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军报记者
军报记者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3,998
  • 关注人气:4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军属光荣不能“挂”在嘴上:牌子虽小,承载的是军人荣誉

(2017-01-17 06:52:20)
标签:

杂谈

​来源:解放军报

军属光荣不能“挂”在嘴上:牌子虽小,承载的是军人荣誉

​不是每一只蝴蝶振翅都能引发飓风。这个寒冬,一条微信却掀起中原大地关注军属荣光的“蝴蝶效应”。

2016年12月20日,新疆军区某团干部李可学反映他家20年没有补挂“军属光荣牌”的微信,引起河南军地各级相关部门领导的高度重视。

次日,记者跟随新蔡县民政局、人武部领导专程赶赴李可学家补挂“军属光荣牌”,见证了普通农家对军属荣光的珍视。

自2012年,河南开展“大走访、大慰问、大宣传”现役官兵家庭活动,全覆盖挂军烈属光荣牌已是重要内容。每年,河南省民政厅优抚处足量发放“军属光荣牌”,有些地方为何还挂不到家?

带着这个疑问,记者深入当地民政部门、人武部系统和军人家庭采访,问询省民政厅优抚处领导,围绕挂“军属光荣牌”哪些环节梗阻、军地联合制定出台的政策规定哪些落实不力、军人家庭又有哪些期盼等问题进行专题调查。

军属光荣不能“挂”在嘴上:牌子虽小,承载的是军人荣誉

​牌子虽小,承载的是军人荣誉

新蔡县城距离李楼庄仅28公里,一副“军属光荣牌”,为何“走”了20年才到李可学家。

记者在该县人武部,与人武、民政部门人员以及5名军属进行座谈交流,聆听他们的看法和感受。

“李可学家的‘军属光荣牌’丢失多年,反映出我们平时走访慰问现役军人家庭还不到位。”负责优抚工作的县民政局副局长谭秀英说:“各级人少事多,发放‘军属光荣牌’时统计难度大,是容易遗忘的主要原因。”

谭秀英介绍,他们每年从省里统一领取“军属光荣牌”,再分发到乡镇、街道,由乡级相关部门负责挂。县优抚股编制一人,负责全县优抚工作,自己挨个挂不现实,只能抓督导;乡级民政所编制一个人,摸清新入伍军人家庭很容易,想了解多年前的军属光荣牌是否需要补挂比较困难。

“俺家的光荣牌是俺自己领的。”儿子入伍6年的军属马玉文告诉记者,当年乡里打电话通知第二天要给他挂“军属光荣牌”,结果第二天工作人员临时有事,还是马玉文自己去领了回来。

军属杨树英却满脸笑容:“乡武装部长、民政所长带着村干部,亲自给俺家挂牌,从那以后,老少爷们看俺的眼神又是一个样。过后,经常有给孩子说媒提亲的。”

谈起挂“军属光荣牌”,军属们有喜有忧。记者从这些言语中感受到,在他们眼中,小小光荣牌重千斤。

“优抚工作好不好,问问军属才知道。”县民政局优抚股股长张瑾总结出“三种滋味”:一种是灰溜溜的,乡镇让军属领回去自己挂;另一种是酸溜溜的,军属打电话催,乡镇才去挂;最后一种是美滋滋的,乡镇主动敲锣打鼓上门挂。

“光荣感是拿钱买不来的!”李桥乡武装部部长杨正华说,他们坚持挂“军属光荣牌”的同时给军属戴红花、放鞭炮,场面异常热闹。

“军属光荣牌是国家给军人军属特有的褒奖和政治荣誉。”河南省民政厅优抚处处长卓厚敏,拿出了2015年7月由河南省人民政府、河南省军区联合下发的《关于在全省建立走访慰问优抚对象制度开展送政策送温暖送帮扶活动的实施意见》。这份文件规定,乡级武装部长、民政所长负责亲自上门挂“军烈属光荣牌”。

“牌子虽小,承载的是军人荣誉。”驻马店军分区政治部主任王红兵坦言,“军属光荣牌”是一面“政治牌”:现役官兵听说家里挂不上光荣牌,训练精力受牵扯;社会青年看身边军属优抚打折扣,参军热情受影响。

军属光荣不能“挂”在嘴上:牌子虽小,承载的是军人荣誉

​“最后一公里”是真情之路

从李可学家返回,谭秀英和人武部部长冯树松直接走进人武部会议室,结合当前挂军属光荣牌和发放优抚金的实际,剖析查找全县优抚工作的不足之处。

“脚下沾着多少泥土,心里就沉淀多少真情。”余店乡武装部部长王领超满脸自责:“李可学家的军属光荣牌遗漏20年,是我摸底不彻底,‘最后一公里’没有走到头,我愧对军属的期盼。”

“动不动真情,结果两个样。”王领超讲,最近两天,心里像压块石头,一边亲自给今年的7名新兵家里挂牌,一边对全乡“过筛子”排查往年的军烈属光荣牌,已发现4户军属家庭的光荣牌需要补挂。

从建国开始,我们国家实行挂军烈属光荣牌的制度。这是党和政府对军人的重视、对军属的关怀。

新蔡县是兵员大县,每年应征入伍青年达400人,挂“军属光荣牌”不能看成一件小事。

“新兵家庭的军属光荣牌,春节前挂不到位,武装部长不能评先进。”县人武部政工科科长杨林告诉记者,挂“军属光荣牌”,一头连着军心士气,一头系着万千军属,人武部视为一项政治任务。

谭秀英介绍,县民政局参照省厅相关文件,在完善优抚工作机制中,建立军烈属光荣牌发放签收责任制,谁领取谁负责,防止层层下发期间丢失、遗忘;建立联合督察机制,每年“八一”“春节”走访慰问重点优抚对象,把查看军烈属光荣牌作为重要内容之一。

新蔡县把发放优抚金与挂“军属光荣牌”进行“绑定”,是一项创新之举。他们调研发现,军属家庭常年在外务工的高达45%,有些家长领完优抚金外出打工,乡里想挂“军属光荣牌”找不到人,时间一久,不了了之。

今年,他们建立军属微信群,谁家挂上“军属光荣牌”,拍照传入群里,县里审核后,再发优抚金。记者从谭秀英手机上看到,新兵王稼茂家里上午刚挂上“军属光荣牌”,就上传了两张照片。

看到此景,记者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只要“最后一公里”畅通,“一人当兵、全家光荣”的社会氛围就会越来越浓。

军属光荣不能“挂”在嘴上:牌子虽小,承载的是军人荣誉

关心“光荣之家”就是关心战斗力

今天,“光荣之家”对“光荣牌”看得是轻还是重?

“老前辈说,啥都可以不要,就是军属光荣牌不能丢。”谭秀英讲起她遇到的故事。

练村镇贾楼村抗战老战士钟兴远,身有残疾,是县民政局重点走访慰问的优抚对象。去年夏天,县里给钟兴远家建新房,谭秀英带人帮他搬新家。老人家别的家当都不带,只把旧房上一块20年前的“军属光荣牌”摘下来、擦干净,揣在怀里带走。

冯树松部长讲,两年前,他陪上级领导去慰问“英雄民兵营长”王新安烈士的遗孀,老人家从床垫下拿出用一块红布包裹的烈属光荣牌,想让组织换一块新的。原来,历经近40年岁月腐蚀,老牌子生锈脱落,挂不上墙后,她一直珍藏着。

同样,发生在军属崔勇身上的故事,也令人动容——儿子入伍16年,这期间,他家的房子经过2次拆旧重建。有一次,“军属光荣牌”被帮工埋进垃圾堆,他用手捡了两天砖头,最终找了出来。

军属光荣牌是军属身份的标志,是社会地位的象征,也是军属心目中的荣光。

访谈中,记者也了解到个别地方对挂军属光荣牌看得小、看得轻、看得虚,忽视了军属对光荣感的热切渴盼和需求,一定程度上挫伤了官兵爱军精武的积极性,也冷落了军属的心。

“俺爸打电话说家里挂上‘军属光荣牌’,俺心里特别高兴,训练劲头也大了。”从河坞乡入伍的武警内蒙古总队下士李飞龙回忆说,当时班里还没挂光荣牌的战友很羡慕,也很伤感。

“原来认识不足,总感到只要优抚金发到手,挂不挂‘军属光荣牌’不重要。”李桥乡武装部部长杨正华谈起自己的认识变化:“和军属打交道中,我发现,光荣牌不仅向军人传送力量、向军属传导觉悟,也向社会传播国防意识,对加强全民国防教育有不可估量的重要作用。”

记者由此联想到,当今,军人社会地位下降,军属缺少荣誉感,无不与全民国防意识淡化有直接关系。如果千千万万个军属光荣牌是一本“国防宣传书”,少挂一副军属光荣牌,就等于这本“国防宣传书”被撕掉了一页。

河南省在全省建立走访慰问优抚对象制度、走访慰问现役军人家庭制度、日常接访走访制度,以实际行动为河南籍官兵及家庭服务,目的就是让他们少一些牵挂,多为练兵备战贡献一份力量。

近两年来,新蔡县在这一“暖心”行动中收获累累硕果。仅去年,民政局接到1个二等功、22个三等功、19个优秀士兵喜报。这充分印证,地方党委政府关心“光荣之家”就是关心战斗力。

军属光荣不能“挂”在嘴上:牌子虽小,承载的是军人荣誉

2016年12月21日,河南省新蔡县人武部、民政局领导赶赴李可学家亲自为“光荣之家”补挂“军属光荣牌”,李可学的母亲刘荣花拿出了儿子在部队赢得的第一份荣誉——“优秀士兵”证章,这枚证章,李可学的父母已珍藏了21年。

军属光荣不能“挂”在嘴上:牌子虽小,承载的是军人荣誉

​ 1995年,李可学在边疆部队表现突出,被授予“优秀士兵”证章。他兴奋地将证章寄给了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亲。

接过盼了20年的“军属光荣牌”,新疆军区某团干部李可学的母亲刘荣花激动地说——

“俺老两口啥都不缺,就缺光荣名分”

2016年12月21日,冬至,雾霾笼罩中原大地。

这天清晨,新蔡县余店乡黄围孜村李楼庄80岁的李洪运老大爷起得格外早。他披着浓雾上街买回一大包瓜子、糖果,摆到院子里的桌子上,又开始忙活着扫院子、烧开水、洗茶具。

这个清冷的晨雾中,和李大爷一样忙碌的还有新蔡县民政局副局长谭秀英。一起床,她就打电话问优抚股股长张瑾:“军属光荣牌”准备好了吗。不到8点,她赶往办公室,协调县里派一辆公车,带上张瑾直奔县人武部。

“冯部长,军属家庭没挂‘军属光荣牌’,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到位啊。”见到人武部部长冯树松,谭秀英开门见山:“我亲自去挂。”

“人武部统计有疏漏,责任在我们。”冯部长接过话茬:“今天,咱两家一起去挂牌、慰问,把军属荣光送进李可学家。”

前两天,从新蔡县入伍23年的新疆军区某团干部李可学,告诉河南省军区的战友:当兵时政府给家里挂的“军属光荣牌”丢失了20年,一直没能补挂。如今部队面临改革,自己可能会转业,身为“老支前”的父亲李洪运告诉他,父母最大的心愿就是他转业前家里能再挂上“军属光荣牌”,让乡里乡亲都知道他们家是“军人之家”……

李可学的这位战友将此事转告给河南省民政厅优抚处和新蔡县人武部的领导。民政厅优抚处处长卓厚敏立即给新蔡县民政局副局长谭秀英打电话,要求县里特事特办,帮边疆老兵了却心愿。

县城到李可学家的村子距离28公里,但大部分路段是泥土路,坑坑洼洼,车子多次改变行驶路线,颠得司机开玩笑说:“坑坑能养鱼。”

离村子还有两三公里远,泥坑大得车底盘刮路面,大家只好下车步行。

村村通公路工程,在新蔡这个全国贫困县还没能完全推开。从县里出门,他们折腾2个多小时才赶到李可学家。

“李大爷,我向您赔不是,让您盼了这么多年‘军属光荣牌’。”谭秀英一把抓住李洪运的双手说:“今天我代表县委、县政府,专程给您挂光荣牌!”

“现在生活好了,俺老两口啥都不缺,就缺光荣名分。”看着谭秀英拿出军属光荣牌,李可学的母亲刘荣花脸上笑开了花:“门前挂上这块牌,俺可以敞开怀给别人说孩子是部队上的,原来没牌,就是给别人说孩子在部队,别人也不信。”

说着话,刘荣花打开一个包了四五层的布袋,取出自己珍藏的“宝贝”——李可学当兵第二年获得的“优秀士兵”证章和军装照,让大家瞧。

坐在泥土清香的农家小院,冯树松与李洪运拉起呱:“现在省委要求,全省挂‘军属光荣牌’全覆盖,对以往遗漏、损坏或丢失光荣牌的军属家庭,随时反映、随时补挂,推动军人军属的社会地位提升,增强保家卫国的政治荣誉感和自豪感。”

看到军地领导带着慰问品,前往李可学家挂“军属光荣牌”,左邻右舍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村民张家财说:“李家有人当兵多荣耀,等俺孩子毕业后,也让他当兵去。”

眼瞧着谭秀英和冯树松砸下“军属光荣牌”上的最后一颗钉子,李洪运的眼眶里泪花闪闪,“党和政府给俺家这么高的待遇,俺转告孩子,只要一天不脱军装,党叫干啥就干好啥。”冯树松、谭秀英一行返回时,李洪运挥着颤抖的手,送别大家。

这天中午,李可学家门口,人头攒动,喜庆氛围好像嫁女娶媳。

军属光荣不能“挂”在嘴上:牌子虽小,承载的是军人荣誉

​军属光荣不能“挂”在嘴上

■ 卓厚敏

“军属光荣牌”是党和政府给予军人军属的重视与关怀,也是军人家庭社会地位的体现。

然而,一些官兵反映,“军属光荣牌”挂走了样、挂变了味,甚至挂不上。本来这是对军属家庭的优抚,如今为何成了军人军属的“忧伤”?

国家和地方党委政府,对挂“军属光荣牌”都有明确规定。河南省出台的《关于在全省建立走访慰问优抚对象制度开展送政策送温暖送帮扶活动的实施意见》中,明确要求乡级武装部长、民政所长负责挂“军烈属光荣牌”。现实中,该主动送的“军属光荣牌”,不少地方变成了“要”、变成了“领”、变成了“捎”……

“军属光荣牌”是执戈披甲将士的牵挂,是胸怀家国军属的自豪。有的地方和干部把“军属光荣牌”看“轻”了、看“淡”了,错误地认为,和平时期可挂可不挂、挂不挂没什么区别;有的对“军属光荣牌”漠不关心,想起来挂、想不起来不挂,随手扔进仓库里“睡觉”。“军属光荣牌”是军人军属心目中的一种政治荣誉,看得无比珍贵,凡是冷落“军属光荣牌”的行为,会让军人军属心凉。

挂“军属光荣牌”,是党和政府对军人牺牲奉献的尊重,是对军人家庭优抚的体现。挂的好不好,直接反映了对军人的感情真不真、实不实,更说明国防观念有没有、强不强。挂“军属光荣牌”不能喊在嘴上,而要真正挂到“光荣之家”,让军属家庭享受荣光。

不能等到战争来临才想起军人。2016年,中国无战事,中国军人却有牺牲,申亮亮、刘景泰、余旭等30多位英雄牺牲在不同战位上。当每个人自由享受和平阳光时,军人却与牺牲奉献随行,而军属家庭默默承受这种伟大精神背后的无悔艰辛。

“军队不生产谷物,但生产国家安全。”军队是国家长治久安的坚强后盾,军人家庭则是每个“后盾”的背后支撑。各级相关部门,要多想一想军人、军属的苦和难,多为军属家庭办实事、解忧愁,切实营造崇尚军人、关爱军属的社会氛围,增强军人军属的自豪感和荣誉感。

一副“军属光荣牌”,就是一块国防教育“阵地”。增强军人社会地位的认同感,需要强化全民国防观念,挂“军属光荣牌”,也是各级领导关心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政治责任。

又到一年春节时,家始终是军人深深的牵挂。希望各级党和政府把“军属光荣牌”挂到每一户军属家中,使“光荣之家”尽享荣光,更好激励官兵投身强军实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