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科幻世界中的心灵科学

转载 2018-09-02 11:45:57

       个人看过很多欧美科幻电影及部分科幻小说,国内的看得相对比较少,主要是前两年把大热的"三体"三部曲从头至尾看了一遍,但鉴于网上的评价把"三体"吹捧得过高,甚至于认为《银河帝国》都不能算是科幻小说这类论调,本人引出一些科幻文化来做一些讨论。       

       以下的讨论,对于如下小说或者电影可能有剧透:《银河帝国》基地七部曲,《三体》三部曲,《海伯利安》四部曲,电影《阿凡达》,《星际迷航》系列,《星球大战》系列,《少数派报告》,《2001:太空漫游》,电视剧《星际之门》系列,《危机边缘》,《人工智能》,游戏《星际争霸》。       

        在西方科幻史上,文明的发展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工具和使用工具的人,各种交通工具,如会飞的汽车,宇宙飞船、全息通讯、武器平台(侵略与反侵略)等,当前无法实现,然后由作者想象未来实现的,都无非是一种工具,不要认为把工具想像的多牛逼,就是真正的科幻,就是硬科幻,只注重描述工具的科幻就像某些好莱坞大片,只注重特效而没有内容的花架子。被奉为硬科幻鼻祖电影的《2001:太空漫游》,它的魅力仍旧在于展现一些隐喻的科学探索精神,以及对于未来的思考,在里面最开始描述的是一群猿人,而当一个猿人把一根骨头当作砸取食物的工具时,它无声的告诉观众人类进化了,后面展现的宇宙飞船、机器人都是未来工具的各种呈现。       

        但真正让我们心灵震撼的科幻,仍旧是把人类置于未来的时间长河和广袤的空间区域,去探讨各种爱情,人性,哲学,文明,给人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也就是说科幻最重要的仍旧是人,工具是绚丽的包装,科幻小说或者科幻电影毕竟属于文艺的范畴,而不仅仅是阐述未来的一个想象,所以它必须关注“人”,更何况下面介绍的一些科幻直接把人的精神提升到科学的层面,当然就现在而言它本身就是科学,只是比较神秘,以及有很多当前还无法解释的东西,或者无法用精准的物理科学、数学公式去描述,我想这也许是阿西莫夫在他的小说中将物理科学和心灵力学作为并驾齐驱的两门科学来描述吧

       阿西莫夫的《银河帝国》之基地系列奠定了西方科幻的基础:物理科学和心灵力学,尤其是后者“心灵力学”,其中《海伯利安》系列,《阿凡达》,《星球大战》系列、游戏《星际争霸》都受此影响,按阿西莫夫的描述,心灵力学是一门精神学科,以人为基本,涉及到的技术有“心灵交流”、“心灵感知”、“心灵修改”,以及盖娅星球发展出的“心灵共享”,作者还专门介绍了它与物理力学的区别,譬如通讯,物理科学需要借助通讯装置,并受到空间传输的影响,还可能被窃听,但“心灵交流”不会被窃听,可以在遥远的空间距离交流,并且在瞬间完成海量信息的交流,人的精神层面在当今还几乎无法用精准科学描述的情况下,然而作者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小说中就创立了心理史学,以及发展出了心灵力学(当然从小说的描述来看,心灵力学的鼻祖是古地球时期的机器人创建的),后来《海伯利安》四部曲描述了帝之虚中的人可以瞬间转移行星,以及人类最后不需要借用任何物理工具可以瞬间在星际中穿越,虽然里面没提心灵传输,但小说谈论了人在拥有此能力之前的心理历程,很显然这种能力属于精神层面的。题外话:《海伯利安》四部曲确实是有着非凡的想象力的作品,但个人认为其有两处糟点:1>作者花费了大量文笔去描述他所喜欢的英国诗人,而这对于作品本身其实没多大作用,但有一种把自己的喜好强加于读者的嫌疑,让人产生反感;2>普朗克空间内部的东西(不知如何称呼),刚开始把其能力吹嘘的神乎其神,到最后还是藏匿于人间需要被保护的对象,让我这种对武侠小说看多了,对能力对比度非常在意的人大跌眼镜。个人感觉在构思的严密度上不如《基地》系列;

       谈到心灵传输,这里就要提到游戏《星际争霸》,里面有一个种族“神族”,他们拥有“心灵共享“以及”心灵传输“,个人觉得这些都应该发展自《基地》系列的心灵力学。至于大名鼎鼎的《星球大战》系列,绝地武士的精神操作能力那也是继承了精神力学,在基地系列中,心灵力学可以修改精神,但不能操作实物,不过盖娅星球好像通过控制空间中的能量做功可以操作物体(在基地与地球中探讨过),而绝地武士通过心灵可以操作物体,但不能修改心灵,不过,话说修改心灵也确实太恐怖了,这相当于永久的心灵控制,在电影中相当于Bug级的存在,当然《基地》系列中的第一基地为了对抗第二基地的心灵能力,发展出了精神防护罩,有矛就必有盾。 

        另外一个有关人类的终极进化的思考,《星际之门》系列认为人类最后会随着精神境界不断提高,最后化身为掌握了宇宙知识的纯能量体,当然剧本作者考虑到这个超级Bug,给他们加以限制,那就是转化为纯能量体的升天体,是有组织的,组织规定,不容许个人去管低等生命的任何事情,哪怕是涉及到行星级别甚至于宇宙级别的生命灭绝,所以考古学家Daniel Jackson,在其他升天体的帮助下,也变成了升天体后,但显然他的精神层面仍旧没达到那种高度(话说提高精神层面就是漠视生命的毁灭吗?),当他看到自己的地球将要毁灭时,仍忍不住插手,最终被升天体组织踢出。游戏《星际争霸》中的神族的生命分为能量生命和物理生命,其实和《星际之门》有着类似的思考,当然《阿凡达》的群体意识完全是借鉴基地系列中的盖娅星球,但没有盖娅星球那么牛叉的跨越银河系的精神力量,更不用谈心灵控制了,要不然人类还没接触到就溃败了,也就不会有电影剧情的发展了。      

        谈到人类的终极进化,另外一部电影提到了人机合体,那就是《星际迷航》系列的开山之作:《航海家号》,这是一部伟大的作品,阐述了科幻的终极命题:人类的求知与探索精神以及对生命的终极意义的思考。当仔细聆听船员的对话时,有很多深邃的哲学思想让你去思考。至于那让人惊艳的结尾,让你在漫长的等待中终于有了收获,展现了出乎想象的结局以及生命的一种可能的终极意义:为自己设定目标并为之去追寻,获取探索的愉悦,试想我们很多人仍旧停留在让自己过上物质上的舒适生活的目标,还谈不上过程的愉悦,那属于精神上的愉悦,对大多数人是奢望。它的第五部《终极先锋》,讲的也是对未知领域的探索精神,其中也涉及到了一个冒充上帝的纯能量体,至于后面的重启制作,个人感觉完全是舍弃了《星际迷航》系列的探索精神,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动作片,或者是用科幻外衣包装的动作片。       

      至于《少数派报告》和《危机边缘》无疑又是精神科学的使用,其中在《危机边缘》里面讲到了一个科学家制造了一个不稳定的时间机器,只是为了回到过去,让他现在已经失意的妻子在过去能为他创造回到更久过去的时间机器,能重温那段更久的没有失意的经历,无数次的重回过去,他过去的妻子知道了那台时间机器对世界的危害后,他妻子在最后一次的过去时间段抹去了所有的公式,只留下了爱的一句话,最后那个科学家再也不能回到过去了。这个故事利用科学的原理,产生了不同于普通故事的相当感人的情节,这就是科幻的魅力,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

       对于精神科学的未来发展有两派观点,一个是《基地》系列中提到的,机器人,人类,以及最终的行星级的生命都可以发展到高度的心灵力学,另一派的观念则是只有人才能拥有精神力量,机器人是不可能拥有的,在《星际之门》中,当联网的机器人要毁灭整个银河系时,考古学家Daniel Jackson和机器大脑探讨机器的终极目标时,机器大脑告诉他,他们的终极目标是像升天人一样,拥有宇宙的力量,但Daniel Jackson藐视的回答:你们只不过是机器,是无法在精神层面上达到那种领悟境界的,至于《星际迷航》系列的《航海家号》中那个跨越了半个宇宙的未知生命体,拥有轻易摧毁整个星际文明的力量,也只不过是三百年前人类发射的一个探测器,由于受到外界机械生命的改造,最终不断的吸收知识进化,而拥有了几乎无限的物理科学知识,然而它的精神层面还仍旧像小孩一样,无法为自己设定新的生命目标,最终需要和人类合体,这样具备了人类的精神思考能力后,才会有了新的生命价值。这些命题就有回到了一个古老的话题,人和机械的终极区别在于精神层面,这也是很多科幻小时和电影热衷讨论的问题,在《海伯利安》系列中,人类领悟到了精神层面的星际跃迁,而拥有更强大的物理工具的反派机器人却做不到这点,而《基地》系列对此问题却持开放态度,机器人在精神层面也可以进化,最终达到和人一样的精神思想,在基地前传中的《迈向基地》中,谢顿的妻子朵思为了保护谢顿,违法了机器人三大强作用定律(使用了第0定律,但第0定律是弱作用定律,因为人类的整体利益的评判标准很困难),终于杀了人,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杀了人,令人感动的是朵思从未告诉自己是机器人,而谢顿仍旧爱她,更重要的是聪明的谢顿也猜到她是机械人,但从来没说破,阿西莫夫本来可以把这个故事写的更感人(譬如他可以把朵思的死去写成用于人类的“死去”,而不是用于机器的“停止运作”),但这是他生命的最后阶段,很多还是在他最后的时刻口叙,别人记录的,所以...。无疑《人工智能》那感人的最后时刻,也是因为机器人拥有情感,有一颗爱的心和一种执着的精神,很多年前看的电影,我仍然还记得最后的独白:“他们回到了美梦诞生的地方”,当然斯皮尔伯格借着外星人的口叙再次夸耀了人类一翻:人类拥有灵魂,可以用音乐/诗歌/数学等百万种解释阐述生命的意义。

       当然阿西莫夫​太在意他创建的机器人三大定律了,自始至终他的机器人都没有突破它,作者因此并没有创造出一个新物种:拥有心智的类人机器,虽然他的机器人小说中很多都探讨了机器人的心智问题(譬如拥有宗教信仰的机器人,拥有心灵感知的机器人,甚至于陪伴人类跨越两万多年的丹尼尔·奥利瓦,他创造了盖亚星球,拥有了人类无法企及的智慧和理解力,虽然在人类看来他几乎就是上帝了,但他唯一的目标仍旧是为人类服务,真是一个尽责的上帝 ),所以被定律禁锢的机器人永远不会成为独立的个体,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 也许从哲学或者艺术层面上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禁锢。

        有很多电影和电视剧探讨了机器人是否可以发展出自己的心灵,在我所喜爱的《星际之门》中,它们讨论了各种科学主题,但总体感觉人类对于比自己强大的机器人和未知生命体都有一种畏惧感,其中一个理由就是机器人的思想是程序代码,它是可以被修改的,所以可能被操控,因此才不安全,就像《9号机器人》中说的:机器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掌握机器的人,或者说:武器本身并没有威胁,有威胁的是握有武器的人,或者基于本文来说,工具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使用工具的心灵,但如果按照阿西莫夫的小说:人类的心灵也可以被修改,那么人类和机器人已经没有了任何差别,只不过心灵的载体一个是碳基化合物,一个是机械电子。而在《星际之门》中有一个情节,人类的精神被完全拷贝到一个外形和人类一模一样的机器上,而运行在机器上的这个人类思维还不知道自己是被拷贝的,除了反映更灵敏一些,其他精神层面没任何差别,当然它还探讨了当把人的心智移植到机器上后,有些人类思维选择欣然接受,而有些思维则几近崩溃的边缘,不过当一些人类思维习惯了新的机器载体后,从他们的角度来说,心灵的载体是否为碳基化合物也不重要了,当其中的女科学家知道自己的思维为机器载体后,只是苦笑了一下:“我终于有无穷的时间来搞明白科学原理”,而其中的一个思维的机器载体对另一个几乎要疯狂的拷贝思维机器说:“你可以先尝试着活几百年看看”,多么让人向往的几百年啊,但当你的思维拥有以往所有的生活记忆(包括你的爱人/孩子/朋友),而机器载体不能拥有他们,这些只属于被拷贝者(碳基载体)所有,这也让我们明白了部分机器载体为何会疯掉的原因,而另一部科幻电影《两百年人》讲叙了一个跨越两百年的机器人的心里历程,最终这个机器人为了自己的爱人,将自己的所有机器部件替换成人类的器官,放弃了永恒的生命,而追随人类的衰老逝去,这部电影已经明白无误的表明了人类和机器的心灵已经没有了任何差别,但它还是强调了心灵载体的差别,但电影的本意可能不在此,不过如果反过来思考,他的爱人不肯接收持续的器官移植而延续寿命,作为机器人的他采用了类似最为古老的殉葬方式:终结自身永恒的生命,因为没有爱的心灵是孤独而无法持久的。这应该是一部很优秀的电影,可惜我在知道了结果的情况下看,缺少了那份震撼,所以看好的电影一定不要先了解情节,否则你会缺少很多感动。

      上述讨论上升到一个哲学层面,有关人类尊严的问题,人不同于动物的本质是人拥有心灵,这是教科书的定义,现在创造了机器人,理所当然的,高贵的人类也认为机器人也不可能发展出心智,但真的如此吗?首先阿西莫夫不这样认为。

        对于人类个体未来的终极进化,欧美科幻更倾向于对人类本身进化的关注,并且精神层面领先于物理科学层面,在《星际之门》中介绍,几百万年前宇宙中有四大种族,其一是古人,最后通过精神幂想进化为纯能量体的升天体(怎么感觉有点像中国的佛家/道家的修行一样),其二是NOX,具有以人为基础的隐形能力/疗伤能力等,讲究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其三是Asgard,就是我们在外星人电影中常看到的小灰人,注重科技的发展,对自身的改造也是使用各种高科技基因技术,最终他们也是最悲催的,由于过渡使用基因技术,整个种族接近灭亡,所以有时欧美更倾向于人的自身进化发展。

        而对于人类整体的社会形态的终极进化,由于其内容太开阔,形式太复杂,很多科幻不敢涉足,而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则是一部探讨人类社会形态的文学。从西方的古典/现代哲学,到我们自身,也许每个人都思考过,究竟有没有一种社会结构:能让所有的人(或者绝大多数人)过着幸福的生活,而这种社会结构能一直稳定的存在?尤其是后者“稳定的存在”在中国古代封建王朝就是一个奢望。《基地》系列推出了谢顿计划,其中的第一基地在第一银河帝国即将衰亡时,负责收集和发展科学,作为建立第二银河帝国的火种,从而将人类文明的黑暗史从3万年缩少到1千年(在他看来,统一的人类文明政体是光明的,而无政府状态的或者充斥着战争的社会是黑暗的),隐形的第二基地则负责监督和纠正即将成立的第二银河帝国的各种错误,在谢顿认为,统一的政体是能给人类幸福的,但仍旧可能不稳定,这时就需要背后的力量保驾护航,这个计划看似很完美,但作者在《基地》的终章中否定了它,用盖娅星系的社会形态作为人类社会的终极形态,那就是在整个星系形态中,人类/动物/植物/星系中的所有物质的心灵共享,每个个体都是这个整体的社会生命形态的一个部分,并为之做贡献,所有的心灵互助,所有的喜悦共享,个体没有隐私,为了剔除人类个体固有的自我独立精神,作者在终章中花费了几乎所有的情节来探讨个体的独立性更重要,还是群体意识更重要;这点在游戏《星际争霸》的神族中也有类似的思考,其中的黑暗圣堂武士就是那群不想共享群体意识的心灵。这种主题的探讨确实太高深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也许根本就没有正确的答案。

        另外现在比较流行的美国漫画超级英雄电影,很多都是个人的变异导致出现了各种超能力,一般应该属于科幻电影,但一些太过于夸张,几近类似于中国的神话小说了。                 国内正是由于很多人不知道西方科幻非常关注精神科学,认为这些科幻想象不是科学,是伪科学,所以他们无法接受《银河帝国》、《海伯利安》,相反国内的《三体》则没有任何有关精神科学的描述,则被他们奉为硬科幻,是神作,个人认为《三体》确实也很优先,但在不了解西方科幻文化的基础上,妄加非议是不对的,《三体》第一部无疑是神作,对人/社会形态/哲学层面都有探讨,第二部属于平庸之作,第三部应该是为了应付出版,而草草了事,什么二向箔、物理武器、数学武器,除了对工具的夸张描写,完全脱离了科幻应给人的思考,里面更是诡异的提出在星球上能保持百万年信息的方式竟然是原始的在岩石上刻字,一个没有空气的死星可能做得到,但对于一个居人的星球我们想不到,尤其是第三部描写到了宇宙尽头,如果有一个新奇的想法,可能会给人对文明,对宇宙的终极思考,然而它却没有,在很多欧美科幻中,更高级的文明拥有更进化的心灵,然而三体中只有“黑暗森林”法则,整个故事好像没有探讨人的心灵进化,只有残酷的法则,也许这些只能归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吧。

      在西方科幻里面,特别强调什么级别的文明​才能掌握什么级别的科技(包括武器),就像经常说到的什么级别的能力才能掌握什么级别的财富一样,低等级文明掌握高级别武器,不是自我毁灭就是成为星际屠夫,仔细思考这其实很符合现实情况的,地球在突飞式的掌握了原子武器后,在没有很好的盾保护我们的情况下,地球人类的头顶上始终悬挂着达摩之剑,在电视剧《星际之门》里面,有一个升天体违背了升天组织的规则,当看到一个星球遭受了外星的攻击,并向该星球传授了制造星际武器的知识,这个星球赢得了胜利,但接下来的时间,这个星球在这个新武器的支撑下,准备发动对外的星际战争,最终升天体组织将该星球彻底抹除,那个传授知识的升天体则痛苦的徘徊在这个已死的星球表面,经历着无尽的岁月。一个文明的心灵进化和科技同步发展,这才是一个文明的正常发展道路,否则就如同《三体》中描述的野兽行为法则,只有毁灭。

      经常看到网上的一些文章比较超级英雄哪个厉害,哪个弱,《三体》中哪个文明更厉害等等,但我们不能纯粹把玩游戏比武力值的方式用于评判科幻文艺,目前漫威的几部超级英雄电影已经逐步丧失精神内容了。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ParkerWu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179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