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張國立
作家張國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458
  • 关注人气:6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酒吧呓语(连载一)开酒吧的人

(2012-06-25 14:07:11)
标签:

酒吧

文化

分类: 酒吧呓语

开酒吧的人


    什么样的人想去开酒吧呢?根据我的臆测,第一种大概来自「继承」,像我小学同学阿鲁借给朋友一笔钱要不回来,对方干脆把他经营的酒吧移交给阿鲁,算是抵债。从此阿鲁为了收回他的借款,被迫每天下班后再去酒吧上班到凌晨三点。第二种叫憧憬,觉得有间酒吧,朋友来喝、不是朋友的也来喝了之后变成朋友,多愉快,而且不必再进办公室看老板脸色,多自由,但他忘记一件事,朋友来固然毫不吝惜酒量拼了命的喝,却大多挂帐,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收到现金。第三种则有理想、有梦想,也有点幻想,希望开一家从此改变夜间文化的小店,成为艺术家。

   兔子属于第一种,他本来在证券公司当营业员,股市好的时候,他手上客户多到来不及记名字的地步,每天BOSS西装配香奈儿领带,见到我便说:

  「又缺钱?叫你不要当作家,每天敲键盘爬格子,跟十八世纪的手工业也差不了多少,赚不到大钱的。」

   后来他认识个女朋友,我想想看……对,那女孩叫吉娜,怎么听都像是某种狗的名字。总之,吉娜要家自己的店,先要开咖啡馆,朋友都劝她不必因为喝咖啡而开咖啡馆,就像我,不必为了写作而开出版社,那是两回事。

   吉娜到处打听,做了不少计划,例如卖女人饰品的小店、例如卖手机与笔电配件、例如卖小朋友玩具的店。兔子懂生意,他替吉娜做了精算,觉得还是开酒吧最更宜,至少酒卖不出去可以自己喝,今年喝不完,十年内总可以喝完吧。

   就这样他和吉娜顶下一家店,开始辛勤的工作,卖完股票到店里卖酒。对了,酒吧的名字就叫「G-GGI-NA」。别问我干嘛用了三个G,我也搞不清。

   小两口感情挺好的,无论多累,兔子每晚都陪吉娜直到凌晨三点打烊为止。那段期间呀,他眼睛如熊猫,脸色如犀牛,肚皮如鳄鱼,说起话来口齿不清的声音像,嗯,像酒鬼。

   我们这群朋友不能不去捧场,再说,嘿嘿,复兴北路那条街上谁不知道这间酒吧的老板娘有对大咪咪,而且不客气的经常露出大半个,以示她们店内卖饮料绝对童叟无欺──我的意思是,绝非硅胶假奶。

   喝吧,酒肉穿肠过,才明白胆固醇与血压的意义,感情也需要时间和挫折的消化,才能体会出存在的价值。

   小刘最常去,慢慢和吉娜有点暧昧感觉,小乖有天说,喂,你看,吉娜怎么没事把手挂在小刘肩上?

   于是我也看看,并且得到两个心得,一,她的手怎么不挂我肩上?二,为什么更不挂小乖肩上?

   兔子偏偏生意忙,来酒吧当班的次数,由一个星期六天改成五天,再改成四天,等到小刘跟那个教洋文的朱利安打了一架才知道吉娜竟然能让两个男人搞到决斗的地步。他考虑干脆收了酒吧,把吉娜娶回家去,省了多少麻烦。吉娜不肯,她说,「那是我的店。」

   一旦酒吧间起了争风吃醋的事,朋友大多不敢再去,以免惹事非上身。像我那时的女朋友便这么质问我:

  「你们搞什么?说,你是不是也和吉娜有什么,否则你每晚窝在那里干什么?喝他们的酒不用付钱呀。」

   几个月没去,忽然接到兔子电话,叫做召集令,我们得在晚上七点准时抵达,考验友情的纯度如何。

   那晚七点还没客人,店内只开了吧台上的那排灯,显得很昏暗,而大部分椅子仍倒挂在桌面上,还没见到吉娜。小乖晚了十分钟才幌进去,两手插口袋边吐着烟问,吉娜呢?

   就这句话,搞得好好一个一百八的男子汉哭得梨花带雨,见了便恶心。

   吉娜走了,她跟酒吧里一个新客人动了感情,偏那男人有点钞票,问吉娜要不要随他去美国,就这样,美国的月亮大,美金的面额大,吉娜打了个电话给兔子,说她有了新男朋友,从此她和兔子桥归桥,路归路,结婚不必互寄喜帖,见面省了点头打招呼。最重要的,她说;

  「兔子,酒吧送你。」

  「分手礼物是酒吧,不错。」小乖兴灾乐祸。

  「欠房租吗?欠酒商款吗?欠电费水费瓦斯费吗?」我则比较实际。

   不料我的话才说完,兔子又哭了,原来什么钱都没付,估计总欠了几十万。这下子我们这伙朋友彻底明白,大家掏皮夹、摸提款卡、打电话给老妈、发电报给干爹,东凑西凑,酒吧终于没给酒商拆了。

   说也奇怪,兔子老人家从此每晚自己站在吧台后面兼起酒保的工作。他说得还债,所以酒吧得继续经营下去。这话也言之成理,不过几个月后有天晚上他喝多了点酒,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说,要是吉娜回来,她还是需要一个店的。

   多好的男人,我们推举小乖娶他,小乖不肯,他对没胸部的男人没兴趣。

   算算看,兔子接手也接了五年,酒吧没倒,他倒是辞了工作专心当酒保。生意小可,朋友不敢再赖账,大家都知道,万一把兔子再搞哭,难收拾。

   如今大家都唤这个酒吧叫「兔子,来杯酒吧」了,没人喊「吉娜酒吧」,门上那块招牌斑斑驳驳,不仔细看,只见到三个G字。

   我觉得可能兔子对酒吧这行,对酒保那行,发生浓厚的兴趣,才这么一路做下去。小乖则以为兔子对吉娜没忘情,一直等,他是孟姜女、王宝钏。

   关于吉娜,她回来过一次。好像也是夏天的晚上,屋外蚊子多、车声吵、气温高,吉娜不知什么时候推门进来还喊着,热死了热死了。我没搭腔,小乖没讲话,兔子更假装没见着。

   本来我的DNA里有看热闹的因子,被小乖硬拉到巷口去吃米粉汤,半个小时后才回去,吉娜走了,兔子照样在吧台后抹抹吧台、洗洗酒杯什么的,看也没看我们一眼。无所谓,我们喝,而且明白非得喝到陪他打烊不可。

   凌晨三点,客人全走光,兔子朝我们俩翻白眼说:

  「你们怎么赖在这里?」

   人要是平常没三五天便做桩善事,真想做的时候,经常被人误会有阴谋。既然如此,走吧。

   我和小乖走到巷口觉得不妥,担心兔子一时想不开做些蠢事,又溜回去。店内已熄了灯,不过依稀可以看到一个人影高高坐在吧台上,嘴上还有个烟头般的火花。我记得兔子不抽烟的。

   后来呀,没什么后来,第二天我们又去喝酒,兔子没事,他拿着笔记本朝我和小乖说:

   「来,结一下上个月的账。」

   吉娜没再回来过,兔子则显然长大了。这是酒吧的真理,分手,可以;遗忘,难办。

   如果你有空经过兔子的店,记得进去坐坐,喝杯酒穷不了你,报我的名字听说能打九折──喔,对了,要是你见到角落坐了个女孩自顾自在那儿敲计算机,别去打扰她,兔子刚恋爱,这回轮到女人来陪他打烊了,多幸福呀,您说是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