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歌杂志-诗网络
诗歌杂志-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4,777
  • 关注人气:3,5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人导读:青蓝格格:ABC(温经天/颜若水 评)

(2013-08-05 18:55:04)
分类: 诗建设→女性文学

诗人导读:青蓝格格:ABC(温经天/颜若水 <wbr>评)

 诗人导读

-青蓝格格-

(温经天/颜若水 评) 

  青蓝格格,本名王筱艳。70年代生于内蒙古东部。2007年始写作至今。作品散见《诗刊》《诗潮》《诗林》《青年文学》等刊及入选年度《中国最佳散文》《中国年度散文诗》等选本。曾参加诗刊社第27届青春诗会。

 

 

诗人导读:青蓝格格:ABC(温经天/颜若水 <wbr>评)

 

=======================A============

 

 

青蓝诗作——

 

《回音壁》

 

树皮皲裂前,你必须裹紧一件袍子
再将刺过青的脖颈仰起。
浮满碧空的弦似老妪乳房般干瘪
它甩掉皱纹,为睫毛开辟了新路。
第二座庭院的回音在梦境里凸现
月亮掉下来,砸碎冰山雪莲。
彩色密蕊与红烛形成一个整体
植被修葺的古刹,殿宇罗列。
带着疑问——
古代人、现代人、恐龙和狮子正商量如何雕花?

 

《青涩》

 

不是睡美人,不是悬梁的灯盏
正在做爱的光芒喷溅出许多块斑点
镜子在旁边,捂上胆怯的眼睛
笑了又哭了。新婚的血迹渐渐风干
而准备做爱的光芒割断闪电的脉搏
赤条条地演绎霜华之散

 

《祭辞》

 

烟灰抽出一点黑洒在墓穴上
他插手转身像是从隐身术中活过来。
其实是死去——
生前的紫藤椅摇晃出死后的森严壁垒。
剥掉表皮,血液始终逃不过一截断翅
它复出的情境,忽略一枚针尖的肉体。
正襟危坐的草席棺木在崩溃
那桑葚,那木乃伊,那高于精神的祭辞
一一低下去

《悖论》

 

这是已经迟了的一段记载
这是穿越许多栏栅
动物界的狂欢。
树与猴子在表演,铁与笼子在表演
乱了,全乱了
悖论的境遇将衣裳撕下来。

空气也被囚禁了,一丝不挂。
你的、我的、他的
腹部在下坠。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那些用来逃离的器皿嚎啕着
那些舞台之外的胡须一点一点变白。

机会消失了!
自然的纹理交迭更换
没有仙人掌的地方,还是会有刺儿。

 

《铺垫之欲》

 

我在选择绳索前,先要走上一段路,
还要熟悉一下土坯墙和赤裸身体的孩子。
他们都是从我子宫长大的
轻于空气的敬畏。
他们总是在我折枝之处等待核的裂开。

像卡尔维诺那样,将象征性的武器
握于手中。
并在一束被救赎的烛火面前
故意走漏风声。
不如归去——
“河流那一端只有玻璃,没有炸开的烟花。”

活着的姓氏继续,活着的文字
清瘦到骨节里。
我收起铺垫之欲,打开另一道复杂的门。

绕过昏暗的本色,突然冒出一股焦味
臃肿的壁垒,
会具有第三片叶子落下时的失语吗?

反问吧!逆风可以击破谎言。
反问吧!我要在
感观贫血之际,收起一堆野兽的尸体。

追逐火车的影子,停了
又加速。像一团朦胧的水汽。
我无限诧异的是——
死刑早已宣判,可为什么现在还未执行?

 

——温经天读感(2010年夏) 

  这组的前三首与后两首是不同的两个风格。

  前三首在意象的运用上繁复而不繁杂,我发现格格善于有效地利用意象映照并丰实所叙述的事物。使得事物更立体充盈,而接下来就是对意象的深入解析,半露半藏。尤其是第一首。第二首更是让意象自动运行,同时产生的戏剧因果更生发出人世苍茫之悟。第三首有着合理却独特回旋的张力,集中笔墨于一个姿势,在这个低下去的姿势之前所有的主体其实都是一个主体:生命的高贵。外冷而内热的三首。

  后两首主动迸发的热度较多,这是于叙述的内容相衬的。不管是悖论或者铺垫之欲,都是慨叹之意味的心灵行走,对世界物景的关照在第四首《悖论》中运用很好,而《铺垫之欲》更多是内心意识的孤绝行走,形散却有秩序,唯觉第五节的高企可以降低些,结句很沉稳锋利。

  从完整性的角度我最欣赏《青涩》《祭辞》。

 

 

 

 

 

青蓝诗作——

 

 

《黑暗辞》

比一缕烟更轻的小银钩
亮了。
它穿过蝙蝠的翼、黑色的花骨朵
和你
它说:“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锈。”

你别躲闪!
你们必须互为白色尸骨
给日子,给玫瑰,给断臂的维纳斯
留一种平和的旋律

然后,才再响起,再走到时光背面
流浪、解题,反复询问:
“我,到底是谁?”

 

——温经天读感(2010年夏)

  这诗润滑感好,气息自然流动,也有内在的音乐节奏感,更值得表扬的是诗歌“有情”了。不再酷酷的了。因此读后容易进入,并共鸣。例如——它说:“你是我的,我是你的/锈。”这样的柔美诗句是你写作的一次优雅转身。不断探索变化着,值得学习。你的表达比较个性化,比较向内。在向内的过程中有很多奇妙的场景和修辞的,但如果人进不了你的气场就无法体会到精髓,只能看到美丽的形式之花在绽放。我之所以赞扬你这组是因为我从看到了你在用心圆融诗句,让读者能沿着你的指引进入你的场,同时让诗歌的硬度体现在内涵和艺术表达上,综合即让诗歌的柔韧起来。这样的努力我认为有效。

 

 

 

=======================B============

 


青蓝格格诗作——

 
《雨》

 
这深秋的羞耻之物
在降落
它降落的姿态像悬浮
像雪花
悬浮在车子的身上
行人的身上
动物的身上,甚至
鬼的身上
鬼是什么模样啊?
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手中的

雨伞掉落——
啪——
 
取而代之的是一座
空空的洞穴
那深不可测的样子不知有什么
可以媲美
 
“媲美”在这里
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外来词儿

 


《我们》

 
给我一把斧头吧
我要盛赞它的锋利之美
它可以砍断一块木头
哦,使之变成几截或
粉身碎骨。木头惧怕它
它也惧怕木头
它们是各自世界的
统治者。叫嚣者是我——
我无法统治我的
世界。我在反反复复的
言不由衷中
领悟着木头与斧头的哲学
一会儿,置身事外
一会儿,深陷其中

 


《美的话语权》

 
用水做一根绳索
用一些并不宽广的失误
创造一种美学
在时光钟楼的底部,我们
并非,只是我们
 
噼叭作响的青春静坐着
它在,或者不在已
无关紧要
它释放出的奇异神火掌握了
话语权
 
听!火在诉说:
火在用水、用绳索,捆绑着火
哧,哧,哧……
 
燃过柔软的经文
那尚未形成的美,顺声倒下——
 
我们成为了我们
或,美的一部分

 

 

赋形与象征的人性梳理

——青蓝格格诗歌映像

 

颜若水

 

 

  青蓝格格的诗歌采用意识流的写法,任思绪流动,却围绕着一个命题展开,即人性梳理。

  青蓝格格的人性梳理赋形于生活中的具象。比如雨滴、斧头、一块木头或者火苗。这些东西在青蓝格格的诗歌中出现时,板着哲学的面孔,给人以生硬冷僻之感,艰涩,充满歧义,令人费解。然,诗人仿佛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进入赋形与象征的人性梳理。

  说赋形,是因为诗人在诞生一首诗歌时,先有物事的形态和表情的抒写,语言简缩,却含量颇丰,言尽其形;说象征,是因为每首诗歌行到结尾时,都几乎只剩下哲学思考所托付的几个简明语汇了,诗歌是结束了,而艺术哲学的审美思考开始了没有边际的生发。

  青蓝格格诗歌中的物象具有人的情绪,一滴深秋的雨有羞耻感,其实雨本身并无情绪,只不过是诗人自己心中有块垒罢了。而这块垒又是如此的不具体,琢磨不定,有形有状的物象最终却变化为无形无状的虚无。鬼是人心中的暗影,是不可告人的细密念头,雨伞的掉落是否就是心灵恐惧时的颤栗?羞耻一如雨滴的不能自己?是遮掩不住的心力憔悴?是衰败和堕落吗?在雨、行人和鬼的中间,诗人站在虚无世界,几乎失去存在的依据,跟随一些不知所踪的大脑流量,显影于时空空空的洞穴,空空的洞穴盛满深不可测和一无所知的空寂,此时,人性的梳理陷入一片空白。面对铁定的降落,面对深秋的衰败,无能为力就是一种羞耻。此种时刻,青蓝格格的诗思凌空而去,不抒情,哲学的命题在心中铺开,探讨抑或商榷,诗人进入深度空间,生命、自然、生活、感知等,一切都无以言说。

  青蓝格格的诗歌格局是一个从“实——实虚兼揉——虚”的过程。先有一些实体,可触摸,可视听,可提供想象的载体,即实的展示,如雨、雨伞、斧头、木头、水的绳索等;然,随着诗句的前行,语词深邃的跋涉将诗人突然拽入一个无所依持的境地,即实虚兼揉的动态过程,如鬼的模样、空空的洞穴、斧头和木头之间的惧怕、并不宽广的失误等;仿佛脚下的大地突然崩解,包括诗人自己也突然崩解,处于蒸馏状态或者溶解之中,关于虚的哲学思考弥散开来,“媲美”也成了地地道道的外来词,自己也就没有了语言来言说这种无以言说的感知状态,而,面对一把斧头和一块木头,诗人观看到了自己内心的骚动,用一个讥诮的词语“叫嚣”对心灵的神秘争吵进行解构,深感自己无能为力于内心的矛盾与纷争,不能统治自己,于是乎,斧头和木头成了诗人内心世界的外在形态,诗人陷入虚无的纠结之中,置身事外或深陷其中急如闪电,瞬息交替,同样也无以言说。

  《美的话语权》是一首虚中之虚的诗歌。水是诗歌中唯一的物质,水是随物附形的东西,诗人却要抓住这变动不居的物质做一根绳索,这种想象看似天真,却非常具体地比赋了人性的不可把握。后来的火,也就是“哧哧哧”的有声之火,都不是现实生活中的火了,而是诗人用以赋形而歌的奇异的青春神火,话语权就此天马行空,不可拥有,只可感知,于是“燃过柔软的经文/那尚未形成的美,顺声倒下——//我们成为了我们/或,美的一部分”,于是,诗人从实虚兼揉的炽烈之中滑入纯粹虚无,以终极的沉寂来对不可言说的哲学部分进行意味深长的导引。词语在旋转之中接近半明半暗的意识流量,漫游的诗意却被突然的被诗人掐断,一个突兀的结尾到来,诗歌的横断面上,可以看见斧斫之筋,那便是诗人的哲思之悟了。

 

 

 

 

=======================C============

 

青蓝格格短诗选——

 

 

《青涩》


不是睡美人,不是悬梁的灯盏
正在做爱的光芒喷溅出许多块斑点
镜子在旁边,捂上胆怯的眼睛
笑了又哭了。新婚的血迹渐渐风干
而准备做爱的光芒割断闪电的脉搏
赤条条地演绎霜华之散


    2010、1、21


《不详》


前堂的大吊扇一直在转
二婶子也在转
一辈子不够,又加了一辈子亡灵


而,死因不详


她只记得:
土屋二间,烟囱一个,前门后门二个门槛
还有一个傻男人,背脊向下弯


    2010、2、18


《倏忽》


说青霜染鬓,早了点
说十月张开的弧度比九月
张开的弧度大
也早了点。现在是八月
你别威风、别咳嗽
别捡枯枝、别背对冷月一轮
你就藏于莽原间吧
油灯亮了,将骨骼打开
你掌管的事物,咫尺间沦为
天涯的白


    2010、9、12


《游戏》


笔和纸在做游戏,我是第三者
我看到一会笔划破纸,一会纸欺侮笔
我窃笑,也惊喜。“让它们
停下吧,别弄乱了方寸。”一个声音
响起。我不理。都什么时候了,我还假装
置身事外的小野兽。但我,真不是
故意的。我只是,缺乏一种抑制力
对于存在和转换,对于行为和互逆
我总是辨别不清,哪个更像笔,哪个更像纸


    2011、3、31


《漩涡》


这边的黑色,挽着那边的黑色
一群乌鸦追赶着另一群乌鸦
我听不懂任何一种鸟语
但我能够分辨出它们的动作和表情
比如在黑夜,我可以
任意将星星和月亮进行组合
给乌鸦看,给乌鸦一般黑的
阴影看。天下,究竟有谁明亮得
如此曲折而完整


    2011、4、26


《换位》


“这把刀,果然锋利。”
卖西瓜的人和买西瓜的人同时说
利用这把刀,并被它反利用
在市场的一角,西瓜们
成群结队地走进了城市人的胃
又同时被吐出了籽,扔掉了皮——


    2011、8、7


《你不在》


唇还在,牙齿还在,脖子运动的方向还在
手还在,脚还在,心还在
手里攥着的一直下不了口的涩果还在
疯了的人还在,聪明的人还在,旁观者还在
被你反复验证的你的爱还在
他还在,我还在,浮躁之后的笑容还在
风和霜的轮廓还在,动植物的纹理还在
空屋子里的风还在,时钟还在,日子还在
岛屿还在,水月还在,花还在,那么多那么多的星星
还在,镜子还在,你怎么偏偏在镜子中就找不到自己的脸了呢?


    2011、8、16


《过客》


一只蓝蜻蜓说:如果我死了
你要将我放在画板上
还要在我风干的尸体上涂满白色


我答应了,但我觉得悲哀
一个凌晨,在一个青色的山坡


我为那些白,找到了安息之土
眼前的雨水,却深一脚浅一脚地来了


    2011、11、28


《沉默》


我用我的沉默培植着你
你将你的沉默抵押给我
在我芬芳的吻里,你还是老样子
你还是人间所有美叠加起来的样子
你还是我一说爱你,你就比我还沉默的样子


    2012、3、5


《春风辞》


还没到遍插茱萸的时候,就少了一人
少了一个我的人
少了一个你的人
如今,春风是有的,孤独是有的
不存在的是:一只
绿色的小鸟
还有我们比小鸟更小的
一个小窝。我们不是
绿色的。除了我们之外,什么都是——
异客


    2012、3、29


《闲庭诗》


偶尔没水喝,偶尔把糖当成盐
偶尔折柳,偶尔扶枝
偶尔说:天道即自然
为等待时间的黑色斑点
我设计出许多丑陋的光圈
是的。我像疯子似的
与萤火虫没完没了,纠缠不清
我也是光的一部分,在它
长长的皱纹里,我去留无意,胜似闲庭


    2012、4、5


《泡沫诗》


这里的雪太多,这里的水太多
这里的泡沫太多,且都是被磨损过的白色
某人的心也是白色的。当一颗心儿
独自在铁轨上,它是在与雪和水比
坚硬,还是在与铁比柔软?在泡沫没成为
泡影之前,这些雪啊、水啊、心啊,是否都是泡沫?


    2012、4、7


《我把我的春天让给了风》


我把我的春天让给了风,风用苍白的手接住了它
然后,风便消失了。我坐在一面镜子旁
将自己在灵魂中火化。如今,缺少的是一片
布满绿树林的岛屿,还有我记忆中海滩上深陷的沙粒
我从不仰望什么,也不俯瞰什么
我的头总是不高不低,我的心总是不偏不正
我把我的春天让给风之后,离开的喜鹊飞回来了
喜鹊唧唧喳喳……唧唧喳喳……仿佛为我鸣不平
噢,不是因为春天没有了,而是因为我羞红的脸颊又在春天复活


    2012、4、14


《可能,不可能》


可能是烈焰,不可能是火苗
梦境中的火光一直惊扰我
到天明。我又失眠了
这一次,我在火的围剿中对黑夜
表现出了无穷的清醒
而令我失眠的那张床像插上了翅膀
它不可能飞,可能飞的只有我
我飞,慢慢地飞,飞过天空的望远镜
向每一寸月亮说:“爱,爱……”
月亮身畔盛开着红色的天竺葵——


    2012、4、15


《雨与毒蘑菇》


雨下得多么悠哉呀,阳光在暗处为它鼓掌
角落里的一片毒蘑菇成为它的俘虏
在经过洗礼后,和雨一样闪闪发亮
这不是光明的日子,所有的门窗都紧闭
只有我偶尔发笑,故作轻松。我们
总是在有形与无形间穿梭。能否就将这
视为一种生命的感觉?我突然想到一个
男人,在我可能出现的地方,他来得有些犹豫
他像雨一样,谎称我为毒蘑菇——


    2012、6、3


《流水》


周围都是,黑暗
它们像我愿意承担的命运一样
包围着我。这些黑暗啊
惧怕星星、月亮和
我。我藏在里面,仿佛
即将死去的
人,正追忆——行尸?走肉?
还是屈原笔下的一句诗?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2012、6、23


《墓志铭》


至此,我不会再是一个生者,
与空气比稀薄。但我
身后的青山绿水,一定证明我还
活着。我真的还活着。
我的小乳房,还是那么甜蜜。
我一生的小女儿,她还一直叫着我:
妈妈……
妈妈……


    2012、10、22

 


   《逝爱曲》


我爱的人,他不会死
他只会,消失。他只会像
蜜蜂一样采蜜
并在一座神秘的花园
偷偷地,将我衔起
事实上,不是他消失,便是
我消失。但我不会采蜜
因为,我已经与蜜,融为一体


    2013、1、15


 

诗人导读:青蓝格格:ABC(温经天/颜若水 <wbr>评)

诗人导读:青蓝格格:ABC(温经天/颜若水 <wbr>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