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贵州大周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贵州大周文化发展有限
公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36,556
  • 关注人气:9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泥田周沂滨与辂北周侁孰是孰非考

(2018-12-12 08:41:13)
标签:

历史

文化

情感

泥田周沂滨与辂北周侁孰是孰非考

贵州·周毅


江州辂北《周氏宗谱》载:第一世:“侁公(651年—约727年),讳彦博,字沂滨,号仕清,生于唐高宗永徽二年(651)辛亥;永隆元年授司马镇南建武节大将军,至中宗朝,拜太子少师,卒谥晋国文肃公,正二品;夫人宋氏生子三:新、表、清;继娶叶氏生子二:承事、详事。公因诸武专权,遂不仕,由润州丹阳太平乡丰里仁义堡徙居江州瑞昌瀼溪之西辂北开基繁衍;唐玄宗开元中(约727年)卒,公与宋夫人俱葬辂北青山仙鹅抱蛋吉地有碑;叶夫人与子详事隐居庐陵乌东,旋迁吉水泥田,即念四郎居地焉”。第二世:侁公第四子:“4.承事,名回,未详”;侁公第五子:“5.详事,乔木支祖,名整,仕唐大理评事,因诸武擅政,随父致仕后,与母隐庐陵乌东,旋迁吉水泥田即念四郎居地是也;娶李氏,生子四:庭显、庭光、庭实、庭充”。辂北谱记载周沂滨“生于唐高宗永徽二年辛亥(651)……唐玄宗开元中(约727年)卒”,意味着周沂滨殁后94年才赘居泥田,殁后94年赘居泥田岂不是聊斋中的鬼魂于公元821年赘居泥田吗?桑园谱载:“乾符甲午(874)七月戊申,复至,留信,宿得暴疾,卒于兄所”留信,证明这一年沂滨公尚在世,那沂滨公此时223岁,岂不是神话传说中的高寿高高寿吗?辂北谱这种李代桃僵、乔木嫁接的世系,也只有辂北周氏和所谓的乔木支系认可,泥田沂滨公嫡派后裔99.9%的不认同。当然,今有辂北支裔作了详细分析对比:

两地谱载分歧点:

1.对沂滨公其他名讳或字号记载不同。两地除沂滨相同外,吉水泥田谱载:“名墀,字德升,号沂滨”;江州辂北谱载:“名侁,讳彦博,字沂滨,号仕清”。

2.对沂滨公生殁年份记载不同。吉水泥田谱载:“唐长庆元年(821)辛丑,离乌东择吉水县泥田拓基”;江州辂北谱载:“侁公,讳彦博,字沂滨,号仕清;生于唐高宗永徽辛亥年(651),唐玄宗开元中(约727年)卒。如果按吉水泥田谱推定“唐长庆元年(821)辛丑,离乌东择吉水县泥田拓基”时,泥田沂滨公时年30岁,那么,泥田沂滨公年龄则约小于江州辂北沂滨公140岁。

3.对沂滨公娶氏记载不同。吉水泥田谱载沂滨公娶叶氏;江州辂北谱载原配宋氏,继娶叶氏。

4.对沂滨公仕宦记载不同。吉水泥田谱载:“授徒吉水泥田”、“公以子恩诰封大理寺评事”,即职业为私塾教师;江州辂北谱载:“永隆元年授司马镇南建武节大将军;至中宗朝,拜太子少师,卒谥晋国文肃公,正二品;(详见《江西通志》)。公因诸武专权,遂不仕由润州丹阳徙居江州瑞昌辂北开基繁衍”。

5.对沂滨公殁葬地点记载不同。吉水泥田谱:“卒葬泥田今上冻屋后左艮山坤向”;江州辂北谱载:“公与宋夫人俱葬辂北青山仙鹅抱蛋吉地有碑”。两地均有墓茔,其中吉水泥田沂滨公墓与叶夫人墓分别单立,相距约300米左右,且沂滨公墓简单于叶夫人墓;江州辂北为与原配宋夫人合墓。

6.对沂滨公生子数量记载不同。吉水泥田谱沂滨公与叶夫人“生子一整”;江州辂北谱载:“夫人宋氏生子三:新、清、表,继娶叶氏;生子二:承事、详事”。

辂北支裔分析得若此透彻,其分析辂北周侁与泥田周沂滨有六点不同,尤其是点明辂北周侁死后140年泥田周沂滨才生,试问辂北周侁与泥田周沂滨会是同一个人吗?辂北支裔进一步分析考证道:

现存于吉水泥田三房的清雍正十三年(1735)续修的《周氏族谱》,对沂滨公生殁年份没有明确记录,仅载“唐长庆元年(821)辛丑,离乌东择吉水县泥田拓基”,说明公元821年沂滨公已是成年;居住于今武汉市蔡甸区侏儒街周门村、整公四子庭充裔兴芝公后裔(下称兴芝公裔谱)谱载沂滨公:“生于唐德宗贞元五年(789)己巳”,与吉水泥田谱载基本相同。如果将沂滨公生辰年份为唐德宗贞元五年己巳为泥田说。那么,江州辂北谱载侁公“生于唐高宗永徽辛亥(651)年”的沂滨公,因生辰年份相差138年,就不可能是同一人。

辂北支裔这种考证是中肯的,是符合人类生息繁衍规律的,其论点与史实相符,乍一看都像是谱学大家考证文风,但最后却又自相矛盾地以坟墓大小、封赠品级与几代世系相同为由推翻其自己考证论点。旧时当官品级高的称“诰封”,品级低的称“敕封”,然几品以上称“诰封”、几品一下称“敕封”,并非所有修谱人都知道。前人修谱,初修谱错了,续修谱者即便发现了一般不更正,细心的续谱者会另外撰文考证。“诰封”有些修谱者以作门面用语,牵扯一个家族的荣誉,哪怕是史学大家作序发现也不会更改。用今天的话来说是虚荣心作怪,就像“皇清待赠”一样,是殁者或殁者家属的荣耀。“待赠”,顾名思义就是“等待封赠”,本意是等待子孙后代当上大官,再封赠给殁者。“皇清”、“皇明”,是那个时候当官的殁了以后立碑的习惯用语。清朝以前立的碑,当官的或有光明的人殁了,立的碑顶上有三个角或三个头,以彰显殁者家属有钱有势有光明,是一种荣耀。普通平民百姓是不能立这样的碑,而有钱人家又想立这样的碑光宗耀祖,遂玩文字游戏、钻宗法制空子,以“待赠”意淫荣光。坟墓大小与“封建夫权礼教、封建伦理制度”无关,却是与风水有关。在堪舆风水学中,根据山脉来龙建坟立墓,有的坟地可以立大碑建大石坟,有的坟地只能立小碑,有的坟地甚至只能砌土坟。若有不信,可以去问问那些风水大师。泥田沂滨公夫人叶氏祖婆坟墓,重新刨坟立碑于明朝时期,这可见明礼部尚书、太子少保兼文渊阁大学士金幼孜为泥田周氏撰写的《周氏祖茔碑》。鉴此,吉水泥田三房绍晟宗亲也考证道:“有人拿叶氏婆墓葬比沂滨公墓葬更具规模来质疑沂滨公墓而定为衣冠冢,很明显其对吉水不了解,对吉水名人不了解。沂滨公夫妇并非历史名人,叶氏婆墓比沂滨公墓更宏伟是因为吉水名臣大明南京侍讲学士周功叙夫妇附葬于叶氏婆墓两旁,此墓能列为省级文物也是记录为‘周叙墓’。”“周叙墓”被批准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这在2018年3月25日《井冈山报·吉安新获批141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载:“古墓葬类共有26处,我市有4处,分别是吉水县明代的周叙墓、刘俨墓、彭教墓和永新县的刘沆墓。”至于辂北谱记载周侁以下有几代名字吻合,这不是理由,更不是证据。根据辂北支裔文章,有泥田四房裔孙迁居乔木,与辂北周氏合谱,将泥田沂滨公以下几代人的名字嫁接到辂北谱系中,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这种偷梁换柱、乔木嫁接的修谱方式,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

辂北支裔仅凭一部江州辂北《周氏宗谱》就妄断臆测泥田周氏出自他辂北周氏;仅凭其跑到泥田三房抄袭了点《泥田周氏族谱》,抓住泥田谱中细枝末叶的小问题发挥其诡辩天才,自相矛盾地推翻其自身所列泥田周沂滨与辂北周侁不是一个人的史实证据。记载乌东周氏周以清生子四:沂泫、沂滨、沂渊、沂漳的老谱书除泥田谱外,尚有乌东谱、爵誉谱、桑园谱、鱼塘谱、车田谱、吉州大统宗谱及湖广祁阳谱等几千种版本谱书。古谚说:“翰林多吉水,朝士半江西。”吉水泥田周氏历代不乏为官为宦名人,不乏史学家,难道对泥田周氏出自何处会没有研究吗?比如后梁安成郡尹周世昌、宋昭州知州周从龙、宋武略将军周汝明、宋秘阁校理周应龙、宋直宝谟阁大学士周京孙、宋湖广潭州刺史周子春、元和州知州周方平、明兵部尚书周延、明秘阁修撰周公明、明江苏常州知府周源、明翰林院修撰学士周迪、明监察御史周汝员、明河南按察使周象之、明山东布政使周梦旸、明大理寺少卿周彦奇、明刑部清吏司郎中周南巽、明兵部职方员外郎周岐凤、明南京侍讲学士周叙、明浙江布政使周纪等知名人士都直接或参与修谱,何况有外姓名人杨万里、解缙、杨荣、金幼孜、杨士奇等为泥田周氏作序写墓志铭。无论是外姓名人、史学家或泥田周氏名人、史学家,都研究考证泥田周氏出自汉末三国大都督周瑜,都研究考证泥田开基祖周沂滨父亲是周以清字永清,祖父是周隐字从德,曾祖是周敏号东野,都研究考证泥田周氏为隋朝吴州总管周汾翁后裔,都研究考证周沂滨始迁自庐陵乌东。

笔者与辂北支裔相识,知道其满肚子墨水、善于诡辩,且从事诡辩工作,无不令笔者钦佩,然无论其如何诡辩、如何妄断臆测收编泥田周氏,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泥田周氏裔孙是不会认可的,不信的话,你辂北支裔可跑到吉水泥田大喊三声:泥田属于辂北周氏、周沂滨就是辂北周侁。看看有哪个泥田周氏子孙会站出来认可?


                                 2018年12月12日凌晨于筑兰香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