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千千的诗歌
余千千的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466
  • 关注人气:3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他有一种我不忍打扰的安静

(2016-09-13 12:04:59)
标签:

杂谈

分类: 千千读诗笔记

 

他有一种我不忍打扰的安静

余千千

 

唐允给我看过他自己满意的几首诗,引起了我的注意。唐允在网上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少言寡语,没有过多的社交,间隔很久他才会往网上发几首诗,让喜欢他诗歌的朋友时常惦记。他的诗歌语言朴实无华,读完意味深长,他喜欢贴近现实写作,虽然不是什么宏大的题材,但仅仅是写自己的生活他的诗也没有失去诗性。以我的阅读经验来看,唐允的诗属于没有受到诗坛不良写作污染的那一类,也就预示着他是从自己多年的写作中摸索而出的经验,从而获得读者的认可和喜爱的。在这里,我不打算用诗学理论的客观方式来解构唐允的诗,因为他几乎是一个凭直觉写诗的人,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许是一种破坏和伤害,我只能就他的诗谈谈我个人的几点感受。

 

唐允的诗给人一种非常舒适的感觉,这来源于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过去古体诗讲究“自然”和“不隔”的论点在这里恰好说明了唐允的诗歌给读者呈现了这样的状态,他的诗有的读上去就是一种情绪的自然流露,有的又是通过不懈努力达到的。比如这首《家》,整首诗充满了忧伤的复调,全诗没有一句对家的描写,他的视角落到了“痕迹”二字上面,“嗯。积满灰尘的窗户”、“热风一件件查看家里的家具”,他把自己也当做家具中的其中一个,陈旧而且伤心。比如《郊外》这首诗,他走在郊外的某一刻,看着堤坝上的石子,想到爱过的人,某一刻他会忍不住哭泣,这是一种自然的流露,他的抒情性在此令人动容。而唐允的诗歌魅力往往就在收尾部分的突然转折,看似漫不经心的写法,实则是情感力量在最后的爆发,他内敛的性格和诗写的分寸感融合得非常好,丝毫不会给读者突兀和做作感,这是他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也是通过后天的锻炼所掌握的技能。

 

第二、 在他叙事性的诗歌里面,可以看出他对这一类诗歌书写的迷恋。其中《加州的南部不下雨》源自一首外国歌曲,是因为和爱过的人一起听过,而“漫长的时间里面充满了告别”,这其实是一首怀念的诗。另一首《和混世魔王樊瑞在路边大排档喝酒》,则是把两个人锁定在同一个场景中叙述事件的经过。这一类型的诗唐允很拿手,他写得很细,很有耐心,这中间他为了避免平铺直叙的单调性,在叙述中他间断地穿插情节、对话和个人主观的看法,避免了对日常叙述琐碎的纠缠、空洞乏味和审美疲劳,这也是令读者可以一读再读的原因。

 

第三、 前面提过,唐允是一个凭直觉写诗的人,这是一把双刃剑。据我所知,直觉性写诗的人群有一个共同点,在捕捉瞬间物的感觉的时候,有一种天然的敏锐感;在对语言的使用上面,有非凡的才能;在写作风格上,更容易陷入日常。可以把这一类诗人归结于天赋性写作。另外一个方面,过度依赖感觉写诗,会缺乏对语言的提炼和磋商,会缺乏对意象的深度经营,甚至会忽视对诗歌技艺的淬炼,这不是一条可以长期走下去的路。

 

第四,对语言的使用。唐允不是一个纯口语诗人,他更多使用的是类口语写作。相对于诗意辞藻、刻意和生硬的书面语写作,类口语更易于抒情,更能以真诚的感情来打动读者,更能直观地反映生活。而且令人欣慰的是长久地写唐允也并未陷入口语诗的危险之中,他的自律源于他自己所建立起的审美感受,从中发现属于自己的语言。总之唐允的诗干净单纯,他是一个真正为自己而写的诗人,他的安静是我不忍打扰的,作为读者只有安静的读。

 

 


唐允的诗:

 

《郊外》

 

坝堤,散落的石子,波浪

有各不相同的寒冷,光,和重量

以及——

浑然不知的体积。走在其中

在某一刻

会忍不住哭泣——终究,

我们是为另一个人

爱过它们;

终究,另一个人只能留下这些极为简朴的道路。

 

 

 

《家》

 

嗯。积满灰尘的窗户

已有人用指尖画出一条孤单的弧线

充满遗憾

热风一件件地查看房里的家具

在它们眼中,我是陈旧的

我的快乐藏在身体里,无处找寻

而太阳留下的痕迹

在所有的物中,是那么明显

月亮的痕迹则很黯淡,我不知道它们

哪个更好,也不知道哪个亲人

更令我伤心

 

 

 

《和混世魔王樊瑞在路边大排档喝酒》

 

这手绣青花的胖子落坐。戴着戒指,

他金灿灿的手表看起来有点多余。

我们身边围着瓦罐汤,王老吉,宁氏奶茶以及

二斤装的红高粱。

他向他的老同学,也就是我,

描述尚未实现的毒品生意,像一个浪漫主义者。

他说起自己已丢失的爱好,包括摄影京剧绘画武术玩电脑游戏

以及在大厦上看冰镇般的落日

等等。他说他后来发现了

真实的自我,在最偏僻的小城整整蛰伏了两年

只跟一个女人睡觉。噢,最痛苦的时候,

“我自以为我是一只被画出来的野猪”。

他收获他的第二次生命是在

完成刺青的那天,

他对他自己感到害怕。仿佛传说中的人

占据了他的身子,祂教给他的愤怒和悲伤

使他长胖了,以区别于众人。

他不知道满山遍野的寂寞和孤城中数不尽的石头

是怎样使他相信——他

可以在生命中复活绝少时刻才能触及的怪物。

但不知道怎么使用它。

“多么残忍,多么孤独,多么欢乐,因为不知道

怎么使用自己的一生而只能在自己的身体上漫游,

持续地毁灭。重生。

对人间的逻辑感到绝望。”

他坐在我对面,庞大的身躯因为酒精变得通红,不可自决。

 

 

 

《写这首诗的原因》

 

我梦到甜品,在赶到火车站的途中

它们摆满旁边的店铺

令我感到饥饿,我想要和另一个人

吃一些东西

但不知道这些甜品是否能让我们

感到同样的满足

我测度着

醒来,想不起另一人是谁

起身去楼下商店买来一块蛋糕,它的甜蜜

刺穿了我,像一种完全的悲哀

或者狂喜,这般纯粹

在我三十岁时

我不知该和谁说起这种味道

 

 

 

《加州南部不下雨》

 

青年时代,二十六七岁的时候,

我以为生命是容易的,爱情也是,

甚至婚姻——

对大多数人而言的生活,

我没有准备,过得轻率。

我不知道落在你肩上的阳光

有命运的成分,我不知道

肉体中有疼痛的戏剧。

后来它们出现了,在我身上。

当你离开。我听着这首

我们一起听过的外国歌曲,

仿佛第一次看到空气。看见阳光。

我发现它们经过漫长的倾斜

造就牛马,造就我

——这漫长的时间充满告别。

每时每刻,它们都祝福你我,

现在也是。我知道。因为脆弱,

我否定过它们,就像被捕获的野兽

——啊,年轻的身体,

欲望化成的奢念。多么清晰!

而我爱过你。像漆黑中的月亮,

充满错误,哀伤。如此平常。

我触摸它的光芒,感到快乐。

在空空的楼顶我听见了你的沉默,

所有人的沉默——组成了天空,

以及月亮上疲倦的痕迹。

我知道,加州南部从不下雨。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