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公教传统者
公教传统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2,395
  • 关注人气:7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面朝东方举行弥撒——圣礼部长的建议

(2016-06-17 02:47:49)
标签:

天主教

弥撒

教会传统

礼仪

分类: 天主教会圣礼

早几天,一名热爱礼仪的神父给笔者一篇文章。笔者读后觉得也可以和各位读者分享一下。

这文章原文是法文,是圣礼部长萨拉枢机(Cardinal Robert SARAH)的一个访问。笔者的法语只限于「今晚打老虎」(Comment allez-vous? ),唯有用英文译文再翻译为中文。虽然不是很理想,但也希望这译上译的文章能给大家一点反思。如果有法语专家的读者,不妨修正笔者的翻译。

CardinalSarah

萨拉枢机(Photo: Alberto Pizzolli /AFP)

萨拉枢机可说是字字珠玑,他在很短的访问中说出了很大的道理。很多意思其实已隐含在字里行间。笔者的重点[评论]


问:最近几个星期,你说希望看到圣体会「被理解为圣事中的核心圣事」。为什么呢?

萨拉枢机:我希望我们能够在这课题上有更多的反省,去将圣体放在我们生活的中心。我留意到我们很多的礼仪都成了娱乐。很多时神父都不再以基督的祭献去庆祝祂的爱,却变成一个跟朋友的聚会、温暖的聚餐、一个兄弟的时刻。为了寻找并创造有创意和庆祝气氛的礼仪,我们便有危机将朝拜变得太过着重人,为求配合当刻的意向和潮流。一点一点地,教友被夺去了那赐予生命的礼物。对基督徒来说,圣体是生死大事!

问:如何将天主放在中心?

萨拉枢机:礼仪是我们跟天主相契合的大门。如果感恩庆典变成人的自我庆祝,那就非常危险,因为天主消失了。我们必须将天主放在礼仪的中心。如果人在中心,教会就变成了纯粹属人的团体,就如教宗方济各所说的,变成NGO (非政府组织的慈善团体)。如果相反,天主成了礼仪的中心,那教会就会重新获得动力及生命力!「我们跟礼仪的关系中就是信德及教会的终向」拉辛格枢机[即后来的教宗本笃十六世]曾这样预言了。

pope-benedict-distributing-the-eucharist-to-a-child1

教宗本笃十六世送圣体

问:你建议什么补救方法?

萨拉枢机:认得出礼仪是天主的工作,这开启了心灵的真正归化的道路。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坚持了一点:在这范围,最重要的不是我们做什么,而是天主做什么。没有人的工作能够完成弥撒的核心,就是十字架的祭献。[故此,礼仪也被称为Opus Dei,天主的工作]

礼仪容许我们走出这世界的墙。故此为使平信徒、神父及主教们找到礼仪的神圣及美,一定的训练是需要的。这是一个内在的归化。

将天主放在礼仪的中心,这是需要在静默中发现的——我们要有能力静下来聆听天主和祂的说话。我意思是我们在静默中遇到天主,并在心底内化祂的说话。

问:我们实质上要怎样做?

萨拉枢机:转向天主。Conversi ad Dominum!这是在初世纪的弥撒中的讲道完结后,执事会向信友宣告:「Conversi ad Dominum!」(转向上主!),提醒他们弥撒将要进入跟上主面对面的时刻。]我深信我们的身体必须参与在这转向中。最佳的方法当然是在举行礼仪中——神父和信友——全部转向同一个方向:转向那要来到我们这里的上主。这其实不是如我们听到有人说,神父举行礼仪时背向教友。问题不在这里。这其实是我们一起转向圣堂的前端,这前端标志着东方,就是复活的主的十字架的方向。

这种举行礼仪的方法,我们,连同我们的身体,会经验天主及朝拜的首要地位。我们明白礼仪就是我们在十字架完满祭献的最先的参与。我个人经验过,以这种方式举行礼仪,会众以神父为首,在举扬圣体时被引进十字架的奥迹中。[我们不可以掉进二元论的错误,以为只要「精神」朝向天主就足够。天主创造人,既有灵魂又有肉身,礼仪的各样标记就是为了使我们的肉身都参与朝拜天主的行动。我们不能只用精神或灵魂朝拜天主,我们必须让肉身和灵魂和肉身一同朝拜天主。「心里明白就足够了,身体的方向或跪不跪并不重要」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PopeFrancisAdOrientem20160110

教宗方济各面朝东方举行弥撒

问:但这方法被容许吗?

萨拉枢机:这是合法的,而且也附合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的文献及精神。作为圣礼部的部长,我想提醒:面朝东方地举行弥撒是礼节批准的,而礼节也在不同地方地注明主祭要转向会众。故此,主祭主持礼仪时面向上主是不需要批准的。因此,在2015年6月我在《罗马观察报》的一篇文章[笔者之前已翻译了] ,我提议了神父和信众应看着东方,起码要在忏悔礼、咏唱光荣咏、集祷经及感恩经的时间。

问:在很多人的心中,祭台方向的改变和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有关。这是真的吗?

萨拉枢机: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完结了超过五十年,我们真的需要读读那些文本!大公会议从来没有要求面向信友举行弥撒!这议题甚至没有在《礼仪宪章》出现过…… [教宗本笃就曾指出,媒体报导的「梵二」和真正的「梵二」完全不同!所以如果下次你再听到有人说梵二改革了弥撒的方向,你就知道他没有正确理解《礼仪宪章》]还有,会议教父希望强调所有人都需要参与这举行的奥迹中。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这些年来,教会一直都在寻找实行这想法。

因此面向信友举行弥撒成为一种可能性,但不是一个规定。圣道礼适合面对面的读经及神父与会众间的聆听、对话及教育。但一旦我们到达了要面向天主的那个时刻—— 就是由奉献礼开始——神父和信友必要( essentiel / essential)同共望向东方。这完全地对应着会议教父所希望的。

我想我们应回到大公会议的文本当中。有些本地化的改动很多能未够成熟。我想到了《罗马弥撒经书》的翻译。在有些国家,重要的元素被移除了,尤其是在奉献礼中。法文中,「弟兄们,请你们祈祷」 ( Orate Fratres )的翻译被减短了。神父应说:「弟兄们,请你们祈祷,望全能的天主圣父收纳我和你们共同奉献的圣祭」,而教友应回应:「望上主从你的手中,收纳这个圣祭,为赞美并光荣祂的圣名,也为我们和祂整个圣教会的益处。」[不知法文的现行译文如何。但在拉丁原文中, Orate Fratres的意思好似是,祈求这个圣祭能够达到圣父接受的程度,而不是圣父会接纳它。因为原文中的acceptabile是形容词,而不是被接纳的被动式动词acceptabatur但的确,中文好像没有这种讲法。只能说一单有翻译,意思就无可避免地有所流失。但肯定的是,Fratres是「弟兄们」而不是「兄弟姐妹们」或「所位教友」] 4月2日星期六,在教宗接见我期间,他向我确认新的《罗马弥撒经书》翻译必须符合拉丁文原意。

若望廿三世主祭教宗大礼弥撒,面朝东方举祭让我们能够追溯根源。

问:你在做什么有关信友参与的事呢?

萨拉枢机:信友的参与是极为重要的。信友的参与最基础是被召叫在基督的死亡和复活中跟随祂。「我们去弥撒不是去看表演。我们去弥撒是要去参与天主的奥迹。」教宗方济各最近这样说。会众向着上主的方向是一个简单而实的方法去推广所有礼仪的真实参与。

因此,信友的参与不能被理解要「做一些事」。在这一点,我们扭曲了大公会议的教导。反而,这是要让基督拿起我们,将我们联合在祂的祭献中。唯有坚持望向一个默想性的信德,才能防止我们将礼仪矮化成一场所有人都要有角色的表演。圣体将我们引进耶稣的祈祷及祂的祭献,因为只有祂能以心神以真理朝拜。[这是在参考若望福音4:24]

问:教会在这方向的问题上,有什么理解?

萨拉枢机:首先,我们在祈祷方向的问题上并不独特。犹太圣殿和会堂一直都是这样的方向。靠着这个方向我们可以回到我们的根源。我同样想提到非基督徒,尤其是回教徒,也是会向特定方向祈祷的。

对我们来说,耶稣基督是光。整个教会都在面向基督。Ad Dominum一个将自己封在一个密封圆圈的教会丧失她存在的理由。要做自己,教会必须活在天主前。我们的基准是上主!我们知道祂曾和我们一起生活,而祂在耶路撒冷之东的橄榄山上回到父那里。祂会以同一方式回来。我们不要让天主这样抱怨:「的确,他们不但向我转过脸去,而且也以背向着我」(耶肋米亚先知书2:27)

我们的基准是上主,让我们面向上主!

===================================================================

Posted on 2016-05-30by Humility


本文转载自:https://mountainandwater.wordpress.com/2016/05/30/ad-orientem-recommended-by-prefect-of-src/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