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诗人,儿童文学作家,文学评论家樊发稼,出版有《儿童文学的春天》、《春雨的悄悄话》等

关于当下诗歌创作的随想

转载 2016-08-06 01:44:04

        关于当下诗歌创作的随感

                                                                                                  樊发稼​

 

    诗歌创作(包括“成人诗”和儿童诗)现状堪忧,借用《国歌》里的一句词:“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但许多评论都说好,各类诗歌评奖也办得很红火很热闹,你方唱罢我登场。对此,我难以为解。​

 

    当然也有好的和比较好的诗,但数量少得可怜,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有高原无高峰。​

 

    当下诗歌创作的最大毛病是内容远离人民群众,热衷于抒写一己小我感情世界;形式怪异,不讲韵律节奏,乱分行,将胡思乱想当作深奥意象;滥用通感手法,动不动就是“远近取譬”什么的,糊弄人。读这类“诗”及诗话诗评,如坠五里雾中,昏昏然莫知其所云……作品以诗名之,实为非诗、伪诗.

 

     成人新诗的创作流弊,不可能不严重影响儿童诗。

    上述成人诗的毛病,儿童诗都有。本该用浅语写作的、清新晓白的儿童诗,写得佶屈聱牙,晦涩难解,莫名其妙,不知所云。​

 

    随着阅读推广的深入,许多学校成立了诗社,出诗报诗刊。但多数“指导教师”并不真懂诗,对诗歌这一文学样式的特点不甚了然,他们甚至自己也不会写诗,其“指导”只能起到误人子弟的作用。​

 

    现在许多(不是全部)儿童文学报刊的年轻编辑,业务状况不佳,对儿童文学的历史和现状知之甚少,他们编出来的东西质量低下是很自然的事儿,例如分不清创作与仿作的区别,将孩子的仿作误以为原创作品拿出去发表乃至参评。​

 

    我主张诗应大体押韵——我说的是“大体”,绝非一律。无韵诗可以有,但不可成为主流。因为我们的老祖宗认为诗是“韵文”。​

 

    韵属于“形式”范畴。

    世上无有能完全摆脱“形式”拘囿的诗人和诗。节奏、旋律均与“韵”密切相关。不押韵是台港以及许多华文儿童诗的通病,这种通病严重影响中国大陆。​

 

    任何文艺样式,都讲求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结合。

    诗(包括儿童诗)最讲究、最重视形式。没有形式,就无所谓诗。​

 

    任何样式、品类的文艺作品,都无法逃脱文艺基本法则的约束,这种“约束”是铁规铁律!现在我们不讲或有意违背此种铁规铁律的“诗作”泛滥成灾到无以复加、不可容忍!​

 

    我坚信,这是属于历史范畴的事儿。

    乌云过后,必显辽阔蔚蓝天空的无限魅力。​

 

    一个时期以来,诗坛乱象纷呈:表现之一是对“新诗潮”朦胧诗的无原则吹捧。将一些天书式、文字游戏式的东东说成诗的极品,如把梦呓般的《弧线》吹为具有无限深意的杰作;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样一首很平常的抒情诗,解读成不朽经典,将25岁即以极残酷的方式结束自己年轻生命的作者供为诗圣诗仙。岂非咄咄怪事!​

 

    每一首真正优秀的好诗,因其独具的创造性,它的主旨诗句往往是不可替易的,可被一再捧到天上的那首正文只有“网”的“一字诗”的标题,难道不可用“社会”乃至“时代”来代替吗?(原标题为《生活》)。​

 

    上海年逾八旬的老诗人、诗评家刘崇善先生,最近出版了一本《给孩子们的诗》,收其优秀儿童诗新作八十余首,每首都请全国著名诗人、资深诗评家点评。我以为这是一本极好的特色鲜明的儿童诗集,并主动为其作序。书出不久,一个边陲省份的党报,用了一个版的篇幅热情介绍了这本儿童诗集的可贵特点及价值及其作者。​

 

    日前我贵州的一位朋友通过“微信”发来一首诗,初衷可能是希望我赞赏,诗题是《玫瑰与痒》(作者尹丽川),全诗如下:

            我死的时候满床鲜花,人们在我的身下

            而不是身上铺满玫瑰。至于我的身体

            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却无关紧要。

            因为阴私处

            已被我的情人割走。

            在这个城市,身体一旦失去性器

            便可被视为清白之身。​

 

            我们的故事早已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我们布满体液斑痕、充斥交欢气味的温床

            成为我的灵床。人们抬着床上的我游行于大街

            众所周知,鲜花是这个时代的惩罚的象征,

            而玫瑰是淫恶之首。​

 

            我在世间最后的所见是她缓缓伏下来的脸庞。

            她神情安详,如同我幻想中的母亲。

            她的身体渐渐贴近,鲜活的肉体的温暖,

            而我那时已浑身冰凉,再无存活的力气与欲望。​

 

            我的精液已经流尽,我的血液已悄然凝固,

            我的每一寸皮肤都松弛下来。终于结束了,

            我用最后的劲儿想到。她的脸庞伏了下来,

            遮挡住窗外渐明的晨曦,越来越弱的光,

            女人的脸的安详,覆盖了我的双眼。

            我再也无法看见。​

 

            我记住的最后的颜色是女人。

            我几根细长的发丝悄悄垂落。

            我对这世界最后的感觉是痒。​

 

    我不客气打下的留言是:这样的诗我不喜欢!

    我的朋友有礼貌地回道:明白。问好樊老!​

 

                      2016.08.01—08.03北京南方庄寓所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妯婂彂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4,160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