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菊花醉2011
菊花醉201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879
  • 关注人气:2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远方诗刊》2017年创刊号【李元胜的诗】

(2019-11-07 18:13:36)
标签:

转载

[转载]《远方诗刊》2017年创刊号【李元胜的诗】

         李元胜,男,四川广安市武胜县人,1963年生。诗人、生态摄影师。1983年毕业于重庆大学电机专业。现为重庆文学院专业作家,重庆市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诗歌委会委员,出版《无限事》等诗集10余部,曾获鲁迅文学奖、人民文学奖、十月文学奖。




                 █木叶(外八首)█                    
                       李元胜

弯曲着,轻轻含在口里
你听到的不仅仅是香叶树的声带

坡上的玉米叶,沟里的火棘叶
高山湿地的无边际草叶
都交出了自己苦涩的声带一片树叶和一个人的相遇
如此逼仄,也如此辽阔

云贵高原以最后的延展之势
俯冲下来,穿过他
并把沙哑的部分,留在他的声带上
2017.8.18


                  █黑丽翅蜻█

沿着田间小道,黑丽翅蜻稳稳地飞着
小道向左,它也向左

习惯于这样的丈量
人间的道路,在它们翅上纵横交错

它们宽阔的后翅
满载黑色金属,仿佛源自另一个世界

习惯于,跟踪拍摄黑丽翅蜻
它向左,我也向左

在屏幕上,无数张照片串在一起
像一座发着光芒的黑色运输带

习惯于这样的搬运
如同我们,永远不知搬运何物

来的世界,已经遗忘
去的世界,一片苍茫
2017.8.19


            █赤基色蟌█

雄性的赤基色蟌飞起又落下
性别在翅膀一角耀眼地红着
它扑向自己的倒影
却永远无法把它带到空中
这奇怪的结果,让它一再尝试

雌性早就看穿了这一切
昔日的深涧,已成危险的人间
她删去了红色,不再游戏
一有响动,立即隐身于悬崖高处

像一个倾慕者,隐身于哈佛大学茫茫书架
低头看着抒情中的希尼——
他在英语的水面,一再降落
试图抓住自己的倒影


             █忆西湖█

还记得,骑着自行车
从漫天黄叶的灵隐寺下山
我们张开双臂,那一瞬间
倾斜着的西湖
像一个微微发光的漏斗

很多年了,不再骑自行车,
也很少张开双臂,只是默默喂养着
用经历过的倾斜群山和城市
用那些追悔莫及的时刻

又一次,在西湖边坐下
我们聊天,辨认彼此的锈蚀
谈论到各自喂养的小湖
一切突然安静,就像
有什么重新穿过我们
悄无声息地回到湖水之中
2017.8.27


                 █蒙顶山下饮茶记█

我举起的茶盏,让四川盆地微微向西倾斜
蒙顶山从席间重新升起
我们之间,隔着无数场不甘心的夜雨
都是千年雕刻之物
我,一个尘世里倾斜的人
披荆斩棘已久,伤口里汲水已久
一切似乎远未完成
来吧,蒙顶山,和我一起倾斜
倾倒出更多的井水或万古愁
人间略苦,我们仍欠它一杯甘露
20170927


               █龙潭湖的傍晚█

整个下午,都伸长脖子观察昆虫
把自己缩小,再缩小,努力挤进更小的世界

无论多么小心,我的加入
还是带来了无数风暴和悬崖

捕食者失去猎物,萤火虫逃出升天
一个多出来的家族惊魂未定地飞过了湖面

两个世界互相重叠的瞬间,通过某些间隙
同样,一定有什么深深嵌入到我生命中

啊,那些不可知的风暴和悬崖
我已经很多了,也不在乎拥有更多

又一次,我被重新组合。还好,多出来的萤火虫家族
将照着龙潭湖和我的茫茫余生
20171009


                █容器█

只有从未离开故乡的人
才会真正失去它
16岁时,我离开武胜
每次回来,都会震惊于
又一处景物的消失:
山岗、树林、溪流
这里应该有一座桥,下面是水库
这里应该是台阶,落满青冈叶
在陌生的街道,一步一停
我偏执地丈量着
那些已不存在的事物
仿佛自己是一张美丽的旧地图
仿佛只有在我这里
故乡才是完整的,它们不是消失
只是收纳到我的某个角落
而我,是故乡的最后一只容器
20170601


               █天色将晚█

我有一个忘年交
很多年,在嘉陵江上修建大坝
很多年,建造悬崖上的公园
在公园最高的地方
他还有了带露台的住宅
那应该是看湖最好的地方吧
我经常设想:从露台上俯身向下
一生高低错落,尽收眼底
那该是何等气象万千的黄昏
终于,有机会去拜访
置身于想象了很久的露台
有点震惊:密布的灌木让它像一口井
天色将晚,他也体态臃肿
似乎无心回忆,也无心观天
看起来,一切都不适合俯身向下
20170602


                █形同虚设█

我想起了另一件事
曾经有一群犯人住在悬崖上
那里山水迤逦,对岸风物伸手可及
但他们眼前只有高墙
塔楼上,始终有一个哨兵
他也背对着风景
紧盯着院内,两眼一眨不眨
有时我们是犯人,有时是哨兵
那又如何,很多的一生里
命运不曾提供一次眺望的机会
高处无意义,风景也形同虚设
20170602

 
                  


——————本组诗刊发于《远方诗刊》2017年11月创刊号




有稿费,快递样刊的
《远方诗刊》投稿邮箱:
yuanfangshikan0826@163.com

投稿请附上:
        详细地址、
        手机号、
        银行卡信息、
        简介等。

书画(免费刊登)稿件投递:
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万盛街道建安南路113号3幢2单元402室  文也  135 4198 2267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