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張國立
作家張國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430
  • 关注人气:6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酒吧呓语(连载七)男人的空间、空闲与空气

(2012-07-13 17:21:20)
标签:

酒吧

文化

分类: 酒吧呓语

男人的空间、空闲与空气

 

   我坐在酒吧内吧台前最靠里面的那张高脚椅上,不是因为自闭,也不是害羞,更不是欠了酒帐担心被追讨,而是,一,离酒保兔子很远,免得他又来催我喝下一杯;二,就在厕所旁,每个女人都得经过我身旁,去,尿尿;三,男人总有时候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真的,男人一个人的时候未必满脑袋男盗女娼,他们只不过找点空间、找点空闲、找点空气罢了。

  再次强调,男人需要偶而静化心灵,不论女人主观认为他有没有心灵。

   这时男人可能和酒保兔子聊聊日本东北大地震之后的复健状况,可能瞄两眼刚才进厕所短裙裙摆下白嫩嫩的腿,可能想起以前的女朋友露露,但绝对也有可能什么都不想,把脑袋放空,让酒精麻痹,顺便也思考房价这么高,该怎么才能买到栋房子。

   如此而已,像现在兔子走来,他手里的抹布朝我面前的台面抹了又抹,并且冷冷地说:

 「老婆出国啦。」

  天底下怎么有这么烦的酒保?难道没人相信我要只是一点点清静。

 「有人到酒吧来找女人,来找酒精,找朋友聊天,却没听过有人来酒吧找清静的。」他的抹布为什么抹到我手背上?「下次我开家清静酒吧,讲话的罚钱,你觉得我会生意兴隆通四海吗?」

  正当我躲开兔子,闷头计算房价与存款时,有个女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一个人喝酒?还是等人?如果一个人,太寂寞了点,如果等人,从刚才到现在,未免太悲伤了点。」

   她是心理医生,没事在酒吧里找病人?难道她不知道,心病,保险公司不理赔。她用抹着法式指甲油的食指画过吧台,最后停在我威士忌杯子滴落的一粒水滴上,一下子,水滴变成水渍。

  「你什么星座的?一个人喝酒属于魔羯座,一个人喝闷酒属于金牛座,一个喝闷酒还喝到半醉半醒猛点头就属于老人座了。」

  我打瞌睡了吗?我得罪她了吗?她刚才上厕所留意到我瞄她的腿,很不满吗?

  未经同意,她朝我旁边的高脚椅上一坐,裙子随即自动缩到大腿中央,很熟悉的腿,她的确上过厕所。接着她将缕空的高跟凉鞋往腿上一翘,

 「跟老婆吵架?被老板臭骂?被条子开了罚单?被刚才进厕所的女人骂色狼?

被林志玲要嫁人的消息搞得很失落?」

  这个地球增加了地震、暖化、海啸,从此就没有安全的地方了吗?

  「喔,一定是跟老婆吵完架离家出走,却又不知道去哪里。嫌窝在旅馆看色情频道太孤单?嫌去朋友家,小孩子太吵?嫌回爸妈家,老婆一定找得到?」

  我很想这么对她说:

  女人需要口罩或者连生三个儿子,这样,男人才有得救的机会。

  她没理会我的白眼,自顾自说个不停,内容很复杂,包括男朋友的劈腿、老妈的逼婚、办公室内一堆天天偷瞧她腿的同事。只有一桩与我有关,她也提到高昂却不高贵的房价,这是她对男友劈腿不爽的原因,要是结了婚,房子的事就扔给男人烦恼啰。

   兔子过来打岔,问我们要不要再来一杯,而且说的方式很上道:

  「不请小姐喝一杯?」

  都这样说了,能不请吗?

   她将杯子碰了我的杯子一下,干嘛,想砸了杯让我再赔杯子钱?我也举杯,两人默默喝着酒,然后她的食指又在台面上画呀画的,好像写字,也好像画张大千的山水。

 「你懂为什么『爱』要这样『爱』吗?」

  喔,她不是画山水,是写「爱」。嗯,她想对我暗示什么?我是不是该明白告诉她,我只爱新台币?

 「你看,『爱』的外面是个『受』,中间加了个『心』。」

  So

 「意思是,爱要用心去接受。」

  说得多好,难道要用肝、肺、脾,或是用脚去接受?

  「对方付出的心,我得接受。我付出的心,他也要接受,才能变成爱。」

  明白了,她不是心理医生,是胸腔外科的手术医生。

 「偏偏你们男人全不懂,以为花点功夫去追女人,等追到手以后,坐在那里享受爱就可以。坐久了屁股麻,又出去追另一个,再回家坐下等着被爱。呸,什么东西。」

   她在骂她男朋友,还是拐弯没角骂我?奇怪,她是我老婆同学、同事、同乡?没见过她,也许她见过我,见我没带老婆一个人窝酒吧,以为我想干什么非法勾当,跑来警告我?她以为自己是刘伯温,当我是朱元璋?

  「不是等老婆、女朋友?真的一个人?算你运气好,我觉得你一头白发,有点成熟感。请我喝酒,算怜香惜玉。偷看我的腿,男性荷尔蒙分泌正常。听我噜嗦半天,既没接嘴也没回嘴,很懂事的听众。要不要换个地方再喝两杯?」

  兔子又来打岔,他朝我努嘴。什么事不好说,把嘴努得像达斯汀.霍夫曼,挂汽车钥匙?

  当看见。他继续努,我忍不住,你不烦呀。

  「你老婆来电话。」他吼着说,「要你记得回家路上别忘了买面包,要厚片吐司,不准偷偷买波罗的红豆的,说你最近胖得不象话了。」

   女人呀,

   总喜欢在不恰当的时候出现,尤其男人才消失一分钟,她们就以为男人搞外遇了。我老婆是怎么说的?宁可错杀,不可错放?好像是曹操说的,也许曹操抄袭我老婆的说法,违反著作权?

   指甲边缘漆成白色半月形的食指又抹到我杯子旁,居然弹了我杯子一下,叮,意思是杯子空了,得加酒?不,她说:

  「结了婚的男人,早点回家,别忘记买面包。」

   说着,她夹起包包,踩着高低不一的步子走向酒吧那扇掉色、斑驳的木门。我见着摇摆在高高鞋跟上的白嫩嫩小腿,忽然想到,该死,面包店都打烊了没?

   女人永远不明白,男人有时需要一点点的空间、享受一点点的空闲、并设法呼吸两口新鲜空气罢了。

   喔,那个女人?以后没再见过她,但我相信,她应该从我老婆的电话得到深刻的醒悟:

  不要给男人任何空间。

   这样她的男朋友或许就不会劈腿?曹操也就不会放走关云长,白白损失守五关的那六名将军。

   真的,男人有时进酒吧,就要杯酒和几分钟的无所事事罢了,而且不是每个男人都叫曹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