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序)把吴钩看了——中国微博:舞台、博弈与批判(序)

(2012-12-08 12:10:37)
标签:

杂谈

目录

 

  琴心三叠道初成

——三个微博

 梦里不知身是客

——博主交叉定位法

 天光云影共徘徊

——微博的内容分类

 随风满地石乱走

——微博的讯息流动

 群山万壑赴荆门

——微博社会的心理流向

 红楼隔雨相望冷

——微博内外的人群

 周公恐惧流言日

——微博谣言的解剖图

 孤灯不明思欲绝

——中国微博的愤怒与躁动

 汀上白沙看不见

——微博是平民的盛宴与未来

 十二楼中尽晓妆

——嘴脸的秀场:微博中的人性

 

 

  琴心三叠道初成

          ——三个微博

 

20063月和20098月,这是两个寒热开始暗暗变化的平凡月份,但推特和新浪微博的诞生,开启了人类和中国人一段崭新的“说话”历史。2012719日,CNNIC发布:至当年6月底,中国网民总数5.38亿,微博用户2.74亿。而同年816日新浪发布的数据显示,仅新浪微博用户就已经达到了3.68亿。

但这些不是我要说的。虽然数字如同我们最伟大报纸的发行量一样总是让萎靡不振的新闻市场显得欣欣向荣却难辨其意,但其实一言以蔽之:“人多”,也就足够了,我不关心,只要其数量足以支撑本文所要阐述的一切,这,也就足够了。

 

在我看来,有三个微博并行于世:技术的微博、商业的微博、社会的微博。其中,高精尖的技术微博和高大全的商业微博不是我所能了解的事、了解也不多说,在此我只论述这“社会的微博”。

“社会的微博”具备两种特性、或曰功能,即:“作为媒体”的微博、和“作为工具”的微博。这两者有交叉,但是泾渭分明。作为“媒体”的微博,其内容社会化,受众广泛化,目的在于“传播”,定位在于“舆论和文化”。而作为“工具”的微博,其内容社交化,受众具体化,目的在于“传递”,定位在于“消息和好恶”。

当然,从某种广义来讲,媒体即工具。但这只是加深了“社会的微博”的复杂性,使其交叉部分更为纠结和隐蔽,并不影响我在狭义上对其进行的分类。

 

“社会的微博”,其含义在于,第一,微博这个平台属于最广泛意义的社会、也即社会中的每个人而不是定语复杂的上流、下流、草根或精英;第二,微博这个平台本身已经形成为一个承载于传统意义的社会概念之上的一个新的、真实的社会。说其新,是因为在微博这个社会形态中,人际交往的目的、方式与传统社会有着明显不同的区别但又本质契合;说其真实,是因为微博这个社会平台无论在其与现实生活的融合度还是对现实生活的影响力上,都已经与互联网上其他平台(如聊天室、论坛、博客等)有了明显的不同,所谓“虚拟”二字已经不能周延定义“微博”这个互联网产物。因此,在物理或技术层面上,微博虽然产生于互联网、依附于互联网,但是只要将其视为一种“现象”、“存在”这一稍加宏观的角度来评判就会发现,微博它其实源于社会、融于社会、等于社会。

微博的社会性是它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性质。其他特性都是附庸。只有确认了这一点,我们在讨论微博的建设者和破坏者、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的行为及影响时才能找到最坚实的根基和依据。

而本文的另一个目的是,在姑且认可仅新浪就拥有3.68亿微博用户这个数据的真实性的前提下(即便不真实,亦可以预见,这个数字必将只是新浪微博发展史上的一个中点而非终点),我们可以大致估算出新浪微博用于维护、管理微博平台的团队数量以及相应成本:以日发微博1亿条计,在目前微博用户能够感受到的微博管理(或被管理)程度的要求下,根据内容管理拓扑结构、技术软件反应速度、人工处理操作时间等条件综合推算,没有超过一千五百人直接负责内容核查及处置,是根本达不到标准的。其他微博平台根据其日发帖数量亦可推算出直接负责内容管理的人员数量。人数即成本。这个成本还将随着微博用户数量的增长而持续上升、并终将达到企业核算项目成本与收益(即便是所谓“综合收益”)的临界点——只要目前的管理模式不变,这一天很快到来。更何况,微博运营企业还要面对来自社会管理层的政治性标准和来自微博用户群体的自由性标准的双重压力,这更加剧了微博运营企业自身在生存与发展之间抉择的艰难性,而远远已经不是(而不是“不仅是”)评判、取舍和改进企业的“产品”那么简单了。

怎么办?两条路:第一、从长远看,最根本的变化将是:必须、也不得不彻底改变“微博”是一种“企业产品”的定位,而将其定位于社会服务、公共设施,纳入社会管理范畴。这样做的含义,并不是说微博从此属于政府,而是将其变成类似水电、通信的管理模式。比如说,你不能说“移动通信”是属于哪一家企业的“产品”,在开放的市场环境下,所有符合规定条件的企业都可以“运营”移动通信业务,但任何一家企业所运营的“移动通信业务”,都必须符合“通信”这一社会公共服务的要求,比如说互联互通、比如说携号转网,不能说联通的电话打不了电信的号码。这就是社会服务、是公共设施,运营者必须承担普遍服务的义务,而公民有(可能会有偿)选择使用这种服务的权利。原因很简单,任何一家企业,终将承受不了“管理微博”这一社会任务的经济成本、社会成本和政治成本,它终将会发现,有朝一日,“企业的产品”已经大过“企业本身”;“产品的风险”已经大过“产品的利润”,那么,在承认“企业”这个词首先是盈利工具的前提下,这种越来越趋向于整体负值的“企业产品”,终将会被企业不得不抛弃。但同时这个产品又不会被它的用户抛弃,于是要么陷入牛奶倒海的结局、要么纳入社会收养的牢笼,这将是宿命。第二、从近期看,在本质改变尚需时间的前提下,必须从管理模式下手,要建立真正现实可行的“微博管理体系和方法”,而绝不能指望靠一些所谓的应景“规则”、“宣言”、“自律守则”等老旧办法就能达到管理目的,那你也太小看微博了。

谈到管理,最重要的是,你首先要弄清楚你所要管理的对象它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它的本质是什么,是火?是水?假如你错误地定了性,然后用治水的办法去管理火,那么,你越是自诩为大禹,你用的方法就越会离谱,你犯的错误就越会巨大,你达到的效果就越会背离。换言之,你为了探寻“管理方法”召开多少个研讨会、制定多少条粗细则都无济于事,只会事与愿违、越走越远,不断陷入遭遇抵抗、加大压力、更大抵抗、更大压力的道魔之争,形成对立和双输。

以现状观,目前的管理模式就是这样:大抵管理者有“参照几十年来已经运用纯熟的对媒体管制的方法对微博进行管理”的普遍认知,线上管理方式为“引”、“删”、“封”;线下管理方式为“约”、“束”、“抓”。六者并用,除了造就了一批草根明星、转世达人外,其效果了了,有目即见。

为什么?微博,它究竟是什么?是火?还是水?我们且把大幕拉开,走进微博这个国,看看里面的人民,看看他们的手中的工具和武器,看看他们的面孔和内心,看看他们的束缚和挣扎,看看他们的盼望和未来。

然后再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