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六)把吴钩看了——中国微博:舞台、博弈与批判(六)

(2012-12-08 12:24:32)
标签:

杂谈

  周公恐惧流言日

            ——微博谣言的解剖图

 

微博,最为人诟病者,就是谣言。最初是传统媒体挑起的灭谣大旗,一二三论式鸿文几现江湖,大弦嘈嘈了几天。但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其虎视眈眈欲灭微博之心,大抵除了早逝的司马昭之外,是人就都知道了。但毕竟青山遮不住,微博运营商们在股价跌去几成之后受名人指点招兵买马成立了一个辟谣联盟,一时间乡绅宗族趋之若鹜,迅速找到几个“歌星自称未移民”量级的谣言大辟天下了一下下,算是抵挡了过去。随后,微博中不断涌现出的真的谣言也着实套弄了不少大V名家,使得江湖人心惶然,参战甚至转发都成了一种危险的行为,这时,反谣,实际上已变成了一种微博主流参与者真实的意愿。事实也是如此,现如今大多数人在看见一条突现的事件时已习惯于查看爆料者的身份和言论史,更老成持重者甚至还要等上一两天,再也不会随手转发或即发评论了。而更多的人,甚至已经开始逆向思维,开始懂得有罪推论,在预设否定中再去寻找肯定的理由。

谣言这玩意,古已有之,也谈不上于今为烈。谣言本身并不可怕,毫不可怕,因为在每个人心中都有谣言的种子——那就是当面对不满的现状时心中涌起的约略的、美好但略带暴虐快感的幻想。谣言,说到底就是人们心中想要但又无法快速实现的愿望,只不过有人把它说出来、有人想想罢了。谣言的本质是愿望,是造谣者希望如此的虚拟现实,说平易点,是心里自导自、演场景虚构的话。这没什么了不起,内心即魔鬼,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在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有、都可能有远比“谣言”这件事更正式的邪恶、更邪恶的念头,邪恶得自己都会不好意思。但只要你不说出来、更别干出来,就没人知道。思想无罪,原因是思想无害——无害直到你把它(说)干出来前。或者你说思想也有罪,但这玩意儿就没法操作了,因为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除了特立独行的你之外),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嘴里说的是另一回事、手上干的则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的,多了。——思想尚无法用技术手段采集、读取、展现,是“统治”这件事最大的障碍。当然,所谓“统治”,也包括饮食、包括男女、包括上下远近。所以谣言不可怕,谣言说出来也不可怕,可怕的,还是咱们的老话题:传播。

为什么传播可怕?因为传播是一场战斗,传播就是力量。因为传播会导致周知,周知则形成舆论,舆论是一种力量。而“力量”,是“统治”、“管理”这些词汇最大的仇敌。所以,必须消灭谣言;所以,消灭谣言的本质方法是切断传播(而不是消灭人)。因为谣言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一、谣言的诞生

毫无疑问,谣言的诞生地不是唇齿之间,而是心底。所以无论人间还是纸间还是网间,欲寻此君出处,还需直指人心。微博谣言也不例外,它传承于微博中,但出生在微博外。与其他所有平台谣言一样,它诞生于人的“负情绪”——不满、憎恶、嫉妒、仇恨、自卑和邪淫。所以,只要这个世界还存在令人不满憎恶嫉妒仇恨自卑和邪淫的人和事,谣言就不可能断绝不生。因此结论是,研究如何杜绝谣言的诞生是一件“惨绝人寰的事”——因为它必须灭种才行。或曰:不可能。

二、谣言的界定

谣言是满足了一定条件的瞎话——不是所有的瞎话都称得上谣言。首先,名之为“谣言”之时,该言论应该已经具备了一定范围的知晓度,多大不好说,但在两人间、被窝里、家宴上的一定不是,那时还只是“瞎话”。其次,名之为“谣言”之时,该言论应该已经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公众影响力,多大不好说,但没人搭理、没有兴趣往下传的一定不是。第三更重要,名之为“谣言”之时,该言论应该已经被“客观”证实不是真的。这种证实在多大范围知情不好说,至少老天知道吧,那才称得上是“谣言”,否则你就没资格说“这个信息是谣言”。这个“第三”重要就重要在于,谣言,必须缺省值、默认值是“它是假的”,才能被确定命名为“谣言”。但是复杂点在于,极端情况是,除了造谣者一人,五十亿地球人都有可能无法知晓这个“缺省值”——甚至永远无法知晓,遑论验证。

三、谣言的鉴别

因此,“确定真相才有资格判定谣言”。我用引号引起来以示重视,因为这十二个字含义很多,不是识字就可以担当。首先,必须要“确定真相”。这里面有两层含义,(一)真相;(二)确定。比如说,又一次传说大侠作家他在西湖边死了。那么,什么是“真相”?真相就是,大侠他在此说盛开之后,在三维空间的地球上的某处还在呼吸。什么是“确定”?确定就是,判定谣言者亲眼所见大侠他在呼吸。除此之外都不叫确定真相。逻辑推理不能作为判定谣言的指标。比如说,“我昨天还见到大侠”不能成为依据,因为事实上,你就是一分钟之前见过大侠,你一转眼他死了也并不奇怪。那不是你的事,是阎王爷他老人家的事,你僭越了。其次,“判定”谣言。对谣言的裁决,必须使用判定一词。不存在“可能是谣言”的判定。任何对谣言性质的“或论”都是对谣言的传播而不是判定。最后,关于“资格”。资格来源于二者:(一)满足了“确定真相”条件的人;(二)确定真相后主观上“决定要去做出‘判定’”的人。

因此谣言本质上只有一种,那就是“真的”谣言。但在现实中,在微博上,实际上存在两种:“真的”谣言、以及“假的”谣言。

——“真的”谣言真是谣言、“假的”谣言其实是事实。

——“真的”谣言是造出来的、“假的”谣言是定出来的。

——“真的”谣言不易判定、“假的”谣言不易自证。

——“真的”谣言有人论辩、“假的”谣言不容分说。

——“真的”谣言有讨论过程、“假的”谣言只告知结论。

如是如是。

四、谣言的传播技巧

韦小宝有段著名的话,凡瞎话,需掺杂真言,方取其信、方证其真(大意吧)。谣言的传播成功与否有两个重要环节:(一)必须杂以真实内容。或时间、或人物、或场景,这个掺杂进去的真实内容必须可以凭相邻的事实佐证、或者必须可以凭基本的逻辑论证。比如说,我造一个名人绯闻的谣言:我说我在大酒店门口看见他跟一个妖艳女子手拉手出来了。如果纯闭眼瞎说,假如这个名人在我表述的时间恰在国外演出且报纸全程报道仅我不知道,这就不叫谣言,叫瞎扯淡。但是假如我真的看见这个名人在我表述的时间、表述的饭店走出大门,那么这个谣言就八分贴谱了,虽然当时他是一个人出来的。假如我当时准备好劣质相机,然后掏小费派一个(当然我们伟大城镇并不存在的那种)妖艳站街女子过去跟他问个路的话,这个谣言就基本有图有真相了。由此可见,杂以真实的成分越多,谣言的那个“谣点”就越狠、越难以辩驳,待到九分九都是事实时,他基本上死定了。鉴于此,我们可知,娱乐谣言好筹划,因为它便于预谋。但政治谣言则略难,因为造谣者相对较难抓住“杂以事实”的部分。但是另一方面,假如在政治谣言内杂以了大比例事实的话,呜呼,可知。这是许多善意但可爱的辟谣者疲于此事的根本原因。(二)必须抓住谣言受众的心理G点。对不起提到这个点似乎有失其雅,但以信雅达三者而论,还非用不可。也就是说,造谣,必须迎合受谣者和传谣者的心理需求。谣言也不都是说给所有人听的,比如你把南极冰融日达千米的谣言说给胡同大妈听,就达不到你借此煽动环保游行的目的。但就大众而言,所谓明星、大师、高官、巨贾,往往是公用G点,每抓,大抵不会落空。

五、谣言的目的

说到谣言,它的概念里应该包含两个层面:造谣者和传谣者。造谣者一定有其目的,无非是诬蔑、诋毁、煽动或添乱。(这里得特地强调一下,我说的是“真谣言”,那些根本就是事实但是被某对象自称是“诬蔑”的,我找地儿再论,不在此列)。而传谣者的目的性比较复杂,首先当然包括与造谣者同一目的,一起诬蔑、诋毁、煽动或添乱的。但其中也确实包括仅仅是为了添乱,早瞅你不顺眼,借屎泼人,恶心你一下出口气的;也包括真的不知情,信以为真,出于正义感认为不传一下不足以平民愤的;也包括将信将疑、理智上认为或许不可能但情感上宁信其有、或干脆认为即便这个是冤枉也有不冤枉的需要传一下警戒某类的;还包括无所谓谣不谣言,只以猎奇心态扩散的。因此造谣者和传谣者切不可一概而论,而需要严格区分,因为一概而论是造谣者最愿意看到的事情,它可以促成实际上的隐藏根源、打击面广和催化逆反心理的效果,提高将谣言壮大为社会舆论、甚至酝酿成公众事件的几率。而且从本质上看,一概而论的实质,实际上是让辟谣者通过打击谣言的过程客观上更迅猛地传播谣言,谋略在此,不可不慎。

事实上,即便是有明确目的的造谣者,他们的目的也不尽相同,大体上可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有明确目的、有明确目标、实施精准打击的;另一种情况则是仅有原则而广泛目的,以社会或组织为目标,仅为添乱和解气的。

六、微博谣言的扩散渠道

在“微博的讯息流动”一章里我详细分析了微博讯息是怎样从“消息”到“信息”、再到“舆论”逐级生成和发展的。微博谣言的传播完全符合那个路径。简言之,微博谣言从一个点(博主)诞生,这时它只是一个消息,该消息在该博主粉丝及关注范围内首先传播,此时为信息蠕动期,以该博主制造这个谣言的目的和志向而论,有可能该谣言就此灭失在蠕动期,也有可能该谣言在本阶段受众范围内扩大传播。此时,这个谣言的层级已经上升为信息,直到该谣言在到达某个博位较高博主时发生裂变,快速形成更高层级的信息并有可能形成舆论,从而完成它传播的目的,开始形成力量。

以实际效果和谋略论,该博主制造此谣言的目的愈深远,他就越不会在谣言诞生点时直接@高层级博主,他必须使这个谣言看起来出于多门,而且故意营造出它逐渐成长、传承有序的氛围,以达到隐藏自己、增强可信度的目的。更何况我在本章开头时讲了,现在的大V,大多慎之又慎,说洁身自好也好、自恃清高也罢,总之是越是遇到刺激的话题,就越会慎重传播,这不是责任感,而是自卫本能。所以编一个谣言直接传给裂变点的方法基本上行不通,得不偿失,造谣者也就不会这么干,这同样是微博造谣的基本技巧。

到此四万多字,大家基本看出来我写本文的一个原则就是尽可能不举例,逻辑已可说明的,举例无益。但其实熟悉中国微博这点儿事、这点儿人的,不管是参与者还是管理者,看到这些结论,心中都会油然而生出那些活生生的过往来。当然,还是那句话,随和,您若不信,我就信您。

七、微博谣言的搜集和研究

都说微博谣言是硬伤,传统媒体也铿锵有力地鞭挞过不知多少次“微博谣言病”,但我不知道有没有人或者单位在编一部《中国微博谣言录》之类的东西,把自从有微博以来,出现在上面的大大小小的谣言事件记录、分类、拟定关键词。这是一件实事,它将有重大的使用价值,将是我所谓切断微博谣言传播的活字典,我后面会讲到。

《微博谣言录》体例包括:

(一)记事。

(二)分类。

(三)归纳关键词。

(四)数据库与云计算。

在这里我就不详细说了。

八、辟谣

辟谣是个大话题,需要大智慧、大技巧。但最根本的技巧有二:一要拥有真的事实;二要拥有大的胸怀。附以两句话说明:打铁还需自身硬、胸怀就是大技巧。但这两个根本的技巧我反而不想多说,在此只说说那些决定成败的细节。

(一)辟谣的时机

谈到辟谣,固然是在说如何以事实来否认谣言,但其实背后已经隐含了一个基础概念,那就是,谣言已成。谣言还在瞎话阶段时谈不上辟谣、也不能辟谣。因为那时谣言传播尚不广泛、社会影响尚未成势,在这个时候实施“辟谣”,那基本上就等于是在帮造谣者传谣。所以,借用消防队门口墙上的一句话,“隐患险于明火,防范胜于救灾”。套用在辟谣问题上时,它就变成了“传谣险于造谣,灭谣胜于辟谣”。前半句是说,造谣无法可防、但传播有法可断;后半句是说,当到了不得不对谣言进行“辟”时,这个谣言往往生长已成、传播已广、影响已大,任何的辟谣都将是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费而不惠之举。因此,辟谣的最佳时机是在谣言的诞生期和蠕动期,如果谣言对象能够在这个时期敏锐地发现谣言的萌芽并迅速地扑灭它,让谣言尚未破茧即被消灭,这才是最佳结局。这种行为,即可称为“灭谣”。

那么,在微博上如何才能做到“敏锐地发现谣言的萌芽”呢?这就用到了前节所讲的基础调研工作了。总之还是那句话,人力与技术手段相结合,要靠事前的准备,而绝不能靠事发时的直觉,更不能靠事后的反应。

(二)辟谣的技巧和方法

1.不到掌握绝对证据得以一举彻底打破谣言前,决不能对谣言的全部或整体进行笼统而抽象的否认,这既是一种姿态、也是一种方法。

2.辟细不辟粗。

3.不辟谣永远比辟谣的效果要好。

4.沙中掺沙和水中掺沙的区别。

5.在谣言蠕动期发现谣言预警后,要主动出击,断其来路。

以上在此不展开论述了。

(三)辟谣联盟的不可行

辟谣联盟是微博运营商在形势和逼迫下创造出来的一个“创新怪胎”,是一个人类谣言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自慰机制。无论其理论有效值是多少,这个问题实际上不必辩驳,那就是,凡是在人类精神文明领域欲图创新的做法,大多终将是会归于失败和笑柄的,有些则根本就是骗局。有一句俗话,叫做“太阳底下没新鲜事”,指的就是精神文明领域的事。孔子那个年代没有发动机,因此对于他来讲汽车当然就是“新鲜事”,但是可否举出一例,让我们看看在人的想法、教育法、管制法上面有什么举措可以让孔老二觉得“新鲜”呢?

靠“辟谣”绝对解决不了谣言的产生,更解决不了谣言的传播,与之相反,辟谣本身,就是传谣的一个绝佳的形式,有些高明的谣言制造者是会在造谣前就把“辟谣”计算在预设结果里面的。辟谣最大的弱势就在于,它必须、也只能针对谣言所指的一人、一事,而不能涵盖其他。比如说,谣言说,谁谁谁昨晚已死,你辟谣只能用事实(有些连事实都很难举证)证明他还活着,但是你不能因此在辟谣声明里说,他永不会死,同样你也不能说,因为这个谣言,我们人民群众就应该知道,凡是说谁死了的消息都是谣言。这就导致了,即便在辟谣成功(真的成功)的第二天再出现同样的谣言时,你前天的辟谣声明就不能再使,而需要全新的证据。再比如,谣言说哪里闹事,你辟谣说那里一切安好,但是事实上只要有一张一个人在貌似闹事的图片或者视频出现,你的辟谣就不能叫做成功。因为不能亲临现场感知氛围的受众会视那张图片或视频为“证据”,但其实,“闹事”与否是需要现场判断和“感觉”的。社会管理意义上的“闹事”,和一个耳闻者“确信”的闹事,有着本质区别。

辟谣,根本上就是一种魔道之争,而且在这个战争中,甚少有道的胜利,而太多见魔的成功。辟谣的根本有两条路,一是把人灭绝,一是让人无谣可造。随便可想而知,这两条路都是根本不存在的。人类历史上,断人口舌的办法是绝对没有的,而且,历史经验证明,越是在对谣言打击严厉的时代,谣言就越多、质量就越高、传播就越广,能使“路人侧目”而不敢言的断头年代尚且阻止不了谣言的诞生,更何况一个什么条件都不具备的“联盟”?谣言,是建立在对现状不满的前提下一个人内心最盼望、但又无法快速实现的愿望,所以只要还有“不满”在,谣言就在。因此可以说,谣言永在,跟微博一点关系都没有。就如同空气永在,跟气球一点关系都没有,当然也就跟气球的爆炸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没有气球、就没有气球的爆炸;没有空气,也就没有气球的爆炸,但是总不能说,没有气球,就没有空气。

微博,只是人类发展过程中始终伴随共生着的“谣言”这一社会现象的一个新的承载平台而已,它的本质特色,就是可以加快谣言的传播速度,仅此而已。因此,与其考虑如何辟谣,不如考虑如何切断传播途径。

因此辟谣联盟具有以下的不可行性:

1.辟谣联盟既阻止不了谣言的诞生、也降低不了谣言诞生的数量和质量。前面已经分析过,任何统治者、任何智者、任何人、任何制度、任何机制,都阻止不了谣言的诞生,辟谣联盟就更不行,自以为行,就是自以为是上帝。不仅如此,辟谣联盟也出具不了任何逻辑能够说明,它,虽不能阻止谣言的诞生,但可以降低谣言的数量或质量。因为一个理由就足以说明问题:谣言是属于全社会的,辟谣联盟是属于微博的,从没听说过报社的校对员能让大街上没有错别字的。另一个角度也可以说明问题的本质:假如辟谣联盟这种形式哪怕是有一丝的作用,那么,在国家机关的序列里就应该有一个“辟谣部”,如此,就应该如同辟谣联盟治下的微博一样,“整个世界从此清静了”。而且这个部,早在商周时期就应该设立了,那样就没有周公恐惧的流言在了。我从没听说过备受一部分人推崇的美英德法有过辟谣部门、也从未听过备受另一部分人怀恋的红色年代有过辟谣部门,但我听说过,无论是它们谁,都曾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遭遇过无数的谣言困扰,以至于灭过国、毁过城、死过人,怎么到了微博上,以我们跳跃的智慧就能够想到用一个辟谣组织就可以铲除这个自从有了语言以来就伴生在人类社会中的痼疾了呢?所以,不能不充分予以怀疑,辟谣联盟从其诞生的起因起,就是一种应景。说到这儿,盟主和盟员们难免忿而起立,略带唏嘘而富有理性地说,我们从没有说过辟谣联盟能够解决所有问题、更没说过辟谣联盟能够解决社会问题,但是,辟谣联盟总是能够解决一些问题吧!算是尽绵薄之力吧!但是我想回答说,连绵薄之力都不存在、一点儿问题都不会解决。原因何在?因为你叫辟谣联盟,而辟谣,就跟谣言一样古已有之,于今也并不为烈,这个社会发展至今上下五千年,谣言和辟谣就像是任何矛与盾的两个方面,也纠缠斗争了五千年,而在没有你辟谣联盟的四千九百九十九年零三个月内,地球、附带人类,并没有亡于谣言,也没有因谣言而停止住任何前进的脚步。若说起绵薄之力来,五千年内已经有了成百上千万亿个绵薄,着实不缺你一个,你也着实不能证明自己比这成百上千万亿更绵薄些。但我们看到的却是,旧的谣言倒下去,千千万万个新的谣言站起来,于中丝毫也没有看出来这成百上千万亿的绵薄对于“谣言”这种社会现象有了什么样的改观,难道说公元20101115NASA的谣言,就比公元64718日罗马城的谣言退化了吗?在这期间的一千九百四十六年零四个月内全人类辟过多少个谣言?谣言退化了吗?依我看,倒是更先进了许多、更隐蔽了许多、更狡猾了许多、更难辟了许多。所以说,辟谣联盟辟吧辟吧无所谓,千万别把自己当作一种什么“创新”、什么“机制”、什么“有效手段”,更别进而把自己当作上帝,觉得自己能够主宰造谣坏人们的命运。须知,所有谣言都不是你粉碎的,粉碎谣言的,只有时间。或者换个盖帽儿的说法:人民、只有人民,才是粉碎谣言的真正力量。

2.辟谣联盟的组成人员既然也是人、也是微博用户,无非加了个V或者知了些名,没有任何历史经验和科学证据可以论证,这些人就有了谣言免疫力,就能够拥有识破谣言的火眼金睛或者心灵神通。鉴于历史上从未有过“辟谣专家”这个词汇,由此可见“辟谣”从古至今就根本不是、也从未是过一种职业、一种技能,更不是一种理论科学,怎么到了微博时代,突然就冒出一伙子人来说他们具有专业辟谣功能呢?于理何在?这究竟是历史唯物主义的?还是辩证法的?又或是经验主义存在主义或是分析哲学的?相反,我们倒是可以确信,有人群在,就有认知差距、就有利益差别、就有观点冲突,这样一帮理想不同、信仰不同、学识不同、社会经验不同、社会层级不同、思考方法不同、爱恨善恶不同的人,究竟是经过谁的咖啡买单面试,才找到他们具有共同的、非他们之外的博众所无的“辟谣专能”呢?别告诉我他们都相同,随便在微博上就能找到他们龃龉的证据,更何况运动员自当裁判员,他们本身都还在微博上大放着异彩呢!

3.辟谣联盟的人和人的集合都不具备有效识别谣言的令人信服的方法,即便偶发辟谣成功,也只能说明某种方法的偶然适用而已,它并不能在逻辑上和在科学上证明什么才是对付谣言行之有效的手段,更遑论将这种手段变成为一种机制。这种状况使得辟谣只能成为一种单兵作战,而绝无形成战役的可能;只能成为微博贵族的道德高地和专有权利,而不能成为普罗大众追求真相的可靠武器。微博联盟是一种尊享、一种荣誉、一种居高临下的知识、道德和法律俯视,它骄傲地向俗人宣示:我们、只有我们,才是挽救你们的指路明灯。这不是扯呢嘛?对辟谣联盟的放任和纵容,会在、事实上已经在微博社会中引发逆反心理,谣言,将会随着对微博联盟本身的不满和其处置方法的不满而产生新的增量。更何况辟谣联盟的某些辟谣手段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我也实在忍不住要举一例:他们说一则某星已经移民的信息是谣言,依据是他们当面询问了某星,某星断然否认。就这样的技能还要出来混裁判这个有前途的职业,实在是有够匪夷所思。

4.辟谣联盟的辟谣意见不具备法律效力和强制力,因此不能作为随后处置“谣言”的依据。假如,辟谣联盟只是以自身账号或微博运营商名义发布某信息疑为谣言的公告,这是他们当然的权利,但是仅此而已,如果他们据此处置“造谣者”,那么他们必须出示拥有辟谣的“绝对可靠性证明”(即不会辟错)、也要出具他们的处置权合法或被授权合法的证明,因为,这实质上已经是一种执法权。就如同街道办事处主任确有维护一方安宁的责任,但是他也不能说傍晚在西瓜摊旁说话的大妈造了谣,就直接把她送到第一监狱服刑——请注意,他的极限权力,是把大妈“扭送”派出所,“举报”大妈公然造谣——剩下的事,在我们法治社会,叫做“司法程序”。我不知道微博这个街道办事处的总编主任,他究竟是在哪一点上比现实社会的街道主任权力大得如此多,以至于他可以直接判刑而无任何司法程序可言?自诉自判、罪名自定、刑期自定、刑罚自定?在人类言论鉴定史上,目前微博辟谣联盟的主宰力量,已经超越了所有习俗、道德和法律既往,超越了中世纪的裁判所、超越了新世纪的合议庭。更何况,在判别谣言真伪的问题上,“少数服从多数”从来都不是一种科学决策,“个人审批制”就更是可笑得令人发指。假如仅凭一个网站主编的慎重就能够构成辟谣的严肃性和可靠性,那么,我们何不请我们最伟大报纸的主编去做这个“审批”呢?他不比你更慎重、更靠谱些?

5.辟谣联盟不具备有效切断谣言传播途径的手段。我前面分析了,在可能的前提下,辟谣不如不辟、不辟不如灭谣。辟谣说明谣言已成,但谣言的成长是有个过程的,这个过程就叫做传播。传播的核心是渠道,切断渠道就等于切断了谣言的成长。在这个问题上,微博恰恰具备了社会谣言问题所不具备的优势,那就是,渠道可控。切断渠道取决于及早地发现谣言的种子,而谣言的种子是“字词”,字词可以检索,检索要靠积累和研究,靠技术手段,这样衍生下来的方法和功能都不是辟谣联盟所具备的,甚至也不是微博运营商所具备的。客观上看,辟谣联盟的工作止于“察、证、判”,也就是发现、证伪和处置,这三条无一是针对谣言传播途径的,因而都是治标之术。所以论点再次回到了我所强调的,要像管理社会一样地管理微博,而不能像是管制媒体一样地管理微博,在这个意义上,微博确实值得成立一个专职管理部门,而不仅仅是把它当作网络管理的一部分来看待。

6.辟谣联盟缺乏真实和善意的反省纠错机制。人皆有错,微博联盟连同它制内的成员也都会犯错,这种论断不是经验上的,而是逻辑上的。但是,所有对“错误”的纠正和反省机制,都必须建立在导致错误的“行为”的合法及合理性上,否则就只是个人的逐善本能,那靠不住。辟谣联盟因其行为的合法及合理性匮乏,必然导致它没有、也形不成真正的反省纠错机制,即便发生过若干次的道歉行为,那只不过是对上述匮乏的掩饰和些微的逐善本能,算不得机制。而真实和善意的反省纠错机制,实际上对辟谣联盟、或者说对任何社会组织都是其得以长期良性存续的坚实保障,它代表着所得民心。辟谣联盟没有。

(四)谣言的驾驭和谋略

谣言是人的行为,是人的行为就可被人驾驭,无论何种行为。所谓谣言的驾驭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是指造谣者驾驭谣言,二是指社会管理者驾驭谣言。所有人心都是双刃剑,谣言是人心,它就是双刃剑。要想让它只伤敌人不伤己,就要使用谋略。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但如前一样,在这个版本上我不想在谋略问题上做过多探讨,那是一种冒泡的傻行。但谋略的历史告诉我们,对付谣言,大体规则有四:

1.掺水法则

2.钓鱼法则

3.分散法则

4.暗室法则

所谓谣言止于智者,是自慰术,就不提它了。历史的事实是,成功的谣言都起于智者。谣言只能止于措施、止于胸怀、止于机制,智者最靠不住。

但是,可以大声讲出来的是:再缜密的谋略也只是“术”,而真正的智者从来不屑于术,而志于“道”。对待谣言,什么才是道?答曰:真实是道、胸怀是道。除此外,都是邪道。在微博谣言的现有状态中,管理者要始终表现出三种态度:

一是视谣言为当然,不为自己设立人类统治史、社会关系史中都无解的目标,徒增烦恼;

二是视谣言为无物,要待之以道、治之以术,面对谣言要有治理自信,而自信来源于细致、扎实的基础调研和高超的技术手段;

三是视谣言为人心,要具备宽广胸怀和本质眼光,怀柔以待,攻心治本,营建微博谣言的自愈环。

关于微博谣言的自愈环,实际上已经不是一种工具,而是一种氛围、一种心态。要使识别、鉴定、揭露和鄙视谣言成为一种风气和荣誉,要使杜绝谣言成为一种身为博主的尊严,这需要谣言本身的帮忙、更需要细心呵护地培养,要使其痛、痛其臆于谣言;也要使其荣、荣其却于谣言。这需要高超的治理技巧、宽大的治理胸怀、温暖的治理态度、可信的治理目标。

谣言事大、微博体大,不可不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