

文化

烟波放钓

海上丝路起点泉州

浔埔风情

浔埔女与簪花围

分类: 文化义工

关于蟳埔民居及民俗文化保护的思考

 

          关于蟳埔民居及民俗文化保护的思考

 

                                杨新榕

 

    摘  要:蚵壳厝、簪花围、妈祖巡香日……组成蟳埔独特的民俗文化。蟳埔的民俗文化富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了解和研究蟳埔民俗文化和风土人情,对进一步保护其特殊民俗风情起到指导性的作用,蟳埔民俗活动丰富多彩,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如何重新认识和思考,正确对待在蟳埔古建筑和民俗文化保护过程中产生的观念碰撞,必须转变观念,与时俱进,坚持以人为本,挖掘蟳埔民俗文化的资源优势,加强对蟳埔社区的人文素质教育,大力弘扬蟳埔的优秀民俗文化。

 

    关键词:蟳埔 民俗文化 思考  挖掘  对策

 

    泉州素有“海滨邹鲁”之美誉,蟳埔独特的民俗文化自元明以后逐步发展,犹如一缕涓涓细流汇入中华民族滔滔不绝的文化长河。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蟳埔蚵壳厝、簪花围和妈祖巡香日等,它们作为蟳埔民俗文化最具特色的组成部分,有着强烈的地域性和群众性,凝聚了蟳埔群体力量的智慧。

    民俗文化是沟通民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反映民间社区和集体的人群意愿,并主要通过特定载体进行世代相习和传承的生生不息的文化现象,如服饰、饮食、民居、礼仪习俗等,是一种基础文化,是特定民族在历史实践活动中创造和积累的文明成果,它透出蟳埔浓烈而且独特的民俗文化底蕴。正确传承民俗活动,有利于服务于时代,服务于人民;蟳埔的民俗文化历史源远流长,从《西山杂志》到老人们的回忆,可以明确蟳埔的民俗文化发展于元明,昌盛于清,创新于现代。昔因蟳埔地处江海交汇处,晋江和洛阳江二江突出部,特殊的地理区位造就了蟳埔人世代以海为田,讨海、航运和滩涂养殖为业。由于特殊的生产和生活方式的需要,造就了具有蟳埔特色的民俗文化和海洋文化。其民俗资源丰富,岁时节俗、礼仪习俗、用品服饰等均有特色,自成体系;既有“泉州厝,皇宫起”,又有独具特色的的蚵壳厝,建筑别有一番风味,有独具特色的民俗用品,如蟳埔最具有特色的簪花围等,既有与众不同的婚娶习俗、也有多种信仰的神文化,有优美抒情民间曲艺文化,也有朗朗上口的童谣……通过对蟳埔民俗文化的考察了解,我们更可以从中去认识一个族群的精神内核。 

 

一、蟳埔村落的形成及历史沿革 

 

    据蟳埔老人会长黄荣辉介绍,历史上,蟳埔与金崎之间曾隔着一条七、八米宽的河沟,把蟳埔与陆地隔过,河沟里长年有水随海潮涨落,可行小舟,蟳埔人称为“龙船埭”。从《西山杂志》到老人们的回忆,可以明确的是,蟳埔在晋唐之际乃晋江入海口的一个小岛(海滩),经过800多年岁月变迁,蟳埔才真正连接陆地。这是因为蟳埔地处晋江入海口突出部,其外又有“枪城”(明鹧鸪巡检司)阻挡了晋江水流,蟳埔成了水流的缓冲带,而晋江历年洪水带来的大量泥沙沉积于此,“龙船埭”逐年变小变浅,直到清朝末年,金崎宁海庙和蟳埔间的河段被填平连成陆地。

    蟳埔早在唐宋时已开始开发,至今已有千余年历史。明代这里曾设鹧鸪巡检司(如今日的派出所一样的机构),又置铳台,以御由海入江之倭寇,而保郡城之安全。蟳埔村杂姓聚居,是汉族聚居地,但亦有人怀疑不属汉族,而是其他少数民族。最早是谁进入蟳埔呢?据《西山杂志》记载,元末明初时有一姓侯的人生前相中蟳埔“风水宝地”,死后葬于蟳埔海墘(其墓已不复存在,但墓碑乃在,高1.8米,宽1.2米,上书“明朝侯氏之墓”)。解放初期在“大階口”(地名)海墘发现二支“文笔”和一对“石马”,村里老人说,那是当大官的墓构件,估计是姓侯的墓葬,墓也葬在上面。侯家为了保护“风水”顾一个姓翁的为其守墓,并携带家眷安家落户蟳埔繁衍生息,至今蟳埔翁氏有十几户人家100多号人,翁氏“祖厅”虽破但比较完整,姓翁的墓碑“明朝翁氏祖茔”还在,因此姓翁的是开发蟳埔的第一人。之后相继有黄、郭、蔡、庄、谢、郑、许、王、吴、杨、陈、施、苏、洪等迁入居住,垦荒造田,从事农耕生计。现今人口从解放初期的2000多人发展到今天的7000多人,居住面积也从解放前的1.5平方公里增加至今天的2.9平方公里,是中心市区近郊的最大村落,其中黄姓所占人口最多,有人口5000多人,约占蟳埔人口总和的70%

    蟳埔地名也随着历史的变革几经变化,它最初名为“临江”,据传明朝大理学家朱熹在石头街“海印寺”讲学时,有一天顺江边来到蟳埔,见这里背有鹧鸪山,面临晋江水故名“临江”,这可以从始建于明万历年间的顺济宫(妈祖宫)山门上古匾“临江故地”上得有力的见证。

    蟳埔盛产“蟳”,而得名。历代以来从口语上都称“蟳埔”,只是在各不同时代,不同环境有所改变,文字写法也有别,如“前埔”的称法,见证在顺济宫内有一清顺治十八年立的碑文上《钦依泉郡水师都司刘公功德碑记》的署名中就有“前埔乡士民仝立”之称。之所以“蟳”写成“前”有二种可能,一是“蟳”与“前”闽南语谐音;二是蟳埔后面有个村落叫“后埔”。因为地理的区分,有后自然有前,故有前埔的叫法。真正从文字上写成“蟳埔”的是2003年村改社区后,称为丰泽区东海街道蟳埔社区。从文字写法和口语上的统一,符合蟳埔村情,贴切,名副其实。

    蟳埔解放初期也称“临海”。那时民主建政,蟳埔与金崎、霞塘合为一乡。取蟳埔古称“临江”的“临”字和金崎宁海庙的“海”字,合称“临海乡”。公社化期间沿用“临海大队”。

 

    二、蟳埔的民俗文化

    时代在进步,蟳埔人在其自身的发展进程中,并没有将其特有的民俗弱化、遗忘、甚至淘汰,他们不仅仅继承了,而且将民俗传统保护得非常完整,其中如最能体现蟳埔女特色的有“民主头、封建肚”,“簪花围”,“半夜出嫁”的婚嫁风俗,神崇拜文化如“巡香”,和具有特色的蟳埔谚语等等。

 

    1、“簪花围”。

    蟳埔民俗最具特色的莫过于蟳埔女的头饰。这种泉州人统称“粗脚头”的发式保留着中国古代妇女“骨针安发”的原始状态,与他地妇女的“粗脚头”不同的是梳法和发饰上的差别。旧时蟳埔女都在十五、六岁前结婚,所以从小蓄起三尺长发,在十二、三岁时学会梳头。梳头前先把头发涂些“茶油”,现在都用“芦荟膏”,然后理清头发再梳成一股,扎上“红髻绳”(红头绳),最后盘成圆髻,为不使发髻掉下,在发髻中间横穿一支“骨髻”固定。将各种应季鲜花串成一串串,然后戴在发髻上,把头发妆扮得“五花十色”,俗称“簪花围”,美名“头上花园”。所选之花,随季节不同而变换,像素馨花、玉兰花、含笑花,夜来香,菊花、粗糠花等等。遇有喜事,如结婚、生孩子、生日或重大的民俗节日,像妈祖生日都会盛装打扮,戴上三、五串鲜花,再插上金钗、金簪子、金梳子,及耳饰(俗称“戴丁香”)。从蟳埔女的耳饰可分辨辈分,不同的辈份戴不同的“丁香”。小女孩从五、六岁时戴圆型的“丁香仔”,结婚后换戴“秤勾型”的大“丁香”,当奶奶后改戴有耳坠的“老妈丁香’,这是外人识别蟳埔女辈份的区分。

 

    2、半夜出嫁。

    各地的婚嫁习俗不尽相同,蟳埔的婚嫁习俗更具特色,最主要的是保留了大量原始的,比如半夜出嫁的风俗。这种“半夜出嫁”出家的习俗,主要源于海上生产危险性大,为求平安以“神明”作为精神籍慰和寄托。结婚是大事,怕“生肖”相克,破坏夫妻和睦,也怕被人“做寇”(迷信说它可致人不睦,家庭不幸),为避免这些不必要的伤害,故而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门。新娘到夫家时,要关灯,新郎在新娘入洞房时要躲在门后不能直接与新娘见面,生怕“乐极生悲”犯冲,婚后第二天,新娘回夫家称“返尾”。“返尾”之后的十四天,新娘都是白天回娘家,晚上到夫家,但都要由新郎的姐妹陪伴到夫家,称为“十四日喊”,十四天后,新娘就可自由来回。

 

    3、民间谚语。

    蟳埔的民俗文化蕴含着丰富的文化知识,蟳埔人代代与海为伴,生活中离不开海洋,这无不体现在人们的生活中,如民间俗语,“肥蚵肥韮菜,不吃是你代(事)”、“鱼亏鱼肚(带鱼)好吃不分某(老婆)”、“成鱼市(鳃)鲳鱼鼻,好吃不放筷”、“正月蟳、二月虎,吃甲目凸凸”、“山顶鹧鸪姜,海内马加鲳”、“卜穿是绸裙,要吃是腊仑”,这些民间谚语将蟳埔丰富的海产形容得淋漓尽致。

    长年的海上生活,天天与鱼虾打交道,形成了蟳埔人语言的表达也常以鱼虾的外貌特征、船只的动态来设喻说理,如“咸水泼脸,摇橹大汉(长大)”,比如形容一个人丑陋,蟳埔人风趣地说:“虎鱼通天鲎壳面”、“虎鱼通天脸,返来无里,翻去无脸”,又如,男女相亲不满意就以“蟳看鲍涎,虾看倒弹”表示拒绝;如比喻人无大志,今朝有酒今朝醉常以“条鱼落鐤(下锅)畅畅死”来形容。以渔业生产来设喻某些社会现象的,如“摆面蛏、浸水蚵”、“一兼两顾,爬蛤兼洗裤”、“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造船起厝对半说”。有比喻有钱时不注意节约、无钱时受困扰的“有鱼呣吃头,无鱼“巴仑”喉等等。

    蟳埔渔民在长期海洋作业实践中,总结了许多大海与天气变化相关的气象谚语,比如谚语“初一、十五,日豆(中午)水”、“初三、十八大流水”、“初九、二三早晚甜(满)”、“初三十八大流水”“不惊七月半鬼,只惊七月半水”、“九月“叟驼水”(最大潮),十月小逢春”、“海雁飞上山,破裘桖来披”、“海雁飞落海,破裘恤来擦屎”等等都是蟳埔人长期观察大海和天气变化的经验总结,也是海洋文化在蟳埔的具体体现。

 

    4、特色风味。

  “蚵仔煎”是闽南著名的风味小吃。一提起“蟳埔阿姨”及“蟳埔蚵”,人们便联想到种海蛎。蟳埔人把山上的条石,杂石抬到海滩上,二条、三条架成一株,过了一段时间,石上会附生出海蛎来。(如万安桥就是利用海蛎固基法造桥的,至今仍可看见桥南渔民到那里削蚵)。由于蟳埔处于山海交汇的泉州湾入海口,水中微生物丰富,所以出产的海蛎特别肥美,著名的闽南风味小吃——“蚵仔煎”,就是以蟳埔蚵作为最佳原料的。 

  人们只要走进蟳埔,便可见家家户户门口,头戴鲜花的“蟳埔阿姨”,老、中、青、少妇个个腰系围巾,坐在板凳上,敏捷地用小铁锥撬开海蚵壳,一只只水灵灵的海蚵就剥出来了。她们把刚剥的海蚵,拌上鸭蛋(鸡蛋)、蒜叶、姜末、葱头、韭菜、薯粉,用花生油一煎,把香喷喷的蚵煎捧到客人的面前,哪个客人不乐开怀呢!

 

    4、宗教文化。

    蟳埔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生动体现了其历史源流和文化特征,透露出群体的共同心理、价值观念、思维模式。除了“簪花围”以及“半夜出嫁”的特异风俗,还有共同的神崇拜心理,像“妈祖”、“天后”、“玄天上帝”等等都是蟳埔人普遍神崇拜的对象。

    蟳埔人对妈神的信仰远超其他“神明”,并奉为本地“境主”。早在明万历年间(1573-1620)就建宫敬奉“妈祖”,数百年来,香火不断,长盛不衰。庙宇几经翻修扩建。由于对“妈祖”的崇敬,每年有四次较大型的祭祀庆典活动,三月二十三日妈祖生日庆典、九月初九妈祖忌日祭祀活动以及妈祖媚洲渴祖活动、其中以正月二十九日妈祖“天香”巡安活动最为隆重,已成为蟳埔独特的妈祖文化。

    “天香”古称“天香清醮”,是民间向“天公”祈求平安的一种活动,也是妈祖出宫巡视乡里境区,消除一切邪恶阴气,为家家户户“添香”祈求平安。“天香”这日,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渔船上挂满了五色彩旗,外嫁的蟳埔女儿回到娘家,妇女们穿上大红衣裳,头上“簪花围”更加艳丽多姿。上午十时,巡乡活动开始,妈祖被抬出宫门后,在宫埕上下左右摆动绕“火群”三圈,最后直冲“火群”一跃而过,开始沿境巡视。整个巡乡队伍绵延二公里,从后面远远望去尤如一条红色彩带,花一般的海洋。人的嘈杂声、鞭炮声、锣鼓声汇成强大的声流。妈祖所到之处,家家户户门前都摆“香案桌”,桌上排五果,香炉里三柱香,妈祖到时,信女跪拜,烧金放鞭炮。巡乡从十时开始至午后一时,整整三个小时。庆典活动延续三天,宫内供品也要摆三天,同时演三天大戏。凡本年度生“查埔”(男孩)、造新船、盖新房的家庭都要献上一把柴,晚间点燃成焰火。据说新婚夫妻从焰火中夹一炉火炭放在床底会生“查埔”(男孩)。

妈祖是蟳埔人的最高神明和精神上的藉慰,村里人凡有大事、小事如结婚、生孩子、造船、盖房子甚至外出谋生都要到宫内叩杯求签。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福建水师提督靖海候施琅将军奉令出师平台前,因天气不好,士气不振,据说有一日,施琅将军在秀塗一带检查练兵时,听说蟳埔有一座妈祖宫,特意入宫叩杯求签,保庇平台取胜,正巧抽到第十签,签曰:“皎皎一轮月,清风四海分,将军巡海岛,群盗忙前奔”。也许是妈祖灵应或许是巧合,天气果然转好,施琅将军挥师平台,全胜而归,并于康熙二十四年题匾“靖海清光”来宫敬奉,为妈祖宫增添了光彩,更显示妈祖的威灵。现匾悬地大殿正中。妈祖的“灵圣”远播海内外,先后有旅居南洋侨胞敬奉“灵扬水国”,台湾同胞敬奉“慈庇南天”匾额,更显圣一时。一九九八年三月被泉州市人民政府列为第四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二0一一年十二月被福建省人民政府列为第九批省级文化保护单位。

蟳埔是一个集佛教、道教、基督教及民间信仰为一体的综合信仰的典型,除妈祖宫(顺济宫)外,全村有各种宫庙十四座,像蟳埔富美宫、坎下王爷公宫、土地公宫、城隍庙、关帝庙、阿爷公宫、圣公圣妈宫以及阴公宫等。蟳埔人移居海外,往往也会把其民俗带往居留地,从而使外面的世界更了解蟳埔的民俗文化,特别是对于在台湾的蟳埔人,共同的信仰,共同的文化志趣,使得特色民俗成为看不见的纽带,连接着两岸同胞的心,这种认同感就是对传统文化的尊重和自己家乡的认同,从而进一步激发建设家乡的热情;同时,也将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展现给世人,为发展蟳埔特色民俗文化旅游业提供丰厚的资源。

    除此之外,蟳埔还有许许多多民间古老习俗,这里就不一一细说。 

 

    三、古建筑、民俗活动的保护

    

    既然蟳埔优秀的民俗文化有十分深远的影响,如何挖掘、整合、保护、弘扬蟳埔的蚵壳厝和传统民俗文化,提高蟳埔人的人文素质,这就成了应该面对的一个重要思考课题。

    像最代表蟳埔特色之一的蚵壳厝,随着年久月深风雨侵蚀而渐渐损毁,蚵壳厝已经所剩无几了,在慢慢地破败中,这其中有自然的因素,也有房屋所有人不善保护而造成损毁的成分在内,面对着古老的蟳埔蚵壳厝越来越少,四周林立的钢筋水泥小洋房也在逐渐地蚕食着势单力薄的特色建筑,蚵壳厝芨芨可危,所剩无几的它将何去何从呢?

    对于“蚵壳厝”的保护,不在于“蚵壳厝”实物本身,而在于对“蚵壳厝”建筑工艺的保存,因为工艺才是真正的非物质文化。“蚵壳厝”作为建筑工艺文化的载体遗存下来,时代久远,是蟳埔当地奇异的风俗。然而,较为简陋的“蚵壳厝”,现在的蟳埔人已经很少人居住了,他们大多另建新居搬出住到漂亮的新式楼房。没有人住的老屋,空荡荡的在等待着自然消毁,面对此情,每个市民都有享受现代文明的权利,不可能要求他们选择再去居住又旧又破的“蚵壳厝”。

    历史遗产需要修葺,需要维护,但目前的真实情况是,由于社区文博人员缺乏,经费不足,严重制约这项工作的开展,给古民居保护工作造成了一定困难。为保护这些历史遗产,据黄荣辉老先生介绍,要对古民居进行开发性保护,对于分布较密集,保护较好,具有典型性的蚵壳厝古民居建筑群,有关文化部门将根据其价值给予适当保存,列入历史文化保护区,并作为今后参观项目使其成为旅游景点。同时,对于无人居住的保存较好的经典的零散蚵壳厝,对于一些破败的,损毁严重无人居住的废弃民居,可以将民居中保存较好的,有价值的,有意义的民居构件如郡望、雕刻、吊筒、石鼓以及最具特色的蚵壳等收集起来,统一收藏管理。在建筑工艺及当地民间民俗文化研究方面,“蚵壳厝”有着独特的价值,有传承人继承保护,加大对古民居保护的宣传力度,增强人们保护古民居的意识。

    当今社会,由于多元文化的碰撞,相当部分青少年对这种传统的文化感情淡化,不愿意去接受,更别说去传承了,以至于有失传之虞。对此,我们应该充分挖掘民俗文化中丰富的现实意识、生活观的教育资源,加强在蟳埔青少年中确立对民族传统文化正确的价值观。

    创新也是传统文化的灵魂,是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一个没有创新的族群是没有希望和未来的。蟳埔传统民俗文化蕴含丰富的文化资源优势,作为每一个蟳埔人,每一个泉州人,都应该肩负起这种保护和传承的责任,与时具进,高度重视,不断对其民俗文化进行思考、学习、研究、挖掘。“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大力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加强对年轻人的人文素质教育,培育、提升年轻人的文化素质和精神境界。对此,蟳埔社区以及老人会,通过节日喜庆开展的民间歌舞、民间游艺等,将民俗传统文化的美有声有色、充满动感、自然流畅地演绎出来,使人赏心悦目,通过艺术手段来表现传统文化,让人们在这种传统民俗文化活动中,不仅得到身心的娱乐,还得到美的享受和熏陶,使优秀传统民俗文化适应新时代的发展要求,从而开创出蟳埔传统民俗文化的新局面。   

 

注:

:据《西山杂志》记载元明之际始有村落。清嘉庆年间出版的《西山杂志》记载:“前浦者,蟳埔也,三十七都渡头埔之浔尾焉,晋唐之际海滩也,宋时渐涸成陆地矣。其地指令三十六都临海铺之蟳埔也,元明之际始有村落”。

关于蟳埔民居及民俗文化保护的思考

关于蟳埔民居及民俗文化保护的思考

关于蟳埔民居及民俗文化保护的思考

关于蟳埔民居及民俗文化保护的思考

关于蟳埔民居及民俗文化保护的思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