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n976087702
n97608770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830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翔澤和善美的故事  2001/6/12  作者:JESSIE

(2012-01-09 10:36:11)
标签:

杂谈

分类: aae续

第一篇:翔澤和善美的故事~婚禮篇            2001/6/12              作者:JESSIE

 

好喜歡好喜歡翔澤對善美的愛,好心疼善美的真,為了讓大家繼續徜徉在這個愛情的國度中,也是自己的私心作祟,而將之前我寫的文章,稍做一番整理,只為讓更多愛劇迷有更多的不同想像空間!

接下來讓我們一起走進翔澤與善美的世界裡……準備好沒?要起飛了喔……﹒

 

終於到了婚禮那一天,善美換上翔澤特地為她訂製的婚紗,這可是翔澤費盡心思的禮物,因為是善美,他要給她最好的,他要向全世界昭告善美是他的,為了這天,他不知期待了多久。

翔澤一邊在接待賓客,一邊想著善美那邊如何了,由於是文榮集團繼承人的婚禮,排場當然盛大,再加上翔澤一心想給善美最美的記憶,他要陪著善美走過她人生中的每一個重要時刻,相信這時刻對他和善美都是。

翔澤緊張的模樣看在永希的眼裡,永希不禁糗翔澤「我以為你不會阻礙善美的前途的,沒想到出乎我意料之外,真不像我所認識的你。」

「饒了我吧!」翔澤一臉尷尬又不好意思地。

永希笑著握起翔澤的手「我說過這輩子只要看到你為愛煩惱的樣子,那就夠了。恭喜你!」

永希誠摯的祝福「謝謝妳!」翔澤感激永希的祝福,畢竟永希曾經很愛他,只是他對著永希就無法忘記父母所給予的傷痛,但因為有善美,在她的面前他可以忘記這些傷痛,甚至學會如何去愛一個人,而不求回報,在善美身上看見開朗溫柔又堅強的特質,不管是在沒有母親的疼愛中長大,還是在面對金祐振選擇除迎美時,仍祝福他們,金祐振去逝時,她堅強的忍住淚水,因為宋女士就像她親媽媽般的照顧她長大,所以她要堅強,為了照顧傷心欲絕的阿姨。想到這裡,翔澤不禁笑了,感謝老天將善美撞上我的引擎蓋,這是我收過最棒的禮物了。

婚禮快開始了,善美緊張的對宋女士說「阿姨,我好緊張,我好擔心我會出錯,怎麼辦,聽說好多媒體記者也來了,萬一我丟學長的臉,怎麼辦?」

翔澤剛好走到門口聽到善美的聲音,便笑著出現在善美前「這麼膽小,那可不行呦,以後文榮集團繼承人的老婆責任可是很重大的呦!」翔澤邊打量著他特地為善美訂製的婚紗,「今天妳是全世界最漂亮的新娘!而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翔澤喜歡各種風情的善美,等待多年的善美終於為他披上婚紗,這一刻對翔澤來說,是他一生的喜悅。

當然他興奮緊張期待的心情絕對不下於善美,畢竟善美是他生命裡最愛的女人,如果再失去她,他會無法承受的,這大概也就是他為什麼要趕著將善美娶回家,唯有如此他才能確定她是一直在他身邊的,只要有善美,無論他面對挫折或洩氣,他都能從善美那獲得能量,這事善美也知道的。

善美緊張的心情在被翔澤取笑之下化為烏有「管好你自己吧!你應該擔心的是你別再開玩笑了!」善美啾著翔澤看,翔澤本來就是個大帥哥,今天的他看起來更是英挺十足,能夠被他深愛的她更是何其有幸啊!她對著翔澤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學長……」沒錯,能認識翔澤就是他送給她最棒的禮物了,她幸福的笑著。

善美又來了,看來還得多讓善美練習叫他的名字,算了未來還長,有的是時間讓善美叫喚他的名字,翔澤收拾起笑容,正經八百的牽起善美的手「善美,我愛妳,我會給妳幸福,我保證。」翔澤再次強調。「我知道…﹒」善美有點害羞,因為翔澤的深情眼光,「學長的電波我已經收到了…﹒﹒我的電波學長收到沒呀?」善美起身出奇不意的在翔澤的臉上親了一下,邊俏皮的對翔澤撒嬌「學長快去準備啦!」翔澤為此舉動的善美驚嚇到,但心情卻是飛上天了,她可知她的一舉一動都深深的擄獲他的心,翔澤點著頭帶著甜蜜離開。

隨著音樂的播放,善美在父親的陪伴下走上紅地毯,而翔澤在地毯的另一端等待著,MBS的禮堂在鮮花和氣球的佈置下非常的浪漫,在場參與的人士似乎也感受了他們的喜悅,新嫁娘的喜悅溢於言表,這是MBS天大的喜事啊!董事長的兒子的婚禮,MBS的理事團當然是貴賓之一,而且各家媒體的採訪,讓這場婚禮有如世紀婚禮般氣派,而善美有如迎美口中的灰姑娘般一躍成人人欣羨的公主,翔澤便是那賦予這魔法婚禮的作使者。在他精心的籌畫之下,相信不只令善美終生難忘,也讓與會人士欣羨不已,而這便是他的目的,他要大聲的向全世界宣告善美是我的,而善美再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當翔澤牽起善美的手一起向神父宣示他們的愛,在場如雷的掌聲響起,永希和賢達等人為他們衷心的祝福,而李慶喜前輩則是也考慮和申啟中前輩結婚,沒辦法MBS的第一主播室現在充滿了喜氣,再不趁勝追擊,恐怕崔晨水又搶先一步。

善美實在很想哭,幸福的想哭,翔澤悄悄低下頭到善美的耳邊「甄善美做的很棒,今天的妳實在太棒了!」翔澤的笑意不曾停止,他擔心善美的眼淚會像水龍頭一般狂瀉,他太了解善美了,她真的是一個愛哭鬼,常懷疑她為什麼有那麼多淚水,甄善美呀!別哭了!

「學長…﹒我戒指忘了帶…﹒待會交換戒指…﹒﹒怎麼辦啊……」善美突然小聲的回話,天呀!這個善美實在太不保險了,翔澤的臉被善美驚嚇到,他雖然知道可能會有一些突發狀況,但沒料到如此令人震驚,他真的被嚇呆了,「學長…如果開這種玩笑很嚇人吧!」善美不急不徐的轉頭向翔澤露出讓翔澤難以招架的笑容,那是一個甜滋滋的笑,翔澤立刻會意,這個調皮的善美,居然想看他出糗,但這或許就是他為什麼會這麼愛她的原因,因為在善美面前他可以卸下所有的武裝,因為有善美真誠的笑容,想到這不禁對善美寵溺的笑著,因為是妳。

在眾人的祝福中,翔澤和善美攜手走向未來之路,他們的另一個人生即將展開。這也是翔澤的期盼,從小父母所帶來的傷痛,到現在善美所帶來的愛,填補了傷痛,也讓他願意從不婚主義者到期待和善美長相廝守,這輩子的相愛到來世的相約都是他內心深處的期盼,願意為善美無悔的等候。

善美因有學長的關愛,無微不至的照顧,讓她坦然面對祐振的離去,因為學長對她的愛已經將她心中對祐振的心痛填滿,她對學長的感情就在學長無悔的等候與守護中滋長著,因為有著學長的支持與鼓勵讓她在面對挫折時,能堅強走過,因為有學長,沒有人比學長更了解她,因為深愛著愛她的學長,不忍心學長為她傷心難過,情願自己承受痛苦,不想讓學長繼續等她,不然她便成了不知恥的人了。

翔澤何嘗捨得放開手呢?因為愛著善美,所以對她的決定也只能默默支持,雖然他還是會等她,但不想給她任何心理壓力,所以情願承擔著分離的痛苦,也不願將痛苦加諸到善美身上,只希望能看著善美的笑容,那是他最想守護的。相愛的兩個人,因為不想對方痛苦,而面臨形同末路的局面,但是他們又何嘗捨得呢?

因為捨不得,所以心還是會痛,當誤會化解的同時,翔澤的心痛,善美的無奈,全在那一時間化為滿滿的愛意,也更加確定彼此對對方的心意。

 

第二篇:翔澤和善美的故事~幸福的喜悅篇          2001/6/12         作者:JESSIE

 

婚後翔澤和善美的新居就在善美娘家附近,是一座獨棟的別墅,但卻充滿溫馨的感覺,這是翔澤所希望的,也是他送給善美的禮物之一,希望在往後的日子,善美都能在充滿愛的環境中,這樣他們可以在庭院中一起看星星,可以牽著彼此的手散散步,可以在假日的下午一起喝杯咖啡,他可以目不轉睛的看著善美,可以一人獨享他最美的天使的笑容。

星期日的早晨,是個天氣晴朗的天氣,翔澤還在他的夢鄉中熟睡,依畏在他旁的善美小鳥依人的將頭斜靠在翔澤的胸膛睡著,沒多久善美即清醒,她小心翼翼的不吵醒熟睡的翔澤,她知道翔澤身為財團繼承人,每天都有許多事要處理,常看他辛苦的模樣,很是心疼。善美溜下床跑下樓,開始為今天他們的活動作準備~野餐,不過是在自家外面的大庭院中,她只想和翔澤在一起過這個假日,平常翔澤實在太忙了!準備就緒,善美也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起床了!起床了!」善美說著邊將落地窗的窗簾拉開,讓太陽光灑進屋內,翔澤卻仍毫無動靜,善美悄悄的靠近床邊,準備將翔澤嚇醒,沒想到卻被翔澤從被窩中一把抱起,「嗯…﹒妳好香,抱著妳睡覺真舒服!」翔澤準備抱著善美度過這早晨,「你嚇死我了,原來你早就醒了!」

善美覺得眼前的翔澤有點像無賴,硬是把她抱得好緊,似乎哪也不讓她去。

「快去沖個澡,等一下要野餐,今天你的時間全是我的!」善美決定使出撒嬌的本領,她將手圈著翔澤的脖子,邊親上翔澤的臉頰。

「哇!這麼霸道啊!」翔澤邊說邊將善美抱起走下床,

「對!對!對!我最霸道,我最小氣了!」善美笑著將翔澤的脖子圈的更緊了。

「老婆大人,那現在妳是準備和我一起沖澡嗎?」翔澤調皮的捉弄善美,他在善美邊對他撒嬌時邊抱著善美走到浴室中。

「什麼呀!放我下來!放我下來!」善美驚覺翔澤又在捉弄她了,便沒好氣的要掙脫翔澤的懷抱。

「好了,不開玩笑了!老婆大人說的我都聽到,今天我哪裡都不會去,只陪妳。以後也是,我的眼中只有妳,無論妳在哪我的心都只有妳。」翔澤將鬧脾氣的善美輕輕的放在浴室的置物台上,並用雙手將善美的頭髮撥後,他多希望善美能懂他對她的愛,雖然他不懂為何會這麼的包容善美,但只要看到她無憂的笑,聽到她清脆的笑聲,就非常值得了!

「希望我也能帶給你幸福,幸福嗎?」善美感動得看著翔澤深邃的雙眼,「我很幸福,因為有妳!妳呢?」翔澤露出燦爛的笑,「我也是!」善美用力的點頭,她和翔澤兩人相視而笑!

在庭院中的草皮,善美和翔澤正悠閒的在野餐中,善美坐在翔澤懷裡,她正在午睡中,而翔澤有點動彈不得,但卻樂意之至。翔澤翻著手中的文件,心想該如何應付金協理的另一波攻勢,正當陷入思緒時,善美突然呻吟起來,「翔澤,我不大舒服,好難過。」這可讓翔澤嚇壞了,他抱著善美緊張的問「哪裡不舒服呢?」只見善美臉色蒼白,他緊張到抱起善美變往車庫跑「沒事的!我帶妳去醫院。」話雖如此,翔澤的臉焦急的模樣仍是顯而易見的。

路上,翔澤不時看著善美的反應情況,天呀!他為什麼沒有好好注意善美的身體,他好自責!看著他最心愛的妻子痛苦,他真的好難過!

「尹理事,恭喜你!夫人有喜,你要做爸爸了!」文榮集團的副院長出面向翔澤宣佈這件喜事。

翔澤似乎尚未從剛才的驚嚇中清醒,聽到這喜事,有點愣住,但隨即興奮的叫了起來,因為太興奮了,一時忘記他的身分,他有點不好意思的對副院長笑了一下。

他的心中滿滿的愛意與喜悅,等不及要和善美一起分享,想到這他臉上就笑不攏嘴!

翔澤一走進善美的病房,看見善美的臉正對著他笑,善美似乎是太高興了,眼中的淚水又不聽使喚的流下來,「都要當媽媽的人,還這麼愛哭!」翔澤坐在善美病床旁,伸出手替愛哭的善美擦乾眼淚,「人家是太感動了,要知道我的肚子中正孕育著一個新生命,而且是我和你的結晶,是我最愛的你送我最好的禮物了!我愛你,真的感謝有你,我的生命因為有你而發光!」善美不住的流下那真摯的淚水,在這一刻中,她覺得她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

翔澤緊緊的握住善美的手「如果命運是註定的,那我和妳的命運是緊緊相連的,從我的車撞上妳那天起,我感謝老天的安排讓我遇見妳!我愛妳!」知道我是多麼愛妳呀!

在沒有妳的世界生活實在太無趣了!相愛的兩人的結晶就在翔澤和善美的呵護中滋長!

善美的父親與祐振的母親紛紛聞訊趕至醫院,仍搞不清楚狀況的他們頻頻問翔澤,當翔澤說善美有喜時,貴大叔高興的想哭。

「別哭了!剛剛我看善美才哭玩又換你,你們父女真是很愛哭!你孫子大概會遺傳到這點。」祐振的媽說到這不禁笑出來,因為光用想像的就很好笑!

「妳怎麼會懂我的心情啊!妳這女人!」貴大叔說完好生後悔,「對!我不懂抱孫子的感覺。」祐振媽想起她心愛的兒子已不在人世,她又陷入思念兒子的痛苦中了。

「祐振媽,對不起,我只是太高興了,好不容易盼了個孫子抱,再說善美的兒子也是妳的孫子呀!」貴大叔握著祐振媽的手,安慰她別難過,「當然啊!我看著善美長大的,我很疼她的,她的兒子我當然會把他當成孫子疼愛……﹒」宋女士話還沒說完已經覺得有些不對勁,斜睨了貴大叔一眼,再看在旁的翔澤已不住的偷笑,便支吾的說「臭老頭,你剛是說善美的兒子是我的孫子是嗎?你是不是說錯了!」

貴大叔笑著將宋女士的手舉起「這麼多年來,我們為孩子付出一切,該是為自己著想了,我們倆是享清福的時候了。以後我陪妳遊山玩水,出國走走也可以啊!別太固執,祐振也不願看妳孤獨一人的。搬來和我一起住吧!有個伴,大家互相照顧,這樣好嗎?」

宋女士感動的不能自己,「沒有我就不行,你就直接這麼說就好了!」但好強的個性仍讓她不輕示弱,「對!沒有妳我就不行。」貴大叔順著宋女士的口氣,深怕她再翻臉,畢竟女人難捉摸呀!

善美早已悄悄的走到翔澤旁,看著這對歡喜冤家,善美和翔澤早就想笑出來了,礙於要尊重長輩才忍住的,這時看局勢明朗化才相視而笑。

宋女士也不好意思起來了,讓貴大叔笑開懷大笑「太好了,有兩件喜事值得慶祝,翔澤,你看我們是不是該請客呀!」

「爸,你做主好了!」翔澤對善美的爸能一人把女兒教養如此,深感佩服,再說愛屋及烏,無論如何他都對善美的爸竭力孝順,看見岳父和宋女士的喜事,當然也是非常開心的。

貴大叔興奮的說「那好,過幾天你找一些善美和你的同事到家裡來,還有親家公和親家母,他們應該會樂透吧!」

翔澤雖然是高興的,但對於邀請他的繼母,他可是有點排斥的,算了,這是喜事就這麼辦好了!

 

第三篇:翔澤和善美的故事~忙碌的生活篇          2001/6/12         作者:JESSIE

 

金協理對於能否掌權仍是躍躍欲試,他和他姐姐即是翔澤的繼母,兩人仍不放棄掌權的慾望,因為文榮集團是那麼一大塊餅啊!豈有不分一杯羹的道理,況且尹翔澤對他們來說,的確是一大阻礙,在幾次的計謀之下,尹翔澤都能全身而退,實在讓金協理為之氣結。但當他越感受到翔澤強勢,越發現在那背後翔澤的最大弱點~甄善美,雖然他無法理解尹翔澤為什麼會這麼喜歡她,但無所謂,她將會是他最大的勝算。

永希和賢達倆人的的確確已是MBS的收視招牌,公事繁忙的兩人,卻能忙裡偷閒的約會,這對夫妻檔實在精力過人,任誰看了他們的工作表都會佩服的,簡直不是人!

其實會這樣也是兩人受翔澤所託,他們知道最近金協理動作頻頻,翔澤深受威脅,所以答應再多接一個談話性的節目,賢達負責主持call in的部分,包括與各來賓探討一個主題,再針對觀眾的call in而有所探討回應,觀眾的反應是直接的,所以事前的準備充分與否是非常重要的,再加上是現場直播,所有的反應都會是最直接的,想當然主持人的機智反應市掌控全場的靈魂人物,賢達是放眼MBS內的不二人選!賢達當然也想自我挑戰,為此他身兼多職,他整天忙的都快瘋了。

永希則負責主持專訪,深入的與各界名人做專訪,將著眼點在名人的真實性情,讓觀眾了解他們的背後是如何的奮鬥走過,進而獲得甜美的果實,將採不刻意包裝名人的形象來進行訪談,主持人主要在引導的任務,再來便是名人的真情流露。

其實翔澤會找永希,不諱言是噱頭性,畢竟夫妻檔的組和再少見不過,再開播那天一定會引來各媒體新聞的討論,首播當天就有好成績是肯定的,而且現在節目必須注意與觀眾的互動,這點翔澤可是很有把握的。

這仗是他將接掌文榮集團繼承人的前哨戰,是否能瓦解趨金協理派的人士,是他必須先做的,他要將他的實力與權力展現給那些尚未決定支持他的董事們,讓他們了解,尹翔澤的作風,也讓他們了解視時務者為俊傑!

每天每天回家就是翔澤最大的樂趣,自從和善美結婚以來,回家對他來說不再是冷冰冰的房子,他在國外獨自當留學生那麼多年,寂寞早已可以忍受,只是當夜深人靜時,他內心真的孤獨,遇上善美後,被她純真善良的心牽動自己孤寂的心,於是想她,想她,想她,是他最常做的功課,用心為善美拍下各種風情,是他一直在做的,唯有如此,善美才能陪他渡過寂靜的夜晚。

愛上善美後,他的功課是,愛她,愛她,愛她,只要聽到她哭,再遠他都會飛奔而至,因為很愛很愛她!

他整個人繞著善美不停的打轉,繞的累了,卻仍不願看見善美難過,似乎他的心早已被善美掏空了,這感覺很奇妙,可以讓人一下在雲端,一下又摔的很重,但是他可以等,因為是善美,很值得!!

翔澤看看手錶,似乎該下班了,善美還在家等他,他想到這又微笑了,老天!現在他每天發呆微笑的時間比他所能想像的還多,遲早他會先得幻想症!

開車回家的路上,他仍在微笑,知道厲害了吧!「知道,我開車很小心,等一下就到家了。」翔澤利用免持聽筒與善美對話,他現在真能感受歸心似箭的心情了!

善美剛從娘家回來,總是擔心爸爸吃飽沒,怕他無法自己照顧自己,只好雞婆的去探視他老人家,沒想到爸爸正準備和阿姨出外用餐,沒想到爸爸還頗有情調的,真應該看看他是多難得穿的那麼正式啊!善美想到仍想笑!

剛跟翔澤通過電話知道他快回家了,很想在第一時間見著他,便坐在家門口的階梯上左顧右盼著等。

「在等我嗎?」翔澤一路過來便見到善美了,明知故問的略帶笑意問,「才不呢?我要等的人還沒來耶!」善美故意忽視他繼續左顧右盼,

「喔!是嗎?他有我這麼帥嗎?」翔澤有點耍寶的問,「我要等的那個人,在我心目中很帥很帥!!」善美調皮的啾著翔澤,

「那沒錯了!你要等的人就是我吧!」翔澤一點都不會不好意思,「我親愛的老婆,我回來了。」他隨即親上善美的臉頰,並在善美的耳旁訴說,

「歡迎回家!!!」善美心裡甜滋滋的,她將她的小手攬起翔澤的臂,迎著翔澤綻放出甜蜜的笑容,倆人一起踏入屬於他們的家!

坐在電腦桌前的翔澤,正為了最近的企劃思考中,等回神時他發現善美竟在旁邊的沙發睡著了,她手上還有沒看完的書,她現在已是夏娃節目的主持人,平常總看她不停地看資料,非常的投入,大概是迎美的影響,在善美的內心深處希望自己能做好迎美所未完成的事,看見這樣的善美實在心疼。

翔澤不禁想起晚餐時,他再三交代以後千萬別再家門口等他,夜裡風大,善美現在的身體有著兩個生命,他要善美一定要為他保重身體,別讓他太神經質了!

他將善美輕輕抱起,小心翼翼的讓善美躺在床上,這善美總是讓人這麼擔心,翔澤在心裡輕嘆著,他坐在床邊輕撫著善美的髮,「晚安,我的愛!」他輕訴著,希望讓他的天使有個好夢!

 

第四篇:翔澤和善美的故事~永不凋謝的玫瑰          2001/6/12         作者:JESSIE

 

MBS的早晨…

翔澤一如平日一進辦公室,立刻針對這次收視調查做分析,結果令他滿意,他已經可以想像金協理的表情,這次收視成功得感謝賢達和永希。

翔澤這次企劃的成功的讓翔澤獲得了大多數董事的支持,這對未來接掌總經理一職是非常重要的!金協理在公司權力可是大不如前,他對翔澤早已深埋忌恨,他和姊姊都不願情況再如此下去,雖然之前他總會耍些手段給翔澤阻礙,或扯後腿,但這次要讓翔澤感受失去東西的難過,好比錢和權,他無法忍受失去這個,那翔澤呢?

第一主播辦公室正熱鬧…﹒

「現在比數是三比二,哇!難分軒輊耶!快,猜猜善美的小寶寶是男孩或女孩!前輩,你覺得呢?」崔晨水像播報新聞似的訪問申啟中前輩,

「嗯!這個問題就要看她的肚子是尖的還是圓的!」申啟中認真思考著,

這時李慶喜前輩插嘴對著申啟中罵「人家善美生男或女好像和你都沒關係,但你再不把這裡做完,我就讓你等著看!」李慶喜沒好氣指著一堆文件,這個申啟中總是這樣,她遲早會被氣死!不過轉個頭便笑著對善美「善美,我想生女孩好,女生貼心,又識大體!」她氣歸氣,仍不忘記發表言論,

「前輩,妳這麼說就不對了,男生才是未來家庭的支柱,女人沒有男人是不行的,善美會生出一個像尹理事那麼帥的寶寶,雖然只輸給我和招第的寶寶…﹒﹒ 」崔晨水忘情的陷於自己的幻想世界,完全沒發現翔澤和賢達已經在第一主播辦公室的門口,

「崔晨水,你夠了吧!」「啊…理事…﹒組長好…」崔晨水被賢達的聲音驚醒,意識到長官來了,而且自己剛才還說了一堆話,該不會被尹理事聽到,他不禁氣惱的轉頭對著申啟中前輩碎碎念「為什麼不告訴我呀!可惡!」崔晨水只敢小聲的抱怨。

善美一直都好想笑,看前輩們與崔晨水的對話,真的很想笑!真好,因為有他們,她才可以化解許多工作上的壓力,她在心裡這麼想。看見翔澤來,在加上剛才同事們的對話都繞著自己打轉,實在很不好意思…﹒﹒她的眼光與翔澤交接,只見翔澤對她微笑示意。

翔澤發現大家似乎太關心他未來的baby,他心裡可認為無論是男是女都好,反正都是他和善美的心肝,再加上他是鼓勵善美可以多生幾個,一個球隊,聽起來不錯!他對自己的這個思想覺得有點瘋狂!轉個念清清喉嚨「辛苦各位了,尤其是金組長和劉永希,希望大家繼續為MBS努力。」

「接下來是私事,要邀請各位到我家,善美懷孕了,希望大家來為她慶祝!」他低下頭微笑。

天呀!他怎麼當著大家的面說這個!善美意外的看著翔澤,這個人似乎總能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連事先說好都沒有,雖然上次在醫院時,爸有交代翔澤要請客,但最近翔澤實在太忙,只好將這事緩在一旁,沒想到他會給我這樣的驚喜!

在眾人的歡笑聲中,她覺得越來越期待這小生命的到來,因為有大家的祝福,與翔澤的守護,她摸著自己肚子想讓小生命也能感受她的幸福!希望這會是在眾人的祝福中長大的小寶寶!

斐仁修悻悻然的站在監獄所的門口,這次他立誓要報復,對於除迎美給他種種的難堪他都要加倍歸還,無論除迎美躲到天涯海角,他都會找到她的!

出獄的斐仁修派手下尋找除迎美的下落,卻遍尋不著,有各種消息指說除迎美已經死了,也有各種說辭。但斐仁修隨即想起,當初除迎美曾為其救命恩人的女兒被他手下追逐,而且她曾說過很忌妒那女的,除迎美對她似乎很在意,那女人應該會知道除迎美在哪。

星期日的下午……所有第一主播室的人都來到翔澤和善美的新居,大家忙著準備夜晚的Bar﹒B﹒Q的前置作業,崔晨水和招弟早已玩的不亦樂乎,賢達邊幫永希拿飲料,邊做粗重的工作,準是PTT族的!沒辦法,誰叫他這麼愛劉永希!

申啟中在一旁忙著逗李慶喜開心,只可惜連講了幾個很冷的笑話,以致遭到李慶喜的白眼。至於主角呢?

  「哇!你似乎讓大嬸準備的太多了?會不會太浪費呀!」善美正在將食物放置在庭院的餐桌上,「不會啦!今天有許多貴客!」翔澤在一旁神秘的笑了,「對了,爸要我向妳說抱歉,他今天抽不出空,要和各大電視台的總裁開個會議,他是巴不得快抱孫,只是今天…﹒﹒ 」翔澤解釋著,

「我知道,你好囉唆喔!爸他已經差人送禮物過來了,而且還親自致電給我啦!我已經很感動了,我不是那麼小氣的人!」善美知道翔澤爸很疼她的,他送來的禮物已經包括了小寶寶的各式衣物,而且男孩女孩都有,那禮物有一卡車之多啊!善美回想起看到時震驚的臉孔,至今不能忘!因為太好笑了!她覺得翔澤和翔澤爸這點很相像。她不禁噗嗤一笑,翔澤每次聽到她喜歡什麼,就一古腦的搬到她面前,害她越來越愛哭(感動的落淚),翔澤總笑她愛哭鬼,也不想想是誰害人家哭的。

「宋阿姨和我爸怎麼還沒來呀?我早通知他們了啊!」善美對著門口不住的東張西望,「嗯…﹒他們會晚點到,我已經和他們通過電話了。」翔澤走向前摟著善美的肩,要她別擔心。

當夜幕低垂時,就是party的開始…﹒

經過大家的巧思與佈置,庭院有著異國的情調,雞尾酒還有各式餐點都應有盡有,燒烤當然是主菜囉!翔澤特地請花店佈置自家庭院,庭園充斥各式的鮮花,這都是要送給善美的,他希望善美今天有最開心笑容,他要為他美麗的妻子拍下這場景,因為是善美。

翔澤的細心讓眾人無不稱羨,招弟不停地向晨水抱怨他不夠浪漫和體貼,為此兩人又鬥嘴起來,申啟中連忙勸說,但李慶喜也是對申啟中的誠意不足,而有所抱怨。

「翔澤,你不能太溫柔,這樣女人會騎到我們的頭上,還有他們會不停的抱怨我們對她們還不夠好,唉…﹒現在男人難為呀!」賢達故做難為的表情,順便調侃翔澤,「賢達,你是嫌我唸你囉?」永希啾著賢達看,「不敢,不敢,我只是希望翔澤要讓我們其他男士有所表現的機會!免得就他一人獨占光彩!」賢達緊張的看著老婆大人的臉色,看來永希挺滿意這答案的,他也鬆了一口氣。   

「賢達你才是怕太太族吧!」翔澤把握機會取笑賢達,「沒辦法呀!誰叫我這麼愛她。」賢達牽起永希的手,對著永希大獻殷勤,永希也感覺窩心!

「翔澤,你別再取笑組長啦!他都緊張死了,你真壞!」善美欖起翔澤的手,邊幫賢達求情,「好啦,好啦,我不開玩笑了!」翔澤寵溺式的點頭。

PARTY進行已有一會了,卻遲遲未見著宋阿姨和爸的善美,有點緊張的向外望…﹒﹒

「爸爸,阿姨你們好慢喔!」善美見到正要進門的父親,高興的跑上前抱住貴大叔。翔澤在一旁為善美的這舉動捏了一把冷汗,下次要提醒她別又跑又跳的,擔心會動到胎氣,這善美總是精力充沛!

「阿姨呢?她不是和你一起來,該不會又吵架了?」善美懷疑的問,「才不是!因為她要帶一個人來為你祝福呀!一個妳很想見到的人。」貴大叔高興的摸著善美的臉,他覺得善美真是吾家有女出長成,如今升格為人母,心中更是百種滋味,尤其他對善美的疼愛讓他不時的很想念善美,畢竟是和他相依為命的獨生女呀!

「善美…﹒恭喜妳…﹒ 」迎美踏進門,心情有點緊張,

「迎美?妳來了…妳怎麼會過來的…﹒我實在太意外也太高興了!老天呀,我真是太高興了!」善美好激動的衝過去抱住迎美,希望讓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喜悅,

「善美,很久不見了!現在的妳好美,恭喜妳!」迎美真摯的祝福,她握住善美的手,仔細的注視著善美,真的很久不見了!

在旁的宋女士感動莫名,她已將迎美視為她女兒,她也是祐振一生所愛的人啊!「好啦!別站著,過來大家一起聊。」貴大叔催促著,他怕再這樣,大家又哭成淚人兒。

「對呀!迎美,我們大家都很想念妳!」永希看著昔日疼愛的學妹,心情五味雜陳,她拍拍迎美的肩「歡迎妳回來。」

「歡迎妳回來!除迎美!」翔澤誠摯的代表眾人的心意。

迎美其實只是應宋女士的邀請和請求,才願意暫時離開育幼院,她只答應住一陣子,她對宋女士就是沒有辦法拒絕!在育幼院生活的很平靜與世無爭,她喜歡那種生活,雖然只有六歲前的記憶,在宋女士和貴大叔的長期探視下,也知道一些自己的事,但他們說的都是好的,說祐振和她是如何的相愛,只是祐振不幸出車禍去世,還有迎美曾是七點女主播,一向聰明機靈等等。

翔澤握起善美的手,邊向眾人由衷的感謝「這是我最愛的妻子,我代表她感謝大家對她的愛護,希望未來大家能繼續支持她。」他深知孕婦的壓力,非常不捨「善美,辛苦妳了。」

「不會,辛苦的是你。」善美甜甜的回應他的心意。在眾人的鼓譟聲中,他吻上善美的唇,那柔軟的雙唇是他一生的依戀,而善美是他生生世世的守候,希望下輩子,都會有妳!

調查的結果,那救命恩人的女兒應該就住在這裡沒錯,斐仁修看這房子是棟高級住宅,想必是有錢人,他有點不懷好意的想。裡面似乎很熱鬧,他決定先在車上等,說不定會讓他遇上好運。

party早已結束,大夥明天都要上班,宋阿姨和貴大叔也先回家了,因為善美的哀求,只有迎美晚點走,迎美今晚會住善美娘家,因為宋女士和善美爸合住。

善美陪迎美走回善美娘家,善美說她們要談女人的秘密,她不停的向翔澤撒嬌…﹒堅持他不需接送,翔澤只好無奈的接受,唯一的條件是…﹒﹒等會我去接妳,就這樣,不然我可是不放行的!其實善美新居和娘家是很近的,當初就是考量善美的孝心,翔澤才買下這屋子。

善美和迎美一出門,斐仁修即看見除迎美,很高興自己果然幸運,她們倆人渾然不知後面有人跟蹤。在經過公園附近,突然有兩名混混衝出來搶劫,而且只針對善美,她不停顫抖著,想要掙脫他們的挾持,迎美奮力的想救她。善美對這場景一點也不陌生,似乎又惡夢重現了,天呀?我怎麼又遇上了,她神色驚慌的想,並在心裡不停的呼喚翔澤出現!

迎美將皮包鞋子全扔向混混,卻不慎被混混揍到,善美不停朝混混身上猛打,混混一氣之下用力推倒她,在善美後方是一排很長的階梯,她就這樣直滾到階梯下面,迎美不禁大聲尖叫,流氓見狀趕緊逃跑。

跟蹤在後的斐仁修對那二名流氓很是訥悶,便攔住他們的去路,加以盤問。

剛掛電話的翔澤,他臉色慌張的衝出家門,善美在哪?打給善美娘家卻說沒見著人,善美她們已經走了好一段時間了,怎麼還沒到,會是出事了嗎?他邊跑邊這麼對自己說,善美妳一定要沒事,妳在哪?

「善美……」翔澤急瘋了,他沿著路不停的找尋善美的蹤跡,打善美的手機也沒人回應,他的不安和恐懼越是加深。

當經過公園旁時,他聽見迎美的尖叫,他全身緊張的跑向前看,只見善美倒在一排長長的階梯路底下。他的心頓時全碎了!當他抱起善美不住的奔跑,他的淚水也不能抑止,善美會聽見我的吶喊吧!他的心不停的問。

文榮醫院今晚連夜召集院長及主治大夫,他們必須立即進行手術。

翔澤的爸爸即文榮集團總裁也匆匆趕至,他此時仍不敢相信躺在手術房急救的會是他最疼惜的媳婦,善美總是惹人疼愛,他對她可是滿意至極。他見到翔澤心痛的模樣,不禁悲從中來。

翔澤頹喪的坐在手術房外,他自責自己為何不堅持送善美和迎美,他已經問過迎美事情的經過…﹒﹒覺得事情並不單純,只是現在的他只要善美睜開眼,他要見到她最可愛的笑臉,她要知道他為她魂牽夢縈,她小小的動作都會讓他的心漲的滿滿的,他無法想像沒有她啊!失去她,他的人生會是多麼的平淡乏味,翔澤深深體會到這點,只是善美聽見了沒…他聲聲的呼喚…

「董事長,您好。」

「尹理事,尊夫人的身體無大礙,只是目前非常虛弱,遺憾的是…孩子已流產,注意別讓她受刺激。好好調養,過幾天就可以出院。」院長臉色凝重的宣佈,翔澤對這消息顯然還不能接受,他想到善美知道後的心情,他就心痛不已…﹒

善美的難過持續很久,翔澤對她呵護被至,偏偏此時金協理動作頻頻,還有和國外合作的案子要簽約等等,讓翔澤心力交瘁。

翔澤公事的繁重看在善美的眼裡,她不願讓翔澤為她擔心,但自己心痛欲裂的心情讓她在此時很難面對翔澤,她決定請長假到國外走走,也許能轉換心情。翔澤雖不願意,但基於某種因素,他尊重善美決定,也讓善美去國外散心。

善美選擇來到英國,這有許多美好的回憶,她喜歡這裡。

最初幾天她總是以淚洗面,整個人比在國內時更消沉,她第一天就開始想念翔澤了,借住在姑姑家,每天翔澤都會打電話問候,那時候她一定痴痴的守在電話旁等待,就為了聽見翔澤的聲音。

善美選了一些課程來幫助英語會話,當走在學校的校園中,她便懷念翔澤的歌聲。當夜深人靜,她想念翔澤溫暖的懷抱,他的愛包圍著她,讓她不停的銳變,從天真爛漫的女孩到成熟的女人,翔澤默默的伴隨她成長,為她開啟另一美麗人生…﹒,因為有你而精采…﹒這是善美心情的寫照!

是的,甄善美很愛很愛尹翔澤,她望著窗外,將思念寄向遙遠的彼方…﹒﹒有尹翔澤的地方…﹒

第五篇:翔澤和善美的故事~我心已有所屬【牽手篇】      2001/6/17      作者:JESSIE

 

善美離開後的第一個夜晚,翔澤坐在沙發中望著父親為寶寶買的玩具,心裡抑鬱已久的心痛不禁決堤,善美難過神情歷歷在目,還有他那夭折的孩子,他痛哭失聲,為了讓隱藏的痛苦發洩。他眼看摯愛的妻子備受折磨,他心如刀割,但卻更堅定了守護善美的心。

他願真、善、美永遠伴隨著他美麗的妻子,好像珍珠般璀璨而明亮,他願用無窮的深情換取她那燦爛的笑,她的美他知道,她的笑他記得……﹒即使妳離開我的視線,我的心並沒有遠離,像花朵的香味般,我會在回憶中擁有你,希望你變成永不凋謝的愛!像現在一樣請留在我心中。

翔澤已經一連加了好幾天班,他不眠不休的工作,似乎有股動力支持著他,這天他挺晚才到停車場取車,他才剛和善美通過電話,他心情極好,善美,我好想妳,聽見善美的聲音似乎就像她在他身邊。

「金恩啟。」他怎麼會留這麼晚,這不大像他,「旁邊的那個人很眼熟,」翔澤注意到和金恩啟正在角落說話的人,是被徐迎美送去坐牢的那位,叫斐仁修,如果他沒記錯,這傢伙的出現準是沒好事,金祐振的死也是他造成的。

翔澤看著金恩啟似乎有什麼把柄落在那人手上,說話的態度少了一貫的趾高氣傲,他覺得很有問題,不知金恩啟又在玩什麼把戲。

MBS這期新進的主播中有兩位被分派再第一主播辦公室,熟知內情的都知道這次的新進主播中有一位大有來頭,大家都想知道他是何方神聖,因為傳聞有許多,版本不一,大致是美麗但卻很神氣的。

金斐娜,今年剛從國外學成歸國,要不是父親的催促,他才不想回國耶,父親總是讓她予許予求,所以她可是自視甚高,只要她想要的都會得到。她是金恩啟的掌上明珠,已經有許多謠言傳出,說她會是未來mbs的當紅炸子雞,有背後的靠山再加上本身實力堅強,聽說cnn也想延攬她的。

這天她和父親約要去吃飯,在一家高級的飯廳,「爸,你多吃點,你變瘦了,公事忙身體也要顧啊!」

「知道,妳呢?大家都稱讚妳表現好,妳讓我好有面子,最近我一直覺得累,你願意回來幫我,我真的很高興。」

金恩啟對這女兒從小就很是寵愛,只是這次叫她回來的用意,目的是想打擊翔澤的,他必須要攻下九點主播的時段,這點女兒並不知他的用心。

翔澤約了賢達和永希吃飯,他們聚在一起討論節目的內容,「翔澤,你到挺放心的,不怕善美被人拐走啊。」永希好奇的問,

「他啊,我看心早就飛去英國了,每天準時電話慰問,如果哪天他突然走了,我也不會覺得奇怪。」賢達調侃著翔澤,

「嗯,是叫做千里尋妻吧,善美真幸福!」永希幫著老公虧翔澤,但她心裡真的覺得善美是幸福的,因為現在她所認識的翔澤,在內心有著溫暖的愛,翔澤一定會去找善美的,她敢打包票,這個人沒有善美在身邊連笑都會忘記了,可見他有多寂寞。

「好了,我在你們面前都快沒有自己了,夫妻倆一個樣,不害躁啊。」這兩人不愧是我的老友,翔澤心裡這麼想,但嘴裡可就不大相同囉!

「啊,未免太巧了吧,那不是金協理,旁邊那個是新進主播中最有人氣的金斐娜。」賢達驚訝著說,這好巧喔。

「他們倆是父女,金斐娜跩的很,父女倆一個樣。」永希對著新進的主播一直都沒好感,加上金斐娜又不懂得尊敬前輩,滿口能立至上說,好像大家都不行,只有她厲害,永希只要一想到今早當她在好心指導她時,她卻不以為然的樣子,就讓她生氣。

「好了,別氣壞身體,以後她會改善的,畢竟她真的厲害的。」賢達解釋著,他怕老婆太生氣了,沒想到這解釋簡直火上加油,

「說著什麼話,就她厲害啊,我會讓你等著看。」永希氣不過,話脫口而出。

「我請你們吃飯,可不是你們來吵架的,這樣我會過意不去的。」翔澤早已看到賢達求救的眼神,他只好充當和事佬。

「翔澤,對不起,我不是針對你的。」永希驚覺自己失態了,趕忙道歉。「別這麼說,大家都是老朋友了。」翔澤微笑的示意。

「但說歸說,面子要做足,翔澤你得去打聲招呼吧。」賢達提醒翔澤。

他點了個頭便和賢達往金協理那走去寒喧幾句,翔澤實在討厭金恩啟的臉,但沒辦法他是舅舅。

「你好。」他收起無奈的表情,對著金恩啟打聲招呼。

「這期新進的主播中人氣最高的就屬眼前這位美女了,金斐娜小姐。」賢達投其所好的說,協理最愛臭屁這個了,

「翔澤你也來了啊,老婆孩子放在家中不管嗎,喔,對了聽說善美流產了,真可憐。」金恩啟抓準機會要他難看。

「爸,說這幹麼,尹理事算起來也是我們的親戚,真是難過的消息。」金斐娜人雖跩,心腸確不錯的。

「謝謝關心,我還有事要談,先走了。」翔澤一刻也不想多待那,會讓他氣瘋的。

這天,善美有失魂落魄的走在校園中,獨自一人在英國承受傷痛,這感覺比第一次到英國來離開祐振哥的心情,更是沉痛深刻。她那夭折的孩子,還有她最想念的翔澤。她何嘗願意離開翔澤身邊,只是她不想讓翔澤在看見她的悲傷,如果這樣,翔澤的心情﹒﹒﹒當她一想到,便心痛如麻。

  為了讓自己更堅強,才可以讓疼愛她的人放心,選擇獨自離開翔澤,等她收拾悲傷的神情,再次見到他,她會用他最愛的笑容去迎接他,然後抱著他緊緊的,感受他的溫暖,他的氣息﹒﹒。

等待悲傷的過去,迎接屬於她和翔澤的每一天,嗯﹒﹒﹒沒錯,就是這樣,她笑開了。

「嗯,這表情很不錯!」一名陌生男子正對著她按下快門,

「你在做什麼啊。」她納悶的問,這人很奇怪耶,「我拍照的技術很棒的,要不要當我的模特兒。」他充滿了陽光的氣息。

「你以為你是誰啊。」他似乎太自以為是了吧,善美睨了他一眼。

「我叫卜太風,算起來我們還有點關係。」他認真的說著。

「什麼關係?」她楞了一下,她見過他嗎,她跟他應該一點關係都沒有吧。

「每次在國外見到自己的同胞,總是格外親切,不是嗎?」他露齒而笑。

「對呀,都是這樣的。」她又笑開了,在英國看見同胞她總是覺得很親切的。

「是吧,我就沒說錯。」卜太風連忙點頭,他覺得她的笑真的光彩奪目,深深吸引了他,恐怕有人被她這笑容征服了吧,他心裡這麼想。

善美拗不過卜太風,再加上他又誠意十足的搞笑拜託,於是這天的下午,她當了他的modle,一整天的相處下來,她覺得他是個充滿活力的人,感覺上人很好(其實是善美心太軟了)。

夜晚繁星點點的,街燈映照在街頭,倫敦的夜裡總是璀璨而明亮,但此時善美的心情似乎並未應此而感染愉悅的氣息。

「姑姑﹒﹒﹒妳這電話是不是壞了啊!」

「壞了怎麼不找人來修,我的老天,千萬別壞了。」她坐

在電話旁有好一陣子了,今天一整天都沒有翔澤的電話,每天他都會打來的,她急瘋了,她可不想錯過他的電話啊。

「姑姑﹒﹒﹒妳在哪。」最後決定向姑姑發出求救訊號,她搓揉著手緊張的來回踱步,「姑姑﹒﹒﹒」

「這位漂亮的小姐,需要我為您效勞嗎﹒﹒﹒﹒」一個充滿磁性的聲音。

「不用了,我要找姑姑﹒﹒﹒」善美突然震驚的轉頭,看著說話的人,老天啊!是他!

「我好想妳,所以我就來了。」翔澤朝著她眨眼微笑。他早就在旁邊觀察她很久了,跟蹤她是他以前最常做的事,但這任務對他而言是再快樂不過的事!

「翔澤﹒﹒﹒」她衝過去用力的抱住他,臉上卻盡是淚痕。

「善美﹒﹒﹒」翔澤也緊緊的抱著他的妻子,他的臉又出現那種縱容的微笑。

「你好討厭,欺負人家,我好緊張耶﹒﹒﹒」善美實在興奮過頭,她圈住翔澤的脖子,一會哭會笑。

「妳實在太厲害了,我敗給妳了,還是個愛哭鬼。」他寵溺的表情,任誰看了都會覺得他正在享受幸福。他拉下善美的小手,要看看他的愛妻。

善美小鳥依人的依靠在翔澤的胸膛中,她聽見自己的心跳,撲通撲通的,她已經開始臉紅了。

翔澤低下頭親吻善美,是屬於尹翔澤的吻﹒﹒﹒柔柔的,而善美的回應﹒﹒﹒甜甜的。倆人的忘情讓善美的姑姑都不好意思囉!

善美躺在翔澤的懷裡,他實在太帥了,我快變成小笨蛋了,善美心裡這麼想。「在想什麼呢?」翔澤撫摸著善美的髮。

「想你啊,不然ㄝ。」他難道不知道他有多帥。

「是喔,那很好啊!」他有點得意的說,他喜歡善美只想著他,不﹒﹒更確切點是,他只准善美想著他,喜歡他,愛他,因為他也是這樣。

「大情聖,真臭美。」善美轉個頭盯著翔澤的臉,做個鬼臉。

「真可愛。」他覺得善美無論何時都這麼可愛,他縱容的笑著。這點他和善美爸都是相同的。

善美撒嬌的圈著翔澤,「公司還好吧,你怎麼可以離開的。」她一直想問的。

「有賢達,永希幫我處理一些事,其他的我都處理的差不多了」善美一離開,他便二話不說立刻投入工作,原本就是有目的的。

「所以我就向爸請個長假,他要我問候你一聲。還有迎美﹒﹒」善美還難過吧,他有點擔心。

「沒事的,我很好,我明天會打電話給爸爸還有迎美。」她知道翔澤的擔心。

「希望如此。」翔澤摸著她的臉龐,關心的神情溢於言表。

「嗯。」善美感動的不能自己。

這個夜晚,他們緊緊的相依畏著,誰也不願鬆開手,這對他們來說是久違的溫存。窗外的滿天星斗都為他們做見證呢! 

善美剛上完選修的課,想到翔澤,她心情就雀躍不已,卻忘了旁人的招呼。

「善美,今天心情很好嘛!」卜太風老早就在等她的下課。

「嗯,對呀!」善美甜甜的微笑。

「是喔,那今天再當我的model,好嗎?」他想她心情這麼好一定會答應的。

「我想甄善美小姐,恐怕不能答應。」善美正要回絕時,聽見了翔澤的聲音,是翔澤。她高興的奔上前攬著他的手,嘴裡直呼「你不是有事嗎?」翔澤嘴角揚起,寵愛的微笑示意。

「她已經和我有約會了,一輩子的約會﹒﹒﹒是吧,親愛老婆。」翔澤順勢牽起善美的手,對著卜太風比了一比。讓善美獨自一人來到英國的決定,似乎不是個明智之舉,善美笨笨的,萬一被拐跑,那他可怎麼辦!翔澤正在和自己嘔氣中。

「尹翔澤是吧,我是卜太風,常聽善美提起你,很高興認識你。」太風先自我介紹。

「當初聽到你的事,我的心深深受到打擊,原本以為我有機會的,現在看見你本人,我想我對善美小姐是幻想破滅了。」太風想讓翔澤緊張一下,對著善美誇張的筆劃著。

「這個人很好,只是說話太誇張了。」善美被太風逗笑了。

「他是個攝影師,和祐振哥一樣﹒﹒﹒,都是溫柔的人,只是表達的方式不同。」她向翔澤解釋道。

翔澤點頭示意,「你好,我是尹翔澤,善美的丈夫。謝謝這段時間你的照顧。」他也向太風做一番介紹。

三個人的工作都和視訊傳播有相關,所以特別聊的起勁,尤其翔澤和太風,畢竟男人嘛!

吃完飯,善美和翔澤在泰晤士河畔散步著,倆人手牽著手,

「你很會吃醋耶!」善美想起今天翔澤霸道的模樣,仍想笑﹒﹒﹒

「沒辦法囉!老婆那麼可愛﹒﹒﹒」善美實在太可愛了,他深深覺得。

「所以我只好辛苦點。」翔澤裝可憐逗善美。

「你知道嗎?」善美瞄了他一眼。

「嗯?」他問道。

「牽手是會把女生的心牽走的,當忘記牽我的手時,手空空的,沒有暖暖的實在感,心也變得空空的,記得牽我的手,代表時時想到我,那是連心都牽在一起的感覺。心裡有一種自己是很被珍惜的感覺。」善美指了指他們牽在一起的手說。

「嗯,這是告訴全世界『我心已有所屬了』。」他深情的說。

原來掌心掌心,手掌的中間真的有一顆呢!牽著牽著﹒﹒﹒ ﹒﹒﹒手~心也就被牽著牽著牽走了﹒﹒﹒ ﹒﹒﹒,那種被呵護的心情,是幸福的悸動﹒﹒﹒﹒ ﹒﹒﹒

 

第六篇:翔澤和善美的故事~因為所以愛妳           2001/7/16          作者:JESSIE

 

斐仁修一直認為迎美仍是像以前一樣野心勃勃的女子。但卻不知她曾為金祏振而自殺,且現在只有六歲以前的記憶,那些是她人生最美好的時光。

在公園的鞦韆旁有機個小孩們正在嘻鬧中。

其中一個穿紅衣的小男孩獨自一人在練習騎腳踏車,他騎的心驚膽顫,卻是很執著的,那小小的身體卻充滿了毅力,這讓迎美一直將無法將目光轉移。男孩的堅毅的韌性似乎讓她體內的血液又重新流動,感覺很熟悉。

迎美這幾個月來和貴大叔,宋女士一起住,她每天都為了該做什麼菜而傷腦筋,這點她可是費盡心思,連善美都得向她討教,宋女士更是直誇迎美,逢人就說迎美的好,再加上迎美有空就幫宋女士顧店,而且她認直負責的個性,真是沒話說的。

她卻對於現在的自己不太滿意,因為總覺得自己不知該做什麼好,雖然她很珍惜現在的幸福,但內心深處卻希望自己是能夠經濟獨立的,總不好意思都是宋女士和貴大叔在照顧她,她反倒希望自己能多照顧他們一點,因為他們好像她記憶中的父母一般的疼愛她,這恩情她銘記在心,總想著如何回報,尤其宋女士更是待她如親生女兒般。

迎美坐在鞦韆上,不斷的輕晃著鞦韆,心事重重的神情…

突然傳來一聲響,男孩又跌倒了,她拍拍自已身上衣服,迎向那男孩,是該教他一些技巧了。

「大姐姐教你,好嗎?」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了。」真是倔強的男孩,

「大姐姐小時候也不會,但有一個很厲害的人教我,沒一會就學會了,而且比許多男生還厲害喔。」迎美蹲在男孩旁,耐心的敘述著,

「你想和那些小孩玩,對吧!」

「所以囉,不快點學會是不行的唷!」

「我想學。」男孩稚氣的臉這時猛力的點頭,

「嗯。」迎美綻放她美麗的笑容。

男孩心情似乎也被感染了,小小的頭望著大姐姐的臉,他喜歡這位漂亮的姐姐。

斐仁修去找迎美,看見迎美和孩子的對話,她的臉和以前不同了,他將抽到一半的煙私在地下,準備走向迎美。

「徐迎美,好久不見,妳還是那麼漂亮。」

「你…是誰,我想我不認識你。」

「妳到挺厲害的,不愧是徐迎美,一點都不會不好意思。這次妳又想玩什麼花樣呢?」

「你說這什麼話。」

「書生的死妳也有責任的,不是嗎?不要說妳都忘了。」

「你剛說的人是金祐振嗎?是他嗎?」她拿出照片急著確認。

「妳在跟我裝傻啊!」他不奈煩的說。

「他是為了救妳而死的,妳真忘了。」

「救我,他為了救我而死。」迎美的頭似乎又昏眩了,有點無法承受這感覺,就像她的心被撕裂的心情。

「妳忘了嗎?妳…」她的表情不像假的。

「我只記得六歲以前的事,每次看見他的照片就很心痛,但卻不記得很多事了。」

「他們說我忘記了許多事,但他們告訢我的都是好的,你認識以前的我嗎?告訴我,我要知道。」

斐仁修很是震驚這和他認識的迎美一點都不像,但他卻有種莫名的感覺。

現在的她真的很美,是他見過最美的。

他告訢迎美,金祐振是為救她而死,還有一些她不堪的過去,這種種都使得迎美一時不能接受,當場昏倒。

「徐迎美…徐迎美…妳醒醒,妳搞什麼呀!」斐仁修有點不知所措。

他從沒見過如此柔弱的迎美,如果說以前他喜歡她,那是喜歡她的傲,還有她美麗的臉充滿了自信,但喜歡是不須負責任的。

說實話,他看見現在的她,有種想照顧她的衝動,就算只能在一旁看著。

但…似乎連如此都是不能實現的,當她記起那些事,他就注定是她要恨一輩子的人了。在那一剎那,他很後悔告訴她不堪的過去,和金祐振的事。

MBS的早晨

金裴娜怒氣沖沖的走進理事的辦公室,她拿著公文質問翔澤。「我那裡做錯了,為什麼把我換掉,你憑什麼,我須要理由。」

裴娜克制著自己的怒氣,一直以來她的優秀是有目共睹的,她相信自己是個有實力的人,

「金裴娜,先等一下,讓我先說明。抱歉,請坐。」

「妳的確已從帶狀節目中除名了,但妳卻加入七點新聞,先恭禧妳,這是妳靠實力取得的。」

「我對妳有信心,加油!」

金裴娜的臉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應,她須要別人認同她的實力,而尹翔澤的認同對她是一大鼓勵,雖然她有自信,但人們總是忽略了這點,只記得她的家世和美貌,她不願這樣。

尹翔澤這名字她老早就聽過了,進公司也有一年多了,對他的為人與行事風格多少了解,她欣賞他毫不擺架子,且他疼老婆是出名的,眾人無不欣羡不已,在他身上幾乎挑不到缺點,就像白馬王子般。

「好了,肚子餓了吧!」翔澤看看手錶。

「一起吃飯去。」

「好啊!」她露出了開朗的笑。

善美今天應該是出外景回來的日子,大概晚上才會到,翔澤在拿外套的同時,看了行事曆,他很想她,她呢?

斐娜神情愉悅的和翔澤在餐廳吃飯著,這情景被崔晨水和招弟目睹,這兩人似乎唯恐天下不亂的胡猜,天知道他們又會做什麼好事。

這天晚上,斐娜下班走出時,正好遇見翔澤在招計程車。

「尹理事,要不要搭便車呢?」她手拿著車鑰匙,微笑示意。

「那就麻煩妳了。謝謝!」翔澤心想善美應該回來了,加上斐娜十足美式作風,她直率的個性,讓他不禁對她另眼相看,畢竟她父親是他的舅舅,這關係也沒法抹殺掉的。

「理事,今天挺悠哉的嘛!」斐娜調侃著說。

「嗯,老婆大人不在,所以也給自己放一天假。」翔澤自我嘲笑著。

「理事還真幽默!」斐娜聞言不禁笑出,平常很難想像翔澤的輕鬆一面。

「對了,叫我翔澤就可以,當然是下班時才可以哦!」

「當然了,我們可是親戚。」她一點也不客氣的回話。

翔澤真敗給了她,他無奈的笑一笑。

翔澤神色疲憊的回到家裡,剛把燈打開,卻意外的發現善美竟在沙發上。

亮起的燈光,刺痛她的雙眼,使她覺醒。

「翔澤…」她揉了揉惺忪的雙眼,打了一個呵欠。

「妳怎麼睡在這兒呢?」

「我在等你,誰知等著等著就睡著了。」她委屈地說。

「為什麼不到房裡床上睡呢?妳身子弱,很容易著涼的。」翔澤忍不住薄責她。

「對不起…」善美滿臉委屈的說。

「我很想你嘛,想馬上見到你。」

「很高興聽見妳這麼說,我也很想妳。」翔澤脫下外套披她身上,他更擔心她的身體啊!

「妳餓不餓?要不要吃東西。」他溫柔地拍拍她的肩膀。

「你會弄?」她嘟起嘴有點懷疑,通常家裡都是請李大嫂幫忙,善美有時也會親自下廚。

「妳忘了啊,我一個人住很多年了,總不能餐餐吃外頭吧!」翔澤笑著說。

「我當你的副手。」她興奮的說。

他們分工合作,花了好長時間,才大功告成。

「終於可以吃了。」善美不禁高呼。

「餓了是不是?」翔澤溫柔的說。

「還好,不過看到桌上這些菜,這麼豐富,我都有點餓了,可以開動了吧!」

「那就吃吧!你也來呀!」善美為他夾菜到碗裡。

「在家裡自己動手,還是比在外頭好得太多了。」翔澤邊吃邊說道。

「為什麼?」

「家裡很溫馨,又清靜些,我喜歡和妳這樣坐著吃飯。」

「話是不錯。」善美吐了吐舌頭,有些心虛,

「不過,我比小麻雀還要聒噪,你是不是煩死了?」她有點擔心。

「妳不一樣。」

「妳是我最親愛的老婆大人。而且總會縱容妳,做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是嗎?」翔澤的笑容很詭異,卻不失誠懇。

「什麼意思嘛?」善美知道他在糗她,索性撒起嬌來直跺腳。

「好,好,逗妳的,行了吧!快吃。」她噘起小嘴猛搖頭的樣子真是可愛。

「嗯!」善美笑了出來。一副勝利者的模樣。

早晨…

一如往常,翔澤和善美一起出門,迎接他們全新的早晨。

翔澤把車停好,準備走進mbs的大門,善美應該已經進辦公室了吧,他在心裡想著。平時他總會先讓善美先下車,善美總怕人閒言閒語。

他走著走著,似乎看見了什麼,「善美!」她怎麼在那。

接下來發生的事,他已經看見了。

「唉唷!」

「天呀,鞋跟斷了!」

「我的腳扭到了,好痛!」

「我來幫妳。」翔澤走近她身旁,一把抱住她,走進mbs的大門,善美根本還來不急反應,她非常不知所措。

「沒關係,別在意,看著我就好了。」她的手上還拎著鞋,她聽著他的話看著他的臉,她也情不自禁的將臉深埋在他的肩。

他實在太神奇了,總能在她最須要他的時候出現,好像她的神燈似,不同是神燈只可以許三個願望,但她的神燈卻給她永無止盡願望。她想起最初的邂逅,也是這麼的意外。

「因為有這樣的邂逅,所以我才發現,我已經愛上了你。」她靠近翔澤的耳旁輕述。

「因為所以愛妳。」他飛快的親上她的臉頰,回應她的愛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