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四)把吴钩看了——中国微博:舞台、博弈与批判(四)

(2012-12-08 12:22:30)
标签:

杂谈

  群山万壑赴荆门

         ——微博社会的心理流向

 

人为什么要上微博?这是个值得研究的心理学问题。“目的”,是存在的理由。

“存在”,本没有客观理由,但是有主观理由:“目的”是存在的理由。就如同人的存在于世,它没有客观理由,所有自以为客观的理由其实本质都是“人的思想中臆(创)造出来”的理由。人在,认知才在、命名才在、客观才在、道理才在,没有了人,就没有认知,所谓客观和道理的存在将毫无意义。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为本”。月亮在吗?在。你说这是客观的。但月亮的状态是人感知的、月亮的名字是人命名的、月亮的作用是人罗列的,离开人,月亮什么都不是。你说即便没有人类,月亮依旧存在,但是实际上假如没有人类,就不会有你、就不会有你说“即便没有人类月亮依旧存在”这句话,就不会有你的思辨,月亮即不在——所有“在”,都是映射,都是“在”意识中。

但是假如你换一种说法,你说“即便你不在,月亮也在、谁不在月亮都在”,对!任何人不在月亮都在,这就变成了一个正确的判断,正确的原因是你说这些话的潜在前提是:人类在、而只是“你”(某些人)不在。

所以,所有个体都不影响整体的本质存在,所有整体都不会因个体的好恶而本质改变,这是一种宏观论调,是长期论调,当把视角放在人类和人类史上时,每一个人都是扯淡般的存在。暂存我的判断,因为后面有一章叫做“中国微博的愤怒与躁动”,到那里我再继续说。

说了这么多,是在讲人在社会中的存在首先是意识的存在。“首先”吗?首先!因为假如意识不先在,就不存在“人在社会中的存在首先是……的存在”这个思辨,不存在这个思辨,你无论说“首先是什么的存在”都不存在:问题都不在,答案何能在?换个角度说,社会管理,归根到底管的是什么?是人,毫无疑问。但存在于社会中的人具有三重性:他的肉体、他的思想、他的行为。那么再问一次,社会管理究竟管的是人的什么?答案依然很清楚,管的是人的行为。所有道德和法律约束的,都(只能)是人的行为。但行为的支配者、肉体的驱动者却是人的思想,所以,溯本逐源,能否有办法调整和引导使人产生具体行为的思想,才是社会管理的优劣本质。真正具有管理意义的(并非说“真正需要管理的”),其实是人的思想意识。社会管理如此,微博管理亦复如是,摸清微博中的个体心理趋向和整体心理流动,是能否管理好微博的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关键。

人在微博,首先是意识在,然后是文字在;微博讯息流动,首先是意识的流动、思想的流动,然后才是讯息文字的流动。微博的社会心理有三个阶段:微博心理的产生、微博心理的流动、微博心理的归宿。

一、微博心理的产生

人为什么上微博?似乎每个人都有其自己的想法,或为说话、或为施教、或为显露、或为沟通、或为观察、或为记录、或为推销、或为科技、或为渠道,以博主个体论,其目的无非就是到微博上去说本文第二章“微博的内容分类”中所列六类内容的话。但目的的个性化不影响结果的一致性,结果就是:数以亿计的人,走到了一起来,所有来人的根本目的都是:为了发声、聆讯和传播(说、听、传)。所以,微博心理的产生首先是微博博主个体心理的汇聚,就如同整个社会心理的产生首先来源于社会中每个人的想法一样。但既已汇聚,作为个体的心理就湮没在整体的心理趋向的洪流中,变得重要、但不显露了。因此,答案是,“微博心理”,产生于微博平台上“所有参与者总体的个性化心理活动的汇聚和整合”。

在此必须明确指出的是,本章所讨论的“微博社会心理的流向”,当然地是指那些产生于微博事件(亦即现实事件)或引领微博事件发展的、具有公众意义和社会意义的微博(博主和文字)。因此,所谓“微博心理的产生、流动和归宿”,也无一例外地是指这一类微博,也就是本文开宗明义确立讨论的“社会的微博”。除此,那些商用、私用等作为记录心情、推广销售、日记存储、调情沟通的微博,则根本不具备产生或影响整体性“微博心理”的功用和价值,亦不具备管理与被管理的意义,当然也就不在讨论之列。

二、微博心理的流动

一个人,怀揣着一个目的,来到微博,因此“实现目的”,就是他的心理预期方向。但事实上,他的心理流动既可能符合预期方向,也可能不符合预期方向。从经验上看,不符合的更多。有很多人来到微博,一开始,在其粉丝数量有限、博位层级不高时,其心理流动是符合预期的——靠言语出众、讯息出彩、推广活跃来吸纳粉丝,以达到扩大影响、树立地位、培植信誉、巩固身份的目的。但是随着开博时间愈长,事态发展可能会大大背离他的预料:言行被谩骂、观点被抵制、历史被爆料,而这些漫骂、抵制和爆料从其自身观点来看都是充满非逻辑、非理性、非基础知识的佞妄之说,因此导致他的心理流动产生极大偏差,他会觉得,当初促使他上微博的目的早已失去,微博,已经从他的阵地变成他的陷阱,这,就是心理流动的背离。于是,要么顽强但痛苦地坚持,在自我意志或圈子、阵营中寻找慰籍,要么就走上删帖、退出、远离的出路。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状况出现的呢?在研究微博心理流动、发展的过程中,有几个问题需要特别引起注意:

(一)身份代入和身份背离。微博中的所谓大VV们,也包含相当数量的未加VPIP,都是在微博之前的现实社会中就已经具备一定社会地位、行业地位和职业身份的人,他们来到微博,必然会将其社会身份意识代入,使其微博身份天然带有社会、行业和职业自信,这是一种当然心理。这与谦恭或傲慢毫无关系,也与上述地位和身份的实质性高低毫无关系。于是,当学者遇到观点、媒体人遇到资讯、律师遇见权利、社会批判家遇见民间疾苦、作家遇见文章、狗仔遇见绯闻、艺人遇见节目时,无不表现出自信的判断和阐述的欲望,这,就是身份代入。但是,稍加设想和比对就可察觉,假如在现实生活中,这些人有了这些判断和阐述的欲望时,他会与谁说?和谁探讨?向谁请教?对谁批判?跟谁翻脸?总之是,与谁沟通?我们会发现,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沟通的对象会是同类,沟通的范围会有预置,沟通的方式具备相近的经验、学识、语言和行为特点,他们之间即便翻脸,也有规则和潜规则在。但是在微博上,与其沟通的对象无限而未知,沟通的平台是公共展台,以一对无限,沟通者上至八十老翁、下至初小学生,城至科学院院士、乡至第九村村民,试问,身份代入者该如何应对?但他在事实上必须应对,该身份代入者就会频繁与他在现实生活中根本就不可能与之研讨观点的对象发生事实上的强迫沟通而无从拒绝,这,就叫身份背离。这个状态,在本质上与强奸无异。因此,在这个微博上的极大多数以观点发布为心理预期的博主(事实上从不表述观点的博主很少),事实上每天、每帖都在发生着被奸事件,而观点愈鲜明、论述愈犀利,被奸力度就愈大,这与观点本身的种类(政治经济还是娱乐生活)、层次(高深还是低俗)、立场(左还是右)、对错(符合还是背离常识)、交锋(对手善还是恶)都无关,而只与“频繁与其在现实生活中根本就不可能与之研讨观点的对象发生事实上的强迫沟通而无从拒绝”有关。这就是微博心理流动中的某一重要痛苦的根源,它甚至不是对牛弹琴或鸡同鸭讲的痛苦,而是被强奸的痛苦。拉黑管点儿用,但不治本,因为本质上施奸者无数。

(二)心理膨胀和心理失落。所谓膨胀与失落,都是相对的,是相对于博主的心理预期和现实状态而言的。在现实生活中发声渠道不广、听众寥落、人微言轻者,会更重视微博这个平台,对微博的心理预期会更高,对自己声音的反响会更敏感,但是由于身份代入的基准不高,他们更需要大声镗鞳、言辞出格以树立形象、吸引注意。而这些镗鞳之辞往往会起到异军突起的奇效,于是草根会迅速变成偶像,就像漫长平稳的老生唱段中突然有人在台上喊了一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一样,一定会赢得惊醒、引颈和叫好,但这一声“打倒”对于唱段的优劣有何裨益实在是难以表述——偶像,并非只有实力的原因,也有仅仅是“奇异”的原因。这些“新偶像”,其心理落差是“向上的”,倏忽间被捧至云端,在某一个范围内成为意见领袖,使其心理状态远异于其真实生活,因此导致他乐不思蜀,开始以微博心理维护其微博身份、甚至其社会身份,这,就是心理膨胀。

而另一种情况恰恰相反。博主在现实生活中具备一定范围内(比如说行业、领域或职业)相对而言可自主的、多层次的、广泛的发声渠道,其现实言论拥有与其心理承受度相对应的听众群,其上微博的身份代入基准较高,心理惯性使然促使他延续了现实角色的被认知度。但是到了微博之后,由于听众范围的无限扩大,听众身份的千差万别,使其从现实生活中的“偶像”沦为“呕像”,随时被无逻辑、无规则和(被他认为)无常识的谩骂攻讦所困扰,使其产生“向下的”心理落差,导致他只能以其社会身份来自我平衡其微博身份,这,就是心理失落。

心理膨胀者和心理失落者在微博上的表现会迥然不同。前者会更趋向于活跃化,会更以粉丝数量来标榜和衡量自身价值,会更加强化当初使其赖以成名的标志性言辞、行为以期固化其微博形象,心理预期更加锐化,微博行为的攻击性在其本质的虚弱和暴富状态下会更强,自我保护意识会向极其敏感发展,像只刺猬;而后者会更趋于圈子化,会更加以粉丝的质量和凸显其真实身份来标榜和衡量自身价值,会更追求微博的现实化,因而言辞会相对慎重以维护名誉,会更多使用拉黑等技术手段回避而不是持续谩骂交锋,会在同类中抱团取暖和在平台上感叹不群、不屑,其对微博的心理预期会逐渐钝化,像是只猫。

心理膨胀者对微博的混乱度具有重要的指标意义,出于其线下生存状态和力争上位的本质,他们对于微博讯息的鉴别度、辨识能力都有限,也志不在此,而特别对于“传播”感兴趣,以争得并显露其“第一知晓”和“最快传播”为荣,以期借此获得“尊重”和“知名”。同时,他们又会敏感地顾忌评论对他们“观点匮乏”的认知,所以总会像张无忌初入百花谷时在胡青牛面前辩驳医道一样,凡事都要抢先论断和评判一番,并会尽其辞道所极,力争出众。常会凭借谷歌、百度提举一些晦僻生涩而又似是而非的论据来,以换取观众对其“学识”的讶异,并在事实上增加了观点的数量,但极大地降低了观点的见地。这个群体,由于其现实生活的乏善可陈,故此在微博上也很难有真正的圈子存在,他们需靠不断的党同伐异事件来制造冲突、投报意气、暂求合伙,具备明显的“社区流窜性”。故此,微博谣言往往因其不辨真伪而生而大、网络暴力也往往因其尖锐碰撞而生而延。相反,心理失落者是微博理性程度的基石。相对而言,这个群体更稳定、更下沉,更与现实世界联系紧密。其圈子化特征更明显,阵营更稳固,具有明显的内敛性,在上博初期宣示自身能力与学识遇阻之后,心理会变得略微排他,会使微博中形成一个个类似社区一样的固定空间,形成邻里,形成面子,从而形成规则和潜规则,这在客观上约束了微博博主的言行底线。

对心理膨胀群体的适度控制和打击,以及对心理失落群体的适度纵容和扶植,是维护微博秩序的一个有效手段和技巧。

(三)从众心理、特异心理和心理聚合。凡是人群聚集的地方,从众心理都是主流,微博上尤其明显。从众有两个特征,一是看讯息传者的博位,二是看讯息传者的数量。这一点很好理解,就不多说了。特异心理是指那些能够认知从众心理、而又希望在任何事件中凸显自身特质、学问、见识者所表现出来的心理活动,这种特异,在事实上本与对错无关,但其中滥觞者只求特异,而主观上即便明知也不论对错,这时,分辨其追求“特异”的目的就变得格外重要。

无论是从众心理还是特异心理,它们都会在微博这个巨大的容器内搅拌一团,相互粘合、相互反应,形成一种非常复杂、随时变化的心理集合体,这,就是微博的心理聚合。它不是简单的数量相加,而是无法预知的随机化合物,很难事先辨别其本质和趋势,但它无疑是一种社会脉搏,跳动有力而又自由不羁,不了解它就无从驾驭它、不驾驭它就会被它所害。因此,精确地掌握和区分微博心理中的从众者和特异者,仍然是延续博主定位的一个重要手段,从而也即管理微博的一个重要可能。总的判断是,在微博中广泛存在的从众心理群体中散落着特异心理者,这些心理存在所形成的总体趋向,就是微博的心理流向。

三、微博心理的归宿

微博的心理流动引领着微博事件的发生、发展和结束,故此,研究微博社会心理流向的根本目的,在于如何将微博建设成为纾解社会怨气、减轻线下压力的平台。微博就像是一个气球,所有参与者都在向里面充气,只不过气有不同,有氧有氦,如果只有进口而无出口,那么这个气球迟早要爆。爆也有不同,有因气体充满而爆炸,有因气体化合而爆炸。因此,千万不要以为它的容量足够大,那只是物理的想法而非化学的想法,管理者不可偏科。那么,建立什么样的出口,才能保证既不给现实社会造成困扰、又能够有效化解微博平台的充气压力呢?

前面说了,无论个体心理怎样地不同,它们最终都会在微博上形成一个总体的心理流,这个总的心理流的目的地,就是微博心理的归宿。

这就又回到了本章最初的问题:人们写微博,到底是给谁看?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请再次注意我之所谓“人们写微博”这个短语中“微博”的定义,“今天天气哈哈哈”的微博不是我们所研讨的范围,虽然它也叫微博)。

似乎很难一概而论地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千千万万个微博博主在微博上说话的目标都不相同。但是,凡现象都有本质,人,在思维的方式、方法和过程上虽有千差万别,但在思维的目标、结果和目的上却有完整的一致:解决问题。人类所有思想活动的目的,都是为了解决问题——无论自知或不自知、无论问题事关衣食冷暖还是哲学科技、也无论问题是高浅善恶还是纯洁淫邪。明白了这个原理,也就回答了上面的问题:什么人、什么方法(所有方法的实现都要靠人,所以方法问题归根到底仍然是人的问题)能够解决问题,人们的话就是在说给谁听。

更进一步论述,这个所谓能解决问题的人,未必是客观上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人,而只要是发声者自认为能够解决问题的人即可;其次,这个可以解决问题的人,未必是一个“个体”的自然人,也可能是一个组织、一个人群;再次,发声者发声的直接目标未必是直对他认为能够解决问题的人,但其根本趋向是指向这个能够解决问题的人。所以,直截了当地说,在事件传播、观点证述、揭露举报等具备社会意义上的所有微博言论,无论以何种方式表达出来,直笔、曲笔、隐喻、讽刺,文字、图画、照片、视频,最终都是说给政府听的,因为“问题”,要靠他们解决。就如同庭上的诉辩,最终都是说给法官听的一样,因为案件,要靠他们判决。

这话说起来让权力洁癖之士略难接受,稍安,且听我来论证这个判断:

(一)微博言论的流转,有传播与传递之分。传递是工具,交流的对象是具体的,是“点到(多)点”,从总体而言,这种功能属于私用,不具有社会性。而微博社会性的标志在于,它是一个“传播”讯息的平台,是“面到面”(因此而区别于“点到面”的“媒体”)。这些前面已经论述过。也即因此,当我们讨论微博言论“说与谁听”这个话题时,我们特指的,应该就是“在传播概念下的微博言论”,也就是所有以传播为目的、以公共传播方式为方法的微博言论。

(二)作为微博讯息传播途径中的任何一员,他在微博平台上所说的言语,要么是说给不特定的“大众”听的、要么就是说给特定的人(人群)听的。这是一个周延的逻辑,是“和+或”的关联,除此无他。

(三)说给大众听的,其目的在于将事件造成更大规模的扩散,使更多的人知晓事件、认同观点,从而引发更大、更强的声音,形成舆论,触及事件根源,以期凭借强大社会声音和压力,触动有司,解决事件。说给特定人听的,其目的在于该特定人要么本身就是有司,要么就是“大众”中具备更高博位、更好的传播扩散条件的特定人(人群),其本质目的就仍是扩大影响、动达天听。因此无论哪一种,其根本目的都是期望“解决问题”,不存在不以“解决问题为根本心理目标”的主动传播——“根本心理目标”并不排除“过程心理目标”或“阶段心理目标”,也就是不排除“我就是想让更多人知道”、“我就是表达个人观点”,它们的本质就是要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的涵盖范围也是多样:“给你好看”也是解决方案、“让你垮台”也是解决方案、“解决问题”也是解决方案。

“解决问题”要靠有能力解决问题的主体,因此“说与谁听”是昭然若揭的。

(四)但是永不排除例外。众生若此,而权力洁癖之士(绝无丝毫贬义)动达天听的心态会略有不同、具体而微。一者,合于众生,以“盼青天”心态期望有人(有司)能够救民于水火、除暴于庙堂,因此而呐喊声嘶。但其音量和执着,又出于众生之上;二者,异于众生,以“虽千万人吾往矣”心态直接叫板有司(有人),“某某某,你出来走两步”,彰显其不畏强权、为民赴汤之勇和卓尔不群的独特人格及具备个人特点的文字表达方式,这几种情形的博主在微博上随拾即得;三者,从于众生,期望“青天”,但亦期望以比众生更为理性、或更为不理性的“出众方式”完成解决问题的目的。因此“更理性派”会凭借专业技能条理论证、自有渠道有序传呈等方式追求心理目标;而“更不理性派”会各种喧嚣“反了他娘的”,鼓动以“排头砍过去”的暴力方式解决问题,完成发声心理的传递。

无论哪种心态,其发声(发射出去)的“心理波”都必须有对应的接收器才算完整,不存在将心理波发射向太空的心理预期。因此,事实上这种动达天听的目的完全可以是发声者不自知、不自觉的,当然也就可以是他自己并不认可的。但它是逻辑的和客观的。

你说:“我就是说给自己听的”——那叫日记。而且你既有粉丝、既发至微博,你“说给自己听”这个论断就由不得你自己;

你说:“我就是说给某某某听的”——那叫短信,还不是群发。而且你既有粉丝,那么这个论断就仍旧由不得你说了算;

你说:“我就是说给微博上的广大人民群众听的”——你说给广大人民群众听的目的是什么?是让广大人民群众知晓(知情)。或者再宽松点,你说给广大人民群众听而无目的,但是广大人民群众既已听了,他们也就知情了。他们也有粉丝,因此也就扩散了、也就形成舆论了,有司就得出来解决了。更何况有司里的人也是广大人民群众的一份子?

其实,究竟说与谁听并不是一个非要辩出真章的问题,这个论断的目的在于,如果政府明知并确信,来自微博上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声音的目标都是政府本身、是为了让政府听见、看见那些使人民群众感到触痛的问题,然后能迅速、公平地解决这些问题并因此形成解决机制,那么,既在本质上完成了政府本应的使命,也在方法上使其找到了管理的技能,何乐不为?

更何况,对微博而言,如果我们确定了这个论断,那么政府就会知道,靠删、封、堵的方法消灭微博上那些不动听的言辞并不能在实质上解决问题(甚至连删、封、堵本身都将是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即便它是真谣言——因为在这个论断的基础上我们可以看出,谣言的本质也是要“动达天听”,只不过它期望以一种“逆信息流”的方式来鼓动大众、形成规模、制造舆论、影响现实(后面将会专题论述)。只要气球在、吹气的在,持续下去它就一定爆炸,时间问题。所以就必须建立出口,要把微博建设成一个发泄站、一个出气筒、一个集纳箱、一个消音器,要做到能够敏锐地洞悉目的、区分声音、放任思想、预控行为,要将预知、预判微博心理流向完成在处置文字、处置博主之前,并有效控制和引导完成处置行为之后新的微博心理流的产生。这再次证明了对微博必须实行社会化管理,而绝非“媒体管制”那么简单。至于如何做到这一点,我在后章“微博谣言的解剖图”以及“中国微博的愤怒与躁动”中将讨论具体办法,且听那回分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