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医院裡的戀情之三(小說).汪爸和汪媽的處方

(2012-11-09 19:32:27)
标签:

小s

老汪

诊疗室

威而钢

捷运

杂谈

分类: 医院裡的戀情

《汪爸和汪妈的处方》    张国立

 

 汪爸和汪妈趁着天气好,两人搭了捷运去医院,他们都六十多了,可是身体依然健康,到医院去不是为了生理方面的问题,而是,心理。

 一路上汪爸都兴冲冲的,甚至拉起汪妈的老手──不,仍保养得很细嫩的小手,过马路时汪爸体贴地搂住汪妈的肩膀。按理说老夫老妻如此亲密,汪妈理应偷笑在心头,不过只要路人留意,会发现当汪爸的左手搭上汪妈的肩时,那件桃红色小棉袄的肩头发出细微的颤动,似乎想躲开那只手,似乎想,想──想朝前冲出去,逃跑。

 汪爸已预约好,进了医院便先去抽血、验尿、量血压,然后吹着口哨拉汪妈的手在泌尿科门诊的候诊长椅上坐下,两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电视上,不过如果周围的人细心点,或无聊点,也许会注意到汪妈的两只手始终在大腿上相互捏揉,先是右手姆指和食指捏住左手的食指,接着右手掌抓起左手掌的手心。当汪爸对着屏幕里的小S大声笑时,汪妈则紧绷着脸皮,喔,她对小S倒没什么意见,而是她可能对一边某个男人偷瞄他的眼神,不安?

 汪妈虽已六十出头,任何见到她的人都会打从心底夸赞她顶多四十几,光是那光亮且几乎没有皱纹的皮肤,嫩得可以当日本料理里的生鱼片──用生鱼片比喻女人实在不雅,好吧,像刚起锅,刚剥去蛋壳,刚要送进嘴的鸡蛋,滑溜溜的,甚至能看见那层薄薄蛋白底下的蛋黄。

 为什么汪妈在医院内如此不安呢?两条小腿交叉在椅子下,这里,不能不提她的小腿,和刚起锅的鸡蛋也差不多,怎么说呢?如果瞪直两眼看过去,能看到雪白皮肤下面浅浅的、绿绿的细细血管。

 其实她对自己的相貌和身材多少年来都挺有信心,刚给她添了个孙子的女儿都掐着母亲的腰说,妈,妳都不吃饭还是怎么的?

 泌尿科第三诊门上的灯号亮起:11。汪妈用手肘顶了顶汪爸,轮到他了。汪爸拍拍汪妈的手,又吹起口哨朝诊疗室走去,年轻漂亮的护士笑着对他说:

 「汪妈妈不一起进来?」

 「不了,」汪爸说,「她说男人的病,不方便听。」

 许医师抬起近视眼镜后的眼睛,请汪爸坐下,他掀动计算机的画面,沈思地说:

 「汪伯伯,您身体不错,血压正常,依您的年纪,血压维持在一百、六十,很不容易。」

 汪爸得意地笑了,血压正常,血醣正常,既没心脏病,也没糖尿病,他犹豫了几秒钟,决定跟医生说出他来检查的原因,不过他问护士小姐:

 「能不能让我和许医师讲几句悄悄话?」

 护士笑笑走出来,她见到坐在长椅上的汪妈,便上前聊聊,

 「汪妈妈要不要顺便做做检查?」

 汪妈勉强挤出一点点的微笑,这使她嘴角泄露了年纪的秘密。

 「我在妇科也挂了号,待会儿过去。」

 她们随便聊了聊,没多久便见汪爸满脸红光的走出诊疗室,他朝汪妈比出右手的姆指,汪妈白了他一眼。

 两人随即起身到二楼的妇科,上楼梯时,汪妈推了汪爸一把,

 「你先去拿药,我去检查,我们女人家的事,你不好进去旁听。」

 汪爸笑瞇瞇地点头转身下楼,忽然汪妈浑身一颤,这个死不要脸的老头子,大庭广众竟然伸手拍她的屁股。

 

 凡是女人都不喜欢进妇科,只生产那回,不能不躺在诊疗床上张开两条腿,难看死了,不过生孩子是一回事,都六十了还躺上去,是另一回事,丢人。女儿孝顺,替她打听清楚,

 「妈,这次妳一定要去,是个女医生,才三十多岁,人又亲切,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话是这么说,真躺上去,她还是恨不能戴口罩再进来。

 女医师在横在汪妈肚中间的布帘那头,不知拿什么冷冰冰的器具,朝她私处东弄西弄,很不舒服。一旁的小护士不停安抚她,

 「汪妈妈,忍一下,抹了凡士林,不会太痛。」

 她自己躺上来试试再说。

 检查倒是算快,汪妈下了床,整理好衣服坐下,见女医师挤起眉,

 「伤口不大,撕裂大约一公分,下回做之前先用润滑剂,要妳先生配合,一般的保险套虽然有润滑作用,还不够。有病人说眼药水的效果很好,不妨试试。」

 汪妈从没和人讨论过夫妻间房里的事情,她红着脸没回应。

 「要休息一阵子,每天晚上洗过澡擦点药膏,对妳先生说,一个星期内暂停房事。」女医师抬起头盯着汪妈看,「您先生几岁了?」

 「他比我大三岁。」

 「他该懂。你们现在多久做一次?」

 「不一定,十多年前一两个月才做一次,今年他退休,每天窝在家,两三天就要一次。」

 「嗯,」女医师敲着计算机键盘说,「停经多久了?」

 「好多年了。」

 「妳那儿有点萎缩,很紧对不对?」

 汪妈不敢开口。

 「除了润滑之外,」女医师说,「妳要放松心情,做之前亲热的时间长点,看看色情的影片也有帮助。」

 「看那玩意儿。」

 「小男生小女生是不该看,妳呢,和先生一起看看无妨,培养点兴致。」

 没再说什么,汪妈步出诊疗室去领药处找汪爸,咦,他人呢?跟他讲话的女人是谁?才上去,女人走了。

 「是谁?」汪妈没好气地问。

 「以前同事,她也来看病。」

 「什么以前同事,看你们笑成那样。」

 「不笑,难道哭?」

 汪妈心情更差,死老汪年轻时候就有女人缘,如今一把年纪,看来仍有吸引力?

 「医生怎么说?」

 汪妈没回答,她气嘟嘟地朝领药处去拿药。

 一小包消炎药,两条药膏。以前她那儿也伤过,休息几天也就好,这回换两趟车,花一整个下午来看病,就拿这点药!不行,她得和老汪好好谈谈,女人到这种年纪,本来就不太能应付房事,他别死不要脸,像头嘴角老垂着一串口水的种猪,都几岁的人了。

 这几天她想了很多,也不能全拒绝,这年头不是很多老男人还在外面搞什么黄昏之恋。老汪爱爬山,他们那群山友有好几个单身女人,尤其是花的,明明也五十多了,成天穿条短裙,脸上的皮拉得像面具,硬得能敲鸡蛋。

 两人走向车站,汪爸又伸手来握汪妈的手,这回她气了,甩掉那只做怪的手。

 一路上汪妈紧绷着脸,下了捷运换了公交车,终于到家,才进一楼的铁门,老汪又摸上她屁股,正要发作,却见老汪一手拎着药袋在她眼前幌,

 「小碧,妳看,许医生给我开了什么药?他说我检查合格,能吃威而钢,嘿嘿。」

 汪妈两腿险些一软倒在楼梯间,她撑着上楼,每踏一级台阶她都刻意放慢速度,怎么办?怎么对老汪谈?他高兴成那样。

 这些医生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孽,还给老汪开那种药,要死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