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欧八爪
北欧八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99
  • 关注人气: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断斯京》第三章 悲催张文远惨遇假房东

(2013-07-08 17:23:39)
标签:

校园

分类: 梦断斯京-留学生的文学作品

第三章 悲催张文远惨遇假房东

闻婷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来到了SSSB的办公室取了钥匙,随即搬进了新房。毕竟家当很少,只有一个小箱子一个书包,而且又是在同一个楼暂住在学长家,简直就是无比方便。STRIX的学生宿舍大约15平米一间房,里面有独立的浴室。不过厨房是十来户人家共用一个,每个人有独立的柜子。冰箱每人可以占一个冷藏格,一个冷冻格。两个灶台,两个水池,显得有些局促,如果吃饭时间大家都来厨房做饭,那还是相当壮观的景象,尤其中国人和印巴人多了的话,因为中国人做饭油烟比较大,印巴人做饭人比较多,且这两种人都不大爱收拾厨房,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以后的章节里还会慢慢描述。洗衣房在地下室,一共八台洗衣机,八台烘干机,也是共用的,需要提前订时间。这种格局的学生宿舍在瑞典叫做corridor,就和咱以前住的那种筒子楼差不多,当然卫生条件要比筒子楼好得多,起码不会有老鼠蟑螂满世界乱跑。对于过惯了国内大学生活的人来说,这种宿舍,条件那简直就已经是天堂了,当然了一分钱一分货,一个月2495kr,比国内一年的宿舍费都多。闻婷订的房子是带家具的,月租金要比不带家具的贵上个一百左右,虽然贵点,但是不用自己再置备家具了,对于一穷二白没车没房又人生地不熟的留学生来说,这样算是最方便的。

之后闻婷又去了位于市中心的税务局办理了人口号Personal Number,也就是在瑞典的社保号,留学生们有了它就可以享受和瑞典人一样的看病待遇,每年的挂号费900克朗封顶,处方药1800克朗封顶,超出的部分都由国家支付,还是非常不错的,当然了,最好还是没病没灾最幸福。一切安排妥当,才到中午。时差好像对闻婷影响并不大,昨天到了学长家,吃了碗方便面就睡了。今早按平时时间起来,貌似挺正常,并没有像传说中的那样晚上睡不着白天醒不了的生物钟紊乱症状,这也归功于闻婷同学无敌的吃饭睡觉能力,平时吃得饱睡的香,打雷放炮都不一定能吵醒。闻婷闲的无聊,想想干脆去趟传说中的宜家好了,北京的宜家倒是去过很多次了,看看瑞典的宜家是不是跟北京的一样。自己去又有点没劲,正好昨天记下了刘洋等人的电话,要不叫他们一起去好了。打了一通,半天没人接,直接进了语音信箱。再打一次,只听见电话那头睡眼朦胧地“喂”了一声。

“刘洋,我是闻婷啊。你房子钥匙拿到了么?要不要去逛逛宜家?”闻婷挺开心地问。

“哦。。。”刘洋好像还没睡醒。“再等半小时行么?等我起床吃点东西。”这等磨磨唧唧的回答让闻婷有点不悦,不过也不好说什么,等就等好了。于是掏出相机给自己的屋子和公用厨房照了点照片发到自己博客上。过了半小时,刘洋准时来了电话,约在楼下地铁站见。

见面一看,张文远居然也屁颠屁颠地跟着。昨日市中心分别后张文远应该是去了位于城市南部Norsborg的二手房,怎么今天一大早居然出现在这里了?闻婷纳闷着。后来路上才听张文远同学娓娓道来他悲催的经历。

当初录取通知书下达的时候,KTH同时提供了学生宿舍给新生,但是由于狼多肉少,宿舍只分派给最先申请的同学。价格虽然比SSSB贵很多,但是由于用不着上网注册积分,也是同学们一开始没住房时候不错的选择。张文远确实是早早地提交了申请,但是由于要出国了去应酬各种人事活动,比如七大姑八大姨的庆祝饭,哥们的离别饭,同事的散伙饭,又脑袋一热去五台山旅游了一趟,回来再一看邮箱,早已过了缴费日期,等于自动放弃了。当初申请时候也是胡乱一申请,也没想着能录取,SSSB自然也就没注册,等注册上了也都晚了,于是赶紧上各种论坛发帖求房。最后居然在斯德哥尔摩的一个叫做lappis.org的英文社区论坛找到了房源,虽然有点远,但是价格便宜一个月只要2000kr,地方又大有30平米,绝对是个好去处。二话不说就跟房东定下来了,不过房东说要先付定金5000kr,用西联汇款,然后他会把钥匙寄给张文远,因为房东8月份的时候要去英国出差,不能亲自把钥匙给他。张文远也没多想,钱就立马汇过去了,过了一周,钥匙也用DHL给张文远寄过来了。当时还觉得这房东人真好,还用DHL寄钥匙。他自己也用google map搜过那个地址,绝对不是假地址。结果昨天到了那之后,用钥匙捅了半天,死活也打不开门。后来里面出来一个五大三粗的全身散发着洋葱味的黑人大叔,冲他嚷嚷了半天瑞典话,也听不懂英文。最后哥们打电话把警察叫来了,硬说张文远是贼。张文远同学好一通解释,说什么你见过提着旅行箱撬你家锁的贼么,你见过八九点钟黄金时间撬你家锁的贼么云云。张文远同学英文本来也不灵光,也不知道警察听懂自己说的话没有,最后急中生智把录取通知书亮给警察看,还有当初打印出来的和房东网上签的住房合同,这才罢了。警察告诉他,他肯定是被人骗了,并对他的惨痛经历表示了无比的遗憾以及对骗子无耻行为进行了强烈谴责。但是大晚上的也不知道哪家青年旅社还开门,突然想起在机场留了刘洋的电话,但是当初自己贪图KTH会送免费电话卡,就没在机场买,自然现在也就没法给刘洋打电话。所以说人一动了贪念总要倒霉,为了贪便宜从假房东那租了个倒霉催的莫须有房子,为了省一百块没买SIM卡,弄得现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警察看着张文远一脸猴急的样子好像猜到了他有困难,于是问明情况帮他给刘洋打了个电话,然后张文远又拖着箱子又从城南边一路坐地铁来到了城北,投奔了刘洋暂时寄宿的学长,顺便也夸夸学长真是好人,一个17平米的小房间,大半夜被吵醒,挤了三个人睡觉,而且张文远貌似飞机上吃的不对付了,放了一晚上臭屁,第二天早上学长和刘洋四个大黑眼圈,熊猫一样,闻婷打电话的时候他们还在迷糊着,所以两通电话才打通。人家学长愣是半句怨言都没有,真好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