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中国经济改革4.0版将确立增长新逻辑

2013-11-11 17:37:56评论

中国经济改革4.0版将确立增长新逻辑

章玉贵

 

以增量改革为特点的渐进式改革在逐步完成支持上一轮经济增长的历史使命之后,中国下一轮经济增长的支撑条件,是政府干预边界的厘清之后竞争性市场体系的全面确立;增长动力则来源于民间营商禀赋的全面迸发,以及内生性技术进步与人力资本的提升。

 

中国改革开放35年来形成的增量改革或许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成为历史。

梳理35年来的经济改革史,笔者认为基本上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即从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到1993年的十四届三中全会,在这15年间,中国确立了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部分还原了企业作为市场主体的属性,对外开放的逐步扩大使中国得以分享国际产业转移的红利,国内市场体系的逐步建立以及对民间资本的逐步放开,共同构成了中国经济年均超过9%高速增长的基础性条件,这是中国经济改革的1.0版;第二阶段即从1993年的十四届三中全会到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在这8年间,中国确立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让市场逐步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发挥对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国有企业也在转换经营机制过程中向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革方向迈进。尤为重要的是,中国终于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大背景下通过加入WTO嵌入到国际经济与贸易价值链分工中去,以期通过扩大开放来倒逼市场竞争。这是中国经济改革的2.0版;第三阶段即从2001年的加入WTO2012年的十八大召开。这11年间,中国在逐步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础上,确立了科学发展观的新思路,中国经济也在全面参与全球经济竞争中迅速成为主要经济体。中国将经济规模从2001年排名世界第7为的1.3万亿美元做大到2012年的8.3万亿美元,跃居世界第21年间,中国也就将自己的贸易体量做大到全球第2位。以数据来看,2001年,中国的货物进出口总额为5098亿美元,其中出口总额为2662亿美元,进口总额为2436亿美元,进出口排名均居世界第6位。到了2012年,中国出口额排名第一,为20498亿美元,美国以16120美元位居第二,昔日世界第一出口大国德国则以14920亿美元排名第三,曾以贸易立国的日本,去年的出口额为7929亿美元,仅相当于中国出口额的39.2%。可以说,过去这11年,业已迈入深水区的经济改革,尽管没有获得根本性突破,但国家充分利用了入世红利、人口红利与国际产业转移红利,迅速做大了财富蛋糕。这是中国经济改革的3.0版;而第四阶段,就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开启的新一轮改革周期。

此轮4.0版的经济改革,从其承担的历史使命来看,笔者认为一点也不比20年前的十四届三中全会的使命小。毋庸置疑,中国经济改革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就,中国也在经济转型与制度变迁中对主流经济学有新的贡献。例如,中国以国有企业改革为中心的经济体制改革某种意义上印证了渐进式改革的可行性与合理性,以及提炼出了转轨国家产权改革的逻辑。中国的改革让世人知道,尽管产权明晰非常重要,但并非促进经济发展的唯一的,也许不是最重要的一个制度安排,它是一个内生的制度安排,只有当市场经济其他的制度有了相应的完善的情况下,产权本身才会内生的明晰化,从而进一步促进经济的发展。而在一个有效政府的引导下,国企不仅可以适应市场化,也可以在市场竞争中构筑新优势。可以说,中国以渐进式改革为特征的经济改革为世界范围内的相关改革提供了极具价值的研究样本。关于这个样本的研究丰富了现代经济学的研究视角,也由此得出了新的结论。只是应当看到,当渐进式改革周期业已结束,原先的改革支持者成为巨大获益者之后,新一轮改革的阻力就来自于这些既得利益者。在新旧体制转换过程中,依然强大的旧体制遗产不仅没有得到清除,反而成为实现经济发展模式转变的主要障碍。特别是在现有的政绩考核体系下,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恐怕也难以得到有效遏制,那些投资规模大,见效快的重化工业项目一直是地方政府的偏爱。物质生产部门的扩张效应使得地方政府对提供公共品的热情一直不高,而且政府对于提供公共产品的支出责任呈现过度下移趋势。加上利益集团的游说,很容易造成地方政府公共政策的急功近利和短期性,政府为了短期的社会稳定而牺牲经济转型的大局。另一方面,政府在推进市场化改革方面仍然是不彻底的,尤其是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进展缓慢,已经成为经济迈向内生性增长的最大障碍。

以增量改革为特点的渐进式改革在逐步完成支持上一轮经济增长的历史使命之后,中国下一轮经济增长的支撑条件,是政府干预边界的厘清之后竞争性市场体系的全面确立;增长动力则来源于民间营商禀赋的全面迸发,以及内生性技术进步与人力资本的提升。

诚然,市场是有限的,有效市场假设早已被证明为是古典经济学色彩浓厚的“黑板经济学”,市场失灵是真实经济世界里的常态,即便是有限市场也不一定都是有效的;同样,即便是世界上最强大最具动员力的政府,也不要在市场运行中试图证明自己是全知全能者,要比市场聪明。经验早已证明:经济行为由企业和居民根据市场信号来做出,往往要比政府的决策更稳妥;政府的作用不在市场内,而在市场之外界定和保护产权,保证合同的执行。

政府必须异常清醒地认识到:经济增长从长期来看应是一种内生性的选择,依赖于市场主体基于既有的约束条件追求成长空间的持续扩大。而从宏观经济政策的目标来看,尽管适度干预是避免市场失灵的必要条件,但充分调动各有关市场主体的积极性才是保持经济增长的最为关键的环节。政府不可刻意追求在经济增长中的显性角色,而是创造条件扩大企业在市场中的行为空间。而有效的政府干预,从经济发展史来看,一是对经济与金融危机的管控,即管理预期,二是在经济面临恐慌时发挥“稳定器”的作用,三是通过财政与金融杠杆,消除系统性经济风险,化解经济泡沫。换句话说,政府只应在市场无法弥补自身缺陷时才进场干预,而不能将干预发展成为常态。否则只会被证明比市场愚蠢,进而破坏市场秩序,抑制经济活力。

往昔教训自当镜鉴,仰赖投资和出口的经济增长模式既已被证明为效益不彰,风险巨大;那么,即将开启的4.0版经济改革亟需建立一种能够使经济保持活力的增长机制,从而保证市场主体的营商禀赋得到持续有效的激发,以制度改进和技术创新引领经济增长方式转变。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