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并州匈奴:寄居中原的亡国之余

2016-11-02 10:11:04

作者:范雎

本文为十六国风云系列第二篇,首篇为邺城:黑暗历史的开端

304年鲜卑、乌桓血洗邺城之前,有一对父子离开了邺城。父亲刘渊、儿子刘聪,名字像是汉人,其实是匈奴。

公元三、四世纪是匈奴的中衰期。

在往昔最辉煌的时代,匈奴统治着长城以北所有民族,疆域东起兴安岭、北至贝加尔湖、西抵阿尔泰山,幅员之辽阔,远超大汉。匈奴单于曾经围困过汉高祖、调戏过吕太后、焚毁过汉文帝的行宫,在他写给大汉皇帝的信中,辟头就是“天所立匈奴大单于敬问皇帝无恙”,或者“南有大汉,北有强胡。强胡,天之骄子也!”

但是,在汉朝军事打击、天灾、内战等因素的内外夹攻之下,匈奴缓慢而持续地走向了衰落。公元一世纪,匈奴分裂成势不两立的南匈奴与北匈奴;公元三世纪,不仅匈奴帝国分崩离析,连匈奴政权都不复存在。鲜卑人从东方杀过来,成为草原新的霸主,残存的北匈奴往西,越过葱岭,占据了中亚的康居、奄蔡等几个小国。南匈奴继续往南,与汉人杂处,完全臣服于汉人政权。

南迁的南匈奴也是有故事的,刘渊父子即是故事的主人公。

刘渊的背景

刘渊父子声称是去搬救兵的。父子俩都在为成都王效力,刘渊都督邺城北城军事,刘聪参前锋军事。鲜卑人来袭的消息传到邺城,刘渊主动请缨,表示要为成都王“还说五部,以赴国难”。

这个“五部”是指散居在并州的南匈奴。建安二十一年(公元216年),南匈奴呼厨泉单于去朝觐汉献帝,被曹操扣在了邺城,呼厨泉单于最终客死他乡,南匈奴就此彻底亡了国。曹操将南匈奴分解为左、右、南、北、中五部,挑选匈奴贵族为各部部帅,又委派汉人做各部司马进行监督。之后的一百年,这个制度虽然有大大小小的修改,但总体上被魏晋两朝延续了下来。

西晋太康年间(公元280年-公元289年),晋武帝将“部帅”这个有异族色彩的称谓改为汉人的官名“都尉”,晋武帝的用意大概是淡化民族差异,让南匈奴在他的治下驯化成汉人。晋武帝当然不会想到,仅仅数年之后,随着他撒手人寰,盛极一时的西晋王朝马上四分五裂。

晋武帝司马炎

当时刘渊正式的官职是“冠军将军、监五部军事”、“北单于、参丞相军事”。“冠军将军”只是虚衔杂号将军,手下并没有兵;“北单于、参丞相军事”云云,也只是成都王胡乱封赏的虚衔;“监五部军事”才是实权职务。在刘渊之前,监督匈奴动态的职责是由“护匈奴中郎将”来担当的,历任“护匈奴中郎将”都是汉人,但到了晋惠帝一朝,“护匈奴中郎将”被裁撤,匈奴自己管自己,具体行使这一职责的就是刘渊。西晋朝廷一直对刘渊十分信任,他此前的职务是“建威将军、五部大都督”,做了差不多有十年。

刘渊的另一个身份是匈奴左部都尉,这个身份是从他父亲刘豹那儿继承的。刘渊出身匈奴屠各部,其时南匈奴的传统王族虚连题氏已经没落,屠各部是魏晋以来匈奴中最强大的种群。

刘豹统领匈奴左部的时候,曾经短暂地统一过匈奴五部。这引起了当时执政者司马师的猜忌,司马师采纳邓艾的计策,再次将匈奴一分为三,刘豹仍担任匈奴左部帅。到了司马昭执政时期,南匈奴重新被分为五部,刘豹仍统领匈奴左部。后来刘豹病死,刘渊接替为匈奴左部都尉。

刘豹

刘渊的前两个身份都是获得西晋朝廷认可的,但除此之外,刘渊还有第三个身份,这个身份就不为西晋朝廷所知,也不为成都王所知了。这个身份就是南匈奴大单于。

南匈奴中势力最强的屠各部

自从呼厨泉单于病死,南匈奴已经很久没有大单于了。此中原因有二:

原因之一是魏晋朝廷不允许再有南匈奴大单于出现。

当年曹操的意图,是要彻底消灭南匈奴政体,使匈奴溶解到汉人之中。因此,曹操将南匈奴分拆五部,分而化之;又将呼厨泉软禁在邺城,却没有另立单于取而代之,而是派右贤王去卑回并州监国,使单于名实分离。

曹操的施政方针在魏晋两朝得以贯彻延续,成果斐然。到西晋时期,南匈奴已经深度汉化,他们说汉人的语言,穿汉人的服饰,住汉人的屋宅,过着农耕生活。为了表现得更像一个汉人,许多甚至抛弃匈奴本名,采用汉人的姓名。其中南匈奴王族清一色改姓为刘,因为两汉王室长期与匈奴通婚和亲,这些匈奴贵族自认为是两汉王室的外甥,舅舅姓刘,外甥自然也可姓刘。其余没资格姓刘的匈奴,则姓王、姓陈、姓张、姓毕、姓黄、姓路,等等。南匈奴贵族普遍接受汉化教育,熟读汉人的诗书,学习汉人的礼仪,与汉族士人攀交情,为融入汉人主流社会做出过许多努力。

倘若没有西晋末年的乱世,匈奴这个民族,起码南匈奴这一支将会很快消亡。《三国志》中,鲜卑、乌桓、东夷都有传,唯独匈奴没有传,或许在陈寿看来,这已经没有必要了吧。

原因之二是南匈奴内部有权力之争。

魏晋以来,南匈奴之中以屠各部的势力最强盛,屠各部的强盛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在并州扎根久。屠各部据说是西汉休屠王的后裔,休屠王与浑邪王本是陇西匈奴的统治者,西汉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霍去病率一万骑兵突袭陇西匈奴,“转战六日,过焉支山千有余里,合短兵,杀折兰王,斩卢侯王……执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捷首虏八千九百六十级,收休屠祭天金人”。这一仗败得太惨,匈奴单于要杀浑邪王,浑邪王索性与休屠王一起,率领十多万族人投降汉朝。

汉武帝派霍去病受降,休屠王中途变卦,被浑邪王斩杀,休屠王家族因此沦为官奴隶,休屠王太子在宫中养马,后来被汉武帝发现、赏识,赐名金日磾,后来成为西汉名臣,休屠王族人则被安置在陇西、北地、上郡、朔方、云中五郡,汉武帝在当地划出属国,让匈奴居住,保持匈奴习俗,相当于今天的自治区。五郡之中,上郡、朔方、云中三郡都在并州。所谓“屠各”,就是“休屠各”、“休著各”、“休著屠各”的不同译法而已。

到东汉末年,屠各部与羯胡、卢水胡等一样,被视作血统不纯正的杂胡。史书上不止一次记录了时人对刘渊及其族人的蔑称,称之“屠各子”或“屠各奴”。当时南匈奴已南迁并州,南匈奴王庭已搬迁到西河国的左国城,但南匈奴单于已无法树立绝对的权威控制匈奴部众,特别那些桀骜不驯的匈奴杂胡土豪。

屠各部叛乱

中平四年(公元178年)六月,幽州张纯叛乱,汉灵帝征发匈奴平叛,南匈奴单于羌渠派左贤王率领匈奴骑兵去幽州打仗,但是匈奴们不干了,幽州的事与我们并州人何干?于是“十二月,休屠各胡叛”。在这场叛乱中,屠各部攻占匈奴王庭,杀死了单于羌渠,改立须卜骨都侯为单于。

单于羌渠就是呼厨泉的父亲,呼厨泉与哥哥於扶罗逃出屠各族控制的并州,打算到洛阳请东汉朝廷帮忙复国。可是他们运气实在不好,就在这时汉灵帝死了,董卓进京,天下大乱。兄弟俩因此滞留中原十多年,於扶罗在流亡中继承了单于的身份,七年后,於扶罗病死,呼厨泉接任单于,继续流亡,直到建安初年投靠袁绍,才得以归国。而须卜骨都侯为单于只在位一年就病死了,所以在十多年时间里,匈奴没有单于,政权掌握在屠各部手中。

呼厨泉单于 

建安九年(公元204年)曹操得了并州,随即发现屠各部的势力过于强大,是个隐患,因此他扶植南匈奴王族虚连题氏,予以制衡。这种以夷制夷的精神也在魏晋两朝得以贯彻,刘豹统一匈奴五部后,司马师再次将南匈奴一分为三:屠各部的刘豹仍担任左部帅,另外两部的部帅,一个是刘豹部落内部的叛胡,另一个是南匈奴右贤王刘猛。刘猛,是右贤王去卑的儿子,呼厨泉单于的堂弟。

对于单于的宝座,屠各族是怀有觊觎之心的,刘豹并吞五部,自然就是想做单于了。只是刘豹虽有实力,却无名份,匈奴王族成员虽有继承权,却无实力。泰始七年(公元271年),右贤王刘猛进行了一次冒险,他自称单于,叛逃出塞,试图恢复匈奴故国,但是除了他自己的亲信,并没有多少匈奴响应。刘猛很快就失败了,他的手下砍下了他的脑袋,向西晋投降。刘猛反叛对匈奴王族是一次沉重的打击,南匈奴王族的颓势更加无法挽回。

西晋大乱,匈奴试图复国

但到了本文开始的这一年,形势发生了变化。西晋正处于八王之乱,朝廷自顾不暇,根本没空管匈奴的事;而南匈奴王族也在这一年承认失败,拥护刘渊成为大单于,以实现匈奴的复兴。

 八王之乱

促成匈奴和解的关键人物是刘宣。

刘宣也是南匈奴王族后裔,出身与辈分都很高。刘宣与刘猛应该是亲兄弟或者堂兄弟关系,但性格志向相差很大。刘猛想着要恢复南匈奴故国,刘宣却是好读汉人书的。史书上说他“朴钝少言,好学修洁”,他曾经专门跑去青州乐安,在大儒孙炎门下学习《毛诗》和《左传》。但如果真理解成刘宣想做饱学硕儒,那就错了,读好汉人的书,是为了融入汉人主流社会。刘宣经常感慨:“宣若遇汉武,当逾于金日磾也。”他的志向,就是能成为金日磾那样的大国名臣。在人生理想上,刘宣与刘渊有共同语言。

作为匈奴王族硕果仅存的耆老,刘宣受到了西晋朝廷的优待,晋武帝曾特地召他觐见,赐予赤幛曲盖,封他为匈奴右部都尉。晋武帝这是走以夷治夷的老路子,但也为刘宣提升了影响力。刘猛死后,失落的匈奴王族拥护者将刘宣视为领袖,他们推举刘宣为“左贤王”。在匈奴政权的官制里,左贤王的地位仅次于单于,相当于嗣君。既然当时没有单于,左贤王刘宣就是单于。

然而刘宣对“单于”的兴趣并不大,况且刘猛殷鉴不远,刘宣知道虚连题氏的辉煌一去不复返,匈奴,已是屠各部的匈奴了。因此,刘宣将“左贤王”让给了刘渊。

刘宣觉得西晋气数已尽,匈奴复国有望。于是秘密召集匈奴贵族,说:“我们的祖先与汉王室结为兄弟,后来汉朝灭亡魏晋代兴,我匈奴单于空有名号,却不再有尺土疆域,至于我匈奴诸王侯贵族,更是与普通百姓没有两样。如今司马氏骨肉相残,四海鼎沸,我匈奴兴复旧邦,正在此时。左贤王刘渊姿器绝人,才干超世,倘若苍天不是想复兴我匈奴,必定不会降生此人。”

西晋版图

由王侯沦落为平民,这就是全体匈奴贵族的亡国之痛,如今有希望恢复往日威权,当然没有人不同意。秘密会议的结果是众人共同推举刘渊为南匈奴大单于,伺机起事。

当时刘渊还在邺城为成都王效力。刘宣于是派出匈奴贵族呼延攸去邺城秘密会见刘渊,告之复国计划。呼延攸是刘渊的亲信,他的姊妹是刘渊的夫人。

刘渊心动了,于是借口要还乡参与葬礼,向成都王请假,却遭到成都王的拒绝,原因不详。或许成都王对这个匈奴还留有戒心,或许只是因为战事在即,正是用人之际。

刘渊只好让呼延攸先回并州,传令刘宣先招集五部,等待机会。机会很快就来了。前线兵败如山倒,年轻的成都王在邺城不知所措,这时刘渊主动提出要回并州,“请为殿下还说五部,以赴国难。”

成都王又惊又喜,问:“五部匈奴真的会来么?即使能来,鲜卑、乌桓疾如风云,能抵挡得住么?”刘渊此时吹牛不脸红,说:“东胡人再勇悍,也比不过我们匈奴。请殿下放宽心,只管在邺城安抚士众。我将用二部匈奴摧毁东嬴公,再用余下三部匈奴取王浚首级。这两个竖子的首级被悬挂在邺城的城楼,这日子指日可待。”

成都王相信了。但是直到成都王死亡的那一天,他都没有看到刘渊派来的一兵一卒。

更多十六国风云系列好文,欢迎关注微信公号冷热军事史“。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鍐风儹鍐涗簨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64,45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