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2299198624
用户2299198624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447
  • 关注人气:6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酒吧呓语(连载二十三)别以为「对不起」那么好开口

(2012-09-29 10:54:34)
标签:

酒吧

情感

文化

杂谈

分类: 酒吧呓语
别以为「对不起」那么好开口

男人习惯画分地盘,狮子到处撒尿,老祖宗拿石头当围墙,倪克则将酒杯往吧台上一揿,他说,我们五个人,她,一个人。酒保兔子的抹布又抹过来,倪克说酒保不能追女酒客,这是天下真理,他没份。兔子头也不抬压低嗓子说,别老弄得我这张台子湿答答的,恶心

 女孩大约四十分钟前进来,一个人坐在角落闷声不响喝她的那杯波尔多红酒,这当然令在场已喝得五、六分醉的男人眼红,所以小乖用手肘顶顶我说,谁上?

 这话被其他三个男人听到,阿仙很激动,他说他没结婚,没女朋友,七个月没性生活,当然属他优先。平平则不同意,他的看法是,又不是分西瓜,谁渴谁先啃,那是女人,得女人看得上的男人上去搭讪才会发生男欢女爱的效果,不至于被赶回来。就在这时倪克推开门进来,他拍拍我的肩膀,捏捏小乖白里透红的脸蛋,找兔子要杯威士忌,他说:

 「我们五个人,她,一个人,所以我们成功的机率是她的五倍,来,抽签,抓到最长那根火柴的先去。」

 四个人抽走四根,偏第五根最长,于是倪克瞄瞄我们,拿着酒杯径自走去角落,但不到五分钟便回来。我们听到他们的对话:

 「小姐,一个人呀,要不要聊聊?」

 「聊?聊什么?」

 这时倪克已一屁股坐在她对面。

 「聊聊人生,聊聊音乐,聊聊这个夏天气温会不会破四十度。」

 「你不记得我了?」

 这时倪克很想抬起屁股回到我们的怀抱。

 「请问你是?」

 「果然不记得,我是你高中同学小贝。」

 他的屁股又挪回去,结实的黏在椅上。

 「吉他社的?」

 「不,话剧社的。」

 「啊,话剧社的小贝。」

 「想起来了吗?还想起来我的好朋友红红吗?」

 就这句话,倪克端着杯子回来。小乖说:

「我就知道他不适合女人。」

 酒吧有这种问题,别看小小一间顶多窝个二、三十人,偏偏总能撞着不该撞的熟人,因为每间酒吧有不同的气氛,很自然将同一种气质的人吸引在一起,然后,然后就撞了,就炸了,就毁了。

 变成小贝过来,先是以为她酒杯空了,找兔子再续一杯。兔子替她再倒一杯,狠狠的倒,倒得八分满。接着以为她想继续找倪克话旧,可是她怎么站在我和小乖中间,并且说,你们都是朋友?

 我们一度是朋友,如今各忙各的,充其量只能说酒友。

 阿仙很乐,急着搭腔。没人对此有意见,毕竟他都七个月没性生活了。我悄悄的想,他这七个月怎么度过的呢?没空想,小贝找我们一一碰杯子。小乖喜欢碰杯子的女人,恨透干杯的女人。不过怪他,前一任女朋友干掉他半个月薪水,所以他相信女人是祸水,爱喝酒的女人是海啸

 女人的加入改变我们的话题、气氛、温度,且如果她持续加入,也极可能改变我们的人生──至少改变倪克的。

 兜了个圈子,小贝最后才跟已窝到角落里的倪克碰杯,她边喝酒边拨手机,并将手机塞进倪克手里,就这样,相隔十多年,在兔子酒吧,两个失散多年的朋友重新连结起来。小乖和我打赌,若是悲剧,我输他一千,若是喜剧,他输我一百。本不该赌,看在赌赔率的份上,赌。

 倪克拿着手机,整个人几乎缩到吧台下,小贝则告诉我们,高中毕业后红红考上台大,倪克则考上屎大,从此倪克不见踪影,像火星人拿着气化枪把他给蒸发掉似的。

 「这有什么,你们男生本来就只晓得发春,念书只是消耗父母积蓄。全是白痴,还死要自尊心。」

 我听出来,小贝指着倪克骂我们。

 「红红找了他好久,我陪着她哭。想不开。对待男人呀,像淘米,随便淘淘就好,偏红红非要洗得每一颗都亮晶晶,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

 怎么听起来还是骂我们?

 「后来红红交过几男朋友,没结果,她心里还是有死王八蛋的倪克。我对她说,男人不会变的,毛坑里的石头一辈子臭,摆五十年,渗到毛细孔里,只会更臭。」

 她果然存心骂给我们听。小乖看电视,平平上厕所,只有阿仙仍张着嘴看小贝。闭上嘴,我对阿仙说,口水快滴下来了。

 「今天算倪克运气好,碰到我,你不知道红红现在多漂亮,不像你们男人,只会愈来愈老,愈来愈秃,愈来愈色,不幸的,愈来愈不举。」

 她对我们可怜的性功能障碍都充满歧视?

 那晚什么事也没发生,小贝原来在等男朋友,后来男朋友来了,她也跟着走了。平平上了五次厕所,他该穿成人用纸尿裤。小乖很闷,问能不能去我家,找我老婆问问日式煎蛋怎么个煎法。他真的闷呀。阿仙沮丧,在小贝离开后三分钟也回家去看色情光盘了。

 我?我领小乖回家,等着吃煎烂煎破煎得一团糊的鸡蛋。

 至于倪克?去死好了。

 当然倪克不会告诉我们后来他跟红红是否复合,或是否再成为朋友。我一直以为老同学的感情很珍贵,一旦毕业之后,交不到那么真诚相对的朋友,只会在酒吧碰到一堆纸尿裤、没性生活的无聊家伙。

 直到有天我下午五点多便去兔子酒吧,听说他包了水饺,而兔子的羊肉水饺,天下第一。他习惯我好吃不要脸,见到我便二话不说下了十个,

 「十个,就十个,别想吃了还说什么带回去给老婆尝。」

 十个也行,然后吃到第三个,倪克如同鬼魂似的闪进来,吃掉第四个、第五个与第六个。

 他主动提起红红,不过提的方式很奇怪。他这么对我说的:

 「怎么跟女人道歉?」

 「就,道,歉。」

 「我是说要怎么道歉?」

 「当面道、电话里道、买把玫瑰花道、请吃法国菜道?」

 「还是垃圾车来了,连我这一大袋垃圾一起拿去倒。」兔子插嘴。他被强行勒索了十个饺子,脾气不好。

 我们很安静的吃完饺子,再喝了杯酒,当我打算去接老婆时,倪克躲到角落鬼鬼祟祟拿着手机讲话。我听到他低声的说:

 「红红,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别以为『对不起』那么好开口。」兔子又赏我一杯冰镇伏特加,「隔了这么多年敢开口,倪克,算条汉子。」

 倪克是汉子、疯子、鲜肉包子,都与我无关,但这倒底算喜剧算悲剧?我能赚到小乖的一百元吗?

 「十颗饺子,算你一百元。」

 挂小乖的账,我得赶去接老婆,否则会出事──我,出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