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路西法×拖米。

(2017-09-17 23:34:22)

拖米脑子里有点混沌,他张口想喊,喊什么呢?西法救我,西法nice,西法……对,路西法,这是现在压在他身上的人的名字。他想说什么来着?
“米哥?拖米?”
路西法低下头喊了他两声,柔软的蓝发在拖米侧颊上蹭了蹭。交合处咬得死紧,他握着拖米的腿一点点推进。拖米痛苦地呻吟一声,“西法你要死啊……”

他意识到他确实是在和路西法上床,电脑旁黑洞洞的摄像头正静默地注视着,这让拖米有一种被监视的错觉。这种时候平日里直播扯在嘴边的话语已失了效,要是喊路西法他下意识就想接一句救我。西法救我?别了吧拖米,你还不如想想你该怎么自救。
身体如同被劈开,一寸一寸地把他分成两半,拖米一口气哽在咽喉里上不来,气音到了唇边最后兜兜转转成了一声呜咽。路西法被他哭得也乱了方寸,只得低手来托着拖米腿根,四指扣着在咬合处反复揉捏。

“米哥,挺住。”路西法去亲吻拖米,他比拖米还小点儿,不管是开玩笑还说习惯性都喜欢叫他米哥。他认认真真地从嘴角亲到唇心,拖米就没了理由再接上骂他的话。眼睛对上的时候拖米看他的像是黑曜石,分明是最简单的单眼皮,眼尾却往上开。被这样单纯地注视的时候会有沉溺的冲动,——直到路西法再次的动作打破这片刻的安静。

“我以后绝对不要和你上床……”拖米挣扎着把腿掰开了点,艰难地搭上路西法的腰,带着点要杀要剐的大义凛然和悲怆。“西法你快动。”
“来了。”路西法不见得好受,但好歹已经进去了,接下来的步骤相对就要容易得多。改手握住拖米的腰,他开始慢慢抽送。进,出,两个过程的重复,他把唇送到拖米嘴边堵住对方细碎的声音。拖米由短暂的呜咽变为破碎的呻吟,路西法也是大口地喘息。腿在腰上越缠越紧,到最后已只剩下随着律动声声呻吟。温软湿热,越到里边才能品到的感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