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七)把吴钩看了——中国微博:舞台、博弈与批判(七)

(2012-12-08 12:25:37)
标签:

杂谈

  孤灯不明思欲绝

          ——中国微博的愤怒与躁动

 

打开微博,翻阅不多,你很快可以感受到弥漫在微博之中的愤怒与躁动的情绪,它们主导着中国微博的社会氛围,是留给阅读者的最深刻印象。它们不仅仅存在于微博文字之中,敏锐些,你会发觉,很多已经渗透至文字背后的行为里。在这种情绪的左右下,批判、揭露、讽刺、谩骂、争论和相互攻击成为微博的主基调,而变幻不定的党同伐异史在事实上构成了微博事件历史的主轴。在愤怒与躁动的大背景下,即使连本身就不占据主流的社会救助行为或民间救急事件都充满着骗局、质疑和攻讦,各何况似乎占据了主流的微博反腐事件。一次次终被证伪的事实和被证恶的程序在不断撩拨着微博参与者仅存的温暖神经,让他们无论年纪长幼,都又在微博中重新成熟长大一遍,重新学习到人心的邪恶、证据的骗局和谎言的随意,学习到沟通的困难,学习到伤害的无理,乃至于时时会感到,要说知音(粉丝)也不少,可仍有弦断无人听之惑。为什么?这种愤怒与躁动从哪里来?怎么办?

一、愤怒与躁动情绪的来源

(一)来源于现实社会生活状况和生活态度的代入。微博参与者在来到微博之时会将其自身的社会生活状况和生活态度代入,这是一个符合逻辑的常识,也是稍加分辨就可以发现的事实。但我说过,凡事都有例外,如果你举例说有些博主在微博上的状态与其微博之下恰恰相反也并不奇异,这种状况(假如有)如是博主无意为之,那他就是精神分裂;如是博主有意为之,那他就是装疯卖傻,且在理论上维持不了多久,就会露馅。因此,愤怒和躁动从哪里来?首先就从真实生活中来。而且,在真实生活中的愤怒与躁动情绪尚会受到多重因素的制约和抵消,从而使其不得不稍加收敛和获得平衡,但在微博上,这些制约、平衡因素大多灭失,因而它就会显得愈发放纵而恣睢。更何况,每一个博主的单一情绪在微博上汇合后,它所形成的合流就不仅仅是加法那么简单,而是会使这种愤怒与躁动变得复杂和强大很多倍。

那么进一步,就应论证我们的现实社会情绪是不是以愤怒与躁动为主流,但它既非本文范围,也似乎没有必要。如果你认定我们目前的社会情绪现状是充满祥和而愉悦的,我也无力反对,就依你对我错。

(二)来源于对微博事件本身的痛恨、憎恶和不满。毫无疑问,自从微博诞生以来,几乎所有著名的微博事件都是揭露性事件:反腐、群体、打假、打真、绯闻、骗局。事实上,以社会心理而言,也只有与社会规范相异或相逆的事件才更容易成为焦点,这在微博上也毫不例外。微博参与者眼看着一件件让他觉得痛恨、憎恶甚至匪夷所思的事件发生、发展和结束(或没有结束),怎么能不助长他内心深处的愤怒与躁动呢?这一方面是对事件本身性质的愤怒,同时也有很多是对逐渐揭露(暴露)出来的与事件相关内幕的愤怒,比如说“被引导”、“被利用”、“被交易”乃至被欺骗。事实上,我在前文已经提及,微博事件的每一次“解决”,都不是被微博解决的;微博之众的每一次“胜利”,都不是胜利在自身力量上的;微博声音的每一次“呐喊”,都是被插电和被扩音的。只不过你知道不知道、以及你即便知道了,只要于你的“目的”并不相违,你是不是觉得乐于接受罢了。总之,那些腐败、虚假、谣言和为名人而不尊的事件固然使你愤怒,但是那些在你尚且没有愤怒完时就又发现的反腐套现、虚假打假、自做谣言和自炒绯闻则更会大大加深你的愤怒,让你觉得无事可信无枝可依,让你不仅不再相信爱情、甚至也不再相信罪恶——不敢相信任何思想、语言、文字、图片、视频等等你曾经以为是“证据”的东西、以及“证据”本应带来的“真相”。这怎能不让你感到愤怒和躁动?

(三)来源于对微博事件回应和处置过程的心理落差。罪恶本身是无法控制的,但人类可以惩罚罪恶。事件本身也是无法控制的,但必须有人回应和处置事件。微博情绪的愤怒与躁动,更重要的一个来源,就是微博博众对其自认为应该得到的有关部门或有关人员对微博事件的回应和处置结果的心理落差。我在前面“说与谁听”章节内已经论述了这个观点。一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众人皆知,闻者切齿,加速传播,根本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解决问题”。谁来解决?“有关部门”。这一点,再激进的揭露者和传播者也都会心知肚明。微博上百分之百的转发也免不了一个村长的职、也收不了一个普通流氓的监!这是常识。所以我说,动达天听是微博心理的根本流向。但是,很多时候的现状是,微博上早已闹得沸沸扬扬、尽人皆知,但是那个动达天听的“天”却迟迟不见踪影,连个回话都没有,更别提有什么处置措施了。相反,倒是有忙着删帖封号抓人的信息在微博扩散,这一正一负的心理落差,怎么能不大大加深微博中愤怒与躁动的情绪?

事实上,“回应”与“处置”是处理微博事件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两大步骤,它对于化解微博怨气、调节社会矛盾、提高管理水平、增强执政能力都是最最重要的考验和指标,后面我会详细论述。总的来说,事件不可控,它发生就是发生了,但落差可以协调。

(我说“事件不可控”,是指对微博而言,场外事件不可控,因为所有“事件”都发生在微博之外,只有事件的传播和“声音”蔓延在微博之内。但即使在真实社会中,“事件”仍是不可控的。没有任何法律和法律的教育、法律的执行可以灭绝犯罪,也没有任何管理的方法和管理的人员可以灭绝“事件”,这也是一个常识。至于说靠什么方式可以减少“事件”,那也都是虚妄只说。因为你减少了“此事件”,就会发生“彼事件”,人类不灭,事件不绝,这与任何政治、经济、社会改革和改革的方法都无关。因此,微博参与者和微博管理者都不要给自己预设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比如说“升官发财”的落差尚可协调,但“长生不死落差可就是谁也协调不了的了。我的意思是,平衡心理落差是双方面的事:一方面,管理者要承担起这个责任,另一方面,落差者也要拥有底线。这是另一个问题,所以我括起来。)

所谓“心理落差”,就是预期处置结果与实际处置结果之间的差距,它包括“时间差”和“程度差”。

“时间差”是指,事件发生后,微博博众认为在可接受的时间内应该有来自社会治理者的声音出现,但实际上迟迟没有声音,推聋作哑,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生此事。这不仅会让事件有了更多传播的机会,更会使事件因素复杂化、传播情绪极端化,这是事件发生之后往往会偏离事件本身性质、掺杂更多社会因素的根本原因——当然,有意为之者不在此列。

“程度差”是指,事件最终解决方案、特别是对事件当事人的处置结果较大程度地背离公众预期,甚至相反,无功反过、无过反功。这样的结果除了会在事件之外引发新的事件外,也会扩大事件本身范围,更会导致对行权处置者的极端情绪,积累社会压力,增加不信任感,扩大愤怒与躁动情绪的程度。

心理落差还有一种额外的来源,姑且可以命名为“挑逗差”、“没事找事差”或“伤口洒盐差”。一件事,已经发生、沸沸扬扬,微博民意(无论对错)正在寻找出口,等待回应,但苦寻无门,这时候却开始大量删帖、封号甚至约谈抓人,这种行为,不仅于控制传播毫无益处,而且会反证其真、被发觉戳到了痛处。其目的于管理者角度很好理解、其心情也可以暂同,但是,用一种根本就达不到目的的做法来完成想法,于事何益之有?完全有更好的办法达到目的,为什么不做?“被发觉戳到了痛处”是管理者最大的忌讳,因为他发觉了、他就会去做,一遍遍地戳、前赴后继地戳,一直戳到你疲于应付、濒于崩溃,他还会戳。这在十几年来社会管理的现实中早已被证明,例子我就不举了,大家心中都有数。正所谓自曝其短。管理者手中的权力是一种武器,但当它面对的是不定性的群众时,这种武器就不再是优势、而是劣势,因为用还是不用、怎么用、用到什么程度是一个绝大的难题,这个难题决不能交给一个或几个管理者个人去判断决策,更不能交给运营商去使用,这个道理难道不简单吗?这正如给一个儿童一把尖刀让他走夜路,这把刀绝不是他的优势,而恰恰是他的弱点,真遇到劫道的,它不仅保护不了他、反而有可能因此而加重伤害,甚至丢了命。因此,罔顾公众情绪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它与你正义与否无关、更与你的手中权力是负关系。当然也不是绝不能干,但它需要具备相当高的政治智慧、治理手段和非常明确且必要的目的才能干。有人说,删帖之类是在尚无回应出台之前控制局面的权宜之计,这也不对,它除了起到在不恰当的时候展示手中权力的作用外,没有任何价值,就如同在火车站打开书包开始数十万块钱一样,除了惹事,没有任何事关尊严的意义。这种行使权力的做法,对控制微博事件的传播没有作用甚微,即便使得表面上关键词数量减少,貌似平静了许多,那也是以提高了事件信息的“质量”为代价换来的——它既会夯实事件的可信度、又会挑起与事件毫无关系的逆反甚至仇恨,权衡之下,实在是不值得做(应不应该做尚不评价)。这样说,并不是说删、封就不可行,而是要行得正、做得值。所谓行得正,就是如果能把删帖封号做得光明正大、做得让人心服口服(至少心服口不服也行),那它就是一种好方法。好的前提是,管理者有充足的理由证明所删之帖违反习俗、道德和法律,或为虚假谣言、或为恶言赃语。所谓做得值,就是社会治理的所有行为不能出于好恶或意气,更不能赌气,必须有法可依、必须目的明确、必须效果显然才能去做。现状恰恰相反,满微博充斥的屌逼撸射之词没有人管(对不起举例所用实在是无法回避),该删的却无人过问。就连虚伪的美帝国主义尚且知道在电影播放时把脏词消音,我们就允许它们堂而皇之地占领微博吗?这不是卫道,这是为了孩子。但其实深想一下我们就会知道这是为什么,很简单,因为它们,不是“痛处”。所以说,微博不是不容管,但要管得合法、要管得合理、要管得合情,要管得理直气壮,要管得有序,那些随意删帖封号而无明白之说的举动,实际上是导致微博混乱加剧、导致愤怒和躁动情绪加深的添乱之举,而绝不是“管理”。微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我看强制微博运营商出台一个《删帖封号管理规则》,要远比强制它们推行实名制有用得多、也有意义得多。

总之,“心理落差”是愤怒与躁动情绪更重要的来源。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后面会详细分析。

二、愤怒与躁动情绪的表现形式

愤怒与躁动可怕吗?那要看对谁来说。对于社会治理者而言,应该认为它一点也不可怕。这是一种自信,更是一种能力。社会何其复杂,人心何其复杂,秩序何其复杂,管理何其复杂,我们的政府已经经历过多少物旧物新的风浪,区区微博之事,当是微薄而已。但不可怕并不等于不重视,更不等于无为而治、放任自流、临时应对。重视,首先需要了解,要了解透、把微博看透,才能有所为。愤怒与躁动是一种情绪而已,如何让它停留在情绪阶段而不满溢、而不变异,首先要做的,也是要把它了解透。在大多情况下,愤怒和躁动也是有序的,像病毒一样,可被驾驭,但是就怕变种,一旦变种,就会出事。因此,必须了解这种群体性情绪正在如何演变。

(一)从揭露到造谣。揭露,是微博社会性的一个重要特征。在微博中,赞美和歌颂从来没有、也绝对不会成为主流,这不是微博自身的原因,而是整个社会发展的原因,更是公众情绪聚合特性的原因。揭露腐败、揭露“真相”、揭露谎言、揭露隐私,不一而足。这里面既包含合理和正确的揭露、也当然地包含非理和错误的揭露、更包含非法和非道德的揭露。这些揭露,一方面在推动着微博愤怒与躁动情绪的衍生,但另一方面,也在化解和宣泄着这种情绪,这是一个生态圈。但是,如果化解和宣泄渠道遇阻,情绪就会淤积,在最终爆炸前,它会以各种变种的形式出现,“揭露”之行就会走向极端和不可控,那就是谣言。简言之,真实的揭露得不到回应和处置,揭露者的不满就会淤积,就会想办法,假的“揭露”就会出台,那就是造谣。总之你不回应、不处置,我就给你添乱、让你出丑、使你疲于应付,这就是愤怒与躁动情绪的一个变种。

(二)从理性到谩骂。如同当年的聊天室和论坛,微博赖以成名的关键事件一定是始于论辩,这已经成为网络交际的开场白。微博参与者大多可以列举出发生过的著名论辩事件,并大多具备自己的倾向性立场。我说“大多”,是不排除例外之意,因为在我们这个社会中特立独行的高人越来越多,所以您不必反驳。这些论辩,在最开始时大多理性而平和,其中大多参与者甚至以理性平和而自居自律。但是,随着观点碰撞的激化、也随着场外因素的介入,在无心演变和有意催化之下,理性的论证会迅速演变成愤怒的谩骂,论辩参与者变得从以“辩文有力”为荣,逐渐发展成以“谩骂出新”为彩,这是愤怒与躁动情绪的又一个变种。

(三)从文攻到武行。微博社会是一个云端社会,它的基本构成方式是文字。因此,无论何种内容的表达,都要通过文字实现。但是,随着谩骂成为交流的方式之一,文字本身就已经变得不再得心应手,于是从线上飞流而至线下,朝阳公园就当然地变成了一个圣地。这种约架本身就是愤怒与躁动情绪的一个变种,而当网上行为发展到现实中后,来自现实管理者的不当处置方法和处置态度又会反过来加剧这个变种,使其更复杂和更不可控,并会再度倒流回微博中。我所表达的意思会在未来逐步浮现,在此就不多说了。

(四)从抱团到分裂。前面讲过,圈子、阵营、党同伐异(乡党)和看客是构成微博群体的四大组成部分,其中前三者都存在天然的“抱团”倾向,这是注定的本能。抱团是一件好事,它会使个体情绪得以缓解、有处宣泄,因为在群体中,平衡理性都是发生在激发非理性之前的,这是一种群众心理的特点。个体情绪进入群体后,先是被稀释、被衡温,如同冰入水中。但冰既融化,须知水温也就降低,当入水之冰多到一定程度时,水反而成了粘合小冰使之成为大冰的粘合剂了。随着个体愤怒与躁动情绪的增多,固有的圈子、阵营已经承受不了化解之任,从而会引发团体的分裂,一旦遇到恰当的事件,阵营(圈子的抗击性会更强些)就会破裂,从而变成党同伐异的“党争”(本身就是党同伐异者更不用说)。这是愤怒与躁动情绪的一个群体化变种,具有较大的危害性。

三、愤怒与躁动情绪的本质

其实,无论愤怒与躁动情绪的来源如何、性状如何,它的本质无二,无非是人生而求平等的本能和理想与现实的落差。

(一)求平等而不得。现代教育让所有受教育者认定一个基本原则:人生而平等。但其实更为精准的表述是:人应该生而平等。因此,当不平等的事件发生后,求平等者要么会尽力消除这种不平等,要么因无力而仇恨、因仇恨而愤怒。问题是,不平等的事情太多了,那些频繁发生的和被渲染的腐败、享乐、物价、受限等事件,无一不在挑战着人们追求平等的欲望和观念,当它们不得伸张时,愤怒的情绪就会弥漫,到最后,事实上人们已经说不清愤怒的具体来由,而只剩下愤怒与躁动本身。但须知,平等的本质是一种感受,是“自认为平等”,而不是“施与平等”,平等的基础只有真正的自由。

(二)理想与现实的落差。所有人都有梦想,但所有人都要生活。这是一种无法协调的矛盾,在任何社会体制下都无法协调,非我们独然。但是来自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落差,会时刻干扰着人们的情绪,对于无法自我调节者而言,选择生活在愤怒与躁动中就成为唯一的可能。在这一点上,人类社会在,就无法改变,只有尽可能地降低理想或提升现实,但此事既涉及人心,我们都知道其实是欲壑难填的——标准很难苟同。

四、回应的机制性问题

事件甫发,对智慧的考验就已开始。回应、还是不回应;何时回应;谁来回应;怎么回应;回应之后如何再回应,这都是问题。我们试着探讨一下。

(一)要明确的是,对公共事件的回应问题,在各国、各种社会制度下都会存在,因此,貌似有许多“值得参考的经验”。但其实,由于习惯不同、体制不同、价值观不同、学识不同、面对群体不同、治理原则不同、监督机制不同、纠错机制不同、后续责任不同,那些所谓的“经验”,都是水月镜花而已,毫无参照价值。社会科学中总有一些似是而非的论调存在,立论者不敢大声立、驳论者不敢大声驳,但其实好不好用一试便知。所以还是那个论调,你若认为“值得参考的经验”好用,你就用,辩论无益。

(二)要明确,“回应”从哲学上就注定会败在“揭露”上,因为答案永远会少于问题、答案也永远会晚于问题。因此,明白了这个道理,就根本不要为回应带来的难度所困扰。“回应”是输定了的事,但是要靠“处置”来往回找。因此,只要“回应”给“处置”留出时间、留出余地,则“回应”就完成了它的使命,因此“回应”要在“时间”上下功夫、要在“余地”上下功夫,这是两项基本原则。回应与揭露是变与不变的问题,“揭露”是变量,那么,以变应变、以不变应变,是仅有的两种解决方案。

(三)要慎用“权宜之计”。在事态明朗化之前、在有关部门做出回应之前,删帖、封号和急于回应等“权宜之计”必须慎之又慎。社会经验告诉我们,应对公共事件,在“没有办法”之前的“办法”是最可怕、最危险的,极大多数最后无法收拾的败局,实质上都是败于“权宜之计”阶段。道理很简单,所有权宜之计,都出于个人或少数人、都出于仓促和临场发挥,而个人的临事判断、机敏和应变都是不可靠的,有时有、有时无,只要他是个人,就会有人的失误,就会有例假的忧伤,就会说错话走错路。那么,靠什么?靠机制、靠基础工作、靠技术手段,这是颠簸不破的真理。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必须要有预案,计算机时代给甲乙丙丁开中药铺提供了可能,要详尽列明既往微博事件的种类,因应以回应的方案,时间地点人物和说辞,一一对应,开说明书,看图识字。这就叫机制。只有机制才可靠,因为它不是一个人的智慧,它也不是临时想起来的智慧——当然,运用之时还要存乎一心、还需个人智慧。我们不是从来都不把英雄与人民群众割裂嘛!

(四)评估机制的建立。在建立回应机制之前,首先要建立微博事件的评估机制。还是那句话,信机制、得永生。因为评估的正确与否决定了回应的成功与失败,评估,决定了回应方法的选择、技巧的适用、目标的确定。评估首先靠积累,既往事件是一个宝贵财富,特别是对于微博本身诞生时间不长而言,它们就更显得弥足珍贵。要精心、全面和扎实地收集案例,深入研究,总结经验,把现实社会的管理手段与微博的特殊性相结合,积累出实用而又简洁的方法来。其次,要评估博众对事件处置的预期落差,包括“时间差”和“程度差”,列出公众对响应时间承受度的评估值和对处置结果的预期值,提供给涉事部门参考(它并不代表任何建议和倾向,但会对涉事单位对事件性质的认识和处置方法的设计起到很有价值的参考作用,从而使有关单位在事件之初就得以做到心中有数)。

(五)回应的技巧。探讨回应的问题时,难免牵扯到态度和谋略,但所谓态度是既定的,而谋略是阴暗的,公开讨论起来都没有意思。我还是那个观点,胸怀是最大的技巧、事实是最大的真相。离开了这二者,就难免堕入术数的漩涡,难以自拔。因为谋略恰如烟草,它会上瘾、也会反噬。所以社会治理者首先还是要管之以道、其次以术、其次以人、最下以权。但是不使用核武并不等于不拥有核武、更不等于不知道核武,对于谋略二字,还是要做到心中有数。回应的内容无非包括:回应的目的、回应的时机、回应的角色、回应的逻辑、回应的措辞、回应的再回应等等;而回应的技巧无非包括:不回应、假回应、错回应,方法也无非是此地无银法、暗度陈仓法、声东击西法等等,就不细说了。这不是支招,这些方法久存世间,无一新鲜,只不过被披上不同的外衣一演再演,使用者有必要知道有人知道你在使用、被用者也应该知道有人知道他知道这些招数。

(六)我想专门谈一下设立“聆听账户”的问题。关于微博,我写了这么多话,但其实有意做到大而空。我不愿意就每一个论点举例、也不愿意就每一个结论提出建议。其实都有。只不过那样,除了字数还要多一倍之外,德行也要减少一半。这个文章没有目的,只不过想让微博内外的人们按照一种思路更多地了解一些微博的内涵,以便你更爱它、更恨它或更不怕它,仅此而已。但是我想唯一地提出一个建议,那就是,设立“聆听账户”。

前面分析过,微博的心理流向最终是朝着“有能力解决问题的有司”的,无论你是普罗大众还是特立独行的权力洁癖人士,你只要在微博上就微博事件发言,你的根本目的就是要“解决问题”。但是,目前的状况是,无论微博上炒得如何沸沸扬扬,也无论微博事件最终在现实社会得到解决否,在微博上,很难有权威机构及时和持续地回应热点,即便有,也大多草草应对,或被博众发现了背后的“内幕”,从而导致更多的不信任和更强烈的愤怒情绪。“微博的心理流向”那章分析过了,发出去的心理波需要有接收器它才完整,否则就会飘荡在微博空间里变成愤怒的孤魂野鬼,也就是说,要在微博中建立“出口”,而不能任由“进口”泛滥,否则气球一定会爆,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大家对一个信息传来传去,可能有删帖封号的,但就是没有出来认账的,事实上也确实不应该有出来认账的:事实还不明、真假还未知、轻重还未判,涉及谁、怎么办都还未议,以中国式官场的惯例,怎么可能有人出来认领麻烦事?但另一厢,越是击空就越是烦躁,就越要变着花样地传播,甚至不惜添油加醋,把一件本源的真事倒传成了谣言的摸样,这里面有等着看热闹的、有期盼政府声音的、有继续挑事儿唯恐天下不乱的,甚至更恶意的都有,但其实越乱、越复杂,就越不会有部门出来找事。因此,如何在微博中建立一个日常的、平时就存在的“认领心理处”机制就显得格外重要。你揭露腐败,无非是想最终扳倒他;你爆料地方群体事件,无非是想要各地声援以动达天听,让更高一级政府出手平复;你转发疑似谣言,也无非是想尽早听到涉事部门的声音认还是不认……但这一切,都在以针刺空的脱力中让民众变得越来越焦躁,因为没有目标——只能呐喊、但没有有用的听众;只能鼓噪,但只在一样无用的同类中。假如,我们能够设立一个账户,这个账户叫做中纪委也罢、监察部也好、公安部也行,乃至叫做“政府”,甚或干脆就叫“有关部门”,只要经过认证足以证明它是“有司”,就会在微博中起到巨大的作用,就如同在游泳池底拔掉了一个出水口的塞子,距它再远的水分子,也必然趋向它而来。这样做并不会微博大乱,相反,它会迅速开始变得有序起来;这样做也不会给“有司”添乱,因为它只是一个“聆听账户”:

1.这个账户在它设立之后的第一篇博文中就要声明:本微博不关注任何其他微博,包括官博;本微博不会在任何情况下回复、转发、评论其他微博;本微博欢迎你将任何你认为与政府、公务员相关的事件、线索转发或私信给我们,但请注意,你不会得到我们任何的回复;本微博确认,你所有的转发或私信我们都会看到,并以绝对认真和慎重的态度核实事件或线索,以期将所有真实举报和情况说明依法、依程序作出处理;你需要依法对你所举报和反映的事件或事件线索承担责任,它们将有可能在不同阶段成为目的不同的证据。而你向我们转发或私信信息,就意味着你同意我们在必要情况下向你当面核实。

2.关于这个微博账号不在任何情况下回复、转发、评论其他微博的理由,我想任何真正想举报或解决问题的博主都会理解,也就是说,无论你描述的“事实”多么生动翔实、也无论你的言辞多么诚挚华丽、态度多么严肃端正,都不能证明你所说的是“真正的事实”,都需要核实,因此当然不能予以任何回复,否则就是极大的随意和不负责任。这一点如果你说你不能理解或不能接受,那么只能证明你根本不想解决问题。而且其实也由不得你,这是规则。

3.不必担心垃圾信息和谣言举报(诬告),对于这个账号的能力而言,同一微博博主的账号无论有多少个,都是透明的。这个账号后台的软件程序会自动将相同博主的不同账号举报或私信归类,这固然是整理举报信息所必需,但也因此可以轻易提取出多发垃圾信息和谣言举报的账户,请注意,声明中有一条:“你需要依法对你所举报和反映的事件或事件线索承担责任,它们将有可能在不同阶段成为目的不同的证据。”在实名制的前提下,做这样的事基本上是因为疯了。

4.这个账号的本质就是中纪委、高检、反贪局等反腐执法机构早已经在其自身网站上设立多年的举报电话、举报网页的微博版,那些既然可行,这个就一定可行。但是这个聆听账户,除了可以接受举报外,还有两个特殊功能:1)它可以有效舒缓微博中愤怒与躁动情绪,使得微博信息“投诉有门”,就像刚才比喻过的游泳池的出水口一样。同时会大大减少微博博众转发敏感信息和疑似信息的必要——你看到让你愤懑的消息,直奔主题,转给它就是了,它会让所有热心于此的博众都有了“娘家有人”的感觉。2)它会大大降低微博谣言的存在必要性,使得谣言的土壤不再肥沃,同时,不能不说,它的存在本身,就具有很强的威慑力。但它其实又不在微博上发一言一字,从而也就不会对微博的既有秩序造成干扰、引发博众的不满。

5.为使所收集信息更有序,可以要求转发者和私信者在转发信息前加注,标明[直接举报][线索提供][转发信息]等标签(具体为何尚需专家酌定),后台软件先识别标签,然后归类。无标签即时删除,这样做除了可提高效率、便于导入数据库和进行索引外,也可轻易识别是第一举报人(直接举报人)还是消息转发者,以便将所收集信息按重要性或可信度分出层级,更有杜绝随意转发和诬告的作用。

6.此账号设置后的初期,可能会有信息量较大的情况发生,但在目前数据库和存储等软硬件条件下,采用云计算和大数据等技术,则根本无足轻重。更何况,随着人们对聆听账户的理解加深、方法熟练,很快会趋于常态。那些举报电话和举报网站也并没有因举报而崩溃,微博上亦然。

总之,百利而无一害。既对微博无害、也对机关无害;既不给微博添乱,也不给机关找麻烦,只要技术应用得当,人员数量都未必增加,似可考虑。

五、处置问题

对微博事件的处置不是微博之内的话题,因为微博事件发生在微博之外,它的处置也必然发生在微博之外,微博,不过是为其鼓噪呐喊、提供民心依据罢了。只要承认社会是复杂的,处置就一定是综合的,因与果之间的关联,还要在微博之外研明、判断。其原则无非是既要考虑到民意,但更要严格依法、依程序、依事实处理,不能受任何偏离法律和事实声音的牵制,其中当然也包括微博声音。这些虽不是本文所要探讨的问题范围,但毫无疑问的,应该在微博内普及这种理性观念、推广这种思维逻辑,从而使微博参与者拥有更宽容的心态(我所讲的宽容,是指你自己对自己的宽容,而不是说你对什么事件的宽容。它只关你快不快乐,非关你正不正义),能够接受更多样的结果,而不仅仅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