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咏辉_FrankWang
王咏辉_FrankWa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432
  • 关注人气:4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欣的三次博弈!

(2013-07-25 23:43:04)
标签:

杂谈

张欣的三次博弈!

潘石屹和张欣—— 认识4天就闪婚!虽然曾爆潘石屹外遇,两人婚姻告急,但理性的张欣选择生子挽救婚姻。事业与家庭双兼顾,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做到。
潘石屹,毕业于中国石油管道学院,SOHO中国的董事长;张欣,14岁移居香港,后留学英国,获剑桥大学硕士学位,SOHO中国的首席执行官。
一个“土鳖”,一个“海龟”,他们的结合,曾经不被所有人看好。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两人你进我退配合默契,创造了中国房地产业的神话,也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神话。
张欣的优秀有目共睹,但是似乎优秀的女人都很难幸福,而她轻松将两者集于一身。有人问她秘诀,她说:
“任何选择,都是有利有弊的,女人尤其要想清楚,什么样的选择能够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将弊端最小化?想明白了,就别犹豫,该放弃时就放弃,该出手时就出手。婚姻的智慧,其实就是一种权衡的智慧。”
她又说:
“为什么越是优秀的女人越不容易幸福呢?是因为女性不擅长运用理性思维,关键时刻永远是情绪用事,所以就容易出错。很多事情,你如果能用头脑想一想,结局就会完全不一样,幸福就是有无数个正确的选择堆积起来的。”
请听听张欣的婚姻“博弈论”——
第一次博弈:要不要嫁给这个“土鳖”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和潘石屹好了4天就结婚了,听起来这个结合挺草率的,更何况那个时候没有人看好他。
我妹妹听说我找了个出生于甘肃天水农村的离过两次婚的小个子男人,特地飞过来看他,看完了,用一首歌来表达她的失望:“没有花香,没有树高,他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虽然我们都生于上世纪60年代,但两个人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我身边随便哪一个男人,条件似乎都比他好。但是,我没有被这些差距迷惑住,我大概用了一个小时给自己开了一个会。
首先,我觉得他挺吸引我的。我第一次见他,他穿得乱七八糟,一件藕荷色的西装,一条大花的领带,戴一副特大的眼镜,头顶还有点秃。按理说是挺土的吧?但是这么土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他泰然自若,他有一种骨子里的自信。他和我身边的那些穿着、谈吐都很得体的男人是如此不同,让我有一种想靠近他、了解他的欲望。
其次,我觉得他的思路很独特,自成体系。那时候和他交流,真的随便一句话都让我觉得新鲜,让我激动让我深思。我那个时候在华尔街工作,身边那帮所谓的精英,说话、做事都有一个套路,但是他不是,他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再次,我比较欣赏他的品质,那种骨子里的厚道和朴实。他最爱吃的东西是煮老玉米和不削皮的苹果。有一次,有人请我们吃海鲜,鱼翅龙虾什么的,那似乎是他第一次吃海鲜,他尝了一口,就直接说出来:“这和粉丝有什么区别啊,还这么贵,以后可别请我吃这种东西了。”
还有,我觉得他能教会我很多东西。我一直在国外生活,对国内很多东西都不懂,他呢,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企业家,他做企业,就是经验主义,摸着石头过河,摸着了石头,就向前走一步,摸不着石头,不知水深水浅时就撤。那么,他就是我现成的又具有实际经验的老师。
我把这四点细细想过,就觉得这婚可以结,退一万步来说,即使失败了,我也会从这个婚姻中受益。
后来他向我求婚,没有花,也没有戒指,他说:“我们结婚吧:”。我说:“行。”
看准了这个人,就嫁给他吧。
为了嫁给这个人,我放弃了我在香港面对着维多利亚海湾的房子和年薪百万的工作。婚礼是在北京举行的,我的很多朋友从国外飞过来参加,他们普遍有一个共识:张欣跳进了火坑。
第二次博弈:要不要放弃这段婚姻
我们头两年的婚姻生活,似乎真如朋友们所料,我一直有一种水深火热的感觉。两个人一起创业,两个人背景完全不一样,两个人又都是主意特大的人,谁也说服不了谁的时候就吵架。
有一次吵得特别厉害,我一冲动之下就去欧洲度假了。跳上飞机的那一刻,我想:这婚姻到头了。度假的那段日子,我想,我和潘石屹其实没有什么大问题,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我们把夫妻和合伙人这两个关系弄混淆了,结果搞得夫妻不像夫妻,合伙人也没做好。
当然如果要逞一时之强选择离婚,也没什么关系,我们俩谁离了谁都能活得很好。问题是,我还会遇到比他更好的男人吗?或者说,就是遇到了,还不是要经过磨合吗?我为什么要放弃现成的这个好男人?
而且我和这个男人已经磨合两年了,眼看也磨得差不多了,再去苦苦寻找另一个,然后还得磨合,这不是浪费时间和精力吗?这两年不是白磨了吗?太不划算了!
这么一想,我就决定了,不能离婚,我还是得和这个人在一起,他不肯让步,那么我来。我主动给潘石屹打电话,我们聊了很久,我说:“第一,我们不要离婚,还是要在一起。第二,我们的婚姻要走到下一个阶段,就得有个孩子。”我主动提出来:“我下岗在家生孩子,你自己干吧!”
我从欧洲回来,潘石屹去机场接我,我们在机场抱头痛哭,彼此都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那个时候我体会到,他其实对我挺有感情的。
不久我怀孕了。那段时间我在家里安心孕育生命,他独自经营公司,我们不再将公事和私事混在一起,生活回归到一对夫妻应该有的样子。
其实我想很多人的婚姻,其实都是可以走下去的吧,就是情绪用事,一下子就散了。
决定下岗生子,可以说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理性最正确的决定。
第三次博弈:要不要调整自己的角色
儿子出生后,我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家庭上。当然仅仅做一个家庭主妇,不是我的理想。儿子上幼儿园之后,我就准备着做些事了。我知道我不能去和潘石屹掺和,否则又回到开始那段水深火热的日子里去了。我想了很久,觉得最好的方法是发挥已长,分工合作。
潘石屹擅长商业谈判、销售、与政府打交道,我擅长建筑艺术、空间设计,那么这一块就由我来负责。这就意味着,我要从台前退到幕后。我知道该退时候就得退,一味地逞强,只会让你失去更多,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们做现代城SOHO那会儿,房地产行业还没人做样板间呢,我就提出来要做样板间。做成之后,潘石屹左看右都不顺眼,说:“必须把这个样板间给拆掉!”我说:“再忍两天行不行?等我把家具放好,把花摆好,如果你那时还觉得不行,再拆也不迟。”
结果我的样板间让很多人看了喜欢得不行,排着队来买房。尤其是“长城脚下的公社”,获得建筑业的奥斯卡奖——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建筑艺术推动大奖”,我也被传媒誉为“创新建筑的提供者”。这一点,是潘石屹最服气我的地方。当然,他不服也不行。
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还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可以自由起舞的天地,我的人生很完美。而这样完美的人生,取决于我的选择,以及我在面对选择时,理性的思考和果断的实施。
对于女人,这尤其重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