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贵州大周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贵州大周文化发展有限
公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1,959
  • 关注人气:9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十一续入黔始祖周必贤征南事由考

(2019-09-26 19:23:20)
标签:

历史

文化

情感

十一续入黔始祖周必贤征南事由考

贵州·周毅


从接到毕节周某普针对笔者“平南探讨”的反驳文,笔者在前一篇历史学术交流考证文章中说了,笔者与某普“宗亲认识熟悉,很钦佩他的为人,固然笔者特别尊重他!当然学术观点各有不同,但我们都是为了研究探讨本支系家族历史,所以,笔者很是乐意与该宗亲交流、探讨、商榷,甚至乐意与该宗亲针对家族谱学、国家正史及方志的争鸣”。

据笔者所知,笔者与某普宗亲都是当兵出身,只是笔者仅战士而已;而某普宗亲则是团级,而且某普宗亲下地方后担任重庆某区局长,但没想到某普宗亲《“十续”回应》驳文中的言辞,无不令人大跌眼镜,无不令人唏嘘了。笔者看过某普宗亲简历,知道他是海子街丰年公支系,往上追溯是入黔始祖周必贤的子孙;据笔者大定乐公底清道光庚子年(1840)《周氏谱书·宗谱序》记载:“吾家开基始祖周公讳必贤,于前明洪武中奉命平南。原驻师于七星关,兼辖乌蒙、乌撒、芒部、水西等处土司,后始祖还朝复命,朝议以夷情畏(未)服,命一子永远镇守。”所以笔者与某普宗亲同宗,都是入黔始祖周必贤的后代。因而,笔者在《十续入黔始祖周必贤征南事由考》中与某普宗亲就家谱历史学术探讨很注意言辞。


十一续入黔始祖周必贤征南事由考

   清道光庚子年(1940)大定乐公底《周氏谱书》(复印件)


按照家族辈分,笔者当称某普宗亲一声老叔,但咱们是在探讨家谱历史学术,故只能称呼宗亲与之商榷了,当然见面是要按照家族辈分称呼的。即便某普宗亲言辞过激,笔者还是诚心与之就事论事、以历史证据进行家谱历史学术探讨、商榷。

说实话,笔者从1988年初退役回乡领到一本大定乐公底新修《周氏族谱》,同年中旬到安顺工作,遂将谱书带到安顺,之后闲暇时看看谱书,看看本支直系先祖世系。无意中发现笔者直系周必贤老祖人一岁当将军随傅友德南征,还发现世系齿录记载周沂滨生廷显、廷显生光宣、光宣生实堂,实堂所生三子:周清、周平、周怀。然老谱《源流考》则记载:滨公以经学教授泥田,为叶氏赘,生子二:长回,二承务蚤(早)世(逝);次讳整,为唐大理(寺)评事,四子:曰廷(庭)显,号显斋,二十四承事为长房,凡水边、大夫塘、永新胜乡油店、大桥头、乾塘坑、水边之安成村、前藕、水边圳上、新淦镜峰、水边大屋、官州、庐陵、周原、周原中州、洪同村前皆显公位下;曰廷(庭)光,号光轩,二十五承事为二房,派衍上冻、周岭、高坑、泉口、谌陂;曰廷(庭)实,号实堂,二十六承事为三房,新喻天柱冈、庐兜、书楼下(夏)之派;曰廷(庭)充,号充所,为四房,下冻社陂、下冻大巷、下冻冻边、下冻砖街头、长沙高屋、上西坑高屋、西坑小塘岭、新喻罗坊、罗坊桥头、庐陵蛤塘、乌石、安福西溪、者赋、纲屯、店里、湖山大安、白叶树下,是故四房分派之总目。老谱世系齿录缺周整一代,按照老谱《源流考》记载与世系齿录比较,岂不是爷爷直接生孙子,大哥廷显生二弟光宣(轩),光宣(轩)则生三弟实堂,实堂生周清、周平、周怀,这段世系存在了很大矛盾。

鉴于谱书存在上述矛盾,笔者遂于1988年底向族人发出倡议编写《中华周氏族史》,当时的目的是为了收集族谱史料考证解决谱书中存在的问题。为了解周氏历史名人,笔者省吃俭用,从微薄工资中积累购买来《二十五史》《资治通鉴》《续资治通鉴》。由于正史方志是老版本繁体字未断句,看不懂就买来《新华字典》《汉语词典》《成语词典》《古汉语字典》《辞海》《辞源》《汉语大字典》《康熙字典》《古汉语大词典》《古文观止》;为尽快读懂正史方志,笔者开始练笔写文章,找关系请安顺师专老师批改作文,先从小诗歌小散文练笔,熟练后逐渐练习写小小说、短篇小说、新闻报道、报告文学等。笔者作为高中肄业生,要翻译文言文不容易,遂参加成人高考,就读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为尽快收集到族谱史料,笔者订阅报刊杂志,在里面寻找周姓人的地址,向全国各地周姓人寄发征集族谱启事,又通过朋友从省民政厅借来全国《村镇地名辞典》,向全国村委会寄发征集族谱启事请帮转给当地周姓人,早期联系上的江西、湖南、广东、福建、浙江、湖北、江苏等省宗亲就是以这种方式联系上的。除练习写作外,一有时间就图书馆查阅史料,如笔者收集到的《古今图书集成》中相关姓氏史料就是在安顺图书馆收集到的。听说《四库全书》里面周氏族谱序、周氏墓志铭,但安顺图书馆里没有,打听到安顺师专图书馆有,遂托关系到师专图书馆查阅《四库全书》,并在《四库全书·集部》中收集到不少族谱序、墓志铭。

那个时候,工资不高,入不敷出,妻子是安顺人,笔者为了节约资金购买史料,除先买够一个月吃的大米外,就买点酱油辣椒面做蘸水,妻子基本上是在外家吃住,大儿子出世以后,由于营养不良,经常感冒导致支气管炎,患上哮喘,以致二十六岁就走完他的人生,作为丈夫、父亲,笔者的确没有尽到责任,后来妻子受不了提出离婚。与第二任妻子结婚后,因为妻子在大方工作,笔者在安顺,两地分居,为还债和想到上海图书馆收集家谱资料,便谎妻子说单位要求每个职工缴纳2000元保证金,请妻子帮借钱,妻子答应帮忙借钱,但提出帮借钱的话就要求离婚,笔者为了完成去上海图书馆收集族谱的心愿,答应了妻子的附加条件,同时也趁老家移民搬迁卖掉父亲的土地。

记得去上海图书馆时,进酒店吃饭,服务员问吃炒菜还是吃炒饭,因为要节约钱收集族谱,不敢炒菜,遂要了一份扬州炒饭,又因第一次出远门,没有经验,服务员问:“需不需要服务员服务?”笔者心想“服务员本来就是服务”的,就顺便答应了,谁知他妈的一碗扬州炒饭吃去388元,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388元对笔者来说是多么重要啊。笔者觉得上当了,就找服务员理论,服务员说他们服务员提供服务,笔者反驳说没感到什么服务,服务员的回答令人气愤:“我们提供的服务是帮你倒茶、劝你慢慢吃。”奶奶个熊,那个时候人年轻了,不懂得争辩,只得乖乖付账。本来笔者是住上海武警招待所的,由于上当了,为节约钱复印谱书资料,只得搬出招待所,晚上靠坐在图书馆大门边墙壁过夜。图书馆早来上班的工作人员见笔者靠墙过夜很是感动,便为笔者亮起了绿灯。那时图书馆看谱书要办理临时借书证,提前一天预约,每天只能看三部谱书,需要复印就三元钱复印一页,后来允许笔者每天预约看十部谱书。

笔者相继联系上江西吉安乌东老家人和吉水泥田老家人,收集到《乌东周氏族谱》《泥田周氏族谱》《桑园周氏族谱》《鱼塘周氏族谱》《爵誉周氏族谱》《漆田周氏族谱》等,硬是收集到湖南祁阳马江埠敦睦堂明朝版本手抄老谱和清朝木活字版本首修、二修、四修、五修、六修老谱部分残卷,终于写下了《湖南祁阳谱三弟兄曰为三代考》一文,将周彦升上线世系承接上江西吉水泥田三房。同时考证周必贤随傅友德调北征南,正面写了13篇考证文章,侧面也写了十多篇考证文章。从大定乐公底、大定泰和街、毕节七星关直线上溯湖南祁阳马江埠、湖南衡阳、江西吉水洪同、吉水泥田、庐陵乌东、庐江舒、汝阴、沛国、汝南直到周王朝、黄帝,写下了千篇考证文章,已出版《周姓史论》,七八十万字;现正着手出版《续周姓史论》,也是七八十万字。《中华周氏族史》古代卷经历了多次易稿,最先是按照苏氏谱、欧氏谱体例撰写,后又按照《元和姓纂》体例撰写,再按照《史记》体例撰写。开初用白话文撰写,后又以半白半文撰写,直到现在改为白话文撰写、涉及正史方志中的周姓名人传记、墓志铭原文照引,形成今天的《中华周氏族史》精华本,200多万字,很快付梓排版。

往事不堪回首,转眼31年过去,从20来岁的年轻小伙,到如今的白头老翁,仍然笔耕不辍。简要介绍笔者编写《中华周氏族史》的心酸历程后,诚心与周某普宗亲就周必贤随傅友德南征事商榷。

    一、实话回应是“乱扣帽子”吗?

某普宗亲说:“什么叫群闹?为什么对我们去湖南朝祖要扣这样的帽子?”你们几人去什么地方,本人不知道。在你针对本人发驳文之前,金沙周某学就在金沙微信群发言,而且与“万能谱”参与者沆瀣一气,并逢人就说本人“瞎胡闹”,这人证物证俱在,还听说周某学去了湖南、江西,周某学在微信群说本人“瞎胡闹”,难道就不能回应他是“群闹”吗?哦,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是吧?所谓“群闹”,他周某学在微信群说“瞎胡闹”,难道不是“群闹”是什么?

某普宗亲说:“我们湖南之行触到了你那棵神经?侵害了你的什么利益?扎到了你的什么痛处?值得你这么大发雷霆,大扣帽子?这就是你的哲学辩证法逻辑推理学?这是什么修养?”本人说的“与某宗亲及那些群闹们探讨探讨”是指你吗?本人“大发雷霆”了吗?你要这样说的话,是本人先发文针对你了吗?哦,这就是你的“修养”是吧?

“笔者就针对此与某宗亲及那些群闹们探讨探讨”这个句子中“某宗亲”是一个词组,“群闹们”是一个词组,用“及”这个并列关系连接词。分开来表达就是“笔者就针对此事与某宗亲探讨探讨”“笔者就针对此事与那些群闹们探讨探讨”。如果句子是“笔者就针对此与某宗亲‘等’群闹们探讨探讨”,无可争辩说你是“群闹”,因为“等”是列举未尽词,就包括你在里面,可是用的却是并列关系连接词“及”……唉!不用解释了。笔者《十续》文中满篇遣词造句都很尊重某普宗亲、称赞某普宗亲,然某普宗亲却忽视“及”这个并列关系连接词而“大发雷霆”?!

    二、本人本身是毕节周氏会侮辱自己支系吗?

再次重复前文的分析论断:“周升生4个儿子:周琪、周琳、周珙、周瑜。周岐新的高祖周珙是周升第3子,假定周升19岁生周珙,按3岁间隔生一个儿子,那么周珙的二哥周琳就是周升16岁生的。以此类推,周珙的大哥周琪就是周升13岁生的。13岁可能勉强能够生儿子,周珙生周延、周昺、周逵,这里周延是长子,姑且不论,然问题却又出来了。周岐新的祖父周继宗是其曾祖周延的第6子,也就是幺儿,按上述推算法,周延19岁生幺儿周继宗,往上3岁则周延16岁生其五哥周继华,往上推则周延13岁生其四哥周继流,再往上周延10岁生其三哥周继源,周延7岁生其二哥周继鲁,周延4岁生其大哥周继祖。试问,4岁能生儿子吗?这是反推算法。那么又来个正推算法:周升生于明成化十五年己亥(1479),假定周升19岁生长子周琪,则22岁生次子周琳,25岁生三子周珙,意味着周珙是明弘治十七年甲子(1504)生;周珙19岁生长子周延,意味着周延是明嘉靖二年癸未(1523)生;周延19岁生长子周继祖,意味着周继祖是明嘉靖二十一年壬寅(1542)生;周延22岁生次子周继鲁、25岁生三子周继源、28岁生四子周继流、31岁生五子周继华、34岁生六子周继宗,意味着周岐新祖父周继宗是明嘉靖三十六年丁巳(1557)生。据毕节七修谱记载,周继宗生五子:良永、良志、良忠、良文、良禄。周岐新父亲周良忠是周继宗第3子,周继宗19岁生长子周良永、22岁生次子周良志、25岁生三子周良忠,意味着周良忠是明万历十年壬午(1582)生。周岐新生于明万历二十五年丁酉(1597),意味着周良忠15岁生第3子周岐新,加上周珙姐姐、周延姐姐、周继宗姐姐、周良忠姐姐、周岐新姐姐,岂不是几岁就生儿子吗?可能有人会辩解说15岁能生儿子的,但6代中不可能只生儿子不生女儿。6代人中所生女儿中,就以周珙有两个姐姐、周延有两个姐姐、周继宗有两个姐姐、周良忠有两个姐姐、周岐新有两个姐姐推算:弟兄、姊妹仍然按3岁间隔,6代12个女儿,那就是36岁-15岁=21,意味着周岐新比其父周良忠要大21岁。试想,平均几岁能生儿子吗?儿子比老子还要大说得过去吗?”几岁生儿子或儿子比老子大不是“超生殖能力狂暴古今”是什么?这一就事论事的逻辑分析推理,请问是“侮辱毕节周氏”吗?是“嘲笑毕节周氏”吗?

某普宗亲,你用“侮辱毕节周氏”措辞这招用心的确nb,其用意就是激起毕节周氏对笔者的愤怒。然笔者在本文开头就介绍了本人支系祖源历史,还引证了本支系老谱《宗谱序》谱页。我支老谱序记载:“吾家开基始祖周公讳必贤,于前明洪武中奉命平南。原驻师于七星关,兼辖乌蒙、乌撒、芒部、水西等处土司,后始祖还朝复命,朝议以夷情畏(未)服,命一子永远镇守。”从而证明我大定乐公底周氏、大定泰和街周氏是周必贤的后代。笔者作为周必贤的直系后裔,有权利有责任考证自己的直系先祖周必贤“于前明洪武中奉命平南,原驻师于七星关……”这段历史。从笔者花费30多年时间写出考证研究周必贤“奉命平南,原驻师于七星关”的20多篇考证文章看,足以证明笔者尊祖敬宗之心。毕节杨家湾修建周氏大宗祠,笔者这么穷,也要从牙缝里挤出22000元捐修大宗祠,从这一举动证明看,笔者不爱“毕节周氏”吗?笔者不尊祖敬宗吗?都是周必贤的子孙,你们这些大领导有钱人,至少捐建周氏大宗祠要超过笔者十倍220000才对得起列祖列宗,才对得起“毕节周氏”这一光荣称号!?平心而论,笔者耗费一生精力研究考证自己直系先祖世系源流,可以说上对得起列祖列宗,下对得起子孙后代。试问,笔者身为毕节七星关周氏,血管里流淌着先祖周必贤的血液,本人会侮辱自己支系和先祖吗?

周某普宗亲堂堂国家县团级大领导,居然说出如此上纲上线的话语:“恶毒攻击的语言,侮辱嘲笑我毕节周氏,是可忍孰不可忍?《十续》作者周某宗亲,你还讲点道德和人性吗?据说你这一支,也是从杨家湾出去的?你讥讽,侮辱我毕节周氏。”唉!这样的言辞论调,真让人感无语啊!

看看某普宗亲颇富哲理的推算:“良忠18岁时为1595年生一女;生长子文新时为1597年;生次子岐新时为1599年。而岐新实际生于1597年,出入了两年,可以设想,如岐新之上的五辈人中,有一至二人17岁生了头胎,或者那一位第一胎生的不是女儿,或者有双胞胎,或者间隔不到两岁等等。所以这种分析和推算与实际情况是出入不大的。”六代人中居然有两代17岁生长子双胞胎,好有道理啊?那么就以毕节海子街《周氏自西公族谱》记载来应对吧。该谱载:周岐新字国鼎,良忠次子,生于明万历二十五年丁酉(1597)

周之郁号彬如,岐新长子,生于明崇祯三年庚午(1630),为岐新33岁生。

周成年字世勋,之郁长子,生于清康熙元年壬寅(1662),为之郁32岁生。

周丰年字世瑞,之郁次子,生于清康熙八年己酉(1669),丰年与其大哥成年间隔7岁。

周大年字世泰,号自西,之郁三子,生于清康熙十五年丙辰(1676),与其二哥丰年间隔7岁,为其父之郁46岁生。

周荣号国华,大年长子,生于清康熙四十一年壬午(1702),为大年26岁生。

周树字国桢,大年次子,无生卒年记载。

周梃字南乔,号海峰,大年三子,生于清康熙四十六年丁亥(1707),与其大哥间隔5岁。

周林字衡峰,号南楚,大年四子,生于清康熙五十年辛卯(1711),与其三哥间隔4岁,为其父大年35岁生。

周履祥字长发,林长子,生于清雍正十二年甲寅(1734),为周林23岁生。

周履发字元春,林次子,生于清乾隆元年丙辰(1736),与其大哥间隔2岁,为其父周林25岁生。

周履安字宅仁,林三子,生于清乾隆九年甲子(1744),与其二哥间隔8岁。

周履厚字兴载,林四子,无生卒年记载。

周履端字元一,林五子,生于清嘉庆元年丙辰(1796),与其三哥间隔52岁。

周履儒林六子,无生卒年记载。

周铭甲字云溪,号捷三,履发长子,生于清乾隆二十二年丁丑(1757),为其父履发21岁。

周铭鉴字镜远,履发次子,生于清乾隆二十五年庚辰(1760),与大哥间隔3岁,为其父履发24岁生。

周铭彝字商美,履发三子,生于清乾隆二十八年癸未(1763),与二哥间隔3岁。

周起濂字绍溪,号莲舫,铭鉴长子,生于清乾隆五十七年壬子(1792),为其父铭鉴32岁生。

周起滨字容帆,铭鉴次子生于清乾隆六十年乙卯(1795),与大哥间隔3岁,为其父铭鉴35岁

周范字式斋,号筱蓉,又名鹤生,起滨长子,清道光六年丙戌(1826),为其父起滨31岁生。

周筼字虚斋,号筠谷,起滨次子,清道光九年乙丑(1829),与大哥间隔3岁。

周簳字义斋,号铁园,起滨三子,清道光十三年癸巳(1833),与二哥间隔4岁。

周箴号秀蓉,起滨四子,清道光十七年丁酉(1837),与三哥间隔4岁。

周第字元斋,号云侪,起滨五子,清道光二十七年丁未(1847),与四哥间隔10岁,为其父起滨52岁生。

海子街周大年公支系历来有钱人多,当大官多,加之周起滨参与编修湖南祁阳马江埠敦睦堂四修族谱,又是一品大官,这里就以周岐新至周起滨举例计算:

周岐新(1597)周之郁(1630,为33岁生周大年(167646岁生周林(171135岁生周履发(173625岁生周铭鉴(176024岁生周起滨(179535岁。周起滨1795-周岐新1597=198÷7代=平均合28.28岁一代,这才符合逻辑,这才符合人类生息繁衍规律。7代人中没有双胞胎记载,且只有一代为21岁生长子;有两个弟兄间隔2岁,有三个弟兄间隔3岁,有一个弟兄间隔8岁,有两个弟兄间隔26岁,所以弟兄间平均以3岁算是最低的了。再按周起滨长子周范1826-周岐新1597=229÷8=平均合28.62岁一代;又以周起滨五子周第1847-周岐新1597=250÷8=平均合31.25岁一代。由此联想,周升至周岐新之间6代人中会有两代17岁生长子双胞胎的吗?从周升至周彦升之间没有看到双胞胎记载,从周起滨至周岐新之间也没看到有双胞胎记载,唯独周升至周岐新之间会有双胞胎?既然有双胞胎那老谱书为什么记载呢?

周岐新至周起滨这7代人的生卒年,那可是贵州毕节海子街《周氏自西公族谱》实实在在记载的,可不是笔者“硬要乱推”的 就退一万步来说,周某普大概是1950年的,为周岐新12代孙,1950年-周岐新生于1597=353÷12=平均合29.41岁一代;周某学大概是1960年的,为周岐新11代孙,1960年-周岐新生于1597=363÷11=平均合33岁一代。当然这里应该以你们实际出生年算,那你们不妨按你们出生年算算吧,看看结果怎么样?这里冒昧问一句,周岐新以下世系至你们十多代中间有多少代双胞胎啊?

 

三、谁该拿出事实依据

    湖南祁阳马江埠敦睦堂五修《周氏族谱》齿录记载:“仁规三子必贤,字思齐……从颖国公傅友德南征,以武功诰授明威将军、贵州七星关副都指挥使,赐铁券,世袭其职”敦睦堂五修谱《苏赠序》记载:“明初,森甫元孙必贤,从傅友德南征,以功封明威将军,赐铁券,袭都指挥使,镇守毕节七星关,再传友铭,三传志贵,均袭职世守其土,是为迁黔如祖。”这不是史实依据是什么啊?难道这真如某普宗亲所说是蔡东藩的《演义》吗?


十一续入黔始祖周必贤征南事由考

            清光绪癸卯年(1903)湖南祁阳敦睦堂五修《周氏族谱》


十一续入黔始祖周必贤征南事由考

           清光绪癸卯年(1903)湖南祁阳敦睦堂五修《周氏族谱》


十一续入黔始祖周必贤征南事由考

          清光绪癸卯年(1903)湖南祁阳敦睦堂五修《周氏族谱》


大定乐公底清道光庚子年(1840)《周氏谱书》,目前笔者保存的是复印件,但原老谱还在的,至于清康熙十二年癸丑(1673)周仕逵、周仕达、周仕迪、周仕选《大明诰授荣禄大夫周公华施碑志》,我大定乐公底周氏、大定泰和街周氏老祖人周华施坟、墓碑已因大方城建设被毁了,但周华施墓志铭手抄件还在。不过,从周某普宗亲和周某学宗亲的驳文中,们连清光绪癸卯年(1903)湖南祁阳马江埠敦睦堂五修《周氏族谱》载“森甫元孙必贤,从傅友德南征,以功封明威将军,赐铁卷,袭都指挥使,镇守毕节七星关”《明史·沐英传》载“二十年(1387)平浪穹蛮,奉诏自永宁至大理,六十里设一堡,留军屯田的真实证据都不认可,吾大定泰和街周氏、大定乐公底周氏老谱书、老碑记你们会认可吗?

某普宗亲在前文中认为:“周必贤先祖随付友德平南属误传误记,应予以否定!那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失误呢?毕节周姓族人上谱是湖南四修谱,四修谱是清同治4年(1868)开始修的,必贤祖已经去世400多年了。后人对先祖的功绩说得荣耀一点,响亮一点,多一点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我族先祖镇守七星关200多年,毕节族人参加四修谱时,已经到了起、上、承这三辈人的手中了,误传误记也是有可能的。”这笔者不敢苟同。据毕节七修《周氏族谱·周氏家族历次修谱记》记载:“四修:同治戊辰,即公元1869年,合族修。”应为清同治七年戊辰(1868),当时毕节海子街大年公支系官任太常寺正卿、一品大员周起滨和其次子周筼、三子周簳参与四修族谱。试问,堂堂一品大员的周起滨会后人对先祖的功绩说得荣耀一点,响亮一点,多一点”吗?周起滨会“误记误传”吗?即便是周起滨“误记误传”,那笔者收集到的湖南祁阳马江埠敦睦堂首修《周氏家乘》老谱记载周必贤就跟四修、五修一模一样。硬要说湖南祁阳马江埠敦睦堂老谱书载“森甫元孙必贤,从傅友德南征,以功封明威将军,赐铁卷,袭都指挥使,镇守毕节七星关”是“误记误传”,既然你们说400多年了,那周升以上、周彦升以下生卒年就不会“误记误传”吗?我大定泰和街周氏、大定乐公底周氏修于清道光庚子年(1840)《周氏谱书》早于湖南祁阳马江埠敦睦堂四修族谱28年,为当时四川绵州总兵周宗濂作序,诗伯氏潘运兴抄录,周宗濂谱名刘思慎。若此,我大定乐公底周氏支系老祖人不至于“误记误传”吧?


十一续入黔始祖周必贤征南事由考

湖南祁阳马江埠敦睦堂首修《周氏家乘》手抄本


十一续入黔始祖周必贤征南事由考

清道光庚子年(1940)大定乐公底《周氏谱书》(复印件)


笔者20多年前就收集到湖南祁阳马江埠敦睦堂一至六修谱部分残卷,10多年前就收集到湖广祁阳马江埠敦睦堂明朝版本手抄老谱,八九年前就到湖南衡南、祁东金桥镇收集到木甫支系、林甫支系老谱书和祁东金桥镇七修谱,并拍照了周彦升、周林甫、周森甫等坟墓照片;10多年前笔者七八次到江西吉安、吉水、永丰和九江收集到庐陵乌东、吉水泥田、吉水桑园、吉安鱼塘、吉水醪桥、安福枫糖、安福车田、安福石门田西、九江等地老谱书,包括《吉州周氏统谱》等等。可以自豪地说,别人有的史料笔者都有;笔者有的史料别人却没有。

笔者不会去招惹别人,但别人想改变笔者的考证观点,除非拿出真凭实据来,也就是“史实证据”。如毕节七星关周氏是谁最早来开基的是什么年代什么事件什么战争来的担任何种职务引证的“史实证据”必须经得住逻辑学推理,经得住哲学历史唯物辩证法检验,能使笔者心服口服,否则就算拿枪顶着笔者胸膛也不会改变。笔者不但写出考证文章,还要将考证文章集结经过家出版社公开出版,传承给子孙后代。

某普宗亲前文说:“谱书记载,文清和仁规公都是明威将军……他们何来的明威将军?要知道,元朝是不准汉人掌军权的,从军也只能当伙夫!”关于这个问题,湖南祁阳马江埠敦睦堂老谱书记载很明确,周仁规、周文清是“诰赠明威将军”;周必贤是“诰授明威将军”;周友铭是“貤赠明威将军”。你们可以查查《明史》,或百度一下了解“诰授”“诰赠”“貤赠”等明清时期的封赠制度就知道了。限于篇幅,这里笔者不作陈述,将在另一篇考证文章《从〈明太祖赐毕节卫都指挥林秀敕〉看明代封赠制度》中详细阐述。

四、结束语

“如果将周升彦升这十代人的生殁年龄前推一个甲子60年,这就等于将湖南第一次至第七次修谱的年龄全部否定,将彦升公至周升祖陵墓上的生殁年龄记载全部推翻,这意味着什么?你不怕引起混乱吗?”这段话很危言耸听。一至七修谱世系齿录都记载了“仁规三子必贤,字思齐……从颖国公傅友德南征,以武功诰授明威将军、贵州七星关副都指挥使,赐铁券,世袭其职”。四至七修谱《苏序》都记载“明初,森甫元孙必贤,从傅友德南征,以功封明威将军,赐铁券,袭都指挥使,镇守毕节七星关,再传友铭,三传志贵,均袭职世守其土,是为迁黔如祖”。难道你们要推翻一至七修谱世系齿录记载吗?难道你们要更改四至七修谱《苏序》吗?

毕节杨家湾石河周必贤的老墓碑正中碑文:皇明特授都指挥迁黔始祖周公讳必贤思齐老府君之墓。”新碑减掉一个“都”,为“皇明特授指挥迁黔始祖周公必贤思齐老府君之墓。”杨家湾鱼塘周友铭墓碑正中碑文:“皇明貤赠明威将军/诰封恭人/周公(母)讳友铭/蒋氏/老府(太)君墓。”“貤赠”就是承袭其父周必贤爵位“明威将军”,之后周志贵、周碧、周升、周珙、周延、周继鲁都是世袭入黔始祖周必贤的“指挥”军职,周友铭的墓碑记中记载了周必贤随傅友德南征事由,难道你们要将这些墓碑推倒重新立碑吗?

周必贤、周友铭的生卒年为一至七修谱记载,同样一至七修谱也记载从颖国公傅友德南征,以武功诰授明威将军、贵州七星关副都指挥使,赐铁券,世袭其职”这段历史;同样四至七修谱记载《苏序》“明初,森甫元孙必贤,从傅友德南征,以功封明威将军,赐铁券,袭都指挥使,镇守毕节七星关,再传友铭,三传志贵,均袭职世守其土,是为迁黔如祖”。这是一个二选一题,笔者支持后者;你们否定后者,但笔者敢肯定你们最终只能是既肯定周必贤、周友铭生卒年,又肯定一至七修谱世系齿录和《苏序》记载“周必贤随傅友德南征,擢都指挥使,镇守毕节七星关”这段历史,因为你们不可能推倒周必贤、周友铭等墓碑重立,更篡改不了周必贤“随傅友德南征”这段历史,因为一至六修谱还有很多残卷存世,毕节七修谱硬是普及整个毕节周氏。虽然笔者为了周必贤随傅友德南征历史吻合《明史》,将周升至周彦升生卒年帝王年号前推一个甲子,并根据30多年收集到的历史证据写下了二三十篇考证文章,但也仅是为子孙后代提供考证史实依据。

笔者自下而上,溯直系先祖:考证了明初黔始祖周必贤随傅友德南征事由,考证了南宋理宗时周彦升上线世系承接江西吉水泥田三房,考证了隋朝乌东周汾翁担任吴州总管,考证了乌东、蜜湖因果关系,考证了后汉庐江舒周氏出自汝阴周氏,考证了汝阴周氏出自汉初沛县周勃家族,考证了沛国周氏出自周王朝最后一位天子周赧王,等等!更欢迎你们翻开笔者拙著《周姓史论》针对一篇篇论文去否定!学过哲学的人都知道“否定之否定等于”什么?所以笔者欢迎你们否定再否定!

说实在的,笔者敢于抛妻失子,敢于变卖田地,敢于辞掉工作,敢于花费一生之功去收集家谱及相关姓氏史料,撰写《中华周氏族史》,其目的就两点,说出来让你们见笑:一是为了回报家族;二是受臧克家《有的人》诗作“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的影响,遂一头扎进谱学研究的瀚海中而无法自拔。笔者真正专长是写小说、剧本,如果31年前笔者制定的人生计划是写小说、写剧本拍电视连续剧,那么今天笔者的成就就可想而知了……

限于篇幅,就和某普宗亲商榷到这里,某普宗亲提出的许多论点,将在以后的考证文章中探讨研究,现只能意欲未尽了。最后澄清一下,某普宗亲指责的“群闹”“侮辱毕节周氏”不存在。笔者在去河南汝州开会之前还和某普宗亲微信聊天,而且聊得很和谐,何况某普宗亲没有像周某学宗亲到处在微信群谩骂笔者“瞎胡闹”,故笔者理解某普宗亲的过激措词,故笔者本文开篇介绍收集家谱编写《中华周氏族史》心路历程就是为阐明笔者不会“侮辱毕节周氏”及先祖。

在本文结束之前,笔者虔诚向江西吉水泥田周岐凤、周叙、周彦奇、周纪和毕节海子街大年公支系周宝珊、周起滨、周素园以及我大定乐公底周思永、周宗濂等修谱纂谱老祖人叩首作揖!感恩这些修谱纂谱老祖人给予笔者扛笔杆子深研家谱的大舞台!


                                 2019年9月26日凌晨于筑兰香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