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编辑鱼丽
编辑鱼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042
  • 关注人气:2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由贾植芳先生想到父亲

(2020-06-01 10:02:23)
由贾植芳先生想到父亲


我在这个世界的追求、爱憎、信念以及种种个人遭遇,都可以作为历史的见证,为青年及后代提供一些比正史、官书更加丰富和实在的东西。

——贾植芳

 

中年就该灰扑扑的,结束铅华,摒除丝竹,走最孤独的路,念最素朴之文,在暗淡中看出一点光华,于日愁中理一缕寄怀。闲翻书,远东“火凤凰”文库系列,从巴金的《再思录》,读到贾植芳的《狱里狱外》,文中的回忆朴实无华,意外发现父亲的家庭背景、人生经历与贾先生的人生有着某些相似。我对父亲的前半生其实是陌生,我一长大,父亲已近晚年了。近年读父亲的日记,对他的过往稍有了解,可那一代的人和事,又与我是实在的隔膜。日记上如蝇的文字,有些难以辩认,那是一场场活动、劳教、改造、交代等各类的记录。其实,这些交代材料是那个时代常有的。《狱里狱外》书里记载的那些细节,让我想着父亲当年或许也曾有同样的体会吧。摘录若干片断:

98页,“当晚,公安局就提审我,那个审讯我的人用苏北口音说话,态度并不严厉,说话也有点土幽默。他要我写一些材料,对我说:‘我是农业大学毕业的,水平低,想帮你也没这个能力,还是你自己小心为之,不要胡写,你知道这些材料是给谁看的?”

100页,“我是一个财主的儿子。我的家族在曾祖父时代开始发迹,到了我伯父的手里,达到了全盛时期。伯父是一个精明透顶的商人,他在济南开了一家公济煤油公司,当英国的亚细亚火油公司在山东的买办,在山东各大县城都有他们的分公司。

101页,我的家是在山西吕梁山区的襄汾县南侯村。虽然在我家院的大门的门额上有一幅石刻的横匾“耕读传家”,但世代以经商务农为主,祖辈都没出过念书人,与官场更无来往。正是因为我伯父在大城市经商,办的又是洋务,他见多识广,知道了现代社会知识的价值,因此,他才决心让我们弟兄走出闭塞的娘子关,到城市上学求知。

159页,蹲监狱也是一种人生,在这里,可以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物,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故事,被迫地凑在一起,成为一个特殊的小社会。在这里依然有正义与邪恶,是与非,甚至是生与死的冲突、斗争,我年轻时兴趣在研究社会,在日本读的也是社会学,却没想到,我一生体验社会的主要场合,竟是在监狱这个特殊的社会中。

176页,五十年代后期至六十年代初期,由于饥馑成灾,我在长期的羁押生活中,也像大多数同监犯那样,得了浮肿病。大腿和小腿全肿得又粗又亮,差不多快要蔓延到腹部上来了。

……

初入复旦时,就听到贾植芳先生大名,读现当代文学的研究生有机会去贾先生家里拜访、探望过老先生,也有同学写过文章回忆他。但因专业的关系,我没有见过贾先生,对贾先生也不了解。据说贾先生为人乐观,是个老顽童,张新颖曾分析《狱里狱外》说:与贾先生接触过的人都会为他的乐观所感染……贾植芳先生心胸的宽大和敞亮,正是因为他始终关心着个人利益之外的事情,但又不是抽象的东西,而与具体的社会和历史、精神和理想、人和命运息息相关。也许我们就可以说,他的关心,是知识分子人文关怀的一个例证。想起,父亲晚年的乐观也有着同样的精神底色,或是因为相似的性格、人生经历的缘故,也说不定。

   日记、信函、工作笔记、交代材料、手稿……以及乐观,这是父亲留给我的遗产了。夜灯如豆,望父母遗容,心里黯然,此生已不能再见,唯有用文字将你们一点一点的找回,带着你们一直在路上。(2020-5-30)


 

由贾植芳先生想到父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