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蓬蒿一枝兰
蓬蒿一枝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536
  • 关注人气:2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短篇小说·忽悠来的老婆

(2019-12-15 06:40:54)
标签:

【原创】

短篇小说

忽悠来的老婆

【原创】短篇小说·忽悠来的老婆

  短篇小说

忽悠来的老婆

 兰   儿  

       文侠,文坛侠客之谓也,华北中部某县城关镇东关村人士。其实名牟,现年五十余岁,家境贫寒,其貌不扬。脸如霜打憋茄子,面留小八字胡两撇,常年头包黑不溜秋白毛巾一块,身着黑中山装一袭,脚蹬破皮鞋一双,且跛一足。因而身为“猛男”,男而不猛。装束虽不伦不类,却常行走于闹市之中,混迹于酒场之内。如再持一破蒲扇,唱上几句“鞋儿破,帽儿破”之类流行歌曲,则堪称济公活佛之再世。然自被本县小报封为“农民诗人”之后,东郊文侠遂诗名鹊起,随风远播,并颇以诗名自负,自称“华北第一诗人”。尽管其大作往往被诗坛行家嗤之以鼻,却也敝帚自珍,甚感荣幸,颇有“试问当今华北诗坛之名家,舍我其谁”之气概。

  “侠”之为侠,多指江湖之上,武林之中,依托高超功夫、锐利兵器及侠肝义胆,除暴安良、扶危济困之士。人家玩儿的是真刀真枪真功夫,而东郊文侠则拿起笔,做刀枪,文苑诗坛乱闯荡,由此闯荡出一些正邪兼备、令人啼笑皆非的名堂。

   东郊文侠父母早亡,独立长成,虽居于一县之郊,年前却仅陋室三间,破院三分,薄地一亩。为生计,每逢农闲之际,雨雪之天,东郊文侠或走街串巷兜售老鼠药,或摇唇鼓舌保媒拉纤,或出谋划策,帮人打官司告状、上访,或主动掺和村里的红白事儿,当家理财,开书画符,间或为人占卦相面看手相、测字等,不一而足。总之,凡本镇热闹去处,迷信之家,大多有东郊文侠“特立独行”之英姿倩影。虽收入微薄,却也能勉强糊口实在挣不到钱,倒也混个肚圆。

【原创】短篇小说·忽悠来的老婆
   东郊文侠命途多舛,幼年失怙,家境贫寒,年近而立之年尚形单影只,因此对村姿色出众小寡妇郄玉心仪已久但这位新寡“文君”却对东郊文侠不大感冒作为“猛男”,东郊文侠耐不住寂寞,偶尔也到那些轻浮女人处泻泻火,但终究经不住“芙蓉如面柳如眉”的郄玉的诱惑,连做梦都想与其“切磋切磋”。某年春日,东郊文侠薄醉晚归,路过梦中情人郄玉家住的小胡同,便思谋着再去试试“窃玉”,恰逢一公狗欲潜入家“偷香”,因被搅了好事儿,公狗不由冲天一怒为红颜,将东郊文侠一口气追到胡同底,放口大咬一通,才算出了一口“气”,可怜东郊文侠先生右腿小肚子及脚部被咬伤,因无钱疗伤,从此不得不专练一招“金鸡独立”了,这岂不是雪上加霜?东郊文侠府上本来就门前冷落车马稀,少有年轻女人的芳踪,从此更是门可罗雀了。于是东郊文侠茕茕孑立,倍感凄凉,不时抱着跛足向隅而泣,大骂老天不公。悲泣之余,也想借酒浇愁,叵奈囊中羞涩,于是仅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的东郊文侠突发奇想,欲借诗抒愁,以慰寂寥。决心一下,便节衣缩食,手持弯弯曲曲、疙疙瘩瘩的花椒木拐棍,颠颠簸簸地常去书店踅摸,欲购几本正版诗词曲赋之类的书籍研究摹仿,兼之装潢门面。无奈如今各种书刊也是货卖一张皮,装祯华美,印刷粗糙,错字连篇,且内容重复,尽是炒来炒去的残羹剩饭,却也竞相标出天价。东郊文侠因孔方兄不肯帮忙,只得望书兴叹,每每入宝山空手而归。于是每逢集日,便到出售各种旧书的小摊上淘宝,或到本地一些业余诗家求赠、借阅。毕竟功夫不负有心人,经数年日积月累,东郊文侠竟也斩获颇丰,虽称不上汗牛充栋,倒也积攒了多半破躺柜“蓝本”。随后又从沿街兜售老鼠药的收入中拿出十块八块,购得墨汁一瓶,草纸一道,书圣王羲之字帖一本。万事俱备之后,便东施效颦,摹仿晋时刘伶等竹林七贤之大家风范,披发跣足,啸嗷于荒郊野外效法史湘云等才女,“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低诵前月下,以抒胸中之块垒兴之所至,偶尔也挥毫泼墨,涂鸦几幅,聊以自慰,倒也有几分潇洒雅致。 
【原创】短篇小说·忽悠来的老婆

别人是腹有诗书气自华,东郊文侠则腹有诗书胆自高,常于街头巷尾、饭店集市炫耀他那些不伦不类大作,以示高雅脱俗;或望引起某些喜欢附庸风雅之领导、尤其象郄玉之类年轻貌美之女人高看一眼,厚爱一层;或频频投稿于大至国家级报刊、小到县级小报,为当今歌舞升平之盛世或执政者大唱赞歌。尽管屡投屡退,然东郊文侠屡退屡投,乐此不疲,大有名不惊人死不休气概。其坚韧不拔之毅力,脸皮之厚度,实令我辈业余舞文弄墨者汗颜!尽管那些门坎高的国家、省级报刊社视之如破鞋烂裹脚,然本县小报编辑却慧眼识珍,将其奉若神明,“农民诗人”桂冠。于是东郊文侠便有了发泄之处,本县小报也有了招致讥讽之笑柄,百姓们也有了免费手纸,利国利民利己,也算是三赢,善莫大焉!不过,最大赢家还得说是人家东郊文侠,若无本县小报及某些好事者不遗余力吹捧,恐怕“文侠”之大名、“农民诗人”之桂冠甚至后来的小寡妇就不属于这位东郊“逸民”了。

东郊文侠诗名既蜚声县外,自然笔名应取。于是于数年前之某日,突然造访在下之蜗居,当时一张姓文朋诗友亦来访,随即应文侠之邀共商取名之是”。因东郊文侠府上位于县城东郊,于是文侠始则摹仿前人“山人”之类,取名“东郊野人”,以示洒脱不羁,然张友连呼不妥。东郊文侠不解,询之再三张友解释,“野人”名列当今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一旦蜚声海外,恐有被国家动物园攫去供人观赏之忧。当时香港武侠小说大师金镛先生的多部名著及由此改编的电视剧大行其道,风靡一时,而金老先生之巨著内常有“妙到毫颠”之佳句。张友乃博学多才之士,尤喜拜读金大侠之作,自然深得“妙到毫颠”之三昧。又见文侠跛一足,走路颠簸,且行为怪诞,于是代之取笔名曰“妙颠”。一则讥讽四不象之大作及怪诞言行“妙到毫颠”;二则其尊容及走路姿势也“妙到毫颠”,可谓一语双关,妙到毫颠。然而文侠先生则指称名字虽佳,却缺乏英雄气概,且其府上所属地理位置也未言明,不便好事者慕名拜访,于是仍前冠“东郊”之地名,后缀“文侠”之艺名,合二为一,“东郊文侠”之威名随即横空出世,在下与张友不得不鼓掌贺之。因惯于读诗不求甚解,稀里糊涂;做诗东拉西扯,驴屁股安在马胯上;引用他人的诗句则生搬硬套。意境固然谈不上,诗意也不知所云,且俗不可耐,但我行我素,喜于卖弄,乐于炫耀。联系其怪诞行为、滑稽形象,于是张友便一力攒掇在下,戏赠东郊文侠一联,以示嘲讽。联语云:

满腹诗书,诗书朦胧,朦胧月下数钞票。钞票何来,来自街头卖鼠药;

一表人才,人才难得,难得东郊有野人。野人哪去?去从饭店售涂鸦。

【原创】短篇小说·忽悠来的老婆

文侠一听,不知云何,愣愣怔怔,迷离迷糊。张友见其滑稽之状,遂抚掌大笑。笑毕,嫌不过瘾,于是又怂恿在下赠诗一首。诗曰:

         文侠胆大美名扬,笑傲诗坛颠簸狂。

         漫道三昧意倒也赢得酒

要说文侠凭着他的“诗才”、“诗名”混饭吃,倒也不是讥讽。东郊文侠成名之后,如果一时没有饭落,又想大快朵颐一下,便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冥思苦想一番,胡诌几句文不象文、诗不象诗、词不象词、顺口溜不象顺口溜的“四不象”经典之作,并堂而皇之地冠以“七律”、“七绝”或“临江仙”、“西江月”、“蝶恋花”之类的词牌,再挥动被虫蛀鼠咬大半的如椽巨笔,涂鸦一幅,拿到某饭店,然后步王婆之后尘,袭售药之惯技,云山雾罩、似是而非地忽悠半天,无不令只认钱不认诗的老板诚惶诚恐,五体投地还别说,倒也常常能混个酒足饭饱,名利双收,间或还有薄利可赚。

东郊文侠所在县位于华北腹地,以万亩桃花园闻名于世。花开之日,山里山外,桃花灼灼,如霞似锦,清香怡人,游人如织,恍入桃源之境。位于山区的西安营村乃本县林果主产地之一,其所产大久保桃被列为国宴之果品。文革期间,西安营村北一明朝孤女坟被当地造反派以破四旧为名而擅自发掘,衣衾化灰,尸骨抛散一地,其随葬首饰等贵重物品被一些造反派头目攫为己有,据说因抗婚而自尽的该孤女为此遭遇而愤愤不平,曾经显灵大闹驻守当地的军营。十五年前,东郊文侠听说此事后,虽与那孤女八竿子打不着,但却义愤填膺,拍案而起,“孤女何辜,遭此浩劫?”于是购得薄酒一瓶、香烛一部,驱车四十余华里,亲往吊唁,并匍匐地上,赋顺口溜百余句,其中有“桃花园里悼婵娟,孤女坟前敛笑容。冰肌玉骨何处觅?残碑荒茔无影踪。孤女何辜遭此劫?换位思考老泪倾。”等佳句,大哭一场之后,回来又大病数日,令人匪夷所思。

不过,说来东郊文侠倒也不尽荒唐之举,偶尔也能彰显其文侠本色。

【原创】短篇小说·忽悠来的老婆

年前某月某日,东郊文侠所在城关镇某村村主任吴良,每每“趁夜晚出奇兵突破防线猛穿插巧迂回”“窃玉偷香,去小寡妇郄玉家搞性骚扰,欲采她那枝残花败柳,但事与愿违,屡屡碰壁。郄玉孤儿寡母,势单力薄,对吴良这条色狼既惹不起,也躲不开,甚感无奈。东郊文侠闻讯后,侠肝义胆陡生,主动请缨,献上自称“律诗”一首,打印多张,“趁夜晚出奇兵”,张贴于街头巷尾。

 “诗”曰:

        天皇皇,地皇皇,我家常来大色狼。

        跳墙趴树吓唬俺,破窗入室扯衣裳。

        寡妇力弱心胆颤,孤儿身单哭娘。

        母子哭天天不语,欲寻旮旯身难藏。

        欺男霸女不讲理,以权谋私太上皇。

        要问色狼是哪个,混蛋村长叫吴良。

  岂料,东郊文侠此一义举,竟与当年李白醉草吓蛮书之壮举有异曲同工之妙,轻而易举将色狼吓退。

  皆因东郊文侠此一举,小寡妇郄玉对这位诗坛“侠客”顿生好感,刮目相看,于是也时常帮助东郊文侠缝缝补补,洗洗涮涮,有个头疼脑热的也常来探望、侍奉,而东郊文侠则也“常回家看看”,一来二去,这对孤鸾单凤自然免不了在被窝中共同探讨爱情之真谛”。

【原创】短篇小说·忽悠来的老婆
   东郊文侠尝到甜头后,于是开始注意吴良这条色狼行踪。某日,东郊文侠又发现吴良常去另一丧夫不久、岁数更年轻、姿色也更出众的小寡妇崔莲家寻花问柳。然而,尽管吴良软硬兼施,崔莲始终不肯就范,但也是胆战心惊,寝食不安。无奈之下,只得求助于东郊文侠。东郊文侠遂鼓昔日之余勇,效黄雀之伎俩,为崔莲出一不知比诸葛亮高明多少倍的高招,叮嘱崔莲主动邀请吴良光临寒舍,“关心群众生活”,然后便如此如此。崔莲喜之不禁,于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在猫头鹰声声怪叫之中,吴良喜兹兹来赴“桑间之约”,崔莲笑盈盈开门相纳。两人略叙寒温之后,吴良求爱心切,未及脱光衣服,便欲与“文君”共赴巫山之梦。崔莲则借口检查吴良这位著名风流村长是否患有梅毒等性病,要求吴先亮出他那劳什子,检验合格后方准户”。吴良无奈,只得照办。谁知当吴良的“导弹”刚一露头,床下猛然飞出比美国“宙斯顿”军舰上最先进的反导系统“标准三”还不知先进多少倍的“拦截”武器,只见剪光一闪,吴良那物件早丢了多半截,当即一声惨叫,捂住被摧毁之“导弹”残片,提着裤子,越窗而去,于是东郊文侠这一壮举大获全胜。作为回报,崔莲许诺陪东郊文侠三夜,过后断绝来往。谁知第一夜东郊文侠尚未披挂上阵,郄玉便破门而入,只吓得东郊文侠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当然,做为“侠者”,除了风流韵事之外,东郊文侠亦可歌可泣之壮举,那就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原创】短篇小说·忽悠来的老婆

东郊文侠所在村靠请客送礼继任的支书及村主任,也是两位风月场中的英雄,麻将桌上的好汉,投机钻营的行家离手,气十足。为了聚敛不义之财供其挥霍,两人冒全村百姓之大不,偷偷将村委会保留的机动耕地以高价卖给房地产开发商,并以更新为名,公然将村中所有成材的树木砍光伐净,然后卖掉,其中大部分所得据为己有。迫于两人淫威,乡亲们敢怒不敢言,没人敢站出来说话。东郊文侠得知这一消息后,在郄玉的激励下,侠气陡生,挺身而出,在摸清底细并将有关证据弄到手后,公之于众,乡亲们当即哗然。东郊文侠在征得民心支持、谢绝两名败类贿赂之后,充分发挥自己善于舞文弄墨、摇唇鼓舌、包揽词讼之优势,挟“农民诗人”之名头,带领一群村民到县、市信访部门上访,见久拖不决,又愤而将两名干部败类告到县纪检委检察院,两个败类最终被绳之以法。由此一来,东郊文侠更是威名赫赫。因担心文侠再闹出什么风流韵事,在郄玉的催促下,东郊文侠正式结为百年之好。郄玉虽“怀吉士初非衔玉”,而东郊文侠从此也“采残花”不用“逾墙”了。寡妇有夫,鳏夫有妇,孤儿有父,东郊文侠将郄玉母子兼收并蓄,名利双收,皆大欢喜

一笑,一笑。                              

                       二OO九年七月二日 

【原创】短篇小说·忽悠来的老婆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及头条           鸣谢作者              图文无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