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火星人非正非邪
火星人非正非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09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妻书

(2014-10-07 21:42:29)
标签:

文化

分类: 我的诗歌

与妻书

信息大爆炸时代  纸质阅读的人少了

用注满墨水的钢笔  写信的人更少

我不是一个传统的人 

也许  是一个怀旧的人

顽童时代 

看见父亲用竖式的信笺

给好友写信  信的结尾慎重的盖上朱红色印章

用牛皮纸信封寄出

多年以后  这种情景一直在我脑海浮现

我在想  父亲寄出的不是一封单薄的信

不是几句轻描淡写的语言

而是那个年代特有的  亲情  感情和希望

我也要写一封信

用父辈的方式和最质朴的话语

写给谁呢

写给挚友  怕他们说我装B  成为笑料

写给儿子  他会说  你和这信封一样沧桑

写给前妻  字太行云流水  不想让她读懂  我潦草的一生

  对了

就写给  未来的妻子吧

 

××卿卿如晤

现在用这封信告诉我未来的妻子

写这封信时  我已是不惑之年

子夜时分  内心平静

曾经流动的青春和皱纹里夹着的忧伤

都泡制成岩茶  在青花瓷器里旋转

当你收到这封信  也许我还活着

就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离温暖最近的地方  我陪着你看完这封信

 

当你收到这封信  也许我很老很老了

已记不起  这是我写给你的信

你会不会牵着我的手

握一缕月光  穿越烛光晃动的年轮

对颠沛颠沛流离的岁月

做最后的谢幕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  也许我已成了文物

不要怪我  好吗

那时  你不是我妻子  我不是你丈夫

我们只是陌生人

你会不会在仲春与暮春之交

柳条青  雨蒙蒙的日子

大声朗诵我写给你的信  直到天明

 

人是个智能物种  常常吹嘘活在生物链的顶端

其实  不论是肉体或是心灵  都很脆弱

一只蚊子会让他们死亡  就是失恋这种小事

会让他们疯掉或者忧郁自杀

一生中有很多偶然  很多也许  很多意外

活着  真的需要勇气

 

我现在住的地方  门一直敞开

空洞的世界扩散着迷惘

偷情和盗贼

扶着摇摇欲坠的街灯  直立

曾经以为  这里很安静

其实很拥挤 

你知道  很多人不想死却死了

很多人想死却死不了

大多数  是人活着心死了

就像行尸走肉

充斥着大街  充斥着每座城市

 

夏天深夜  没有月亮的日子

我会更想你

仰望着深邃的星空  在哪闪亮的水瓶座后面记寸进尺

是你饱含秋水的眼  把我深情凝望

今夜  又回到我出生的地方

没有一条路是笔直的

从出生  我沿着生命的脐带  奔跑在长满杂草的山岗

母亲的疼痛  让我大汗淋漓

那时起  我的哭声和不愿落地的小脚板

就连接着天堂

 

一直在路上  穿越季节的纵深

田野是我的家乡  黑暗的街道膨胀着欲望

疲惫的候鸟  扑腾着从北方又回到南方

一粒米  大口大口吞噬着时光

抽象的青春  在城市森林的倒影里踉跄 

我努力活着  用词不达意的语言涂鸦

一场秋雨  又一场秋雨

在生如夏花的梦境中

把最后一丝温暖  给了坚强与卑微

 

很多年不去想  我到底是幸福或是痛苦

每一天  每一秒

幸福都在风中摇曳

只要你感觉到风的存在

现在回想起来  每次和亲人团聚

我都忘掉  病痛和贫寒

每次和亲人别离  打开家门

满是阳光的味道

每个人的脸上  洋溢着幸福

宛如一朵朵绚烂的蒲公英

 

很多年不去想  这个世界是不是公平

我虽长发飘散但不道骨仙风

我是普通人  连平凡的境界都未能达到

当左脚踏入凡尘

生命就驮上了更多的色彩

我的肤色变得锈迹斑斑

心貌似不温不火  不灭不熄

那是装的  我没有那么伟大  那么淡定

从骨子深处  从没放弃对金钱  权利  女色的追逐

和这个地球多数人  做着同样的梦

我也曾想过  一夜暴富

在漆黑的天空展开土豪金的羽翼

从这座城市飞到希伯来

我成了救世主  成为了耶稣

每年的迎春花依然会开  我依然做着同样的梦

只是梦境依然在每次呼吸骤停中破碎

不要问  这个世界公平不公平

梦想  一定要有的  万一实现了呢

 

今夜  月光拉长思念的伤口

绕肠九曲的平仄感觉到饥饿

我想起  我的母亲

母亲出生的年代  物资匮乏

没有人想着如何挣钱  如何种好田

城里人想毛泽东思想  农村人想撑破衣裳

很小的时候我的妈妈就不是父亲的小棉袄

她在奶奶颤抖的小脚窝里  挣扎着长大

青黄不接的日子  听着虚空的童谣

嘴里含着苦涩的观音泥土

渡过了她一生最为幸福的童年

妈妈  我站在城市的另一端  看着您

那长满老茧的手  拉扯着儿女长大

这些天  我一直做梦

梦见美丽的康乃馨  迎着黎明和阳光

盛开在故乡干净的草地上

妈妈  如今已是满头白发

上次回家  您告诉我

在屋后的空地  养了二十只小公鸡

等南方的哥哥和嫂嫂  忙着做生意的妹妹和妹夫

春节回家  给他们补身子

你骄傲的说着  您养的小公鸡  才放心给孙子吃

妈妈  一辈子为儿女忙碌

切除的那只乳房还痛吗

一个十月的夜晚  窗外下着雨

所有的爱都被淋湿

我刻骨铭心的醒着  听见自己呱呱落地时

第一次哭声

 

某个四月的午后  季节还有些寒冷

我的儿子  携带着温暖

怯生生的来到这个世界

他就在春天  推开冬季的房门

和我悄然相逢

我诧异的看着他在春光里  风雪中健康行走

在风起的日子

很有一些迫切长大感觉

亲爱的儿子  像一只蚂蚁

在荒芜的尘世爬行

不要害怕  不要孤单

我和你一样渺小

爷爷  奶奶和你母亲

穿行在高楼林立的城市

这片森林的每一次怒吼  每一次生病

我们也会惊慌  也会颤抖

亲爱的儿子

当整个世界的爱都睡了

我们也会怒目圆睁  灿烂的  爱的阳光

会一直照耀在你身上 

你身边的大地还是那么多情  那么沃腴

儿子  你生长在一个极具棱角的年代

很浮躁  很变幻  很迷茫

当你遇到以上词汇  请安静下来

大地有春   

人有善   

经常回到内心深处  与大地  宇宙同行

倾听他们的声音和唠叨

在星空和阳光下  在黑暗中

梳理自己受伤的羽毛

当你的鲜血结痂  闪耀着光

走着  走着  你就长大了

 

我生活的城市  就像一个大片场

每个人都演着并不适合自己的角色

就像我一直想当一个好丈夫  好父亲  好儿子

我的前妻  把一生中最美的年华给了我

直到分手  也没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

我的儿子  从出生七个月就跟着多病的奶奶长大

我没能完整的陪他渡过一天时间  半天也没有

我的父母亲  给了我生命和健康的体魄

每天伴随着岁月的风声

用自己的退休金  买的电视  驱赶寂寞

一个秋天  繁星抛弃银河的夜里

没有追光  没有华丽的服装

我虚构了真实生活中的每一个情节

独自舞蹈  独自歌唱

 

亲爱的  未来的妻子

当我写完这封信时  天快亮了

一个人走在十月  深夜的街道

就像走在一个大山谷

无论多远  总是一个人

怎么呼喊也没有回声

今夜  我书信于流浪的灯光

城市的远方  有一扇朝北的窗

街的对面有一家老面馆

要是我还活着   每天早上我会去那里

靠着窗  吃着几十年熟悉的味道

清晨的阳光  烧亮这个季节的寒冷

我读着《龙船调》杂志  就在第十八页的小文章

吃完早餐  把葱油饼打包带走

亲爱的  我未来的妻子

你确定不去那里吗

 

 

非正非邪  2014102  凌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就这样遇见你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就这样遇见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