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贵州大周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贵州大周文化发展有限
公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36,556
  • 关注人气:9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儿啊!你留给爸爸的是痛上加痛

(2017-09-07 15:03:00)
标签:

情感

儿啊!你留给爸爸的是痛上加痛

贵州·周毅


人生际遇,天有不测,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周震儿啊,为什么要有北京时间呢?苍天啊,为何要有北京时间?那可恨的北京时间将我儿定格在丁酉年公历7月8日寅时,那可恶的北京时间将我儿送到贵阳市宝山路星福桥洗脚城如梦令包房就一去不回,就和爸爸阴阳两隔。7月8日,这个令人悲痛欲绝的日子,去年的7月8日,我儿住进医院重症监护室;今年的7月8日,我儿走向了黄泉不归路。

当电话得知你“出大事了,尸体已拉倒殡仪馆了”。这令人不寒而栗的、可怕的“殡仪馆”三个字,犹如惊雷,晴天霹雳,轰——一下子将爸爸脑海震得一片空白。爸爸三步并两步,冲出门去,打上出租车,还以为你是被人暗害,赶紧打电话给你黄忠芬大妈妈、周祖发老祖、周登瑜伯伯、周志斌哥哥、周礼应哥哥和大方猪场的周光华老祖公,也给你妈妈打了电话。爸爸赶到西湖路派出所,不一会住水口市的周光华老祖公就到了,黄忠芬大妈妈很快也赶到了。接着你礼应哥哥、志斌哥哥、学文哥哥等赶到了。等派出所取完你同事的笔录,领了你的遗物,一行宗亲急奔市公安局南明分局刑侦大队法医办公室,看法医出现场时的照片,法医告知排除他杀,并告知你的遗体在清镇青山园殡仪馆。

此时此刻,爸爸的心急炸了,却又偏偏急惊风闯在慢郎中。车走走停停,尤其在市区,半个多小时才出城,一个多小时才到青山园。到达目的地时,平坝的周光荣、周光华两位家门,还有你妈妈等都到了。询问服务员说你遗体没在,再次电话咨询法医,才得到确切地点,你的遗体是在油榨街六医旁的殡仪馆。一行宗亲又打马回朝,火急火燎赶到殡仪馆,很多宗亲家门都先行到了,原来打听到确切地点后,有宗亲就将信息通过微信告知宗亲们,周星远五爷等附近的宗亲已先赶到,其余宗亲在陆陆续续的赶来。远在大方的周登瑜伯伯、周祖均老祖等赶来了;远在水城的周礼仁宗亲、周祖扬老祖等赶来了;远在毕节的周遵艳姑姑、周立叔叔等赶来了;远在龙里的周琳玥家门等赶来了,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宗亲赶来了,虽然当时有介绍,可是爸爸脑海一片空白,想不起他们的名字了。

周登瑜伯伯、黄忠芬大妈妈、周志斌哥哥、周光荣家门、周瑾老爷等组成治丧委员会,对处理你后事作了分工。之后你的上司、你的老板周瑾老爷就没有再来,一直回避到现在。周祖发老祖、北京周峰宗亲、平坝周光荣家门、周礼应哥哥、周学文哥哥、周学均哥哥、水城周祖明老祖、云南镇雄周成林宗亲、老家刘华幺叔、老家周江来哥哥、贞丰周明发宗亲等则在微信群里发起爱心募捐,以作处理你后事费用。9日上午,周光荣家门联系南明分局林教导员,请法医为你做尸检。中午,爸爸大脑昏昏沉沉的,没有想到来帮忙的宗亲们吃饭的事,周志斌哥哥、周江来哥哥就去大街上饭馆买饭菜来给宗亲们吃,我给两位哥哥钱,两位哥哥又不收。下午由市公安局南明分局刑侦大队林教导员带队,贵州医科大法医来做尸检。尸检结束,原本我和登瑜伯伯要去南明分局去为你开死亡证明,此时,周祖权老祖提出不能先开死亡证明,要先去星福桥洗脚城要丧葬费,一旦开死亡证明,遗体就得火化,遗体火化了就要不到丧葬费,等尸检结果出来打官司不但麻烦,法院也不一定判丧葬费,能开洗脚城,证明其与公检法司都有关系。

人多力量大,人多主意多。按照周祖权老祖的建议,在场所有宗亲迅速赶到星福桥洗脚城。洗脚城大堂经理看见人多,就打电话报警。西湖路派出所出警,根据派出所民警要求,双方派代表到派出所协调。周登瑜伯伯、周志斌哥哥、周光荣家门、黄忠芬大妈妈、周祖权老祖等为谈判小组。洗脚城提出要到13日等其老总回贵阳再谈,这样宗亲们先行回家等待协商时间。到10日那天,才联系到你未婚妻小莫。10日晚上,你的老板周瑾老爷来和爸爸见面。一起见面的有登瑜伯伯、黄忠芬大妈妈、礼应哥哥。见面就谈一下你的工资和保险问题,顺便问问你开的车放在哪个地方。这次见面基本上没结果。11日上午,礼应哥哥将车开来小区。

根据电话协商,定在13日下午三点。双方代表到齐,在西湖路派出所等南明分局刑侦大队林教导员来主持协调。大部分宗亲仍然在星福桥洗脚城候着,给洗脚城造成压力。当天的我方谈判组,派出所要求只能派三名代表,故由登瑜伯伯、周光荣家门和爸爸为代表。登瑜伯伯是律师,懂法律;光荣家门很具语言技巧;爸爸是作为当事人亲属参与协调。林教导员及派出所所长先分别听听双方意见,然后双方代表面对面协调。我方代表周光荣家门提出要六万元丧葬费,登瑜伯伯将丧葬后事所有费用列成清单,交给林教导员;对方只答应给四万元,最后由爸爸决定。爸爸权衡一下,心想我方要六万元,对方绝对不会给,爸爸折中要五万元,对方老板就同意了,但要14日上午才能给钱。

14日上午,按时赶到西湖路派出所。对方代表拟定付钱协议,其中有一条,待尸检结果出来,通过法院判决,再行“多退少补”。爸爸脑袋瓜是空白的,但登瑜伯伯和光荣家门很快就看出瑕疵,提出“只补不退”。对方代表说要等他们老总来决定。对方老总来后,经协商,对方老总亲自修改为,可以不退,但要看遵守协议情况。收到钱后,立即到六医旁殡仪馆将你遗体拉到清镇青山园火葬场火化,并将你骨灰寄存在该处,第二天再将你骨灰送回老家安葬。

15日8点过,根据治丧委员会安排,同去大方的宗亲在三桥北路集中,请周礼应哥哥、周志斌哥哥、周江来哥哥、小麻军哥哥、周文哥哥、周扬哥哥、周赞哥哥等开车送同去的宗亲们。爸爸说给他们开车油费,他们又不收,这就是老祖宗给予亲情力量。周微老爷安排他的驾驶员开你的车到青山园。当一行宗亲到达青山园,周光荣家门、周光华家门已经到青山园了。清镇周厚军家门开你的灵车,直奔老家大方牛场,决定16日安葬。到得老家牛场,刘华幺叔已经安排好大小事务。安排在后坝七组周世林家山庄吃饭。不久周祖发老祖、周光富老祖公、周亮叔、周勇(本芳律师)、周光芹老祖公、周尚明哥哥等毕节的宗亲赶来了,水城的周祖明老祖、周祖祥老祖等赶来了。吃了饭,毕节的宗亲们有事要先回去;平坝的周光荣家门、周光华家门、周黔中家门和清镇的周厚军家门等有事先回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爸爸遭此无情打击,脑袋瓜子昏昏沉沉的,直到第二天开你灵车时,才知道给厚军家门的开灵车红包没拿走,很是对不起厚军家门。

16日早上,刘华幺叔开车拉你的棺木到高家房背后坟山,又开你的灵车到安葬你的坟山,附近的宗亲们陆续到来。接着大方的宗亲、织金的宗亲等很多地方的宗亲陆续到来。周礼仁家门在大方制作横幅,置办用品。道士先生为你开路,然后安葬。登瑜伯伯为你主持告别仪式,结束仍然安排在周世林家山庄吃饭。一些宗亲连饭都没吃就走了,很对不起这些宗亲。

17日上午,你未婚妻小莫忙回来,刘华幺叔就开车送我们回贵阳。等待你的尸检结果,可是快两个月了,结果都还没有出来。

儿啊,你知道吗?为什么给你取名周震,那是你还在母体里时,有一天爸爸送你妈妈去外婆家,途中与你妈妈议论你是男是女,突然晴空一声炸雷。我禁不住大声欢呼,一定是儿子。果然你生下来是男孩,因为议论你时打雷,雷在易经中代表震,故而名之。初为人父的爸爸,多么希望你出人头地,做出一番事业来。可如今,你却去另一个世界了。

儿啊,你跟着爸爸,真是命运多舛。爸爸和你妈妈离婚得早,四岁就跟着爸爸。一把屎一把尿,既当爹又当妈,好不容易把你拉扯大,可你就这样不声不响地走了,你叫爸爸老了靠谁啊?古人说,养儿防老,可你让爸爸白发人送黑发人,就这样绝情地走了,将爸爸抛向痛苦的万丈深渊中。

你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就因为你懂事,却把你的前途给抹杀了。你知道爸爸写家谱需要钱,为不让爸爸分心,你明明考取首都师范大学,收到录取通知书却谎说没考取。半个学期过去了,经不住爸爸成天念叨你没出息,大学都考不取,你才将录取通知书给爸爸,可是为时已晚。

你是个恩怨分明的孩子。记得你小时候,在大方六龙医院跟随你后妈在那里读学前班,有一次爸爸去看你,晚上睡觉时,你要爸爸陪你睡,爸爸和你睡到半夜就去陪你后妈睡了,你天亮起来看不见爸爸就生气了,从此你就不和爸爸睡,你总是单独睡。你长大了也是如此,也不和爸爸沟通。爸爸想和你沟通,一走进你房间你就出来了,待爸爸走出你房间,你又进房间关门了。你和爸爸见面的方式,就是你来爸爸办公室拿药。爸爸经常买些板蓝根、头痛粉和到诊所开的感冒药。你每天下午都要来办公室拿药,顺便和爸爸说几句话,然后又回你房间了。没有药时,你会叫爸爸买,爸爸还以为你是真的吃药。直到你走后,在整理你的遗物时,翻出两大纸箱子头痛粉、板蓝根、感冒药,才知道你是想爸爸,找借口拿药,来办公室看爸爸,和爸爸打招呼啊!

儿啊,你的仙去,你的安栖,全靠家人们的鼎力支持,否则痛苦中的爸爸不知道该怎么办?从7月8日你升仙,到16日为你修建安栖之所,许多家人们全程参与帮忙,顺利将你入土为安,所以我儿在天之灵要保佑家人们平平安安、发财发富、心想事成!

办任何事情,都要有组织者、策划者和参与者,你的意外升仙、入土全程,全靠周登瑜伯伯、黄忠芬大妈妈、周礼应哥哥、刘华幺叔、周志斌哥哥、周祖发老祖、周光荣家门、周遵艳姑姑、大方小屯周光华老祖公、周礼仁家门、北京周峰宗亲、周祖均老祖、周星远五爷、周杰幺叔、周学文哥哥、周学均哥哥、周江来哥哥、麻军哥哥、牛场周文哥哥、牛场周扬哥哥等家人,使问题得以顺利解决。第一时间在网上微信群发起倡导捐助的有周祖发老祖、周礼应哥哥、北京周峰宗亲、周光荣家门、周学文哥哥、周学均哥哥、镇雄周成林宗亲、刘华幺叔、周江来哥哥、水城周祖明老祖、贞丰周明发宗亲等。他们不但组织捐助,而且率先献出大爱,故捐助送礼者754人,收到捐助礼金134475.46元。这无不令爸爸感激涕零、激动万分,无不令爸爸感到家族力量之大、家族凝聚力之强。其中爸爸收到的礼金、捐助款24012元;周祖发老祖组织收到的礼金、捐助款19662.46元;北京周峰宗亲、平坝周光荣家门组织收到的礼金、捐助款24437元;周礼应、周学文、周学均三位哥哥组织收到的礼金、捐助款40432元;水城周祖明老祖组织收到的礼金、捐助款7882元;云南镇雄周成林宗亲组织收到的礼金、捐助款1350元;老家刘华幺叔、周江来哥哥组织收到的礼金、捐助款16700元。在参与同洗脚城协调丧葬费一事中,你登瑜伯伯、光荣家门、志斌哥哥、祖权老祖和黄忠芬大妈妈起到关键作用,当然在场的每位家人作用都很大,为顺利解决问题功不可没。

你走后这一个多月来,爸爸虽然会习惯性到电脑边做事情,但打开电脑,瞌睡就来,上床睡觉,眼睛闭痛,就是难以入眠,实在稳不住,就不由自己的靠在靠背椅上睡一会。爸爸怕看见你的任何东西,走到你的房间门,感觉你还在的。爸爸总是开着过道灯,以免碰到你的房间门,打扰你的清梦。你在世时是知道的,爸爸近三年多病,先是中耳炎,接着是肺部问题,至今没检查出结果,再接着是短暂性脑缺血,天天都离不开吃中药。病魔缠着爸爸是痛在身上,你的无情离去却爸爸心里。爸爸的心不知要到何时才不在滴血,才恢复如初,才不再思儿想儿啊?

自你走后,爸爸处在极度悲痛中,成天昏昏沉沉,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想不起什么事情,以致到7月24日才写了《感恩信》,才以书面形式表达对宗亲戚友们感恩感谢,这还是北京周峰宗亲提醒,否则爸爸也想不起来。在整个过程中,很多来帮忙和参加与你告别仪式的宗亲戚友可能没有吃饭就走了,真的很对不起,但也只能在心中感谢感恩!在我们老家,有这样的说法,白喜事正的那天收礼请酒,送葬安埋请吃饭,之后就不能收礼补酒请吃饭,总之不能再以白喜事名义请客,故爸爸遵循这一风俗。

俗话说:“礼尚往来。”对于宗亲戚友们捐款送礼,爸爸不但铭记于心,而且常怀感恩感激,还做了收礼账单记住送礼捐款名单,以便将来谁家有事时还礼。现就“8·30未请吃饭、未感恩风波”作一下澄清,主要是再次感恩感谢宗亲戚友们!

儿啊,爸爸近两年来视力下降,眼睛老花,可能是长期看电脑的缘故,但目前看电脑还可以,看手机信息不说看不清楚,而且眼睛特别难受,所以很少看微信,也很少和宗亲戚友们聊微信,只是在电脑上写东西累了,偶尔进手机微信浏览一下。8月30号前几天,无意间在微信群里看省外一则邀请八百人聚餐的邀请函,因为感兴趣,就加了发邀请函的宗亲,想了解聚餐情况,以便组织贵州宗亲去参会。贵宗亲接受以后,发了两条信息,其中一条就是邀请函。去参会与否,这得与我贵州宗亲商量,所以没有回复,当然也不知道该宗亲捐了150元的款,就忽略了说声谢谢,直到该宗亲到处群发指责爸爸没有感谢他之类的言论,才知道问题的存在。

在你绝情地走后的这段时间里,爸爸陆续收到一些宗亲打来的电话,说有人到处打电话说世界中华周氏宗亲联谊总会在岐山宣布解散了,所有联谊会都解散了。在今年5月份的岐山祭祖并召开总会会长办公会,爸爸是在场人,总会会长办公会主要是讨论选举代理会长的事情,最后选举总会常务副会长周宣鸿伯伯为代理会长,根本没有宣布总会解散,但涉及总会的事情,爸爸不能乱发言,无形中也涉及到贵州周氏联谊会,很多打电话的宗亲建议我写个声明正面回应。爸爸想,爸爸没有直接听到电话说联谊会解散的事情,不能正面回复,故将2007年5月15日《成立贵州周氏联谊会倡议书》及2007年8月24日《成立贵州周氏联谊会筹备会会议纪要》从QQ空间转发链接到微信朋友圈和大周文化总群、贵州周氏联谊会总群,侧面说明成立了整整十年的贵州周氏联谊会不会轻易解散。

倡议书链接发到微信群后,有位热心人就将倡议书链接截屏转发到其他群,由于是截屏,进不了链接,看不到内容,虽然爸爸在倡议书标题后用括号注明“重温历史”,但容易造成联谊会还没有成立的假象。为此,看到那位热心人将截屏图片发到那个群就跟去发链接,以免宗亲们误会。当跟随到世界周氏岐山祭祖群时,群主问我发这链接是什么意思?我回答是对我贵州周氏联谊会成立十周年的回顾。

群主是位女宗亲,为周家人的事情出钱出力,做了突出贡献,爸爸特别尊重和钦佩这位群主宗亲。群主宗亲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这个跟帖爸爸不明白。群主宗亲说的“尧舜禹”的故事,是指让位的意思。这回爸爸明白了,就将贵州周氏联谊会的情况陈述一下,说明联谊会是家族机构,制定有章程,是依规依矩为贵州周氏做实事。群主宗亲提到“礼让三分”。这“礼让三分”有一个典故,就是清朝时,有位宰相叫张廷玉,安徽桐城人,他素来注重修身养性,颇受人尊重。同时他也非常孝敬父母,在朝廷任宰相时,他把母亲安顿在家乡,并经常回家探望。一次,张廷玉回家看望母亲时,觉得家中的房屋破败不堪,就命令下人起屋造房。安排好一切后,回到了京城任职。他家的邻居是一位姓叶的侍郎,也打算扩建房屋,并想利用两家中间的一块地方。张家也想利用那块地方做回廊,于是两家起了争执。张家开始挖地基时,叶家就派人在后面用土填上;叶家打算动工,拿尺子去量那块地,张家就一哄而上把工具夺走。两家争吵多次,几次险些动武,双方互不相让。张母只得给在京城当宰相的儿子张廷玉写信,让他赶快回来处理此事。张廷玉看罢来信,不急不躁,提笔写下一首短诗:“千里家书只为墙,再让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封好后派人迅速送回家。张母满以为儿子会回来为自己撑腰,没想到只盼回一封家书。张母看完信后,顿时恍然大悟:为了三尺地既伤了两家的和气,又气坏了自己的身体,实在是不值。张母立即主动把墙退后三尺。邻居见状,深感惭愧,也把墙退后三尺,并且登门道歉。这样一来,以前两家争夺的三尺地反而成了一条六尺宽的巷子。这就是“礼让三分,巷宽六尺”的典故。

爸爸觉得群主宗亲提的两个典故词不搭边,再说啦爸爸与截屏转发图片的热心人没有矛盾,“礼让三分”从何谈起呢?遂以“风马牛不相及”这句成语作答。这句成语意思是表示两个事物毫无关联,引自《左传·僖公四年》中:“四年春,齐侯以诸侯之师侵蔡。蔡溃。遂伐楚。楚子使与师言曰:‘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这是形容当时齐楚相距很远,毫无干系,就如同马与牛即便走失,也不会到对方的境内。比喻事物彼此毫不相干。但群主宗亲却认为爸爸说她是“疯牛”,爸爸只得哭笑不得的回说:“宗亲妹妹,跟你说不清楚,懒得理你,我退群了。”爸爸退出该群后不久,很多群里就出现了那位热心人在世界周氏岐山祭祖群与群主宗亲的聊天截屏:“你们远了不知道,他儿子死,我帮了一周,至今饭都没请过一餐,真的狗屁。”另一张风靡周氏微信群的截屏:“他儿子死我捐了1000元,我老婆心疼又捐了1000元,真的不知感恩,还自高自大,几十年房都没有一套,租房子做(住),还有什么资格当会长,怎么带动宗亲发展。”有一位仗着是名人旁系的光环,黑白不分道:“他什么都没有还想搞分裂……光茶不对为什么要接受捐款,拿了钱再骂人,什么人。”这些图片不但风靡微信群,一些正义的宗亲也转发给爸爸,问爸爸是怎么回事,爸爸无不感到语塞,真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好。

总会常务副会长、海南宣鸿伯伯很关心的打来电话,建议爸爸正面回一下,以免宗亲们误会,我当时答应宣鸿伯伯了。然值此情境,爸爸心太痛、心太乱,30日当晚,爸爸早早上床,闭上眼睛,希望大儿你托梦给爸爸,教爸爸怎样正面回答才好,可是爸爸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大儿你也没托梦给爸爸啊!因大儿你没托梦告诉爸爸,所以至今爸爸也没正面回复。如果是个人问题,爸爸感谢不周、感恩不周,爸爸借此再次千恩万谢!如果是联谊会问题,那是原则问题,联谊会有章程,一切按照章程办,有道是不依规矩不能成方圆,即便爸爸为了那两千元礼金捐款,要让出联谊会会长,然那么多副会长、常务理事会答应吗?更不可能因为爸爸没有让出联谊会会长就不知道感恩啊!因为爸爸是族选会长,而不是自封会长,固然不是爸爸说了算。“8·30未请吃饭、未感恩风波”发生后,广东周氏联谊会周颐会长也很关心地打电话来安慰爸爸,周颐伯伯还打电话给一些宗亲,替爸爸向那些宗亲解释。8月30日这一天,那热心人在大周文化总群发不当攻击言论,爸爸毫无疑问按照群规将其移出群,为避免再有人进群捣乱,也将其堂兄移出群。之前那热心人打电话责问爸爸为什么将其移出贵州周氏联谊会总群,这倒是冤枉了爸爸,爸爸向他解释,甚至发誓,那热心人就是不相信。你知道,爸爸是敢作敢为、敢于担当的人,错了就错了,对了就对了,没必要狡辩。

儿啊,爸爸在众多宗亲的参与下,在省内省外宗亲的支持下,自爸爸开始收集历史资料起已经三十年了;成立《中华周氏族史》编委会至今也十一年了。十一年来,我们出版了《中华周氏族史》第一、二、三集和出版了《情洒寻根》《周姓史论》《大定泰和街周氏文化》等专著文集,现即将完稿或处于编写中的族史论著有《中华周氏族史》精华本、第四集、周朝分封姓氏源流史》《当代贵州周氏精英》《周毅诗选》《周毅文选》《乌蒙深山兰草香——周毅诗文全集》人文牛场》《周瑜兵法战策》等族史、史论专著和长篇小说《七星关风云》一书的完全出版,至少还要十年时间,但爸爸视力在下降,精力在逐年减退,爸爸虽然想完成一生的追求和理想,完成族史、史论专著这一功在当代、利在子孙的皇皇巨制,尽管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不过《中华周氏族史》精华本和第四集,无论如何也要出版奉献给宗亲族人们!

之后爸爸想归隐山林,要么回到老家牛场,要么回到户口所在地安顺,与花草鸟儿酬唱应和、笠翁对韵,岂不快哉?!爸爸打算在今年适当的时侯,召开联谊会会长办公会,提出提前换届选举、退位让贤。的确,那位热心人说得对,爸爸要钱没钱,怎么能当会长呢?儿啊,其实岐山祭祖群群主宗亲说的“礼让三分”很有教育意义,是人生处世哲学。爸爸脑海里会永远铭刻着清朝宰相张廷玉那封警世家书:“千里家书只为墙,再让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8月31日那天,有宗亲建议爸爸到微信群里正面解释一下,以免激化矛盾,影响家族团结。爸爸虽然答应了,却不知道怎么解释啊,因而思之再三,还是与我儿做一次交心谈心,告诉我儿爸爸现在境况。儿啊,你倒走了,却留给爸爸的是屋漏又逢连夜雨,雪上加霜、痛上加痛啊!

儿啊,你在世时,你是知道爸爸的,爸爸写一篇文章最多个把小时,可是这次和你交心谈心,却用了六七天时间,每当拿起鼠标,就不由心速加快,心痛难忍,尤其那两行不听使唤的咸咸的东西总是往口里跑……

为了贵州周氏的和谐团结,如果因小儿丧事招待不周,及在本文没有提到名,请家人们多多包涵!理解万岁!


                         2017年9月6日晚于筑兰香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