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鹊华秋色」-第四章不是冤家不聚头,穿越百年亦难躲

(2019-01-29 14:31:52)
标签:

历史

情感

时评

文化

杂谈

分类: 原创小说

在等待王媒婆到女方家说媒的这段时间里,赵卫锴为了能让自己越来越融入〝赵孟〞这个人物里,每天闭关在书房里除了翻遍各个角落找《鹊华秋色图》这幅画之外,也努力地偷偷用手机仅剩的电力查找着关于〝赵孟頫〞过去的生平事迹,练习着〝赵孟俯〞最熟悉的书法字体,甚至自创「赵体」,也尽量从周遭的书卷里和平日与家丁相处的细节一一深入研究赵孟頫〞的生活习惯,以免露出马脚。

 

一个月后

 

「都过了这么久了,王媒婆怎么都还没有消息?真是急死人了!」赵母日盼夜盼,盼了一个多月都没有王媒婆响应的消息,心急如焚地跑到赵卫锴面前跺脚

赵孟家凉凉地来凑热闹瞥了一眼:「娘,像頫哥哥那种大龄极品男年轻时不去当人家上门女婿,现在还想娶门当户对的媳妇儿本来就很难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赵母瞪了一眼女儿「胡说!妳哥这么优秀又有本事怎么可能会没人看得上眼?一定是王媒婆贵人多忘事,要说媒的人家多了,忙到没时间来跟我们说,一定是这样的

赵孟家挖了挖鼻子翻了一个大白眼吐槽说:頫哥哥被人家退货就退货了,有什么好丢脸的?缘分未到强求不来,好吗?娘

赵母不服气地说:「哎呀~~ 妳这丫头!怎么能这样说妳哥呢?妳哥现在可是在朝廷当官,前途无量,多少人想嫁你哥,只是门不当互不对的女孩子家,我们也不是随便就娶进门的这可是会让人家笑话的!」

赵卫锴听了妈妈和妹妹妳一言我一句的,烦都烦死了啪的一声,重放下手中的毛笔大吼:「好啦!妳们都别吵了!娶不娶媳妇儿我说了算!只不过是素未谋面的管姓人家的女儿嘛天底下的女人多的是,何必只为一个陌生人伤了亲人间的和睦呢?」

赵母这时不甘示弱地戏精上身似的下跪哭天抢地又槌地大哭:「呜~~~~~~我怎么这么命苦就生了你这个不孝子你再这样下去,在我百年以后是要怎么到黄泉底下跟赵家的列祖列宗交代啊这么好的女孩子家,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赵孟家翻了白眼说:「娘亲,您这样有点言重了!刚刚不是还在说頫哥哥现在可是在朝廷当官,前途无量,多少人想嫁頫哥哥,只是门不当互不对的女孩子家,我们也不是随便就娶进门的吗?怎么现在又改口啦?」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喜欢这个管仲姬当我们赵家的媳妇儿,不仅家世好又门当户对,你要是没办法找到这样的好媳妇儿就给我乖乖把她娶进门!」赵母闹着脾气。

赵卫锴的脾气被逼急了:「娘,妳闹够了没有?妳连人家长得是圆是扁、脾好不好都不知道,光从门第条件就认定人家是我们家的儿媳妇会不会言之过早啦?」

赵母见硬招不行就改好声好气的劝:「我和你爹不也是媒妁之言成婚走过大半辈子的吗?哪有像你这么多事的娘也是为你好,你还年轻挑媳妇儿就是要先从家世来挑选,再来是家务活利不利索,才能帮你挑到贤慧的好娘子,脾性还有大半辈子可以慢慢磨,夫妻不就是一辈子不断的在磨合吗?女人的心只有女人懂,还是为娘的帮你好好地挑才不会看错人!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儿啊

赵卫锴这个现代人怎么会接受得了古人这种代代相传骗自己的孩子帮自己完成传宗接代任务的不负责任婚姻观呢?怒气冲天大吼:「够了!娘妳可以消停会吗?再这样闹下去我就终身不娶!我谁都不要!」

说完,赵卫锴就丢下娘俩到闹街上去散心。

--------------------------------------------------------------------------------------------

「韵海楼」里,文人墨客品诗论画的聚集处。

一位画着疏秀空灵,韵味悠长的水竹水墨画者,身旁围绕着看热闹的人群引起了赵卫锴的好奇心。

嘶啧这位面貌清秀的男子画得一手好画艺,不知是元朝里哪个画家?吴镇?还是倪瓒?赵卫锴仔细回想着。

一位赏画人士评论着:「高低有致的两竿修竹,墨色的变化丰富,奇石部分略以淡墨勾绘~~~不错不错,真是好画技!」

另一位赏画人士则说:「竹叶下笔略带藏锋,叶尖笔锋微尖利这位小兄弟的画技真的是不简单吶!」

「耶?周兄,这么巧怎么您也来赏画啦?」赵卫锴又惊又喜道。

周密边看热闹边说:「想要增进自己的画技,还有寻找作诗灵感当然要多到此处与人多多切磋,开开眼界啰!」

赵卫锴遇见志同道合的朋友,自然是兴奋至极:「太好了!我们果然是同道中人!那您旁边的这位是?」

「在下高克恭。」

赵卫锴听到了响亮亮地高克恭这个名号整个眼睛瞪大,心想:挖靠!这不是在作梦吧?现在是元朝画家大集合吗?在这有生之年能够交到活生生的名气又响亮的南宋文学家周密已经很不得了了现在居然还能认识到元朝人称天才型画家高克恭?我的天吶我何德何能啊!

「人称天才型画家高克恭高兄?失敬!失敬!刚听闻您如此精辟的画评,在下受益良多可否交个朋友,改日一起切磋画技呢?」

高克恭脸红谦虚道:「不敢不敢赵贤弟的名号也远近驰名,在下也久闻大名,能认识赵贤弟也是在下的荣幸。」

周密此时打断两人:「互相认识完就赶快一起赏画吧!现在正精彩呢听说,这位小兄弟名叫管道升,德清茅山人。据说擅画墨竹、梅花、兰花、山水,还有佛像呢!」

赵卫锴心里疑惑:管道升?不是个女的吗?怎么会是个小兄弟?历史上管道升不是赵孟的妻子吗?难道是同名同姓?疑赵孟頫的妻子哈对了!我未来的妻子终于出现了

这时赵卫锴像发了疯似的向管道升挥手大喊:hi~~~管小姐~~~管姑娘~~~我未来的妻子~~~

周密和高克恭面面相觑并一起拉扯着阻止赵卫锴胡闹:「哎哎哎!赵贤弟,别闹了你这明明是个小伙子,哪里来的姑娘?咱们有些读书人长得比较清秀一点也是常有的事,但你也别这样羞辱人家嘛!」

赵卫锴不听劝的说:「唉呀你们不懂你们古人总是说男女授受不亲,当然就算女扮男装也会眼拙不会分辨眼前的人是男是女但我一看〝他〞确确实实就是个姑娘,我一定可以证明给你看!」

管仲姬画完《水竹图》正准备离去

赵卫锴在背后大喊:「管姑娘。」

管仲姬停下脚步下意识反射性的转头东张西望,心头一震:糟了!有这么容易被识破吗?到底是谁?

赵卫锴不死心地走到管仲姬身旁:「管姑娘,请问您是管仲姬的姐姐还是妹妹呢?

管仲姬决定装傻到底:「这位兄台,我不是管姑娘,请问您是?」

「在下是赵孟頫,也就是之前王媒婆上门说亲事的那位。」说完,赵卫锴仔细一看耶?她不是上次在古镇景区的那位傲娇女什么婉的吗?她也一起穿越啦?这么巧

管仲姬一听赵孟頫?不就是那个大龄极品男?之前不是已经拒绝了这门亲事了吗?怎么追到这里来拆她的台居然还看得出来她是个女的?不行,我还是不能让自己先露馅,探探口风先。

赵孟頫?说亲事?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跟你有亲事?你认错人啦!管仲姬说完赶快逃离现场。

赵卫锴一个箭步拉住了管仲姬:「管姑娘,不管承不承认,我都看出来妳是个女的妳看妳,两耳挂过耳环的耳洞就已经出卖妳了!而且,妳的嗓子没有突出的喉结,这些特征骗得了别人就是骗不了我!」

管仲姬听完心里来气并挣扎着:「你有病啊!你到底想怎样?我又不认识你!不懂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放开我!」说完,在挣扎的过程中,柔顺的长发就不小心落了下来

赵卫锴不死心地把管仲姬按在墙边逼问:「所以妳就是管仲姬管姑娘?

管仲姬死不认地把头撇到一旁:「我不是管仲姬,我是管道升。

赵卫锴把她拉到一旁角落小声地说:管道升不就是管仲姬吗?管姑娘

管仲姬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怎么会知道的?你想怎样?我不是已经拒绝这门亲事了吗?还来找我做什么?」

「妳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妳说妳已经拒绝这门亲事了?可是王媒婆并没有跟我们说但是我找妳还有其他的事。」

管仲姬不耐烦地问:「素未谋面,我和你能有什么其他的事?」

赵卫锴左顾右盼小声地说:「关于穿越的事,妳别跟我说妳不知道!虽然之前我们有躲雨的小误会,但既然大家都不小心穿越到了元朝,我们不如结盟一起找找穿越回现代的办法吧!」

管仲姬听了觉得莫名其妙:「疯子!什么穿越不穿越的你有病啊!难怪你而立之年还娶不到妻子,原来你是个疯子!」说完,趁赵卫锴一个不注意朝命根子的方向踹了过去,并把手抽离逃跑。

赵卫锴忍痛哀号着「不是就不是,好好地说就好了嘛干嘛还踢人痛处?嘶噢

看完热闹的周密和高克恭因为发现找不到赵卫锴,一发现赵卫锴在角落边痛得蹲在地上,赶紧搀扶起来。

赵卫锴一手抱着痛处一手挥着说「哎哟~~~我没事!刚刚那位管道升果然是位姑娘我刚刚已经确认过了!

周密点头安慰地说:「我们都知道了刚刚披着一头长发踹了你一脚就跑走的那位女子是吧?」

赵卫锴忍着痛说「呃嘶你们都看到啦?其实,她就是之前我娘请媒婆去说亲作媒的姑娘。」

高克恭厘清思绪:「哦~~~原来如此,难怪你会胸有成竹的说你可以证明她是个女子原来你们早就认识了?可是为什么她怎么会这么怒气冲冲地踢了你一脚就跑呢?你们之前有什么过节吗?」

赵卫锴为了怕又被人当疯子,只好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说「嗄?呃其实没什么大过节啦!只是有这么一点点的小误会而已啦不过,没事没事!哈哈!」

--------------------------------------------------------------------------------------------

管仲姬回家的路上心情非常不美丽。

「这都什么事啊!只是到『韵海楼』长长见识,和其他文人墨客交流一下画技怎么还会遇到这个大龄极品男?他不是一向很宅,足不出户的吗?原来他是个疯子!今天是吹了什么风居然还会遇见他?还真孽缘吶!」

就在快到家门前时,有个人擦身而过碰了一下管仲姬的胸口。

管仲姬摸了摸被撞的胸口发现身上的钱袋不见了!

管仲姬使劲地大喊:「抓贼啊!抓贼啊!我的钱被人偷了!快来人吶~~~

这时出现了一位男子向小偷追去,并把小偷打了一顿

「哎唷威啊别打了!别打了!我把钱袋给你就是了!痛痛痛」小偷被打趴在地上求饶着。

这位路见不平的男子大声喝斥:「滚!再让我遇到你,见一次打一次!打到连你爸妈都不认得你!」

管仲姬鞠躬作揖:「多谢公子拔刀相助。」

「在下付虔,姑娘您没受伤吧?喏~~~钱袋还给妳。」男子关心着。

「嗯,我没事!小女子管仲姬,多谢公子相救。

付虔正准备负伤离开,管仲姬见状又说:「如果付公子不嫌弃的话,旁边就是寒舍,为了表达感谢之意,让小女子宴请您一餐并帮您上药,以表达感谢?」

付虔答应之后便随管仲姬回管府。

而刚刚英雄救美这一幕的过程也让刚好经过的赵卫锴看在眼底

--------------------------------------------------------------------------------------------

一位男子在约定好的时间到「韵海楼」找付虔

「付老板,您昨天要我办的,小的已经办好了!那个咱说好的?」这位男子的话说到一半,拇指和食指来回摩擦搓搓提示着对方。

付虔深沉地笑着并拍着这男子的肩:「呵呵呵呵好!好!办得好啊!喏~~~这十两银子赏你的。」

这位男子乐开怀地连连鞠躬感谢着:「谢谢付老板、谢谢付老板,如果再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不管是英雄救美还是帮您把喜欢的姑娘绑进洞房,我都一定可以做得很利索!有赚钱的活记得再叫上我啊

付虔敷衍的赶人:「好好好没别的事就赶紧走人,话别再乱说,小心我会让你永远没法再说话了!」

赵卫锴这时拿着手机录下了这整个过程,心想:啊哈!被我抓到了吧?这个衣冠禽兽为了撩妹用这么下三滥的烂招?这下证据确凿,你赖不掉了吧?这次先不打草惊蛇拆穿你,等适当的时机再拿出来玩死你!哼!谁叫妳骗的是我未婚妻!

管仲姬则如常地女扮男装继续在「韵海楼」表演着画技

付虔等管仲姬表演完准备离开时来个巧遇:「管姑喔不管公子,好巧啊!怎么妳也来这里作画啊?」

管仲姬笑咪咪地说「耶?付公子,您也喜欢来这里看人作画啊?真不好意思,刚刚斗胆献丑了

付虔见顺利搭上话现学现卖的说:「刚刚管姑娘画的远山老松微掩茅屋的画,笔法严谨秀雅,一看就知道这位画者功力深厚。

管仲姬听了被逗得乐呵呵地笑着:付公子,您真是太客气了!这样说想必也是同道之人啰?我这次画的是『山楼绣佛图』,在您的面前真是献丑了

~~~对了!您的伤势还好吗?那天真是太谢谢您了如果没有您的善举,我还真求助无门吶!

付虔得意的说:「我的伤?已经没大碍了管姑娘的关心,如果姑娘您没别的事可否赏个光一起吃顿饭,让我回报那天您宴请的晚饭?

管仲姬羞红了脸点头答应。

这时,突然来了一位年轻的女子跑到付虔身边挽着手臂撒娇地说:付哥哥~~~原来你昨天说的神秘人物是这位姑娘啊?

付虔下意识地说:「是啊这位姑娘就是我跟妳说过的那位美人画家,画功深厚,跟妳爹爹不相上下呢!」

管仲姬的心头一惊回道:「姑娘您怎么知道我是个女的?有这么明显吗?」

这位年轻的女子睥睨地心想:哼!大家都是女人,看妳胸前微凸的身形和秀气的走路姿态,就算穿着男装也不难看得出来接着亲密地看了付虔一眼就对管仲姬说:付哥哥昨晚来我家跟我说他要陪我吃饭的啊!而且他还说他今天要带一位神秘的客人跟我们一起吃饭,原来就是妳啊

管仲姬疑惑的看了付虔一眼:「喔?原来这位姑娘是您的

还没等管仲姬说完,这位年轻的女子就抢着说:付哥哥的未过门妻子,高子蓉。

付虔很嫌弃的对着这女子说:子蓉姑娘,妳别闹了我什么时候说要陪妳吃饭的?妳别乱说!我昨晚明明是去拜访妳爹爹赏画,根本就不是去找妳的。

高子蓉无理取闹地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们还没正式成亲,你就急着要骗个女人找小妾,这是要把我高家的面子往哪儿摆?」

付虔有点恼火:「谁要跟妳成亲啊?我还孤家寡人,妳还没睡醒吗?管姑娘,我们赶快走吧!别理这个疯子」说完就拉着管仲姬离开。

高子蓉暗自发誓:这个韵海楼的付老板,我这辈子就是要嫁定你了!你这么有钱有地位我如果不嫁给你,这让我高家的脸往哪儿摆?而且我还要当正妻,绝对不会让你有机会找小妾!

--------------------------------------------------------------------------------------------

付虔和管仲姬在饭馆边吃边聊。

「所以刚刚那位高姑娘和付公子您是怎么回事?您真的是他的夫君?

付虔急忙撇清:「唉别提了还不是家里催婚的那点破事。家父和高府是世交,看中了高姑娘,希望能结为亲家但我真的不喜欢她啊!」

管仲姬:「那为什么您不跟高姑娘说个明白呢?夫妻就是要两情相悦才会幸福,只有单方面的强求,日子勉强过也是痛苦的。」

付虔无奈的摊手:「说了她也不会明白,再加上我娘已经心里认定她是媳妇儿第一人选,我也只能躲一天是一天,让她自己知难而退了。」

付公子,你确定真是你说的这样吗?我真心佩服你的撩妹绝技过人,甚至不惜代价啊在下佩服佩服。」赵卫锴这时出现挖苦着。

付虔一脸疑惑并鞠躬作揖问:「在下付虔,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在下赵孟頫,是管姑娘的朋友。」赵卫锴自我介绍完就自顾自的入座。

付虔装傻的问:「敢问赵公子,您刚刚说的撩妹绝技过人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赵卫锴冷哼了一声拿出了手机:「你一个不学无术、只会一招半式就到处招摇撞骗的纨绔子弟当然听不懂!管姑娘,这是一位高人相赠的魔盒,它可以把妳眼前任何想回忆的人事物通通刻画进去变成会动的画像,而且速度比我们用手画的还快速!喏~~~妳看。

赵卫锴打开手机播放着他当时拍到付虔打赏一位男子,并与这位男子提到英雄救美计划的对话。

付虔看完脸一阵红一阵青,但又装做淡定的说:「你这魔盒里的人好像我啊你去哪里找来的?我也想认识这位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赵卫锴翻了翻白眼:「魔盒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自己啊付公子。我刚不是说这个魔盒可以把你眼前任何的人事物通通刻画进去变成会动的画像吗?当然包括我眼前看到的一切啊

管仲姬看完之后,瞬间恼火对着赵卫锴:「你这样做很聪明吗?用这个魔盒就能代表什么?谁知道你有没有请人施了什么幻术在这个魔盒里?我并不是好骗易拐的小丫头,你请回吧!」

「妳,真是好心没好报!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不让妳受骗再怎样也是朋友一场,我不能见死不救。」赵卫锴气急了。

管仲姬恼羞成怒:「但我并没有死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上次一直闹说素未谋面的我跟你在什么古镇有过什么误会,现在又拿着奇怪的魔盒来闹说付公子是个坏人,你到底是想怎样?有病就赶紧去看郎中,别一天到晚像个疯子似的到处瞎闹,难怪你都而立之年了还讨不到媳妇儿活该!付虔付公子真的是英雄救美的勇敢大好人,他就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夫君人选,所以你可以放心离开了!顺走不送!请

付虔听了惊讶的还没反应过来:「妳妳说什么?我是妳心目中的理想夫君人选?

管仲姬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你别吵!这是我和赵公子的事。赵公子请

赵卫锴的好心提醒却被下了逐客令,心虽有不甘,但还是只能悻悻然地离开。

--------------------------------------------------------------------------------------------

赵卫锴回赵府之后,在房里一直碎念着:管姑娘妳真是好心没好报,要不是因为妳在历史上是赵孟頫的妻子,我才懒得管妳被这个无赖骗的死活咧!我还不想因为我的穿越不小心窜改了历史造成蝴蝶效应,后果我可不敢想象吶

疑?说到穿越,我得来好好想想怎么赶快找到回去的办法趁现在还没有其他的事牵绊住,赶快见好就收!

想想既然当初那幅《鹊华秋色图》是当初的穿越入口,而在赵府里上上下下也找过了很多次也一直找不到这幅画,不知干脆自己画的可不可行?或是打开手机搜寻这幅画呢?

 

《未完待续》


 

如果觉得我的分享文还不错,请大家记得到粉丝团按赞和分享以兹鼓励喔!


哪里可以找到我?

「鹊华秋色」-第四章不是冤家不聚头,穿越百年亦难躲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丝团: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来按赞&推文吧!!!)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游、住宿分享,尽在《Go!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Klook.com「鹊华秋色」-第四章不是冤家不聚头,穿越百年亦难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