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張國立
作家張國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430
  • 关注人气:6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医院裡的戀情之2.窗外健康的,自由

(2012-10-25 23:16:22)
标签:

张阿伯

翠薇

小乙

上海壹周

止痛针

杂谈

分类: 医院裡的戀情

這一系列醫院裡的故事,目前仍持續刊登於〈上海壹周〉

 

《窗外健康的,自由》 张国立

 

小乙每天上午换完药后,会推着点滴架散步半小时,B大楼十八层的病房呈「非」字形,因此中央走廊虽短,但若连两边三加三的横廊也包括,就有起码的帮助消化功能了。最后走到「非」字形的底部落地窗前,便坐下望着窗外,隔床的张阿伯曾说:

「窗外有阳光、空气、水,和健康的自由。」

张阿伯是癌症末期的病患,前两天走了。

当他看着自由时,一个细柔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小乙,要不要报纸?」

是穿着粉红色制服的小护士翠薇,她弯腰凑在小乙脸旁也看着窗外:

「天气好好喔,等你好一点,找张轮椅,我推你到楼下的公园走走。」

小七羞怯地点头,接过报纸,翠薇又踩着小碎步走了。太多病人,太少护士,他却有太多时间。

中饭后医生来巡房,赵医师依然一头朝每个方向翘起的伍佰式长发,他检查小乙的伤口皱皱眉,

「是不是又抠了?再抠,我请外科把你手指也剁了。」

护士贴上伤口的纱布,赵医师又皱眉问:

「家人没来?」

小乙再怯生生地点头。

赵医师握握他没打点滴的左手,

「不准再抠,要是痒,抹这只药膏。」

最快乐的时间是下午三点,护士量完体温血压后会暂时抽掉点滴,到晚上睡前再打,翠薇在他手腕上贴好胶带,拍拍他的脸,

「再打下去,恐怕找不到你的血管了。」她两手朝上方一扬,「加油,祝我们的小乙下星期就出院。」

没了点滴,小乙戴上口罩到地下二楼的餐厅与超商,其实他没什么好买,每一种面包都吃过,可是仍得下来走走,换换心情。曾经替张阿伯连买十一天的红豆面包,今天为自己买一个,纪念张阿伯。

住院就是等,最初等病床,好不容易住进来,再等医师、等进手术房、等吃药,手术完成,等三餐饭、等拆线、等换药。晚餐是红烧猪脚、三种青菜、西红柿炒蛋。小乙已养成吃得很慢的习惯,他等,可是翠薇没像平时那样拿着便当坐在他床边吃饭,可能忙吧。

很忙,还没吃完饭,一张床先撞了门框,再撞了厕所房,四、五个护士和看护送进来一位仍昏迷中的中年男人,小乙看床头的名牌,刘宣华,三十八岁,外科。

一切安置好,翠薇用食指关节敲敲他的头,

「快点吃,等一下吃药,打点滴。」

她又出去了。

小乙睡在靠厕所的这张床,他喜欢靠窗的那张,不过始终不好意思讲,怕麻烦护士,而且三个多月来,他也习惯了。

刚睡着便被吵醒,一个男人的声音,

「王从义,十四岁,肿瘤科?不是这个,里面那床。」

勉强睁开眼,依稀见到一男一女围在隔壁床旁,女的轻声喊:

「小叔,小叔,是我。」

小乙再沉沉睡去,仍没办法睡太久,屋内尽是呻吟的哀声,麻药过了,开完刀的小叔受不了疼痛吧。那一男一女已不见,小乙拉了拉紧急铃,来的是雅婷,翠薇早下班了。

手机有讯息,是妈来的,

 

托舅舅明天给你送钱去,听说快出院了,妈好高兴。再熬半年,爸妈一坐满移民监就回来看你

 

是翠薇唤醒他,

「睡得跟死猪一样,早饭都送来了。换点滴,今天想看什么报?」量着血压,翠薇说:「听说隔壁喊了一夜?对了,你舅舅早上来电话,留话说汇了钱到你户头,叫你放心养病。」

小乙点点头,他坐起身,翠薇已将活动桌移到他面前,还有桌上的早饭。

「你舅又要我们帮你请个看护,要不要?还是不要?也好,有个人成天陪在旁边也挺烦的,何况你快可以出院了。」她推着药车正要离去,又回头,「我们买了甜柿,等一下分你两个,今年的柿子好甜喔。」

将餐盘送去配膳间,回到房见隔床的叔叔想撑起身子,小乙上去帮他摇起床头,再将都已经冷了的早饭送去。他摇头,嘴里用力吸气发出「嘶」声。

「痛哟。」他说,「打止痛针能省点折磨,他们又说止痛针打多了不好,将来要洗肾,嘶,这不是存心整人嘛。」

翠薇小跑步进来,

「刘先生,还痛是不是?先吃早饭,再吃药。小乙,他的稀饭都凉,帮他拿去微波一下。」

小乙端过碗,赶紧转身去配膳间。

稀饭太烫,刘叔叔扁了扁嘴,没说什么,对着汤匙吹了几口,

「这里有小店卖肉松吗?」

小乙取过他床头柜上的肉松,在刘叔叔的稀饭上满满铺了一层。刘叔叔感激地看他一眼,大口吃起来。

整个上午刘叔叔玩着小乙借他的i-pad,翠薇进来过,忙着替刘叔叔换药、量血压,又匆匆出去,对小乙连笑也没笑。

「谢谢你,」刘叔叔举起i-pad说,「还好有这玩意儿分散注意力,否则,真他妈的痛。」

那对喊叔叔的男女又来了,提着大袋水果和一束花。小乙到走廊,提早他的每日散步,走到护士站,翠薇和文曦朝他神秘兮兮地招手。

「小乙,柿子切好,在盒子里,吃不完放冰箱。」翠薇朝周围看看,又拿出另一个保鲜盒,「蛋糕,我今天生日。」文曦用气音唱,祝你生日快乐。翠薇吃吃笑着。

抽空到地下楼上网,看了几十个网页,那个鸡心的项链最好看,挂在翠薇细白的脖子上应该很有味道,而且也是粉红色的。再去提款机,舅舅的钱已汇来,他放心地上网订购,怎么缺货,要五天才能送到?只好等五天。

病房内很多人,从围着的帘幕后面传来声音,

「当心,千万不能碰水,万一感染就讨厌了。」布帘拉开,是外科的黄医师,他朝小乙眨眨眼,「小英雄,今天还好吧。」

小乙瞄到刘叔叔拉起的床单下面,他的左腿从膝盖以下是空的。

「大家都叫你小乙?」刘叔叔指指左腿,「被大卡车撞的,摩托车也毁了。医生说要住一阵子院。那些水果、点心我吃不完,你自己拿。哎~唷~」

赵医师甩着长发进来,布帘拉上,纱布撕开,终于见到他的笑容,

「很好,小乙,你的伤口恢复得很好。」他回头问护士,「今天星期二?那星期五可以出院。」

小乙急着想坐起起来,赵医师却把他压回去,

「别怕,定期做化疗,少几根头发没什么了不起,你年轻,长得回来。」

 

星期五,小乙没出院,清晨他将伤口处的引流管拔掉,流了很多血,翠薇巡房时发现,她紧紧抱着没绑头巾的小乙。那天后来的天气很好,窗外是健康的,自由的,阳光、空气和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