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医院裡的戀情之5(小說).整形医师的阴谋

(2012-11-19 12:17:17)
标签:

等我

小手术

模样

手术台

部分

杂谈

分类: 医院裡的戀情

《整形医师的阴谋》 张国立

 

 「手术没想象得那么可怕啦,」黄医师对着坐在对面的CoCo说,「我会从口腔内的下牙龈动刀,外面看不到伤口,三天之后开始复元,顶多三星期,你就能拆下外面的固定器了。」

 CoCo隔着桌面装腔作势挥出娇嗔的一拳,

 「要是我痛,你就倒霉了。」

 黄医师笑着指指X光片,

 「放心,用硅胶垫长你的下巴是小手术,你看,下巴要是长一公分,马上变成瓜子脸,连嘴唇都不会再这么厚。」

 「反正我是你的人,弄坏了,你一辈子都别想过好日子。」

 CoCo拿起她的香奈儿包甩了两下,黄哲明起身凑上他的嘴唇,波,好大一声。

 「又去逛街?你不是说要开始上英语课吗?」

 「不关你的事,你下班前我一定到家。」

 说着CoCo已转身离开诊疗室,门外穿粉红色护士服的薇薇起身朝她鞠躬,

 「夫人慢走,要替您叫车吗?」

 CoCo没回答,径自走到自动门前,忍不住又朝门旁的大镜子照了照正面,再转身照照侧面,嗯,就是下巴短,年轻时不觉得,大家都说她圆脸可爱,现在不行,稍微一缩马上变成双下巴,看了就恶心。明明不到五十公斤,就这下巴,让她常被笑是小胖妹,这次一定要整好。

 第一次整形是割双眼皮,同一医院整形科的黄哲明在候诊室里认识CoCo,那时黄哲明劝她可以打打脉冲光,去掉额头的智慧纹。最初只是想争取一笔生意,没想到两人挺谈得来,就这样从美容讲到美食,在餐厅内黄哲明望着对面的CoCo,恍然似曾相似。到底她像谁?

 不重要,那时黄哲明已感情空窗了三年,小雯受不了他一天十四个小时待在医院,分手前曾这么指责他:

 「我在你的人生排行榜里,究竟排第几?」

 不敢回嘴,可是他私下算了算,医院的工作第一,院长第二,病人第三,老妈第四,网球第五,说真的,女朋友顶多只能排到第六。像他这种男人,也许不该再谈恋爱?没办法,整形在医界被视为旁门左道,但其他科的医生不明白,整形的仪器、材料、手术方法天天都变,若是不花功夫,很快会被淘汰。

 又有新邮件,一家仪器进口公司请他周六去试试新的削骨机,看数据,能用雷射磨掉颧骨一公分的厚度,不去学学不行。

 黄哲明收拾一下桌面,将一些零碎的东西扫进抽屉。正中央的大抽屉底仍贴着那张泛黄的相片,钛金属的鼻子丈量尺、笔、零钱、记事的纸张,全落在相片上。

 

 CoCo对她的新下巴满意得要命,在微博上不停向朋友宣传,说这是她最漂亮的时候了。看着屏幕上的CoCo新模样,黄哲明摸摸自己的下巴,嗯,下巴尖了,脸也拉长呈鸡蛋形,以前CoCo的婴儿肥彻底消失,变得成熟也更有女人味,可是,还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大学时选的是外科,老师原本期待他走向心脏外科的路子,说换心手术目前仍不够成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出了学校进医院才明白人不能太理想,终究得向现实低头,心脏外科离不开大型医院,每个月等着领死薪水,加上两个学长的劝说,黄哲明就转往微整形外科。

 「你的手巧,心静,」大头学长说,「看你接血管的精准度就知道,到我们美容界来,保证轻松得意。」

 有了房子,有了车子,有了妻子,更有了银子,若是仍在教学医院,可能到今天仍只有住宿舍的命。

 转做整形外科,那些技术上的事情好办,难不倒人,唯独美学部分,以前学校里没教,黄哲明去旁听了一学期的美学,听得脑子几乎冒烟,美学那套与医学根本逻辑上就不同。也不是没有收获,学到了比例、分配,还有,突出缺点使它成为优点是现代美学的大道理。教授曾说:

 「把你们接触过的美,不论绘画、雕塑,打印出来贴在墙上每天看,久了,你们自然能看出其中的均衡的美。」

 啊,看出来了,CoCo成天减肥,瘦下来很多,一六五的身高,体重不到四十八,搭配上新的削尖脸蛋,带着点古典气质,她将头发一边削薄剪短,又有庞克的前卫感觉,如今只有一个地方不搭,她的胸部。第一次发生关系是在黄哲明的新屋内,什么家具都没,倒是地板打得光亮,加上角落的一盏苹果造型的灯散出微弱、忧郁的丁点亮度,使他和CoCo不知怎么便在地板上开始。十二月初吧,迷惑于CoCo身体传来的高温,迷惑于她突出的胸部,两年多的改造下来,为什么她的胸部反而碍眼?

 缩胸,如果从D罩杯缩到B最好,起码也得C,这样更灵巧,有奥黛莉.赫本与王菲的风采,不过CoCo大概不会答应,她以那对胸部自豪。

 说服她。想到CoCo缩胸的模样,黄哲明不觉血流加速,这是他转做整形外科以来最兴奋的一次。

 

 CoCo终于同意躺上手术台,黄哲明完成他完美的工作,等着两星期拆线后的成果。他踏着华尔兹舞步滑进办公室,白板上贴满他画的CoCo手术后的身材比例线条图,和香奈儿的设计大师拉格菲尔德比,也差不了多少。

 忽然黄哲明小跑步到桌后打开抽屉,扫开堆在里面的杂物,小心撕下底层那张旧相片,是个女人的全身照,他拿着相片看了很久,很瘦很细长的女人,依稀能见她拉长细尖的下巴露出微笑。

 他将相片贴在白板上素描画的最左边,伸手摸摸相片中的人,

 「小雯,等我两个星期,拆线后,你不会再离开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