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張國立
作家張國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458
  • 关注人气:6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酒吧呓语(连载二)酒吧的素食餐

(2012-06-28 16:19:33)
标签:

酒吧

文化

分类: 酒吧呓语
酒吧的素食餐

    和男人一起喝酒,叫做情趣甲,先得有情,凑在一起喝两杯,趣味性高于酒精度,然后回到家两腿一瘫,睡觉。

   和女人一起喝酒,则是情趣乙,因为最初的成分是趣味,希望能在空气中的酒精味里擦出火花,进而发展出一点点情,然后,还是回到家两腿一瘫,睡觉。

   人生的意义在过程而非结果,因此无论情趣甲或乙,最终虽都是倒头大睡,但过程绝对不同,和男人,喝完就喝完,清早起床上厕所,一泡尿,全部了结,把昨晚扔进时光隧道的垃圾筒内,不回收。和女人,就不同,喝着喝着,会累积出感情,当然,也有可能累积出仇恨,而且回收会是个大问题,我的意思是,若是其中一人想回收,另一人却想仍进垃圾焚化厂。

   我喜欢和女人喝酒,十四年前与CoCo在某间酒吧里认识,那天她穿得很酷,短裙配及膝的长统靴。好吧,我得承认,女人不穿衣服不宜观赏,最棒的女人是只露出一小截肌肤,提供广大的想象空间。反正我坐在她旁边,她没拒绝,却说没有讲话的兴致,请我尽量自己讲,她当听众。她引用美国小说家劳伦斯.卜洛克笔下著名侦探马修讲的名言:

 

 「我叫CoCo,今晚,我只听不讲。」

 

   讲呀讲,拿她当空心树干,我对着树干上一个洞口拼命讲,在离去时用泥土把洞糊起来,这样就封住所有的秘密。没来得及封住,她说她得走了,有缘自然再见。接下来我懊悔三天,酒后嘴滑,没事对她讲什么工作委屈、全球气候暖化,我有病吗?

   酒保兔子插嘴:大哥,你不是第一个拿酒吧当心理诊所的客人,不必自责。

   懊悔这种东西不会使人反省、改变,它让人继续重复再懊悔。我遇到她,又是我讲,再讲,讲得那棵大树干差点爆炸。

   这种事发生了四次,慢慢觉得挺不错的,对陌生人说出内心秘密,会有种舒畅、痛快的感觉,何况不论讲什么,最后都可以把过错推到酒精头上,它不能抗议,也不能去法院告我嫁祸,顶多,多收我几十元的酒钱,说酒涨价了。

   到第五次,她摇手要我别开口,她说:

 

  「我叫CoCo,今晚,我讲你听。」

 

   每个人的故事都可以写成上百万字的长篇小说,幸好人都会遗忘,包括刻意的与无意的,于是人生的记忆变成一段段的,只能写成散文。这是她的理论,她说她的第一个男人早已浓缩成最后一幕的他站在她家门口低头说,我对不起你。

  「你看,交往三年,只剩下一句『我对不起你』,那三年就这么没价值?」

   好问题,以前我怎么从没想过,一加一有等于0的时候。

   后来再遇到她,再讲她的第二个男人,开始时不错,两人难舍难分,不过当她觉得不太对劲时,先前的经验使她主动先提议分手,免得受到伤害太深,于是所有的浓情蜜意再变成两人于公司见面时,「哈啰,早呀。」

   其间有天她不在,酒保兔子好心倒了杯忘情水给我,那是种用一大堆高酒精度饮料调在一起,喝得能让人喉咙冒出火来的东西。他冷冷的说:

  「酒吧有个好处,寂寞的人能找到喘气的机会,可是呀,别以为因为这样,寂寞的人和寂寞的人聚在一起会不寂寞,他妈的,可能更寂寞。寂寞是种传染病,还没找到根治的处方。」

   她后来不见了,像酒吧里的感情一样,一旦把酒精烧光,人恢复清醒后痛恨的正是酒精。

   几年后我再遇见她,一架飞往欧洲的飞机上,她先看到我,主动和我隔壁的邻居换位子,接下来十几小时我们窝在狭小的座位里,聊到我即将结婚,聊到她的小女儿,聊到酒吧,而空中小姐适时给我们送来两杯酒。什么酒?没有记忆,可能是白葡萄酒,它的香味能化解一下密闭空间内的口腔异味。

   灯熄了,酒精发挥作用,我们分别睡着,再醒来时已没有陌生的尴尬,像老朋友一样,继续聊。直到下飞机挥手道别,我们连电话也没留。我想告诉她,其实她认为一加一等于0是错的,在过程之中一定留下东西,只是我们不想搞清留下的是什么罢了。我也想告诉她,记忆的确会由长篇小说变成一段段的散文,但散文的感情更精炼,废话少,感触深。我都没说,因为,没酒了。

   很奇怪,有些事情、有些时候,非得有些酒,否则不会表达出来,人终究习惯用冷漠来隔离自己,以免受到伤害。

   上星期老婆抱怨,说我好久没约她出去喝杯小酒了。喔,喝酒?我去书柜后面翻,还有两瓶红酒、一瓶威士忌,我大声问,今天晚上喝哪一种?她很哀怨的模样说,她的意思不是这样喝酒,而是,而是该去个地方小小喝一两杯。

   在家喝不很好,不就是把酒灌进肚皮吗?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啊,恍然有所觉悟,我把人生由长篇小说浓缩成散文,更在不知不觉间再浓缩为餐厅用的菜单,还是西式的:先生,您要A餐、B餐,或是减肥餐、素食餐?

   人生不该如此,偶而需要将固定的制式生活打乱,一团乱,就会有些平常忽略的、新生的、不知哪里跑来的东西窜出来。

   我办完事先到酒吧,叫了杯用苦艾酒和威士忌调成的曼哈顿上面飘着枚又大又红的樱桃。我慢慢等,眼看第二杯都快喝完,酒吧门在冷风中打开,进来一个穿着短裙长靴的女人,她往我旁边一坐,叫了杯玛格莉塔。她说:

 

 「我是BoBo,今晚,我只听不说。」

 

  没问题,我说,酒精使我脑子里所有漫无边际的思想都能顺着同一轨道倾泻出去,玄。

  把第三杯酒喝光,打算叫第四杯时,她阻止我,她说:

 

 「Your place or mine?」

 

   你们看,男人在酒吧间的努力最终必会得到报偿。我说我家有老婆在,我跟她走,天涯海角。

   第二天早上,我满足地在阳光下醒来,老婆站在床前盯着我:

  「你们男人都没有自制力对不对?我看以后你要喝酒还是在家里喝好了。」

  不对不对,意义不在那里,我们得想法子把菜单变长散文,再拉长为长篇小说。

  「什么长篇短篇,」她说,「你们男人在外面喝酒,准没好事。」

  记得,趁你们还没结婚,赶紧写写长篇小说,否则你的人生将仅剩,素食餐。

   躺在床上我忽然想起CoCo,因为我和她之间什么事也没发生,才会怀念她?要是发生了呢?可能演变为我逃避她,或,她逃避我?

   有酒无情,这叫情趣丙,把人生中的偶然,单纯的锁在酒吧间内,再由兔子拿着抹布,细细抹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