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狄奥多拉:一个妓女、一个领袖、一个爱人

2016-12-01 16:44:52

作者:葛晓笛

她(狄奥多拉)比任何男人都要优秀。——约安内斯.劳伦提乌斯.流度斯

站在1453年回眸,东罗马帝国很难说是罗马帝国的延续,人们更习惯将这个希腊化的国度称为“拜占庭”,虽然它从未这样称呼过自己。不过在公元六世纪的那个时间节点上,因为有查士丁尼的努力,它还可以骄傲地宣称继承了罗马的衣钵。

查士丁尼大帝是最后一任“罗马”的皇帝,也是第一位“拜占庭”的皇帝。在他漫长的统治时间里,被日耳曼人撕碎的帝国一度看上去有恢复的希望。他东征西讨,在很大程度上恢复了罗马曾经的版图;他大兴土木,将君士坦丁堡建设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他编纂《查士丁尼法典》,让罗马法得以流传百世。但同样的,就像历史上其他好大喜功的君王一样,查士丁尼为了恢复罗马荣耀的努力依赖于苛捐重税,在基本盘没有那么坚实的情况下,他的征服带来的更多是自己子民的痛苦和悲伤。

查士丁尼及其后任皇帝恢复罗马帝国的努力,帝国疆域在公元600年左右扩张至最大

无论如何,查士丁尼留下了供后世品评的功绩。在他的人生之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是他和狄奥多拉的爱情。

一千五百年后,当席德.梅尔创造《文明5》这款游戏的时候,他选择了狄奥多拉而不是查士丁尼作为拜占庭的领袖,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那段历史的面貌。关于这位从风尘中走来的查士丁尼皇后的故事是如此精彩,让了解那段历史的人们有理由相信,狄奥多拉才是那个时代拜占庭真正的皇帝。

《文明5》中的狄奥多拉,在她曼妙的身姿背后,是那座著名的圣索菲亚大教堂

赢得查士丁尼爱情的妓女

狄奥多拉出身底层的底层,他的父母是分别是驯熊师和舞女,而她本人则靠出演滑稽戏和卖身为生。她的美貌毋庸置疑,她的浪荡也是举世闻名。据说,她曾经在舞台上毫无顾忌地展示自己的身体,也曾和十几位青年一起彻夜调情。普罗柯比在他的历史名著《秘史》中直言不讳地把狄奥多拉称为“最邪恶的妓女”,在他看来,这位风尘女子之所以能够成为查士丁尼的皇后,完全是依靠天资的魅惑和阴险的算计,而查士丁尼的婚姻更是帝国的奇耻大辱。

普罗柯比用尽一切手段把狄奥多拉描述成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可后世仍然对她评价颇高。爱德华·吉本就曾批评普罗柯比的恶意中伤为“卑下的信口雌黄”。在1950年代的法国电影《Teodora, imperatrice di Bisanzio》中,狄奥多拉依靠机智和勇敢赢得了查士丁尼的爱,这虽然不是历史,却反映了她在人们心中希冀的形象。

在电影中,狄奥多拉凭借机智和勇敢赢得了爱情

紫袍是最美丽的裹尸布

狄奥多拉之所以能够赢得人们的心,和她坚强的性格密不可分。

公元532年1月,拜占庭发生尼卡暴动,战车比赛中的死对头蓝党和绿党联合起来反对查士丁尼的统治,首都数以万计的市民发起暴乱。他们洗劫了官府,焚烧了监狱,拥立了另一个皇帝。

罗马的皇帝眼见大事不妙准备逃跑,这个时候,是狄奥多拉阻止了他。她对查士丁尼说:“如果只有在逃跑中才能寻求安全、而没有其他办法的话,我不选择逃跑的道路。头戴皇冠的人不应该在失败时苟且偷生。我不再被尊为皇后的那一天是永远不会到来的。如果您想逃,陛下,那就祝您走运。您有钱,您的船只已经准备停当,大海正张开怀抱。至于我,我要留下来。我欣赏那句古老的格言:紫袍是最美丽的裹尸布。”

紫袍是拜占庭皇室的颜色,狄奥多拉的话意味着她宁可选择作为皇后死去,也不靠逃跑而活下去。这番话让查士丁尼感到羞愧万分,于是打消了逃跑的念头。狄奥多拉不仅有勇气,还有智谋,她深知蓝绿两党历来不和,便派太监溜出皇宫,用重金收买了蓝党的首领,成功分化了暴动的阵营。与此同时,名将贝利撒留指挥远征波斯的军队回到首都,通过蓝党敞开的大门进入竞技场,残酷镇压了暴动。

查世丁尼(527-565年在位)

自此,查士丁尼宣布狄奥多拉为他的共治者。一个妓女成为了东罗马帝国拥有最高权势的人。

公元六世纪的女权主义者

作为一名从底层走上权力顶峰的女性,狄奥多拉因其丰富的人生阅历而对世界有着与众不同的看法。

在《查士丁尼法典》中,我们能够清楚地看到狄奥多拉所起到的作用。这部法典保护了女性的权利和荣誉,它规定了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明令禁止男性无故抛弃女性的行为,它明确了妇女拥有继承财产的权利,并且将强奸列为死刑罪名。

因为有过沦落风尘的经历,狄奥多拉对妓女有着诸多的照顾。她曾将拜占庭的宫殿改装成修道院,为被迫卖淫的女子提供居所。还曾把在君士坦丁堡广场上低价出卖肉体的女性集中到忏悔修道院,以期改变她们的生活状态。

在狄奥多拉的时代,拜占庭的妇女拥有比之前的罗马帝国时代和之后的中世纪欧洲更为广泛的权利,这些权利在很多方面甚至和现代无异。因此,人们将她称为那个时代的女权主义者。

保护异端的基督教圣徒

后世东正教将狄奥多拉和查士丁尼一同列为圣徒,但在她有生之年,最大的功绩却是保护了异端,维持了宗教宽容的政策。

据说,狄奥多拉在早年流浪埃及的时候,曾受到过许多一性论教徒的帮助,因此她在这一教派的最后时刻保护了持这种观点的教徒们。公元六世纪后,一性论逐渐成为了基督教的异端,这种情况在查士丁尼的高压统治下开始发端。

虽然无法为一性论正名,但狄奥多拉的后宫在宗教迫害中成为了一性论教徒的保护所。她赞助了加太拉的一个一性论修道院,还帮助叙利亚的一性派教士雅各·巴拉德乌斯发展了一支一性派教会。 在狄奥多拉的斡旋下,查士丁尼在其统治的中期改变了政策,对一性论基督教采取了宽容政策,在这种情况下,中东广大地区的一性论基督徒得以休养生息,为帝国的稳定打下了基础。

在狄奥多拉死后不久,查士丁尼召开了基督教第五次主教公会议,再次决定严厉迫害一性论信徒。这一决定激起了拜占庭东部各省的起义。没有了狄奥多拉的保护,帝国再次陷入了宗教纷争的泥潭。不到百年之后,东部行省便在阿拉伯人宗教宽容的感召下脱离了拜占庭的统治。这些富庶领土的流失,让帝国再也无法重现昨日的光辉。

七世纪后,拜占庭帝国(桔红色)东部的行省已全部流失,严厉的宗教迫害是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

以爱情之名

狄奥多拉于548年死于癌症。此后,查士丁尼就大势将去了。他没有再娶,“以狄奥多拉之名”成了他最庄重的誓言。甚至在许多年后,他让一支胜利的军队停止前进,让整个君士坦丁堡等待,只为让他在狄奥多拉墓前短暂地祈祷、默哀。——朱迪斯·M·本内特,《欧洲中世纪史》

历史最能打动人心之处,往往在于它最不“历史主义”的那些瞬间。就像查士丁尼大帝对狄奥多拉的感情,无论如何也不能不让人动容。在一切的政治考量之外,我相信深藏在查士丁尼心中的那份爱的火焰,随着狄奥多拉的去世彻底熄灭了。

我们无法在存留下来的历史的只言片语中寻找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绝大部分的信息,只有那些帝王将相和鸿儒巨贾的一些不知真假的故事为我们今天所熟知。在这些流传至今的故事里,狄奥多拉与查士丁尼的爱情是如此的独特和动人。

在狄奥多拉死后的十七年时间里,没有子嗣的查士丁尼并未再娶,他孤独地守护着庞大的帝国,最终郁郁而终。公元559年,当拜占庭的军队战胜匈人凯旋之后,查士丁尼命令军队绕道圣使徒教堂的墓前。在那一刻,整个帝国都在屏息等待,只为了皇帝能为他的皇后点上一支蜡烛。

更多历史和军事好文​,请关注微信公号“冷热军事史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冷热军事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4,743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