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張國立
作家張國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458
  • 关注人气:6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酒吧呓语(连载三)醒酒之后

(2012-07-02 17:55:47)
标签:

酒吧

文化

分类: 酒吧呓语

醒酒之后

 

   酒吧里发生的一切,理论上都属于梦的范围,意思是可能有点记忆,但大部分都忘光,即使有记忆,也全不算数。

   我和露露在酒吧间认识,两人的交往很单纯,她爱一种叫Maker’s Mark波本威士忌,不像杰克.丹尼尔那么烈,却也够烈。我对波本一向敬谢不敏,爱的是爱尔兰的威士忌,也烈,但相对的,又不那么烈。第一次见到她,我好心问她要不要试试爱尔兰的,她理也没理我,直到凌晨一点半,她要酒保兔子替她叫出租车。兔子问了地址哈哈笑说:

  「你们两个顺路,大哥,您就送她一程,车钱您也帮忙付付。」

   兔子这样慈光普照地给我制造机会有两个理由,一,他觉得我人好,又可以信赖,希望我能在枯燥的生命中,添点艳福。二,他觉得我人好,好到跟呆子也差不多,希望我能再呆一次,送这个娇艳的女孩平安顺利的回去。

   不管兔子是哪种意思,结局都相同,我这人的确好,护花至府,而且在很多年后终于发生艳福,但因为是很多年之后,艳福的尺寸多了一两吋,皱纹多了两三条,幸好,副作用也减少了些。

   露露恰好住在我家附近,应该这么说,我的住处在台北近郊的一处山上,那里有一大区的集合式住宅,她则住在山脚下,是一排整齐的旧式公寓。送她到家门口,她是这么对我说的:

 

 「我就住在这里,你不用下车,掰掰。」

 

   她真客气,敢情怕我下车送她上楼时给风吹了马上伤风感冒,或是陪她爬两层楼的楼梯,当场闹得个气喘不济、心肌梗塞吧。

   后来在兔子那儿偶而见她,喝酒便这么回事,有时一串人,非得吵到其他客人翻白眼不可,有时一个人想图点孤独,思考一些人生大道理,就免不了翻白眼给别人看啦。

   她给我白眼的机会多,不知那阵子她和Maker’s Mark间,悟出什么人性本善的哲理没。要是喝得太晚,她会走过来问我:

 「待会儿一起回去吗?」

 我是她司机?夜间伴行者?

 基于男儿本色──咳咳,修正,男儿本绅士的原则,我几乎都说好,一次例外,那时的女朋友在旁边,我总不好说,小薇呀,你自己回去,我得送这位陌生的露露回家,因为她家巧得就在我家山下。

 这种关系维持一了年多,她忽然再也没出现在兔子酒吧,听兔子说她调职到香港的远东区总公司去,要是够努力,洋老板觉得不错,有机会外派到其他华语地区独当一面,难得的机会。

 无所谓,反正酒吧里不只她一个女人,是吧。

 那年圣诞节兔子来电话叫我过去,再三强调不论多忙都得绕去喝杯酒,他请客。

 我去了,好几个男人都去喝杯不要钱的圣诞酒,因为露露寄来圣诞卡,她不知道在酒吧认识这些男人的地址和真实姓名,一家伙全寄给兔子,像发成绩单似的,一人一张,我那张七十一分,写着:

 

现在还乱送女人回家吗?

 

 感谢露露,她让我们几个寂寞男人在那年圣诞夜,凑在一起喝了五个半小时相当愉快的酒,其中一个如今还是我的哥们,即使早去西安工作,每年都不忘传短信来说:

 「大哥,今年圣诞咱们各自喝了,记得相互遥敬一杯。」

 朋友之间,有时感情未必要很深,毕竟现代人想培养深厚的感情,得花更多的时间,可是只要在必要的时候记得彼此,不也就够了。

 他去西安上任时在香港转机,遇见露露,两人在星巴克喝了杯没加半滴酒却加了牛奶的咖啡,事后他曾告诉我:

 「露露说你是个好人。」

 天底下屁话之最,莫过于此。

 终究又见到露露,有人去了纽约,有人去了西安,有人调到罗马,有人又转了半天圈子回到台北。仍是兔子叩我手机:

 「老张呀,你的老朋友回来了,她要我转告你,晚上来喝杯酒,这回你喝她的,她喝你的。」

 我与露露坐在吧台前,我喝她的Maker’s Mark,她喝我的Jensen。她说早该试别的酒,以前太顽固,以为赖上某一种酒表现出忠心是性格。我则说我隔段日子就会换种酒,倒不是存心不忠诚,而是借着换酒,换换心情。

 她仍住在老地方,我却搬了家。我来不及讲,她又要我送她回家了。做为仁人君子、做为梁山泊外的一条好汉,我咬着牙送,快到她家时我才说如今住在台北的另一头。她愣了会儿才说,既然如此,这么晚,就住她家吧。

 不再是仁人君子,充其量不过男人孙子,我居然没拒绝。那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不重要,麻烦的是早上。我从没六点半便自然醒来,她已经瞪着眼看我说:

 「昨晚什么也没发生?」

 我点头。喝了那么些酒,加上增加的年纪,最可能发生的是两人半夜抢着上厕所撞了脑袋罢了。

 「那么现在我们憋着气,让它发生好了。」

 呵呵,早上憋着口腔内隔夜的那口能熏死人的气真不容易,幸好顺利完成了好像必须得做的那件事。美好的部分在,之后。

 我仰望天花板问她:

 「你觉得我们可以在酒吧混到几岁?」

 「你,我不知道。」她说,「我只能混到下个月底。」

 「又要调职?」我问。

 「不,该结婚了。」

 虽说她结婚,如今是两个孩子的妈,偶而仍会在网络上遇到聊聊,包括西安那小子。她说句名言:

 「大哥,你猜婚前婚后喝酒有什么差别?」

 好问题,我猜婚前该喝鸡尾酒,一天试一种。婚后则该威士忌,最好是钱宁走路,幌着杯中那个大冰块,慢慢喝?

「婚前呀,想到第二天早上我们得装着对方嘴里什么味也没的做爱,真是无聊和委屈。婚后呢,不是装,是习惯了。人啊,什么事都能习惯。」

 酒吧里的事,都属于梦的范围,偶而记得一些,大部分全忘记,即使记得的那些,也全不算数。喝酒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