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張國立
作家張國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447
  • 关注人气:6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腦殘遊記3.彰化肉圓的掙扎與貓鼠麵的放縱

(2012-07-23 18:27:00)
标签:

明體

彰化

鹿港辜家

八卦山

丸子

杂谈

《腦殘遊記3.彰化肉圓的掙扎與貓鼠麵的放縱》

 

 才一天,馬可已經覺得不太對勁,與嚕嚕無關,和老天有關。他的很脖子有被晒傷的可能,因為摸左後脖子如起疹子一般疙疙瘩瘩,嚕嚕說:

 「厚~你完蛋了。」

 這種天氣旅行的確很可怕,T恤一濕再濕,頭上戴的帽子遮住了臉卻遮不住其他部位。馬可明白,此行不僅室外可怕,室內冷氣更可怕,一不小會冷氣感冒,那麼也只有繼續留下戶外啦。

 從鹿港搭彰化客運進彰化市,嚕嚕在車上提出一個馬可無法回答的問題:

 「剛才看的甕牆,為什麼明明沒有甕了,牆上要貼照片假裝有,沒有就沒有嘛,很奇怪。」

 在鹿港有兩件小小失望的事,一件是甕牆沒有甕,另一件則是周一民俗館例假,只能在外面瞄瞄這棟辜家昔日的大宅子。

腦殘遊記3.彰化肉圓的掙扎與貓鼠麵的放縱鹿港辜家的老宅,日據時代的昭和建築,強調巴洛克與紅磚,如今是民俗館

 逛了一下午,傍晚搭彰化客運往市區,這個美麗的城市以一連串的驚訝歡迎馬可與嚕嚕。根據馬可的說法興奮來自:

 1 輕爽舒適的台灣大飯店,每一層都有個小小的公共空間,準備的雖是簡單的飲水器、三合一咖啡與茶包與幾張桌椅,不過牆面上是台灣抽象畫大師顏雲連的作品,馬可頓時感受到一種快樂與光線的舒服感。當初訂這家,是因為就在火車站旁,而且小時候馬可家附近有家同名的旅館。馬可是個戀舊的傢伙。

腦殘遊記3.彰化肉圓的掙扎與貓鼠麵的放縱

(台灣大飯店每層休息區都是抽象畫的牆面,環境顯得很愉悅)

 

 旅行時對旅館有幾個基本期待,水量夠大夠熱的蓮蓬頭、安靜的房間、簡便並不另收錢的上網設備、出門吃飯方便、隔壁鄰居好逗陣不會半夜喝醉在走廊上划拳。

 嚕嚕對這家旅館滿意到不行,馬可皺起眉做大膽的推測,可能是安靜,她可以隨意使用公共的小客廳,例如明明屋內就有咖啡包,她還是找理由去外面拿,她的說法是:

 「外面的比較新鮮啦。」

 當然不是新鮮的問題,而是她能有逛的感覺。女人便是女人,無論幾歲。

 2 哇咧,彰化肉圓誠乃人間珍品。在此得說明,以前馬可從不吃肉圓,說不出原因,就是覺得軟趴趴的外觀,沒有視覺上的刺激。這次則在當地人的推薦下,馬可豁出去決定試一試,那人是這麼說的:

 「北門口的阿璋肉圓還是最棒的,可是別喝他們家的湯。斜對面的貓鼠麵,麵不怎麼樣,可是一定要吃他們的丸子湯。」

 從沒聽過如此直接又一針見血的介紹。

馬可膽怯地先進了阿璋肉圓店,嚕嚕對蚵仔怕怕,沒想到對肉圓也怕怕,小孩幾乎都喜歡單純的食物,肉圓卻看起來極起複雜,搞不清那到底是什麼碗糕。馬可和嚕嚕兩人緊張地面對碗內那顆灰色的火星浮游物,馬可心想,要不要放棄?不能在小朋友面前丟臉,他鼓起勇氣先吃第一口,什麼也沒再說,悶著頭吃,再抬起頭時,肉圓已被徹底消滅,而且嚕嚕也幾乎把頭埋進碗內。

腦殘遊記3.彰化肉圓的掙扎與貓鼠麵的放縱

(彰化最老牌的阿璋肉圓,吃起來就是Q)
腦殘遊記3.彰化肉圓的掙扎與貓鼠麵的放縱

(肉圓就這樣用高溫的油炸出來)

 

 英文有句話值得再提一次:do not jump into conclusion,意思是別遽下結論,彰化肉圓就是現成的實體說明。

 吃完後馬可和嚕嚕僵在桌前,沈默、省思,還有,快去吃下一攤。

 3 貓鼠麵的魯肉飯配上豆腐和丸子湯,才是晚餐的完美句點。貓鼠麵是陳木榮老先生調配出來的一種傳統台灣麵,他綽號「老鼠」,閩南語念起來便成了「貓鼠」,精采部分在於配於麵上絕美的蝦丸、雞捲和肉丸,尤其湯的味道清而不淡,鮮而不膩。

腦殘遊記3.彰化肉圓的掙扎與貓鼠麵的放縱

(貓鼠麵,最重要的四種丸子)
腦殘遊記3.彰化肉圓的掙扎與貓鼠麵的放縱
(我在貓鼠麵的晚餐,有肉臊飯、豬腳、豆干和丸子湯)

 吃到這種地步,馬可已二話不說,要了丸子湯、豬腳、肉臊飯、花豆干,嘿嘿,這樣才叫吃飯。難得的是,先,嚕嚕沒罵馬可又突出小肚子;後,馬可居然忘記配上瓶啤酒!

 4 八卦山大佛依舊,卻心情不同。趁黃昏時去,一大一小,漫步在八卦山公園內,才沒幾分鐘,夕陽柔情似水的光線斜斜照射在大佛上,中部平原的地平線只見瑞氣千條,山腳下的城市拋下白天的炙熱與喧囂,轉入高溫後的慵懶之中。這是個可以待上幾個小時心情也不會浮躁的地方。彰化人好福氣,馬可和嚕嚕也沾光。

腦殘遊記3.彰化肉圓的掙扎與貓鼠麵的放縱
(八卦山的大佛,這裡是我小學四年級來旅行的地方)


腦殘遊記3.彰化肉圓的掙扎與貓鼠麵的放縱
(八卦山是個很大的公園,這是黃昏時的夕照)

 回到台灣大飯店,攤開鹿港的水蒸蛋糕,配上咖啡和冷泡茶,馬可手中是李乾朗與俞怡萍合著的《古蹟入門》,嚕嚕則是她的日記本,兩人靜靜放鬆走了一天的小腿肌肉。

 好景不常,馬可的腦袋忽然想到明天怎麼辦?已經三件臭T恤、四條臭褲子,按照天氣來推估,他們每天得各換三次衣服才行,幸而馬可的大腦少了悲劇那條線,他這麼安慰自己:管他,臭是臭周圍的人,自己別聞也就是了。換句話說,他將臭T恤往冷氣口一掛,打算明早再穿,便在一陣無法形容的氣味中不知不覺進入夢鄉。

 馬可終究無法享受他的春夢,因為才剛睡著就被嚕嚕推醒,她說:

 「故事員,講故事啦。」

 喔,還要講睡前故事唷?

 「快點講,要不然我回去告馬麻。」

 該講,小女孩離開母親出來玩,想必第一個夜晚會想念她的老媽,想念她的床、她的枕頭,還有她熟悉的一切,一時之間很難入眠吧。

 該講什麼呢?

 那晚馬可講了三個故事,當第三個故事開始不久,嚕嚕已沈沈睡去,至於馬可究竟講了什麼沒有養分的故事?且待下回分解。

 有詩贊曰:

 

 龍鳳發清聲燈傳香國

 山川騰秀氣地闢琳宮

 (出自鹿港龍山寺後殿之對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