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编辑鱼丽
编辑鱼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042
  • 关注人气:2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采薇书】春泥轩印象记

(2018-12-13 09:44:53)
【采薇书】春泥轩印象记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走进上海老画家顾秉松先生的春泥轩,看到绿幽幽的春泥轩三字,我立即想到龚自珍的这句诗。

    顾秉松先生左手画没骨写意之牡丹,右手画清润苍茫之山水,用色清润有韵,用水大胆得当,画面虚实相间、变化丰富,很是生动,让人过目难忘。

    初秋时分,我和《海派文化》报的副主编赵宏老师去拜访沪上老画家顾秉松先生。

    春泥轩是顾秉松先生的居室。屋内简陋,仍是八十年代模样。唯有两架书橱里的书满满当当,墙上挂隶书书法推陈出新和一幅紫藤画作,均是老师王个簃赠予他的。顾先生还有缘珍藏一张他与张大壮先生的合影。那是他二十岁左右时,去市工人文化宫学画,正遇张大壮先生来此授课辅导。他抓住机会,与张先生拍下了这张珍贵留影。相片上的两人,身着当时流行的白衬衫,并肩而立,看上去不像师生,倒像是父子。拍照地点是在市工人文化宫的楼顶,背景隐约可见外滩。远处雾蔼淡薄,显出一股时代气息。后来,《张大壮画集》中,就用了这张相片中张大壮的个人形象,可谓是相片遗珍。

    春泥轩散发着淡淡的古韵气息,墨、砚台、宣纸、各类雕刻精美的龙形镇纸,放在书案之上,旁边的砚池里剩半池残墨,笔山上搁一支濡湿的笔。此时,午后阳光透过窗前的绿植,斜斜地洒落,在明光暗影里,就有了意兴阑珊的旧意。与顾老师交谈是随意的,多数是我和赵宏老师毫无顾忌地交流,他偶尔会说上一两句。他为人朴实随和,话语不多,但脸上的笑容表明,他心里是高兴的。

    我二十年前认识顾老师是这个样子,二十年后,他仍是这个样子。没有前辈的架子,与人交谈不温不火,谈到绘画更是执着认真。陪我同来的赵宏老师,年轻时即游于艺,与海上许多老画家,如苏局仙、吴青霞等,都有深切交往,随便聊聊,均涉掌故。他与顾老师是二十多年的朋友,珍藏有一段深厚的艺缘。

    是啊,春泥轩原本就朴实无华。书法名家林岫先生虽居北方,但对海上艺事却了然于心。她在《紫竹斋艺话》中曾写道:上海善画牡丹的画家顾秉松,乃国画名家王个簃入室弟子,其书斋名春泥轩,即是取自清代诗人龚自珍《己亥杂诗》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表明自己愿以书画奉献人民的志向,其淡泊名利之情操亦昭然可见。

    早在1947年,未满18岁的顾秉松就师从海上名家张大壮画花鸟、师从张石园画山水,1956年起又成为王个簃的入室弟子。人生遇得着一两位又博又真的老师是造化,这一段书画因缘值得细说:

    顾秉松孩提时代,在哥哥顾秉耀的引领下,逐步迈入艺术殿堂。顾秉耀从小喜欢书法绘画,后有机会结识了江寒汀、沈剑南等名家,志同道合共同参加到行余书画社,一起探索研究海派书画。同时,他把幼小的顾秉松介绍给了行余书画社成员沈剑南,沈剑南又把顾秉松介绍给了张大壮、张石园学画。

    顾秉松少年即有清才,十七岁的他在初拜张大壮老师前,已临摹了好多年芥子图画谱,有一定的国画基础。每次去张大壮老师家,他总带上自己临摹的画作请老师点评。大壮老师常夸其悟性高,很勤奋。老师的夸奖激发了顾秉松的学画热情。新中国成立后,文艺青年学习绘画热情很高。当时上海市青年宫邀请上海众多名家,如沈尹默、胡问遂、王个簃等举办绘画讲座辅导班,顾秉松从而认识了王个簃先生,每次听课,顾秉松都带着自己的作品让王个簃指点,王老看着顾秉松的绘画会无名地兴奋起来,主动提出让顾秉松去自家府上学画,每次都用心辅导。顾秉松由此登堂而入室,在王个簃的霜荼阁里观画、受教。王个簃看他有画得不妥之处,会提笔为之修改。常对顾秉松说:画画要胆大心细,同时要水分充足。年轻的顾秉松听得认真,学得也认真。他的青春时光,就在一笔一画的古墨浓香里浸润,197510月,深秋时分,顾秉松画了一幅《梅花图》,他向老师王个簃出示近作,王个簃细细欣赏后,觉得笔意清新,于是特别高兴,乐得在上面题字,以作纪念。这幅画顾秉松一直保存了四十余年,后收藏在自己的画册中。

    顾秉松老人的老伴于七年前车祸去世,一双儿女并不住一起。他独居一室,却仍以画画为日课。我们提议看顾老师画一幅。他铺纸濡墨,不到半小时,一幅淡墨点染、清幽芬芳的红梅,即在宣纸上盛开。

    老人赠我有两本画册,《上海美术家画库·顾秉松》和《龙骥楼书画集:顾秉耀·顾秉松兄弟合册》,丹青墨卷、古韵芬芳。上面的题签,笔笔古厚,显示出他的书法功力。

    听赵宏老师介绍说,顾老师的海鲜画得特别好,我细细看了,果然,那螃蟹、明虾、贝类、带鱼,鲜明生动,别具特色。相比他的牡丹画毫不逊色,也能看出来顾老师对生活的热爱。

    这可是得张大壮先生真传的啊。赵老师热心地介绍说。

    确实,张大壮先生的海鲜画是得到公认的,传世名作有《白莲》《海鲜肥》《螃蟹》等。其实,张大壮先生和王个簃先生的笔墨对顾秉松的绘画均形成很大影响。他一边学张大壮的用笔用色,一边又学王个簃的用墨用水,勤加练习,持续不懈,终于融会贯通,自成一家。他笔下的绘画,既有王个簃的水墨淋漓,令人有诗意般的美感,同时也有张大壮的秀丽风貌。

    画册里,有一幅《隋炀遗韵》,画的是洁白无瑕、冰清雅致的琼花,上面题跋为:琼花一名聚八仙。民间流传隋炀帝为了看琼花特地开运河下扬州,突出说明了琼花的美丽,但因原株失传,后人在琼花原生地补植上形状近似的聚八仙一株,以此聚八仙遂与琼花扑朔迷离,真假难辨。这段话信而有征,读来有味。可以看出,在画这幅画时,顾老师对琼花的来龙去脉,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淡墨疏香梦里春,深居陋室伴安贫。顾老师画画就是这样认真与执着。他爱看书,对所画之物必然了然于胸之后才会画。他的书橱里,珍藏有一些绘画方面的旧版图书,关于花卉方面,尤其牡丹画法的图书尤多,我随手记下的就有:《花木丛中》《白描花卉》《花卉画谱》《月季培育》《天香牡丹》《国色天香赋》《芍药与牡丹》《洛阳牡丹》《临夏牡丹》《曹州牡丹史话》等。春泥轩里的浓郁书香,给人一种静气凝香的感觉。

    古人云:古砚田已芜,旧书香谁续?在红尘浮世之中,人情终有所寄,然后能乐。有人寄于弈,有人寄以技,有人寄以友,有人寄于文……顾秉松老人则寄于书与画。他今年已经八十六岁,平日里于陋室深居简出,但安于简朴平淡,乐于载道。

    写完,画完。阳台上昙花开得矜持,辞行前,他将窗外长势正旺的昙花枝条剪下,随我携带,其中所持有的那一份体贴心意,使我回味不尽。也许因为社会的浮躁和人心的不古,所以我要用朴素的笔法描绘顾秉松老人宁静和古朴的印象,描绘春泥轩里的墨香雅意。

                                                                                      2016-11-28

 

【采薇书】春泥轩印象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