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張國立
作家張國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458
  • 关注人气:6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酒吧呓语(连载二十)爱情是真理,友情是个屁

(2012-09-17 15:55:33)
标签:

酒吧

情感

文化

分类: 酒吧呓语

爱情是真理,友情是个屁

我就知道有事,四个男人聚在一起喝酒,倒有两个心不在焉,彼德讲话的时候,老朱眼晴看着吧台里面的酒柜,老朱讲话,彼德又好像身上有二千六百五十八只跳蚤。

 这种酒喝了乏味,等他们走了,我问小丁究竟发生什么事,一定有事。小丁叹口气说,哎,两个男人喜欢上同一个女人啰。

 他妈的,我就知道。

 彼德最近交了个叫茱莉亚的美眉,据说在一个月内,彼德可说鞠躬尽瘁,送玫瑰,论打计算;送巧克力糖,论公斤计算;请吃饭,论五星级计算。好不容易有点眉目,有天彼德带着茱莉亚喝酒遇到老朱,不得了,老朱和茱莉亚三秒内对上眼,那晚小丁在场,他的形容是,只要老朱开口,包括打呵欠在内,茱莉亚都能笑得椎尖盘突出。彼德很不爽,事后打电话对小丁说,老朱不够意思。

 我赞同彼德的说法,老朱的行为哪叫朋友,根本是人渣。但小丁说,不能怪老朱,那晚彼德骚包,带了茱莉亚和她的三个女同事去,老朱怎么会知道谁是彼德的女朋友呀。再说如果老朱说话,茱莉亚不笑得连臼齿都露出来,不也没事嘛。

 关键人在老朱,我们期望老朱对茱莉亚没意思,仅仅喝酒逗笑罢了,事情便简单。于是小丁约了老朱去喝酒,我好管闲事的也跑去。算了,什么话都别说,茱莉亚正倚在老朱肩上,凑着老朱耳朵说话。

 男欢女爱,基本条件是男得欢,女得爱,茱莉亚喜欢老朱,谁都没办法,要怪也只能怪彼德魅力不足。

 隔了几天,小丁还是把彼德的心情告诉了老朱,小丁的理论是绝不能因为女人坏了男人的交情,大家把话说清楚,以后各凭本事。

 老朱吓了一跳,他从来也不晓得彼德和茱莉亚有一腿,否则他压根不会追茱莉亚。老朱豪气万千的拍拍胸部说,女人可以换,朋友不能少。我问小丁,老朱这话是什么意思?酒保老五插嘴进来:老朱酒喝多了,没任何意思。小丁瞪了老五一眼的说,这代表老朱要让贤。

 老朱真有江湖义气,没亏花了七年时间交上这号朋友。

 笨,茱莉亚气冲冲的跑来对小丁说,关键是我,我又不是罐头礼盒,今天送给老李,老李明年还能转送给老赵。

 对唷,显然老朱、彼德都喜欢茱莉亚,理应由茱莉亚来说她喜欢谁,这才是男欢女爱。

 茱莉亚边说边哭,她说彼德是好人,老朱却是情人,小丁是废人──她还指着闪在五丈外的我说,你是路人,少管她和老朱的闲事。

 老朱哄着茱莉亚,外面下着大雨,里面冷气机开着强冷,我知道,彼德不会再跟我们喝酒了,女人一搅和进来,注定会少个朋友。问题是老朱和彼德从中学就在一起,都认识二十多年了,莫非友情不是爱情的对手?那我们这些白痴还交朋友干嘛?

 事情愈来愈复杂,折腾了两个月,茱莉亚觉得她里外不是人,干脆都不来往。我们四个男人又凑在一起喝酒,四个人里面倒有两个失恋,话依然讲不下去,直到茱莉亚进来,她的手挽着个男人,老天,是小乖,我们都去跳楼好了。

 这件事至此我有结论,女人是恒星,男人是卫星,男人非得绕着恒星转不可,期待卫星的轨道正常,别哪天偏离了五度,全撞在一起。酒保老五又冷冷的插进来,留下一句名言:

 窕窈淑女君子好逑,你们这次总该能大方点了吧。

 一句话点醒了我们,对啊,爱情这玩意谁也别想去掌控,发生了就发生,拦不住的。

 我们想开没用,茱莉亚把小乖甩了,她对小乖说,不想再搅进我们这个圈子里。

 面对无知的小乖,我们都很惭愧,老五送上五杯酒,是马丁尼。他说,电影里00七就喝马丁尼,漂亮的高脚杯,没有任何色彩的酒,配上暗绿色的一颗橄榄,很好看,不过我捧起杯子喝了一口,要死,00七怎么喝这种酒。老五一边抹着吧台一边说,每个人爱喝的酒不一样,何必强求别人也喝呀。

 老五高,老五棒,老五就会说风凉话。

 我又有第二个结论,爱情这东西,掉到谁头上谁认命,没什么看不顺眼、不甘愿的。

 气压很低,大家都沉默下来,看着其他客人成双成对的进来,成双成对的出去,惟独五个老男人低头喝闷酒。老朱突然开口,他说要是以后我们都有了女朋友,会一个个带着女人离开酒吧哩,或是把女人全带来一起喝?

 没人回答,茱莉亚在我们对男人间自以为铁打的感情上贴了张纸条:全面五折大甩卖。

 老五右手掌用力的拍在吧台上,他喊着:

 我受够你们了,你们以为酒吧是人生的终点?我告诉你们,酒吧是人生的逗点。你们以为几个臭男人把友情当成全部了不起?再告诉你们,女人才是你们的终点。

 我听不懂,小丁用手肘顶我的肋骨悄悄的说,老五也醉了。

 第二天我在酒吧才刚开门时就跑去,我抓着老五问,他昨晚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五伸着懒腰不耐烦的回答,放着好好一个女人,硬是给你们赶走,神经病。

 我懂了,老五,再会,老子去打电话约约茱莉亚,说不定她正闲着等我的电话。

 神经病,老五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