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鹊华秋色第五章强摘的瓜永远不会甜(上)

(2019-02-19 17:15:59)
标签:

情感

历史

时评

杂谈

娱乐

分类: 原创小说
鹊华秋色第五章强摘的瓜永远不会甜(上)

赵卫锴翻了翻手机网页寻找到了《鹊华秋色图》的图片

疑?还是不能穿越?啧!怪了

眼看手机电量只剩下不到30﹪了,偏偏在古代并没有打印这玩意儿怎么办?只能看手机图片自己用手画了

赵卫锴构图到一半,手机发出了哔哔声提示电量不足。

「惨了手机快没电了,这里又没办法充电怎么办?」赵卫锴苦恼着。

想了想,历史上曾经提到《鹊华秋色图》这幅画的由来是因为赵孟、周密和几位好友喝酒作诗。在席间聊起了自己颇称赞的济南山水美景,并聊到了鹊山和华山,一个浑圆敦厚,一个尖耸入云,两座山峰形态迥异,穷尽山之峻美巍峨,让在场的人羡慕不已。

然而在这当时,却只有周密一个人低头默默不语,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周密的祖籍是山东,自从北宋灭亡后,周密的曾祖父也在这时南迁吴兴,从此就再也没有回过山东。

因此隔天早上,周密就直奔赵孟的家中聊聊自己的思乡之情,希望能再从赵孟的口述了解家乡的山水。而赵孟听了之后,便起身到书房拿出笔墨,对周密说:「为解您的思乡之情,我还是把济南的山水画成一幅画赠与您,或许可以解周兄的思乡之苦。」于是,赵孟一边画、一边向周密介绍济南的山水与民俗风情,最后这幅画被后人誉为〝思乡之画〞。

但是,人生并不像手游、网游就算身在古代也一样,并没有已经事先设定好的游戏剧本自行触发关键的人事物来继续顺利运作下去,直到破关为止。

也就是说,以目前的状况既没有电话也没有手机的状态下,周密是不可能莫名其妙跑来家里诉说自己的思乡之情,然后画出《鹊华秋色图》这幅画穿越回去啊!更何况赵卫锴既没去过山东也没去过济南,就算是要自己凭空想象画出来也没用,根本也不知道如何画起

不如这样吧既然周密这么思念自己的家乡,而我一个人出门旅游也挺无聊的干脆就约周密和高克恭两位好友一起走一趟济南玩玩吧!

--------------------------------------------------------------------------------------------

赵卫锴与高克恭、周密等好友相聚于高府喝酒聊天,并商量着前往济南游山玩水的计划

「济南的山水听说确实美不胜收,之前在山东任职时一直没机会去济南走走,既然赵贤弟盛情邀约,在下当然义不容辞。周兄,您说是吧?哈哈哈哈~~~高克恭兴奋地附和着。

周密听了也很是开心:「那当然!赵贤弟果然是善解人意之人,你知道我有多渴望到济南走一趟的心情吗?那可是我的故乡啊只是自从我曾祖父南迁吴兴之后就再也没回过山东,我早就已经想去一探究竟了!这次可是沾赵贤弟的光,我才有机会了这桩心愿吶

「爹,你刚说要去济南吗?女儿也想一起去玩玩高子蓉刚回家看到父亲正和朋友们喝酒聊天也凑了过来。

「胡闹!一群爷们出远游,妳一个未出嫁的女孩子家跟什么跟,象话嘛?」高克恭拿出一家之主的气度吼着女儿。

接着跟赵卫锴和周密陪笑脸地说:「不好意思啊各位,这没规矩的丫头就是我闺女,虽然年纪比赵贤弟小了一些,但芳龄也有二十,平常被内人惯坏了,脾气霸道了些,连个大家闺秀的规矩都不懂,多有得罪,请大家多包涵。」

周密和赵卫锴礼貌性的向高子蓉鞠躬作揖打招呼并自我介绍。

赵卫锴仔细看了一下疑?这不是那天在韵海楼说是付虔那个爱情骗子的未婚妻吗?原来她们还没订亲啊这下可有趣了!

「爹,有件事您一定要替女儿作主啊!就那个没良心的付公子明明那天说好隔天要陪女儿一起吃饭的,结果却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勾搭上失约了!真是气死人了!爹,您一定要替女儿作主啊!爹~~~高子蓉跟父亲软磨硬泡的撒娇着。

高克恭实在凹不过宝贝闺女:蓉儿啊女孩子家还是要矜持点,虽然妳是付家看中的儿媳妇,但终究还没订亲也没过门吶人家付公子昨天只是来找我赏画聊天,要不是因为妳一直要人家陪妳吃饭,人家才会勉强答应妳的!哪有女孩子家像妳这样主动扑上男人的,这样怎么可能得到他的心呢?

高子蓉不依地跟父亲说:「我才不管矜持不矜持呢!既然我是他未过门的正妻,他就是我的男人、我的夫君,本就应该要听我的眼里也只能容下我一人!谁都不准跟我抢!虽然我们还没订亲也没过门,但是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成纱,我这样也不算主动扑上男人,只是多给他机会多培养感情而已啊

高克恭耐着性子哄女儿说:蓉儿,我的好闺女,乖~~听话点,大户人家的男子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能够为家里开枝散叶也已经不仅仅是一家之主的责任,身为正妻的责任也是要帮助自己的夫君除了打理好家务之外,还要多物色能生又会生儿子的良家女子来当妾室开枝散叶啊!妳想要独占夫君这事是不可能的,一定要雨露均沾,家庭才会和睦吶

高子蓉不服气的转头转向赵卫锴说:赵公子,真的是这样吗?我们年龄相近,那就让您来说说您会娶了一个自己爱的女人之后,又娶了一堆自己根本不爱,甚至根本没见几次的女人来跟自己生孩子吗?」

赵卫锴心想,虽然实在无法认同自己好友的说法,但是高子蓉又是管仲姬的情敌,权衡之下于是就说:「在下虽尚未婚配,但是我还蛮认同高姑娘的想法,虽然现今男子以开枝散叶为己任,但我还是坚持只娶自己的所爱,并且也不打算再找妾室,每天要周旋家里的一堆女人,还要雨露均沾维持和睦的家庭我不精尽人亡累死啊?」

高子蓉得意地跟自己的父亲说:「哼!爹,您看吧!连赵公子都站在我这边呢

赵卫锴接着又说:「不过,这只是因为在下并不是出身于家财万贯大户人家的前提下的考虑而付公子生在大户人家身不由己,开枝散叶的责任是势在必行的!高姑娘,在下只能劝妳〝爱妳所选,选妳所爱〞,既然妳非付公子不嫁,就必须担起为夫家开枝散叶的重责大任啰!」

高子蓉一时气不过就说:「爹,那不然我嫁给赵公子如何?这样我就不用怕别人跟我争、跟我抢了!」

「不不不高姑娘,万万不可啊!我虽未婚配,但家里已经帮我指亲了再说,我和令尊高兄还是朋友,娶了妳会乱套的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赵卫锴心想,真是要死了谁要娶这种霸道母老虎回家?我可hold不住。

这时,付虔和管仲姬也一起到高府拜访。

「耶?高老爷,今天这么热闹?刚好,我也带了一位画艺同道中人一起来交流交流不介意吧?这位是我的朋友,管道升。付虔寒暄着。

高克恭领着二位进门后向管仲姬介绍着自己的闺女和赵卫锴、周密。

高子蓉见状又是那名缠着自己未婚夫的女子,立即张大眼并扯嗓喊:「爹,就是她!她就是那个抢走付哥哥的来路不明的女人!」

付虔压抑着脾气,对着高子蓉开呛:「妳的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什么叫做来路不明的女人?人家管道升可是江湖上知名的画家,有名有姓,请放尊重一点!

高克恭被自己闺女的无礼气到不行,但又不能当众发飙,只好先把女儿支开:蓉儿,休得无理!来者是客酒不够客人喝了,快去再拿几壶酒过来。

高子蓉本想再说点什么,但因为一直被父亲催促着,于是心有不甘地离开大厅去拿几壶酒。

高克恭这时向管仲姬表达歉意:「管公子,真不好意思,小女平日被老夫的内人惯坏了,脾气也霸道了些,多有得罪,还请多多包涵。」

管仲姬尴尬地说:「没事没事,高老爷您太客气了以后叫我管姑娘就好,其实小女子真名叫管仲姬,平日衣着男装用男性名字只是在外行走图个方便罢了!既然现在大家都认识,那就不用再拘泥于客套啦~~

高克恭愣了一会:「嗄?大家都认识?

赵卫锴接着说:「她就是那天我在韵海楼遇到的女子。」

高克恭渐渐地想起,原来「喔~~原来她就是那天赵公子在墙边聊天的女子,赵老夫人请媒婆去说亲作媒的姑娘啊?真是姻缘一线牵,缘份不浅吶

管仲姬尴尬地说:「呃高老爷您误会了!我已经拒绝赵家的亲事,赵公子只是有几面之缘的朋友罢了,我还是未出嫁的女子,这样的玩笑话就别再提了啦!

高克恭眼看气氛不太对,为了巧妙的转移尴尬话题,于是找了画技、作诗等话题来化解大家的尴尬。

--------------------------------------------------------------------------------------------

在厨房准备酒的高子蓉忿忿不平地碎碎念着:「哼!爹不帮我没关系,我的脑子也不是爹娘生来让我装饰用的我就让付哥哥您多喝点我亲手为您精心调配的让你浑身发热、情绪兴奋、意乱情迷的特制酒,让我从此坐实付家少夫人、韵海楼老板娘的地位吧!管仲姬妳就等着看我抢回我的付哥哥,而妳连我付家的小妾室都不配!

眼看大厅里,大家聊得正开心高子蓉把酒一壶壶摆上,并豪气地敬付虔几杯酒:付哥哥,刚刚我在厨房里反省了许久,觉得爹骂我骂得很有道理小女子确实太过任性霸道,应该要好好地学习大家闺秀,让付哥哥更加的喜欢我,来~~~我们一起干了!喝完这酒,咱们翻篇!我从此以后会努力成为最适合付哥哥的好贤妻。

大家聊得正兴起,酒酣耳热之际,谁还会管对方说什么呢?喝就对了!

 

隔天早晨。

 

付虔一觉醒来这下可不得了了。

看到了自己和高子蓉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

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喝酒真的容易误事,真不该仗着自己的好酒量贪杯的。

本想趁枕边人还没醒正想偷偷地起身穿回衣服,这时「啊!!!怎么会这样高子蓉崩溃大叫着。

「付哥哥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样被传出去我是要怎么出去见人吶呜呜呜~~~我要跟爹说!你要为我负责高子蓉哭得梨花带雨很是委屈。

付虔也很惊慌地说:「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只记得昨天和你敬完酒之后,然后有点困了,脑子就跟着断片醒来就是这样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啊

高子蓉委屈地哭着说:「我管你是不是故意还是无心的,你我已经有夫妻之实了,你不认账,以后肚子大了可怎么办吶?」

付虔看了看床上一眼就说:「肚子大了?才一夜的时间,会不会怀上都还很难讲咧更何况,妳并没有落红,谁知道妳是不是早就先跟别人怀上了才赖给我啊?」

高子蓉被激怒了:「我没怀孕,我没怀孕!你这个只管睡不管生的大草包!女人的第一次并不一定都会落红,你到底有没有见识?没见识去问问你娘!」

付虔边穿着衣服边凉凉地说:「那就跟我更没关系啰!只要妳不说,我也不说,谁会知道昨晚的事?而且妳也没落红,跟我说妳还是处子也没人会信,说难听点说不定妳也不知道跟多少人睡过了,妳不承认我也不会知道就算妳跟其他人说了,人家也只会觉得妳这个女人不检点,并不会要我对妳负责的!就如妳敬酒时说的咱翻篇吧!」

说完,便丢下高子蓉自顾自地离开了。

高子蓉被气得砸坏房里的东西:「混账东西!没想到你这么浑蛋!我一定会要你付出代价的

说到这时露出一抹奸笑心想:哼!好在有姊妹们传授给我嫁进大户人家的小手段昨晚在扶付哥哥时已经做好其他的准备了想要当大户人家少夫人没点小聪明怎行?我就不信你不会乖乖就范

--------------------------------------------------------------------------------------------

高子蓉再哭得梨花带雨的找父亲哭诉讨公道去:「爹昨晚昨晚呜哇女儿受委屈了

高克恭瞥了一眼自己的宝贝闺女,心里暗想刚刚家里动静这么大,现在女儿又跑来哭诉,此事肯定并不是这么简单!于是就打断女儿的哭诉道:「有什么话就跟我去书房说。」

高子蓉假装委屈地说:「爹你一定要替女儿做主啊

高克恭心烦地挥手示意要这不孝女闭嘴:「好了!妳这不孝女给我打住!妳别把妳爹当成老糊涂!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我都已经听说了我们家可是书香门第,居然出了妳这种不知廉耻的贱东西!爹就是从小太舍不得打骂妳了,才会让妳这个不孝女搞出这么大的事情!妳叫我高某人要以何颜面去面对我们高家的列祖列宗?唉真是伤风败俗、伤风败俗啊!」

「可是爹

高克恭被女儿气得瞬间暴怒:「妳还想到外面跟大家宣告妳和付公子还没成亲就已经有夫妻之实了吗?平时我和妳娘是怎么教妳的?蛤?女孩子家就是要懂得矜持、贤良淑德妳看看妳,像个饿狼扑羊似的,跟青楼女子有什么不同?妳还没过门耶说出去多难听啊!大家都会以为我们高家就是用这样卑劣的手段来攀高枝,我的脸面都被妳丢光了家门不幸吶!

高子蓉觉得委屈的说:「哪有人这样说自己的女儿的?是不是亲爹啊你只想到你的面子,你怎么不想想反正我们本来就已经有口头婚约,既然都已经有夫妻之实,何不干脆顺水推舟地逼付家人赶快落实把我娶进门不然等我怀孕了、肚子也大了才娶进门,这才真的笑死人我们也都没脸活了!」

高克恭气急败坏的说:「怎么逼?难道妳要就这样踩进付家大门,然后跟人家说妳和付公子已经先有夫妻之实,所以必须娶妳以示负责吗?而且,现在人家还咬定妳没落红妳这样是要我怎么跟人家说去?人家说不定还会退婚呢!」

高子蓉听完便神神秘秘地跟父亲说:「那倒不用爹只要配合我,帮我推一把就好啦!女儿保证一定让您可以妥妥地和付家结上亲家。」

高克恭无奈地摇头说:「唉事已至此,妳说怎样就怎样吧!我这老脸都已经丢光了,我还能指望什么?妳能有本事顺利嫁进付家,我就谢天谢地谢祖宗保佑了我。」


《未完待续》

如果觉得写得还不错,请大家记得到粉丝团按赞和分享以兹鼓励喔!


哪里可以找到我?

鹊华秋色第五章强摘的瓜永远不会甜(上)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丝团: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来按赞&推文吧!!!)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游、住宿分享,尽在《Go!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Klook.com鹊华秋色第五章强摘的瓜永远不会甜(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