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昌迦禅画
昌迦禅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836
  • 关注人气:1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梧桐

(2020-07-26 18:45:49)
标签:

文化

佛学

历史

我完全没有吓唬台湾当局的意思,“梧桐_武统”只是台湾地区的语言。

 

我一直喜欢看法国梧桐树的上海街景,也喜欢画。走过市区愚园路的夏日林荫下,蔽天的树叶里透着淡淡的清香,这种巴掌大五指分开的叶,总让人想到给上一巴掌的爽快。上海有着浓郁侠客风是传统的,点春堂小刀会总部那幅任伯年的《看剑图》就是明证。从春天的嫩绿到夏天的深绿,再到秋天的金黄,于是一个轮回复归街两边又成了一片的枝桠。我的外祖父在这条路上打拼了半辈子,与蒋介石斗,与日军斗,上海解放之际,却带着妻子的病逝和女婿枪杀的伤心,以及两次被抄家、两次发迹又两次贫穷的经历,默默的离开了上海。

 

我一辈子没见过外祖父,但他的存在如同法国梧桐树一样,我只要走到街上就深深的感受他曾经的存在。果不其然有人指责我时就带上了外祖父:你外祖父在这儿贩毒品(他早期曾开烟馆以掩护地下党活动),你比他更进一步在推销精神鸦片。呵呵,我笑了,还真的,我的精神鸦片还真就是这上海滩上一道美丽的风景呢。

 

这满目的林荫树,若没有这“精神鸦片”带来的种子,你是断然见不到一城清凉街景的。此悬铃木树,最早是由佛教大师鸩摩罗什带回的树种,种在了长安后,被称做鸩摩罗什树。这树全世界有几个品种,分别是一球,二球,三球的,大师在中国引进的是三球种,后被外国人拿去与一球种杂交,产生了现在上海普遍种植的二球种,由于最初是在法租界内种开的,大家都称它为法国梧桐,久而久之,于是便以为是西方文明的象征了。

 

每每看到崇洋者以膜拜的心,街上拾起脚下的金黄落叶,唏嘘法租界的旧闻时,我就想笑,这就是鸠摩罗什树呀,什么的法国梧桐。现在都不知道这是鸠摩罗什树了,就如不再知道曾经上海滩大亨的外祖父,可我们依旧年年在林荫中走过夏日。

 

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依旧可以画我的梧桐。(昌迦2020/07/26.)

梧桐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