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医院裡的戀情之三(小說).急诊室里的外遇

(2012-10-29 19:41:18)
标签:

上海

小虎

急诊室里的外遇

餐盘

毛线帽

杂谈

分类: 医院裡的戀情

《急诊室里的外遇》  张国立

 

 儿子媳妇全在上海工作,周全是台湾隔代教养的支持者之一,

 「不能不支持,毕竟是自己孙子,总不能让他们带去上海,我一年才能见上一面。」他对医院入口处义工服务台的蔡小姐说。

 回到周全的时代,蔡小姐绝对是大美人,即使如今一头白发,梳到脑后扎个髻,配上依然细致滑嫩的皮肤和左嘴角那个酒窝,周全每天忍不住非得去聊上两句不可。

周全自认身体好得很,篮球打到六十岁,被个十四岁小男生撞了一下,复健三个月才罢休。退休下来最初两年改打网球,有次不慎伤了手肘,医生警告他:

 「周伯伯,不要打网球,改去游泳吧,对身体好,也不容易受伤。」

 谁说游泳不受伤的?才游两次,左脚掌扭伤,这回医生看着X光片怎么也想不透,是老婆多嘴,

 「年轻时候他叫周大力,做什么事都用力,夏天咬冰块,冬天咬栗子,咬得满口假牙,这回恐怕又是拼命用脚掌打水打出来的。」

 女人不说话,嘴巴会退化吗?

 伤了一掌一脚,成天只能陪三岁大的孙子小虎,比打网球更累。蔡小姐见到小虎就笑,她说:

 「这么大的男孩子,能让我们脊椎变形,却心情愉悦。两者选择,脊椎不如心情。」

 带小虎来医院,不可否认原因之一是蔡小姐,况且医院后面是公园,有溜滑梯,有围墙,让小虎发泄精力倒挺不错,免得留在家里当拆墙工人,吵死人。

 老婆再三交待,周全进医院全副制式装备,大外套、毛线帽、每三天换一个的口罩。丑,活像只杂毛大火鸡。走进自动门前,他先脱下外套,再摘掉毛线帽,不过蔡小姐叫他一定得戴着口罩,什么年纪大的人万一被感染,不容易好。周全进厕所对着镜子自言自语,

 「老,我就有那么老啊!」

 午饭后梳了头、抹了面霜,喷点古龙水,领小虎进医院,顶多能在公园陪半个小时,便一个人溜到蔡小姐那儿聊上十几分钟,心情好得很,哪来的老。倒是有次蔡小姐不在,他闲着无聊,坐在急诊室长椅上与等着就诊的病人一起看电视,看着看着居然睡着,是小虎把他叫起来,一看表,不得了,睡了一个多小时。究竟怎么回事,怎么可能睡得人事不知?

 小虎皮归皮,听话也听话,叫他只准在公园玩,不准出围墙,肚子饿了、想尿尿喝水,就来急诊大厅找爷爷,他倒听话,除了一次摔伤脚,磨破好大的口。嘿,在医院多方便,蔡小姐带着他们找医生,消了毒,抹了药,小虎不照样活蹦乱跳,要是在家,不把他奶奶忙上半天才怪。

 天气冷的关系,最近老在长椅上睡着,小虎回去告状,

 「爷爷爱睡觉,不管我,自己去睡觉。」

 「谁睡觉?不就睡了那一百零一次──」

 「爷爷骗人,他每天都睡。」

 这小子存心找打吗?

 「呵呵呵,老周,人老了要认命,打瞌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死要面子。」

 女人不说话,担心舌头会硬化?人家蔡小姐就不会这样,有回被她拍醒,见眼前有杯热腾腾的咖啡,周全接过杯子时使了坏,摸了那只手一下,蔡小姐没在意,

 「带孙子,一小时抵上班半天。」

 人家多会讲话,还晓得送来杯咖啡。

 「你完蛋了,」不知什么时候小虎跑来,「跟女生讲话,爷爷,你完蛋了。」

 完你奶奶个头──不行,他奶奶是周全的老婆。

 三口吞掉一个面包,灌了半瓶水,小虎又「嗖」地不见。蔡小姐招着手找周全说,她们义工年底凑了点钱,要替住院的单身病人加菜,问周全要不要参加?

 「一个人捐多少钱?」

 「不要钱,除夕那天每人送道菜来。你要是有心,先把菜名告诉我,免得大家送重复的。」

 做菜?这不是要人命,回去拜托老婆,她会不会摆起架子?

 「护士站算了算,大约有二十七个病人在院里过年,十一个没家人,不过要送菜就一起送,总不能歧视有家人的吧。」

 蔡小姐掩嘴笑起来,那枚酒窝还真好看。

 「吃我老豆腐,哪是酒窝,缺了两颗牙没去补。」蔡小姐笑得脸都红了。

 

 「喔,你要送菜给在医院过年的病人!」老婆瞪大两个眼珠子,女人呀,爱用惊叹号说话。「难得你想做件好事。炖狮子头,不过,老周,话先讲在前头,今年打扫拖地板,全归你,别想打混。在外面做好事,先在家里练习,好事不分里外。懂吗?」

 为什么要女人做点好事,总得要男人付代价?

 扫就扫,喂,小虎祖宗,我才拖过的地,你偏把球往上面扔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奶奶要你干的?搞死我,你们高兴?

 连忙几天,除夕当天儿子媳妇的班机误点,中饭没赶上,晚饭总该能赶上吧。两点不到,周全先发威把小虎训了一顿,叫他乖乖在家看卡通,这算是虐待儿童吗?老婆臭张脸,奇怪,骂我孙子,她不爽什么。

 提着一大锅白菜狮子头进医院,今天没门诊,大厅内全是义工,忙着分菜分饭,亏蔡小姐她们细心,餐盘上还贴着小红纸条,「早日康复」。见到周全,蔡小姐老远便喊:

 「这里,正好缺人手,你负责九、十一、十二病房,床号和名字都在餐盘上,送进去记得喊新年快乐。」

 没问题,戴起尖顶红纸帽,穿上彩色纸条缀成的背心,先将推车推进电梯上楼,再将每个餐盘送到病人床前。

 「十一号房的黄先生行动不方便,你把餐盘搁在他床头,待会儿我们有人会上去喂他。」

 行,不过就是当临时宅急便罢了。

 周全不仅送了三间房,他跑上跑下五趟,凡是女义工负责送的,全揽下,蔡小姐温柔地看着他说:

 「真麻烦你了。」

 什么话,不过就这几个餐盘,又不是陶侃,搬砖头。

 送完东西,其他人仍在病房忙,周全坐在长椅上喘口气,不知不觉,他又打起盹。梦里发生很多事,梦到儿子媳妇赶回来了,妈的,小虎跟他老爸打小报告。喂,小家伙,你爸是我儿子,叫他跪就跪──爸,爸,

 谁在耳边烦人?又睡着啦。

 儿子是怎么了,一脸泪水,死抱着我干嘛,一年没见,感动成这样?

 「吓死我,到处都找不到,手机也没人接,刚才跑进医院,见爸坐在这里一动也不动,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

 能发生什么事?我睡着了犯法?

 「还是小虎说你一定在医院,爸,以后医院这种地方少来,你看,门外是救护车,里面是急诊室,你又一个人在椅子上垂着头,多吓人。快,跟我回去,要吃年夜饭了。」

 唷,腰怎么直不起来。太逞强,哎,看样子不能不服老,搞外遇这档事,还他妈的真累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