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幻斂
幻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14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圓】蛋蕃茄。 (短篇H慎入)

(2011-10-04 02:43:49)
标签:

杂谈

分类: まどか小圓臉
  從這裡開始--
  【小圓】蛋蕃茄。 <wbr>(短篇H慎入)


「妳許的是多危險的願望,妳自己明白嗎?」

 

「找到戰鬥的理由了吧?決心不再逃避了吧?沒辦法啦,那麼就只剩下一口氣往前衝了嘛!」

 

「妳並非要實現希望,而是妳自身成為了──我們所有人的希望。」

 

少女臉上的微笑恆常,低頭致謝,向兩人道別。

 

 

 

送走了抱持堅定意念的後輩,麻美重新沖滿茶壺,欣慰地嘆了口氣:

「總算是不必再讓人瞎操心了呢,鹿目さん

「本來就不必想那麼多啊,就妳一個人每天嘮嘮叨叨的,乾著急又幫不上忙。像我一樣悠哉地享受啥都不用做的天堂時光不是很好嗎?」

杏子空手抓了一大塊蛋糕、三兩口解決之後滿足地舔舔手指上的奶油。

麻美冷視了她一眼。

……對不起啊,我是很嘮叨。嫌棄的話,請妳當初就不要突然出現在我的房間裡。」

 

巴麻美的房間。

一切擺設都如同見瀧原町裡那間雙層且附有小閣樓的套房一般,進門時的廚房與小餐桌、擺滿的書櫃,沿梯而上是任人自由席地而坐,有著透明三角茶几的溫馨小起居室,以及螺旋梯連接的閣樓臥房。

就連大片落地窗外的見瀧原夜景,也一絲不茍地被照搬了過來。

杏子懷疑,這地方完全是先行據地為主的巴麻美不耐寂寞,一手佈置出來的。

雖然住在這裡,會產生一切如常的錯覺,但事實上她們並不被允許離開這個地方。

因為以世界的定義而言,她們已經死了。

 

「我哪知道死了以後會跑到這裡來?」紅髮少女攤手聳肩。「原本以為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沒想到結局還不賴啊!有地方住,有無限的零食可以吃,也不用天天和魔女戰鬥。

麻美輕閉雙眼。

「不錯……是嗎?就算美樹さん沒有一起出現在這裡,也不要緊嗎?」

 

杏子再度伸向蛋糕的手停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她尷尬地笑笑。

「那個……過程,妳不是都看過了嗎?成為魔女的魔法少女,靈魂與感情被QB轉換為宇宙能量,就不再具有形體化的資格了……不會出現在這裡,也是理所當然的啊……

「佐倉さん……

「說要救她,結果也是白忙了一場,哈哈,真是……

「佐倉さん……

「沒關係啦。我相信圓香……既然她決定那麼做了,是她的話,一定能救贖那傢伙的吧……

 

成為魔女的魔法少女,被轉換為能量後,靈魂便不復存在。

麻美還記得,她一個人在安靜小房間裡看著那段驚心動魄的過程,一邊掩面哭泣。

無論是Soul Gem的真相、QB的真實目的,或是魔女的絕望其實來自於魔法少女本身,這一切都像一場騙局,讓總是自詡為前輩的她慚愧得無地自容,更從而明白了曉美焰一再警告她「妳正把不相關的人捲入危險」的話中涵義。

但最難以忘懷的是,佐倉杏子自毀寶石,想要拯救美樹沙耶加的那張過於溫柔的臉。

為了那一幕,她心痛得久久不能自已。

直到肩上忽然被用力一拍,回頭看見赤腳扠腰、側頭望著她的紅髮少女出現為止。

 

……雖然美樹さん無法親口告訴妳,但是妳最後的心意,她一定感受到了。」麻美定下心神,柔聲安慰道。

紅髮少女只是搖搖頭。

……這種事誰知道呢……反正我也只是選擇去做不要讓自己後悔的事而已。後悔這種東西……這輩子已經嘗過太多次、太煩人了。」小虎牙咬住嘴唇,杏子的聲音低了低:「像是、來不及救妳……

小臉別了開去,像是想起了什麼而顯得落寞陰鬱。

「對不起……

 

如果她早一點回來就好了。

雖然不是親眼所見,但這段時間以來她也看過許多魔法少女的死狀,知道絕不會有什麼毫無痛楚的死法。

救不了家人,也救不了曾經敬愛的前輩,雖然在做決定的當下並不感到猶豫,隨後接續的卻往往是叫人難免悔恨的悲劇。

自作自受,也只能這麼想。所以現在還能這樣相遇,已經很好了吧。

 

正想著,身邊忽然偎過一陣暖意。臉頰被托起,雲絮般的觸感降落在肌膚上。

 

「妳會這麼想,我就很開心了,不需要為了這件事道歉。」

「咦……

 

麻美輕輕吻了她的臉頰。她被吹吐如蘭的氣息震攝,一瞬間失去了反應能力。

「啊、呃、妳…………誒?」

脹紅著臉轉過頭去,沒想到對方白淨的皮膚也帶著淡淡一片紅暈。

──靠得太近了。麻美。

話語在腦中一閃而過,她張了張嘴卻沒能說出口,同樣的觸感貼上了她的唇邊,舔過嘴角的餅乾屑後全面奪取了她殘存的語言。

 

……好軟。

……好暖。

……好甜。

…………

不、不對,她在做什麼啊?

 

杏子倏然睜開不知何時自動閉上的赤眸,恢復視力後意識也頓時甦醒,但仍是呆了好半晌才明白過來自己失陷在什麼樣的處境裡。

 

察覺到那副身軀緩緩往後退了幾吋,麻美未經考慮就跟隨著往前一步,直到幾乎要把杏子按倒在身下,一直邊後退邊輕咬著自己嘴唇的那人才慌忙放鬆了小虎牙。

望著杏子一臉驚惶的模樣,麻美不禁重新思考了一遍:剛才的動作難道不是在引導自己侵犯她嗎?不然哪有人會一邊退避一邊咬著對方不放呢?

嗯,一定是一時不知所措了吧。

麻美瞭然微笑,帶著一點不易覺察的狡黠。

「佐倉さん......放心,我會很溫柔的。

 

溫、溫柔什麼?

「我、我不知道……而且……啊、妳看!我還沒洗手呢,會弄髒地毯的……

她緊張地作勢將沾滿奶油的手往麻美臉上抹,卻沒想到對方只是無所謂地一笑,便含住她的手指,貝齒略微掃過她的指尖,輕輕叼著,緩慢地用柔軟的舌頭舔去甜膩的奶油。

好奇怪的……感覺,癢癢的。

但是更讓她臉頰爆紅的並不只是觸覺,還附帶視覺衝擊。

不管怎麼說,巴麻美那種專心一意舔吻手指的樣子……嫣紅的唇瓣和隱約可見的粉嫩舌尖……也未免太……

杏子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可惡,她一定是餓了,不然為什麼會突然覺得眼前的景色很美味呢?胡亂甩開腦中萌生的想要再次親吻的念頭,慌忙將手抽回,杏子一個翻身就想逃跑。

「我、我去浴室洗手──嗚哇啊啊啊!」

腳下一絆,她完美地跌了個狗吃屎,臉朝下平攤在地毯上。

 

「我不是說了我不介意的,佐倉さん?」

麻美在她身後笑了笑,俯身輕貼於她的背脊,適時地壓制住杏子想要掙扎爬起的動作。

「巴麻美!妳想要做什……啊!什麼時候變身的!奸詐!」

略轉頭就感覺到輕飄飄的羽毛搔拂她的臉頰,這下子不用看也知道,在她想跑的那瞬間,絆住她的東西就是麻美胸前那條伸縮自如的金色緞帶。

「可惡、看我的!」左手一握,卻感覺不到熟悉的魔力流動。「我的Soul Gem呢?」

「妳說這個?」麻美一臉無辜輕揚右手,亮出那枚刻印『Kyoko』的戒指。

 

什麼時候偷走的?!

 

(吐槽:杏子妳連妳的靈魂什麼時候被人家偷走都不知道嗎())

 

杏子發出了挫折的哀鳴,像隻不得不順從的小貓般伏在地上,紅眸少了平日的清朗,水氣氤氳,可憐兮兮地回頭望著她。

原本沒想得寸進尺的,但是怎麼越逗弄就越是顯露出嬌羞的模樣,那不是叫人想收手也沒辦法了嗎?

伸手抽掉那條黑色髮帶,麻美撥開散落肩頭的紅髮往小耳朵後輕吻。感受到杏子輕微的喘息掙扎,她貼著耳廓柔聲問:「怎麼了?怕癢?」

「不是……是身體會麻麻的……」平時就相當可愛的聲音變得有些微弱。

「可是妳再亂動,弱點就暴露得越多,這樣也沒關係?」

溫柔的嗓音甫歇,麻美的手便順勢搭上了杏子的腰部──因為幾番掙扎而使外套拉高,底下小背心蓋不到的肌膚自然裸露,纖細健美的腰身弧度實在叫人忍不住嫉妒。

真是太過份了,這幾天吃了那麼多她特製的高糖份高熱量的各式餅乾蛋糕,竟然還是一點贅肉都沒有,不單是線條鮮明的腰身、平坦的小腹、光滑的背,連恰可盈握的胸部都……

「嗚……我說妳……妳摸我做什麼……那東西妳自己也有而且還比我大那麼多,摸妳自己的不就好了嗎?」身下的小貓咪不怕死地繼續提出抗議。

麻美輕聲嘆氣。

「真沒辦法,看來妳什麼都不懂,還是個孩子呢。那麼……

外套被簡單俐落地脫下扔到一旁,短版背心只要稍微一拉,鎖骨以下的肌膚就能感受到地毯的輕微搔拂。

金色緞帶的另一端不知何時捲了上來,不鬆不緊地縛住杏子的雙手。

……身為前輩,就再多教妳一些常識吧?」

 

手被綁起後身體像根玉米似地輕易被轉到正面,纏住腳踝的緞帶一鬆開,麻美順勢跨進杏子的腿間。

如此近距離的和麻美面對面,金色眸子不似平日溫和,一接觸到熔金般炙熱的視線,杏子忍不住轉開了臉。

──好想閉上眼睛。可是閉上的話豈不是會更害羞……

麻美越是不動聲色,她就越覺得那雙美麗的眼眸在看著她。短褲遮不住的大腿內側被長襪的纖維觸感磨擦,不斷提醒她現在的姿勢全無抵抗之力。

 

杏子咬著嘴唇,小臉暈紅,瀲灩雙眼卻只是拼命望著一旁的落地窗。

可口的粉紅色從臉蛋漫佈到脖子,丘陵上旗幟微立的胸前也染上淡淡的紅潮,和隨意散落的豔紅長髮形成了意外和諧的漸層。手掌小心翼翼地撫過小腹,感受到席捲了那副身軀的熱度。

是不是做得太過份了?雖然……難得可以看到她這麼可愛的模樣,實在捨不得罷手。可是……

麻美腦中掠過那張劃傷了面頰的臉,親吻寶石十字時那副虔誠溫柔的表情。

 

金色微瞇,蒙上一層寒意。

 

……抱歉,佐倉さん,玩笑好像鬧得太過火了?」

過於鎮定的嗓音響起,杏子一回頭,迎上的就是麻美略帶歉意、輕淺微笑的臉。

熔金凝固的雙眼裡是不是藏著薄薄的水光?

未及細想,身體直覺永遠快上一步的杏子雙腿一勾,硬生生將準備退後的麻美拉了回來,被緞帶縛住的手腕往前一套,恰好扣住她的肩頸。

赤紅雙眼怒視。「……都已經這樣了,妳想逃嗎?」

「逃……?」

杏子不發一語地仰起頭,用力吻住她。

唇舌交纏,掛在身上的重量蠻橫地將麻美往下拉,緊緊貼近的兩人的身體密合得幾乎沒有空隙,麻美身上的衣服只解開了緞帶,領口微亂,鎖骨隱約可見。那層應該被視為阻礙的布料摩擦著底下半裸的柔嫩肌膚,卻已經逼得杏子意識迷亂。

……麻美……」細小的嗚咽聲不自覺洩露。

她努力控制喘息,盡力讓聲音保持冷靜。「……要停下的話,現在是最後chance了喔……

某人的腿輕輕蹭了她一下。

......糟糕,真是可愛又不坦率得讓人很想再欺負一下。

……佐倉さん,我不想強迫妳……

「妳好煩!」雖然是小聲抱怨,但聽起來卻更像嬌嗔。「要做快點做啊……不是說了都已經這樣……了嗎……

哦?

麻美忽地笑了,那笑容甜美得讓杏子隱約不安。

「『這樣』的意思是……

一直停留在小腹及短褲邊緣的手輕易探進某處之時,杏子才發覺金屬鈕扣和拉鍊早在不知何時就被解開,長驅直入兵臨城下──

「像這.樣?」

若不是她的手指太冰冷的話,就是杏子已經太炙熱了吧。她想。而那雙赤紅眼眸中的波光一時間湧動得太過明顯,讓她忍不住又將手腕往前推了寸許。

手裡的濕度和輕響在耳邊的呻吟分貝同步增幅,杏子因她而變得纖柔嬌弱的樣子盡收眼底,於是那雙逐漸溫柔而難以自制的璀璨金眸輕輕閤上,傾身舔吻埋藏在紅髮中有著相同保護色的耳垂,讓自己的喘息聲助長了情慾蔓延。

指尖挑逗,感受她體內的顫抖,不知何時解除的魔法、早已消失的金色緞帶不再束縛那雙手以後,杏子用大得令她生疼的力道握住她的手臂,呻吟之中不時混雜了喚著她名字的斷續低喃。


如果進入得足以直達內心,包覆手指的溫熱纏綿得夠緊,這個人就再不會離開她了嗎?

麻美極度不想面對胸口那股又酸又痛的佔有欲和嫉妒,卻無法抑止手與唇忠實執行她深埋心中的渴望。

杏子是很溫柔的孩子。不管對誰都是。

但她卻不明白,她的溫柔曾經傷了她多深。

 

 

 

 

 

猝然迎來的休止符過後,汗濕的身體與急促的喘息霸佔了室內好長一段時間。怕身下的人會感到寒冷,麻美體貼地撿回那件綠色小外套蓋住半裸的身體,順便將沙發上的抱枕也拿了下來,馬上被杏子搶奪過去半遮著紅通通的小臉。

她忍不住寵溺地笑了起來,揉揉那頭紅髮,在杏子背對她的身後躺下,輕輕擁抱。

 

杏子微弱如蚊蚋的聲音穿透棉絮布料,悶悶地傳來:「……好羞恥……

麻美含笑回應:「我覺得很可愛呢。」

「在下面的又不是妳……」孩子氣的聲音提高了幾度:「不然下次換我剝光妳的衣服來做啊!」

「下次?」麻美的聲音似乎稍稍遠離了她的耳朵,變得飄忽不定。「還會……有下次嗎?」

杏子回頭,一臉不解地望著她:「妳不想要?」

搞什麼?剛才又是使壞又是柔情、恩威並施駕輕就熟的樣子不見了,金色的眉目間有著為難的神色。

……我不知道……妳會想跟我在一起嗎……」接收到赤眸狐疑的注視,麻美加重了擁抱的力道,將額頭輕靠著杏子的後肩。「我不想再失去妳一次。」

一陣長長的沉默。

忽然,杏子嗤地笑了出聲。

「麻美妳真是個笨蛋。」

「什、為什麼?」麻美有些生氣,她明明說得很認真的。

「我說啊……

杏子微微掙扎,讓麻美不明究理地放鬆了箝制,才好不容易翻過身來,面對著疑惑的金色眼眸。

「妳想一想嘛!全世界的魔法少女又不是只有我們,不是變成魔女而是被殺死的魔法少女一定不少,可是為什麼只有我和妳出現在同一個地方呢?」

「這是……

麻美自己也就算了,畢竟是她先來的,這個空無一人的寂寞場所。

可是為什麼杏子也來到這裡了呢?


「可能是神明大人終於願意眷顧我了吧……總算實現了我一個願望。」

那是縈繞在她心頭許久、卻遲遲不敢去面對的深切盼望,在現實中破滅、又在這夢一般的世界獲得實現......

杏子赧顏一笑。「我一直、好想回到妳身邊。」

伸手輕撫金色瀏海覆蓋住的臉龐,而垂掛於睫毛的水珠顫抖兩下,抖落一地破碎的晶瑩。

 

「真是的,私底下總是個膽小愛哭鬼呢……

杏子牽起麻美的左手,將指節上的戒指拿了下來,套回自己的指間。

「佐倉さん、那是我的Soul Gem,妳的在這邊……

「噓~」輕聲制止。

她用戴著刻有『Mami』記號的左手,握住麻美戴著『Kyoko』戒指的右手,十指相扣。

100公尺……對吧?不要離開我太遠喔。」

金色眼眸中的訝異很快被抹去。

「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