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编辑鱼丽
编辑鱼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042
  • 关注人气:2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难忘鱼跃重阳日(《开卷》)

(2019-06-27 07:58:59)
分类: 赏画乐事

《开卷》二〇一九年第五期

眉睫  废名接近佛禅的过程

杨建民 “渐近自然”补缀

陈子善 《胡适说新文学》编后记

李怀宇 白先勇的文学因缘

周振鹤  《新印桥志》序

贺宏亮  关于陆西星木刻画像

谢泳  也说黄裳笔名来历

鱼丽  难忘鱼跃重阳日

子聪  开卷闲话


难忘鱼跃重阳日

鱼丽

 

“才慧天生共有之,闺中下笔虎头痴。常州星象苍凉甚,数到青霞女画师。”这是江南著名诗人钱名山为女画家吴青霞题的一首诗,而当时的吴青霞才十七岁。

对出生于常州毗陵的这位才女,一直情有独钟。丙申(二〇一六)六月,还是湿漉漉的梅雨天,写了一篇吴青霞的文章,发给赵宏先生。他参与编辑《海派文化》报多年,与海派文化艺人有颇深的交往。他看后,立刻热心地回邮说,他年轻时和吴青霞很熟,曾经相处甚欢,有一段艺缘。

丙申深秋,终于有机会听到他细说那段艺缘,又朴素又静美,虽说是二十世纪的旧事,一丝幽香雅韵却始终让人难忘。

二十一年前的赵宏,虽已三十而立,却少年意气,始终有感恩难忘的赤子情怀。

他忆念起“老龄可敬人人敬”的人文情谊,又忆及“重九登高步步高”的传统情结,乙亥(一九九五)秋日,他不辞辛劳,思虑周密,将李咏森、黄若舟、王康乐、施南池、吴青霞、曹简楼、赵宏本、厉国香、乔木“海上九老”汇聚一堂,举办了一届“海上墨苑九老乙亥重阳会”。“海上九老”借着这次重阳之机,济济一堂,雅聚联欢。当时可谓琴瑟乐之,钟鼓相贺,一派生气勃勃的景象,真是令人欢欣,令人鼓舞。

雅聚欢会时,海上九老或题诗,或绘画,重阳挥毫,尽情尽兴,他们的珍品墨迹也就此留在了人间。后来,“海上九老”陆续离开人世,但是他们当年欢聚在重阳的那段雅缘,却始终让人惦念。

吴青霞有“鲤鱼吴”的美名,她画的鲤鱼,工整清丽,隽秀逸雅,于姿态生动之中,蕴藉活泼妩媚的情趣。那次重阳雅聚,她是否留下了鲤鱼的墨宝?我惦念着吴青霞的这尾鲤鱼,不禁想问赵宏。如此念想,并没有白费,与赵宏再次见面时,竟然如愿。他果真带来了一幅吴青霞的水墨小品《跃鲤图》。见了,让人忍不住要叹道:又见青霞女画师。

确实,吴青霞原就是画鱼胜手,又惜重阳感恩的人文传统,自然投以木桃,报以之琼玉。那次重阳佳会,她果然施展妙手,用秀出毗陵的一枝画笔,画了一幅水墨清鲤,墨尾青鳍,涌出水面。鱼身圆浑鲜活,鱼尾略略夸张,益显得泼剌有力。

在生宣纸上画跃渊腾云的水墨鲤鱼,原就是吴青霞的一大绝技,据了解:她会先于鱼肚处施白粉或藤黄,接着,即用一双大笔着墨点厾鱼的形体,趁其未干时,勾勒鳞片与鱼鳍,使其纤毫逼真,故远观其鱼无不丰满立体,鲜活生动。我所看到的这尾水墨鲤鱼即是如此,金光灿灿,圆肥欲跃,活泼鲜跳,可称为一绝。让人不禁想起“翻藻抛金尺,依蒲漾玉棱”的诗来。

赵宏重情重谊,一直珍藏有《篆香映霞》一书,对吴青霞的艺术可谓可敬可佩。他借我翻阅,有缘见识了邵洛羊、刘海粟、冰夫、田青、应野平、施大畏、车鹏飞等名家谈吴青霞从艺之路上愈老弥坚之事,写得那么沉实,有情有趣,令人难忘。书中收有《双鲤图》《九鲤图》《花港观鱼》《金鱼图轴》《春江迎赤鲤》《鱼嬉》《鲤鱼图轴》《鱼跃万里》《鲤鱼四条屏》等图,让人睹画思人,想象画家画鱼时的风采。作为画鱼名家,吴青霞的鲤鱼着眼于一个“动”字,她对水底之情、波间之乐深悉其趣,画来工中带写,工写相间,笔端出现的鱼,或依藻冲萍、嬉戏追逐,或雷掣电击、越渊掀波,那些鲤鱼回游贯穿,洋洋泼泼,灵活宛转,极得真趣。有的鲤鱼嬉戏在晨雾刚刚消散的春江,有的则藏尾于夕阳涂金的湖波;有的钻动波涛,跃出水面;有的则浅翔碧流,相互追逐。鲤鱼在水中活动的千姿百态,毕现于画家的妙笔彩墨。其实,她画鱼、画芦雁、画仕女,我读来都很亲切,隐约能感受到她笔下的那股时代气息,让人只觉心远梦远,时空交错。

吴青霞虽属高龄,但她性格豪爽,属于老当益壮一类的女画家,且始终保持着旺盛的创作激情。据说,她年逾古稀时,还能操如椽巨笔,画一百二十平方尺的山水巨幅,写西北高原景色,笔力雄健,气象高华;八十高龄时,还应邀远赴美利坚,行踪遍及洛杉矶、华盛顿、旧金山、西雅图、纽约五大城市。真正是桑榆暮景,依旧霞光万道。

忆起当初请吴青霞参加雅聚一事,也颇有喜剧性。吴青霞身为名家,原年高事重,赵宏先是托人转话去邀请,她不明就里,没有立即答应。后来,赵宏去施南池家,邀请施老先生参加这一雅聚,恰好遇到吴青霞与施南池在打电话,当吴青霞从施南池口中得知了这件雅事,却又连连责怪说,怎么不让她参加?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怎不让一旁年轻的赵宏偷着乐了。

海上九老,个个德高望重,细致照顾是赵宏所要费心考虑的事情。当时,吴青霞已八十多岁,行动不是特别的灵便,但是兴致却高,是众人当中的领头羊。说起来,她在海上九老当中,还不属于年纪最大的,当时李咏森已九十多岁。但是吴青霞却是众人之中威望最高的,大家都敬重她,敬服她,愿意听从她的安排。

赵宏犹记得,海上九老当时是老去兴难减,聊发少年狂,度曲、吟诗、泼墨,个个兴致高昂。他也人前人后忙得不亦乐乎,却连饭也没有吃上。这事让吴青霞知道了,心疼这办事认真的晚辈,连忙从裤里掏出钱来,用沪语说:“我拨侬一些铜钿,快去买些吃的。”她待小辈那样周到体贴,直到现在,赵宏回忆当初的一幕,还能深切地感受到她当初的那份真切。

我还想知道当时吴青霞的更多情况,于是听到吴青霞晚年时的一些黑白片段。赵宏回忆她过寿时的情景,当时吴青霞在医院过生日,不仅不收来贺寿者的礼,竟还为每位来访者发红包,以此庆寿,倒也别出心裁。另据记载,她还是一位戏曲爱好者,对昆曲、京剧皆有喜好且造诣良深。《游园惊梦》和“梅派”唱腔,她唱来有板有眼,甚为动听。少年时,还爱跟留声机、收音机里的戏曲哼唱,逐渐学会了《苏三起解》《会审》等曲目。

“海上墨苑九老重阳会”,一连办有五届。当“鲤鱼吴随之化作洁白的仙鹤飞入了无比灿烂的云霞之中”(恽甫铭语)后,赵宏的这桩雅愿也只好画上了一道休止符。但他感慨“那一代的画家真是德艺双馨”,随年事渐长,他想将这段艺缘记载的宏愿却越来越强烈,敬老美德,原本就旨在光大。

看着吴青霞的那尾鲤鱼,却不禁又忆起苏仲翔为贺吴青霞荣膺意大利艺苑院士所写的一首诗:“海外艺林膺妙选,南楼老笔接三南。鸢飞鱼跃天机在,一阁篆香好自参。”吴青霞少时即享盛誉,在民国时,曾在上海与李秋君、周錬霞、陆小曼等组成中国女子书画会。作为一代中国画才女,和她同辈的陈小翠、谢月眉、周炼霞等,或已谢世,或几乎搁笔,风流消歇,唯独吴青霞能明媚笑对晚晴,说起来,也是后人的福气。现斯人虽去,乙亥重阳的那一幕欢乐景象,却依然活色生香,存留心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