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欧八爪
北欧八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728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断斯京》第十三章 糊涂的新年

(2013-08-09 03:19:12)
标签:

校园

杂谈

分类: 梦断斯京-留学生的文学作品

第十三章 糊涂的新年

借着酒劲,闻婷跟林珂一开始是半推半就,没一会就变成了干柴烈火,愉快地度过了销魂一夜。第二天清早醒来,闻婷还想搂着林珂温存一会,但是林珂却很冷漠地推开闻婷的手臂,起身穿好衣服就回家了,临出门回头说了句“对不起”。闻婷很是惊讶,凭自己的不管是身高模样还是才华,做谁的女朋友都不会委屈了对方,怎么眼前这个衣衫褴褛不修边幅外貌也不咋地的屌丝男居然跟自己上了一次床之后撂下一句轻描淡写的对不起就跑了。这对闻婷的自尊来讲简直是极大的侮辱。闻婷走进浴室,把自己上上下下仔细洗了一遍,想洗掉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留下的所有痕迹,可是想起昨夜林珂那个痴狂癫疯的样子,又不禁有所留恋。好像自己从见到林珂第一眼那天起,就对这个谜一样的男人产生了一种好奇,很想走进这个人的内心,却感觉总也接近不了。可是越接近不了,就越有想接近的冲动,也许是闻婷的那种与生俱来的挑战欲使然吧,从人大附中到北医,没人比她学习好,没人比她多才多艺,没人周围献媚的男生比她多,后来交了男朋友也是她自己甩掉的因为觉得他配不上自己。可是就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林珂,却让闻婷深深爱上而无法自拔,这种感觉是闻婷第一次体会到,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吃错了什么药,不过猛然想起昨天一点防护措施都没有做,这是相当不理智的。果然是自己吃错了药,只好再吃一味药来弥补,而且这味药对身体的损害相当大--紧急避孕药。虽然自己还处在安全期,但是为了保险起见,闻婷洗过澡赶紧出门去了药店(Apoteket)。

在当时瑞典的药物零售业是由国家垄断的,买药只能到所谓的药店Apoteket购买(不过2009年起瑞典打破了这种垄断,开始允许私营药店的出现--编者注)。作为北医毕业的高材生,闻婷自然对各种药物了如指掌,可是仅限于中文,况且这里的药物说明都是瑞典文的,进了药店不管怎样都是两眼一摸黑。闻婷只好厚着脸皮跟导购的老奶奶说我要买避孕药,避孕药闻婷也不会说,只好说the drug to prevent pregnancy,老奶奶一开始也没听明白闻婷想说什么,告诉闻婷,你得去医院啊,然后让大夫给你诊断,然后才可以决定怎么办。闻婷心想不对啊,紧急避孕药怎么可能是处方药啊,难道是老奶奶理解成堕胎了。总之各种解释一通,老奶奶终于恍然大悟“Ahhhh, akut p-piller (紧急避孕药的瑞典语)”然后跑到货架上给闻婷找了个小盒出来,里面装了一片药,一百多块钱一片,还真是相当的贵。不管怎样总是要买来吃的,谁让自己喝醉了没有防护,侥幸心理不能有,万一怀孕了去堕胎伤害更大。闻婷回到家把药吃了,然后捂着肚子流了一晚上的血。

第二天,闻婷拖着疲惫的身躯,一脸苍白地去敲林珂的门,林珂一开门,闻婷就劈头盖脸地问:“林珂,你喜欢我么?”林珂看闻婷脸色不对,赶紧问,“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没怎么,你喜欢我么!?”闻婷单手扶着墙另外一手叉着腰,上气不接下气地问。 林珂犹豫地说:“其实。。。我觉得。。。还是把你当妹妹看好了。”“我操你妈,有跟自己妹妹上床的么,你丫乱伦啊!”闻婷“砰”地摔上门,只听“啊”一声,然后就是“扑通”跌倒在地的声音。闻婷吓得赶紧打开门,一看林珂坐在地上,大脚趾哗哗地往外冒血。原来是林珂光脚站在门框上,闻婷摔门的时候正好把林珂大脚趾给夹了。闻婷这下慌了神,赶紧找来手纸给林珂止血,可是不管怎样按血还是汩汩地涌出来。没办法了,只好打112叫了救护车。等了半个小时,救护车终于来了,等送到医院,其实血已经自己止住了,大夫给做了简单清洗之后,去照了个X光,确认骨头没有受损,只是表面夹肿了而已,然后就草草包扎起来了,说等以后消肿了就没事了。挂号钱也没有交,大夫说因为是急救,不用急着收钱,回头会把账单按人口号寄到家里。闻婷心里很过意不去,跟林珂说如果账单来了交给她来付,然后让前台帮忙叫了出租车,把林珂扶上车。

回家路上,林珂坦白说自己其实还没准备好接受一段新的感情,之前那一段伤的太深了,需要一段时间来平缓。闻婷露出鄙夷的神色,“那个伤还不是你自找的,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网上交的女朋友见面都没见过能有几个靠谱的?不过现在你脚趾头也想不了了。。。”看着林珂被纱布缠了好几层的脚趾头,闻婷调皮地吐了下舌头,偷偷直乐。林珂很无奈,“我过了新年就上班了,你让我这样怎么去啊?”“穿拖鞋去呗,你自找的,你上你妹妹你乱伦!你活该!”闻婷假装把头扭过去。林珂也觉得自己当时回答的很白痴,扑哧一下乐了。正说着,闻婷觉得腹部又是一阵剧痛,好像又有血要流出来的样子,脸色立刻又惨白起来了。林珂吓一跳,问道“早上你就这样,到底怎么回事啊?”“还不是你做的好事,害我吃药。”闻婷没好气地回答。“吃啥药了啊?”林珂貌似完全不懂,不愧是北航教育出来的屌丝中的屌丝。“紧急避孕药!谁让你不戴套!要不然孩子是不是自己的都不知道!真TMD没常识!”林珂无言以对了,正好出租车也到了,两人互相搀扶着下了车。

就这样,两个受伤的人互相扶持了几天,终于熬到了2007年的最后一天。阴雨绵绵了几个月,今天突然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花,不一会,屋外就是一片洁白的世界了。林珂受伤了也不能出门,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坐在家里看着窗外,吃着零食,话也不多,电脑里放着音乐。到了晚上,市中心的方向亮起了一簇簇的焰火,把天染得通红。林珂不自觉地把手搭在了闻婷的肩上,闻婷突然觉得心里暖洋洋的,顺势依偎在了林珂肩头。

这边是一个快乐温馨的新年夜,而在KTH工棚,大家则都在忙里忙外地收拾东西,准备搬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